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者按:作者原名萬福友,四川省寧南縣人,喜愛蘭花,有20餘年蒔蘭經歷。作者明晰了瓣型學說的重要性,更是指導未來蘭花發展的方向。並對當今蘭市中存在的某些現象切中時弊地給予指出,像科技組培雜交草無序上市,冒充原生種編故事聯合佈局斂財提出了警示,敢於直言,源自真心愛蘭使然。

 

孔子名丘,字仲尼,中國儒家文化創始人,蘭文化鼻祖。聖賢論人,立德、立言、立行。然,當今蘭界,誠信危機凸現,蘭心蕙質、德藝雙馨者寥寥無幾、鳳毛麟角。

 

一、國蘭鑑賞,根在瓣型學說

清朝初期,藝蘭名家鮑薇省先生,在歷代蘭家審美經驗總結的基礎上,其在《藝蘭雜記》中首次明確了瓣型理論學說並奠定了基礎,這才有百年之後朱克柔先生在《第一香筆記》上的清晰記載

該學說,一方面精要地定義了關於荷瓣、梅瓣、水仙瓣的鑑賞審美標準,首開蘭花美學鑑賞規範評判之先河。另一方面,學說承上啟下,後世蘭家在此基礎上,相繼在花韻審美中又進一步提出了:花序疏朗有致,花莛勁拔高直,排鈴骨朵向上,放花宜平宜仰,中宮嚴實飽滿,蕊柱若隱若現,花容整形端莊,瓣質肌理厚糯,花守久開不鬆散,花色一枝獨秀,花葉相得益彰,花香韻味悠長等諸多細節要求,使瓣型學說更加豐滿完善。同時,還從美學、精神意象角度,依據梅瓣、荷瓣、水仙瓣的綻放姿態使蘭花人格化,寄寓中國五千年燦爛歷史文化結晶沉澱的美好人文精神。

傳承蘭文化,研究瓣型理論學說,須深刻把握六個方面:

(一)通悉瓣型理論學說形成與蘭文化發展的歷史。中國盆栽蘭花始於唐代。從618年唐朝建立至1683年明朝滅亡這一千多年,中國蘭花栽培賞玩主要在閩粵、江浙地區。到了清代,中國養蘭進入昌盛期,閩粵以蒔養建蘭為先,江浙以把玩蘭蕙為主。瓣型理論學說成名於江南,成為江浙一帶選育蘭蕙的指導綱領和鑑賞蘭蕙花品的核心標準。

蘭文化始見於西周至春秋中葉中國第一部詩歌總結《詩經》。春秋時,孔子讚譽蘭花為“王者香”;戰國時,愛國詩人屈原以蘭喻人,開創中國浪漫主義文學,成為世界文學史上不朽的歷史豐碑。從此,蘭文化人文蔚起,文人墨客以蒔蘭、賞蘭、畫蘭、詠蘭為大雅,託物言志,藉以抒發人文情懷。文化是蘭花的靈魂,沒有歷史人文,蘭花豈能醉美天下?

(二)明白瓣型理論學說的歷史指向。鮑薇省《藝蘭雜記》中的“瓣型理論學說”指向性強,主要指向是當時江浙地區盆栽蒔養的蘭蕙,特別是蕙蘭。可以說在當時的歷史條件下,瓣型理論學說是關於蘭蕙選育審美鑑賞的學說,並不包括今天的春劍、蓮瓣、寒蘭等大類蘭花。因該學說隨歷史發展而不斷延伸完善,具有普遍指導意義因而沿襲至今。

(三)深刻感受“千梅萬世選”人文美的文化內涵。梅瓣形似寒梅,大有冰雪襲來梅花悠然綻放的神韻。寄寓鐵骨錚錚,不畏強暴,敢於傲霜鬥雪的堅毅品質。這正是中華民族千百年來矢志追求的人格境界。因此,世世代代“眾裡尋他千百度”。

(四)深刻感受“一荷無處求”人文美的文化內涵。荷瓣形似荷花,給人以寬懷內斂,安閒自然,行端氣正的審美享受。寄寓寬容大度,穩重自律的人文品格。讓人們在審美感受中由然感嘆:氣節高昂者,芸芸眾生難得一人。

(五)深刻感受“凌波出水仙”人文美的文化內涵。水仙瓣之美,美在花姿形體,有如三國詩人曹植筆下《洛神賦》中沐浴出水的美女洛神,身姿綽約,曲線曼妙,一顧傾城。寄寓美是生命永恆的主題,美好事物人皆盡賞。

(六)深刻感受“素花無下品”人文美的文化內涵。從古至今,素花無論有型無型,均入細格、列細花,但素花的品級也是有嚴格區別的。瓣型花中瓣型素花品高一格,而瓣型素花中依舊還有品級高低之分,本文暫且不論。這裡只論非型素花。同一種屬的非瓣型素花,檔次之分也不可同一而論。如平肩素藝或株型中矮,葉片細硬,一莛多花,花箭勁拔,肩平如一,瓣質玉潤,舌大短圓而不卷者,其花韻個性鮮明,堪稱上品,仍可力壓群芳。素花純淨一色,寄寓純淨高潔的人品人格。

