偶家仙奇遇記之爺爺家的往事

爺爺家的往事

本期粉絲投稿由“阿葵”提供

責編黃元大仙

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音頻錄製

微博搜索“麻雀工作室1”


事情真實發生在我的家鄉——江蘇省南通市,我是聽我爺爺講的。我爺爺的母親,我稱呼為老太太,她以前是地主家的女兒,家裡有很大一塊地,據說埋著這塊地原主人的祖墳。我的老太太養育了5個女兒,2個兒子,我的爺爺是老大。我爺爺的三妹結婚的時候,嫁給了一個那時相當於地痞流氓的男人。當時正處於文革時期,破四舊,到處在挖墳挖墓,亂搞胡鬧。

 我爺爺三妹的老公便想到我們家的那一塊地,動了鬼心,煽動其他兄弟姐妹挖墳,那個墳墓是個明代的祖墳,當時他們還挖了不少寶貝,我的爺爺在那時算受過高等教育,便沒有參與。我爸小時候去爺爺三妹家玩,好像看到過明宣德爐,反正寶貝很多,他們就隨意放在家中。可是,在得到這些寶貝不久,好像報應就來了。

我爺爺的父親,我的老爺爺,也參加了這件事,他率先覺得家裡有鬼,也開始莫名其妙的生病,三妹做農活時莫名骨折,其他參與的人也莫名其妙的遭遇噩運。有一次,我爺爺在河邊騎自行車,突然自行車翻了車,他摔得很重,一瞬間腦子似乎空白了,過了一陣子,他清醒過來,發現絆倒他自行車的是一個藍布包,打開一看裡面裹得東西是骨頭渣子!

骨頭腐爛的太嚴重,只剩下頭顱骨脊椎骨的渣子,我爺爺一下子意識過來了,是那些人挖的墓主人骨渣,那時的人藉著文革破四舊的名號非常野蠻,甚至連骨頭都不埋一埋,只用藍布包裹著,但為何會在路中間,還絆了我爺爺一個大跟頭,甚至差點摔到河裡,我爺爺當時意識到是報復,火就來了,破口大罵:“我又沒惹你,你搞我幹什麼,去找弄你的人去!”罵的很難聽,因為好像鬼怕惡人。

之後,我爺爺家沒發生什麼,因為我爺爺和他兄弟姊妹那些人觀念不和,不住在一起,和我老爺爺老奶奶住在一起的姑娘們瘋的瘋,病的病,最後因為我老爺爺是那時扎紙人的,也認識當地的神婆,請神婆來了做了一場法事才漸漸平息。之後的幾十年,我爺爺的三妹生了個傻子,大妹得了抑鬱症和美尼爾氏綜合症,這似乎像個詛咒,無法擺脫。

其實我爺爺也得過一段時間神經病,那時他覺得有人在害他,我當時讀小學二年級,最令我毛骨悚然的是有一次我們在二樓,他說二樓有人在噴毒氣,問我聞不聞得到,我當然沒有任何感覺,但他一臉驚慌迅速溜到樓下,我一個人在二樓,瞬間覺得有點背脊發涼...後來我爸爸請人做了法事,就像什麼都沒發生過一樣,我爺爺又好了,他似乎忘記了這件事,家人也禁止我們再提起…我也不敢問,他是否記得......



配圖編輯:黃元大仙

文字編輯:燕燕


       

       偶家仙奇遇記,講述發生在你我身邊的詭事。你的親身經歷、奇異見聞都可以投稿給我們,請點擊下方閱讀原文進入投稿平臺,字數不限,期待著你們的精彩故事,投稿故事請保證原創性。

相關文章

90歲老太無錢買肉,只能在案板上撿別人掉下來的肉沫,太可憐了

2021-08-18

剛剛看到一則新聞,山東某地一個90多歲的老太太,想吃肉卻沒錢買。老太太每天都在菜市場小心翼翼的轉悠,瞅準機會,撿別人肉販案板上的碎肉沫,準備攢起來解解饞。故事的結尾很暖心,一位好心的大姐買了一大塊豬肉送給了老奶奶。太可憐了,我想如果我遇到了也會買幾斤肉給老奶奶了。雖

