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美娜子

圖|Mars Black

前兩年我便打算把曾經那段時間書寫下來

也斷斷續續寫了一部分

可惜後面因各種原因耽誤到不了了之

今天意外和朋友聊到那段時間發生的一些事

發現在分享那些事之時的自己

是非常幸福且溫暖的

是的,即使我不熱愛那份職業

但它確實讓我收穫且見識了很多

那些學生也成為我生命中非常寶貴的一部分

所以,我想用書寫去記錄那段

曾經讓我煎熬但又美好的時光

而為了讓自己能夠有紀律的書寫

這部《臨時老師》會固定在每週日和一更新😊

放在暗黃化妝桌上的手機震動了兩下,正在收拾衣櫃的我放下手裡掛在粉紅衣架上的白色襯衫,在床上翻了個身,一把就摸著了手機。大拇指放在按鍵上指紋解鎖後,屏幕上顯示出一個只打過一聲招呼的人的頭像——小豪的爸爸。

「請問是代老師嗎?」他把我的「戴」錯打成了「代」,讓我看著心裡不禁多了一絲別扭。

「是的,請問有什麼事嗎?」我很少對人這麼客氣的說話,總感覺格外生疏,但人家畢竟是我過去職業的家長,這樣的客套又是應該的。

「沒什麼,就是小豪想你了,說想和你打電話。」其實前兩天我就有想到這個曾經特別黏我的孩子,想著他是不是到了新學校又貼上了另外一個新老師。畢竟一個七八歲的孩子也是容易喜新厭舊的,今天哭著要買的玩具明天就扔在了一邊。雖然我不是玩具,但在我眼中孩子的三分鐘熱度和大人也沒什麼區別,尤其在他爸爸那樣經歷的影響下。

就在我還沒從這句話裡恍過神時,屏幕另外一頭的人就彈來了語音。

「喂,戴老師!你最近生活得怎麼樣啊?」擴音器裡響起奶聲奶氣的童聲,我驚訝他的問候裡竟使用了「生活」二字,暗暗感嘆這詞和他的小小年紀是多麼不搭。

我有一句沒一句的問候他的近況,把手機放在床上,繼續忙活凌亂的衣櫃。

他說他看完了我之前佈置給他的《安徒生童話》。在感到驚訝的情況下我更多的是懷疑。也許是因為他之前的考試成績有吹牛的成分在,也許是因為我對他的品格里有無誠實還不太確定。

掛電話之前我又囑咐他讓爸爸帶他去買《格林童話》,讀完之後再來找我分享。

小豪是個口齒伶俐但又不愛讀書的孩子,一心想著長大後賺大錢,卻絲毫沒有意識到當下知識對他的重要性。這使我對他產生了很重的負擔,於是有了這樣給他佈置了閱讀的作業。好在他也願意聽我這個輔課老師的話。

雖然只是一個學期的臨時老師,但我確實是給小豪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否則也不至於他在轉校半年多後還打來電話有今天的問候。

至於其他學生,他們的小學時期也經歷了許多隻上一學期的臨時老師,也許在未來還會經歷更多,但我還是希望他們能夠記住曾經有個臨時老師使用了各種方式想讓他們改掉一些不利於他們成長的習慣⋯⋯

記得那天午後的天很藍,雲很白,我抱著抱枕以及一些辦公用品站在公交車站等車。風輕呼呼地吹亂我的頭髮,使我不得不騰出手來整理那些凌亂的發絲。

 記得自己那時的狀態非常放鬆,一點都不為接下來的工作感到焦慮或不安,只想好好休息一段時間。雖然疫情也休息了很長時間,但段工作時間下來,我發現自己的身心靈還是渴望得到一定程度的棲息

記得當時口袋裡的手機震動了很多下,最後看我沒有反應又撥來一通電話。無奈,在手機即將要關機的狀態下我還是不得已地按了接聽鍵。

「你現在在哪裡啊,是不是快沒工作了?我找到了一份新工作,是當老師的,聽說還招人,你趕快打電話過去問問,這樣我們就能一起工作啦!」

 我記得耳邊的聲音十分急切,我那一聲「喂」字在空氣中還未完全散去,表妹的信息就開始瘋狂過來無奈的是當時手機只有百分之七八的電,加之一會還要用手機刷公交費用,實在沒有多餘的電量和她聊,於是便先答應下來好結束了這突如其來的招聘信息。

 我記得公交車上的人不多,大家都在低頭玩手機,就我一個人坐在最後一排俯視著他們的後腦勺。公交車是開不快的,總是走走停停,令趕路的人心生焦急。我雖然不趕路,但對於現代人來說,手機沒電,是一件比趕時間還要趕時間的一件令人窒息的事情。

 我記得屁股下的座位還沒坐熱,表妹的頭像又震動了兩下我那脆弱的電量

「打了沒有啊?」

「還沒呢,我在公交車上,等回去後再打。」

  我記得自己回復之後便馬上把手機關機。

表妹是個很需要陪伴的人,她一個人能做的事情很少。買東西需要人陪著一起,上廁所需要人陪在一旁,出門更需要人在旁左右,就連工作上也是如此。雖然我已經習慣了陪伴她很多事情,但工作上還從未有過。

 我記得在表妹的所有工作經歷中,基本上都是有人陪伴左右,大多時候是她老公在一起幫助她。而這份工作,她第一個想到的是我,在我還未確定之前她就已經對方簽訂了合同,後續才打來電話給我。想想這也算是她的一點成長吧。不過,目前的情況看來她終究還是需要人陪伴一塊的,不然也不會那麼急切地催促我想要一同去做老師了。

 我記得風從車窗縫隙裡進來,吹得我的心涼嗖嗖的,覺得表妹說的這份工作並不靠譜。首先,表妹的文化程度不高,高中沒讀兩年便輟學回家,更別說崗位所必須的教師資格證了。而表妹口中的所說的那所學校竟然兩者都不在意,就和表妹簽了兩年的合約,這實在讓我不得不感到疑惑。

 我記得回到房間後的第一件事就是給關機的手機插上電源。爾後,在表妹的不斷催促下,我終於撥打了她發來的那個手機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