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詩︱侯之濤黃山茶·曼妙時光的風雅與逍遙(散文詩組章)






  
@黃山茶

雪花淨身,春露養神,春陽馨暖,打開生命的法門。

一枚枚嫩黃翠綠的芽蕾,任白雲繚繞鳥鳴清唱,任雨露的翔鼓之聲,日月的馨香之音,沉澱於這山青水綠、風景如畫的茶葉之鄉,敲響時光的磐鼓。從大唐初期的浩瀚與磅礴中,太平縣(黃山區前身)漫延而來的行善積德之風,已根植在靈魂的深處。

攜拾時光的溫潤,收攏黃山的風骨,在春光的安暖與香馨裡,晨露的瑩潤與甘醇中,一片片鮮嫩豐厚的葉片,飽滿著詩韻與遠方。韻染晨曦,清新的自然之味與沁人心脾的雅香之道,把時光漿染燻蒸得逍遙自在。

沏一壺特級黃山,清香四溢,心隨著葉芽在沸水中舒展與飄逸。一縷縷時光的香馨,交融茶的清香,讓我回歸山野,迴歸阡陌。那一枚春芽的碧綠,那一滴玉露的瑩潤,那一縷清風的香馨,那一抹晨曦的燦爛,那一聲黃鸝的脆鳴,那一曲牧笛的嘹亮,讓我皈依,身心通泰,魂魄脫俗。

靜守時光,心隨茶韻。看那茶葉約半寸,蘊集春風春雨的嫩綠幽翠,略泛著春陽的微黃,油潤光亮,勃勃生機。芽尖矜持而嬌柔,緊緊偎依在葉中,酷似雀舌的靈巧而豐厚。鍍全身春雲的白色細絨毫,修行在“浮雲吹作雪,世味煮成茶”中,勻齊時光的壯實,峰顯雅緻的毫露,色如象牙,玉潤清芬,魚葉金黃,清香高長,盈盈湯色清澈,嫋嫋滋味鮮濃、醇厚、甘甜,情切切意深深葉底嫩黃,沉潛內斂凝聚日月,肥壯成朵。

那“金黃片”和“象牙色”蘊含人間之道,沉澱歲月滄桑,容納乾坤。


@曼妙時光的風雅

辰星點亮夢裡的足音,我身披曦光,交融在一杯朝茶的芬芳中,與霞霓一起布彩,聆聽晨露的翔鼓之音,細品茶與水的歡愉,沁人心脾中點亮健身之妙道。

陽光悠然著時光的風雅,煮一壺濃濃的午茶,潤肺化痰,消食解膩,細品慢飲中撫平浮躁的心靈,疏散傷痛的折磨,從人情世故中抽身。

明月素雅著塵世的詩意,任嫋嫋夜茶的清香,曼妙於晚風的安撫和心燈的靈動。我心懷虔誠舉起杯盞,任一縷縷芳香逼出身心的疲倦和瑣碎,世俗和喧囂,逍遙與愜意在茶香的魂魄中,回味清遠。

夜晚是修行的道場,黃山茶四溢著時光的禪意。我在清香裡燻蒸與逍遙,將茶舞水歡凝聚成詞,摺疊成詩,用秦風漢雨唐詩宋詞的韻腳,舒展身心的詩情畫意,曼妙靈魂的優雅和空靈。

頂一盞燈,攜一卷書,煮一壺茶,醉一縷香,我在茶香詩詞韻腳的曼妙娉婷風雅裡,心隨葉舒,情若茶芳。認領“金黃片”或“象牙色”上善的初心,沿一闕古風,一記韻痕,一滴水音,凝練骨子裡的線裝墨香,裝點心窗的風雅。

 

@曼妙時光的逍遙

 

靈性的黃山,是我心中的佛尊,青松巍峨挺拔的骨骼,茶樹婀娜風雅著修禪,雋刻時光裡的俊美和清雅,小家碧玉,卓越風姿,是蔚藍天空的吻痕,似潔白雲朵的倩影,是紫氣霧嵐的氤氳,似雨雪瑩潤的光影。

在黃山,每一棵茶樹如若寺廟,每一片茶葉如若經文。那陽光精雕細刻的閒雅哲思,那月光蘊潤研磨的素雅幽夢,那鳥鳴溫婉靈動的皈依禪意,凝聚著天地的精脈與魂魄。

一片葉連接著歷史的臍帶,與長江血脈相通相融,種下磅礴與澎湃。一片葉若舒展著鷹的翅膀,伸進天空,仿若渡神的扁舟。

收攏時光,蜷縮在黃山毛峰的溫潤裡,淺煮祁門紅茶,任太平猴魁清香四溢,攜屯溪綠茶的清雅、泅渡在頂谷大方的情懷中。每一枚都是時光的綠箋上,綻放著的禪言佛語,珍藏草木芳華,凝聚天地靈氣;每一枚都是浪濤的心懷裡,昂揚搏擊的帆影,內斂清風明月,澄明人間正道。

攜一壺黃山原生態的修辭,念一縷茶葉之鄉的道場,品茶悟道,燻蒸靈魂。是茶的芳香與水的淨澈,卸掉塵世的負累,修補心靈的創傷,香暖魂魄的慈悲與上善。沉淪著內心的滄海桑田,曼妙著時光中的逍遙。


一個安安靜靜做文學的公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