住在月球的人 ②

2021-09-17

在太陽緩緩滑下去的時候,月亮不知道從哪溜了上來,拉維妮看到月亮直接抬起胳膊拿著望遠鏡,坐在鞦韆上直到皓月當空,也沒看到那座小房子和老爺爺。拉維妮蕩著鞦韆從杏色的天空劃到粉紅色的晚霞,天逐漸黑了下來,屋子裡的晚間新聞又響了起來,還是人盡皆知的宇航員登月事件。望遠鏡的鏡

坐忘三樁

2021-09-18

一一個小夥子帶著仨小孩兒走在我前邊。最小的小姑娘忽然不走了,盯著樹下草叢,驚喜大叫:“好多果果兒哦二爸!”小夥子他們圍上去。小夥子點頭道:“硬是。”又抬頭去看樹,告訴大家:“樹子上落的嘛,板栗樹——莫去撿,稀髒。”說香樟樹落板栗也就算了,但再怎麼也不能落熟的啊,好幾

偶家仙奇遇記之爺爺家的往事

2021-09-22

爺爺家的往事本期粉絲投稿由“阿葵”提供責編黃元大仙如有雷同,純屬巧合。音頻錄製微博搜索“麻雀工作室1”事情真實發生在我的家鄉——江蘇省南通市,我是聽我爺爺講的。我爺爺的母親,我稱呼為老太太,她以前是地主家的女兒,家裡有很大一塊地,據說埋著這塊地原主人的祖墳。我的老太

“都是謠言”,2016年蘇聯朱可夫元帥女兒回憶父親

2021-09-25

上世紀六十年代末期,蘇聯出版了《Krugozor》雜誌,該雜誌包含老式唱片樣式的磁帶,上七年級的瑪利亞第一次聽到了英國披頭士的搖滾音樂,他興奮地叫父親一起聽,問他感覺怎麼樣。年已七旬的朱可夫元帥回答:“挺好聽的”。2016年,在朱可夫誕辰120週年紀念儀式上,瑪利亞

或許有前世

2021-09-30

凌晨2點我醒來了。睡不著就刷了刷視頻,不知怎的刷到了一個關於夢的視頻,夢的的一切,都和現實的一切重複。於是我的興趣被提起了,一直想或許我也有前世,畢竟很多地方我也感覺很熟悉,好像真的來過這裡,於是我一直刷關於這類的視頻和文章,還不停的幻想自己的前世。大概3點多

民間故事會:譏笑法事遭報應(150)

2021-10-01

民間故事會大全:譏笑法事遭報應(150)原創作者宋浩然。這是一個真事,是發生在前年的事情,我的叔叔是一個會看事的人,附近幾十裡地的人都會找他看事,周圍幾個縣的人都知道他的大名。人們得了什麼疑難雜症,在醫院治不好了,往往死馬當活馬醫,找到他,讓他做做法事,就神奇地好了

在九月結束的時候與你告別(文末福利)

2021-10-02

01一場秋雨一場涼,在九月快要結束的時候,南京終於下起了雨。走在街頭,四面八方的風吹來,有點涼嗖嗖的。即將在這座城市度過第3個秋天,想來我是習慣了的。02九月伊始,走在北京西路上,發現街邊的欒樹開始泛起了檸檬黃。回過神,原來已是初秋。03在玄武湖邊走走,岸邊的美人蕉

松鴉的叫聲在這一天還是出現了丨陳應松《松鴉為什麼鳴叫》· 故紙留香

2021-10-07

小編說“故紙留香”是“鐘山”微信公眾號新開的欄目,旨在擦去故紙上的塵埃,用微信閱讀的方式重溫《鐘山》過刊中的一些好作品,以求新知,盼擷遠香。如果讀者朋友們有想看的《鐘山》過刊佳作,也可以在文章下方給我們留言。欄目第九期推出的是陳應松的中篇小說《松鴉為什麼鳴叫》,該文

回憶家鄉的兩棵樹

2021-10-08

文:汪曉佳圖:來自網絡每年八九月份中秋節過後,菜市場和大超市裡,都有新鮮的石榴和棗子售賣。妻子買菜,總忘不了買幾個石榴和一小塑料袋棗子。望著這些石榴和棗子,不由自主地回憶起老家兩棵樹來,童年的往事便一幕幕展現在腦際,有種淡淡的五味雜陳感覺。這兩棵樹,一棵是石榴樹,一

親歷故事:姑奶奶的魂魄

2021-10-12

先說一件我姑奶奶的事,就是我爺爺的姐姐,已經去世好多年了,十幾年了吧。姑奶奶只有一個女兒,女婿上門,生了一個兒子,女兒女婿上班,孩子就由我姑奶奶帶著。在孩子十來歲左右的時候,一天夜裡,姑奶奶起床直接栽在地上,只有孩子在身邊(一個屋睡)。當時姑爺爺已經去世好幾年,女兒

三妹伯母

2021-10-14

一直想寫寫三妹伯母,但又擔心寫的不好會被她責怪。我都能想象出來她責怪我的樣子,一定是微微佝僂著身子,慢悠悠顫巍巍的走到我的跟前,面上還掛著三分笑意用帶著新洲口音的並不標準的廣義話跟我念叨著:“你顧甲妹即,顧些事亞寫噶出來,醜煞人噠。”我都還沒來得及開口解釋,她就已

老家印象:根

2021-10-28

根我始終認為,我們家的根就在這所院內。因為從記事起,象徵“根”的老奶奶(太奶奶)就是在這裡生活和故去的。對老奶奶的印象並不深刻,和她相處也只有五年的人生之緣。朦朦朧朧的記憶深處:她面如滿月,滿頭銀髮,帶著耳環。腦海中總會浮現出那個富態的老太太形象。她一輩子熱衷於打牌

為了一頓飯,差點兒被姦殺

2021-11-08

城中出了幾宗命案,死者均為大戶家的小姐。死時一絲不掛,瘀傷遍佈全身,卻都是處子。除此之外,再沒有其他線索了。這天,就連首富魏家的小姐,也遭了不測。沈冬月驗過魏小姐的屍身,將薄皮手套一脫,說:“還是處子,沒被破身,這就怪了,莫非兇手不是男人?”“是男人。”周平用鑷子從

四上第五單元《生活萬花筒》的習作

2021-11-19

我是上課有意思,請關注我,並‬留言‬或‬轉發‬。我會經常更新小學語文資料和教育教學、故事‬方面的文章。捉蚊趣事(陳詩嫻)夏天的夜晚,我剛躺在床上想睡覺,耳邊傳來“嗡嗡嗡”的響聲。我巡著聲音,一巴掌扇了過去。蚊子沒打到,我自己的臉卻打得火辣辣的。我從被窩裡彈了起來,

探秘朝鮮,朝鮮的大媽大爺怎麼謀生?

2021-11-19

提到朝鮮,很多人不陌生。朝鮮和我們相鄰,實行計劃經濟。和朝鮮百姓生活相關的很多東西,都是國家包。比如住房包分配,工作包分配,糧食也包分配。朝鮮普通勞動者,大多在國營企業上班。朝鮮男人不會想著創業,想著發大財。我們到朝鮮旅行,去了一趟開城。開城是朝鮮第二大城市,是朝鮮

致愛爾蘭可愛可敬的好鄰居Máire

2021-11-21

上週六早上去車裡拿東西,正好碰到對面家老頭要出門,打了招呼後他告訴我,我家左邊鄰居Máire早上去世了,聽完了真傷心。拿完東西,斜對面的阿姨特地出門跟我說,Máire早上去世了……我倆說著說著都紅了眼眶(平時我和她跟Máire算比較熟悉的),然後我們互道珍重就各回各

夢(2)

2021-11-28

*把不想被人知道的真人用字母代替了*同一個字母指代的是同一個人3.14夢見做咽拭子,測出來陽性,但不知道為什麼沒有立刻被送去隔離,反而放我回了學校(夢裡是高中,還是高二),自己覺得應該要戴口罩跟別人保持距離,但是找不到口罩,特別著急,覺得坐立難安的時候有人來班裡叫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