 

二、文化傳承,必須去偽存真

蘭花鑑賞屬美學範疇,需要相應的美學知識和開明的審美視角,依據一定的標準來作出優劣評判。

瓣型理論學說,是三千年蘭文化中璀璨的瑰寶。也是蘭花歷史鑑賞沿用至今的核心標準,但也明顯具有歷史侷限性。學習研究瓣型理論學說,多視角賞蘭審美,需要特別注意五點:

一、美學鑑賞不是一不變的,它是隨著歷史的發展而不斷豐富完善、發展變化的。蘭花審美,既要堅持踐行瓣型標準,又要反對“唯瓣型論”,不是所有瓣型花都是好花。而值得關注和重視的是,許多開品不符合瓣型審美標準的素藝花、淨素花、線藝色花,其中也有一枝獨秀的極品、珍品。

二、梅仙鑑別有一定難度,梅中有仙,仙中有梅。如果不能真正把握瓣型理論學說中梅瓣、水仙瓣的評判定義標準,那麼“梅中有仙,仙中有梅”是無法被正確理解的,更不會明白其中揭示的栽培與瓣型穩定性的內在關係。區分相同點和不同點正是鑑賞梅仙的精妙之處,也是對蘭花鑑賞者能力水平的檢驗。

三、真正水仙瓣的鑑賞才是最難的。一要明瞭梅仙之分;二要清楚巧種水仙(如春蘭汪字)官種水仙(如蕙蘭大陳字)之別;三要在水仙中宮不變的前提下,依據外瓣的形態特徵進一步精細辨識梅形水仙、荷形水仙。賞蘭審美,梅仙不清,甚至把行花當水仙,把水仙當行花,而自信有餘者不在少數,正是不懂之故。

四、荷瓣、梅瓣、水仙瓣沒有誰比誰好之說。一方面,三種花藝形態各有各的美,各自寄寓的擬人品格,都是中國歷史文化謳歌的大美品格。另一方面,蘭花種類不同,各自易出的瓣型花藝就不同;而同一種類的蘭花,哪種瓣型花藝多,自然多見不奇。

40年蘭花選育結果相對而言,蓮瓣、春劍選育呈現在蘭界蘭友面前的結論是:“一荷易得,梅仙難求”,荷瓣花藝眾多,市場熱度跌落。這既有兩類蘭花相對於其它類屬更易開出荷瓣花藝的因素,當然也有別的更深層原因例如,對荷瓣的標準掌握不夠清晰使很多荷形充斥其中。事實證明,一不分品種類別,二不明同類蘭花最難得的瓣型花藝,而去高談荷瓣第一、梅瓣第二、水仙第三,難免知識能力不濟,於史不通,考證無據。不過盲目從流,主觀臆斷而已。至於個人喜好,另當別論。

五、正確破識“千梅易得,一荷難求”是一個錯解的偽命題。清代蕙蘭銘品多為梅瓣,唯一“丁小荷”都不是嚴格意義上的荷瓣而是帶有文飄的荷形水仙;春蘭銘品,則荷、梅、仙大致相當。如果僅從蘭蕙特徵不同來看,這個命題是基本適宜的。

但縱觀當今數十年瓣型蘭花選育結果,蓮瓣、春劍荷多,梅少,仙難見;春蘭、建蘭荷、梅、仙大體相宜。由此可見,命題指向的範圍突破了當時瓣型理論學說涉及的特定範圍被無限擴大,這種不分種類,以偏概全,一統論之,錯解學說的審美定性是不成立的。至於蕙蘭,近幾年來,一洗千年歷史得出的種屬特性,葉藝、花藝如川戲變臉,美不勝收,令人咋舌。

 

三、蘭市唱衰,好轉遙遙無期

 

科技龍根草上山下鄉滿地生根;花清素一針下去色花盡現;組培花“型色高飄”層出不窮;科技瓣型花似曾相識鋪天蓋地;雜交雙藝花競相爭奇各領風騷;天然龍根喪失唯一性已不能作為辨真標準;銘品放花花品優劣兩重天;造假賣假溫溼苗、激素苗、病毒苗、藥水苗害人不淺。如此種種,醜陋百出,愛蘭者出手就被坑。時境遷,蘭花亂象之烈,並非無緣無故:

一者 公司組培,大佬神會;超前佈局,雲裡霧裡;利益驅動,分工入戲;八方吹噓,故事神奇;心理暗示,顛覆認識。一切都在暗中有計劃有步驟地展開,誤導、誘惑蘭友搏傻入局。跟風者躺槍墜地,夢碎千里。

二者 暗中利益鏈接,沆瀣一氣。背後利用網絡,藉助快手、抖音,操弄場景畫面,編排虛假信息,吹噓這裡那裡蘭市復甦,買賣火爆。然後“利益圈內”假幹一票,繼而上演快手“賣假”讓利、抖音“放漏”競拍把戲,一切都有模有樣,跟真的似的。

三者 “明修棧道暗度陳倉”,人為製造蝴蝶效應,意圖旨在遮人耳目,混淆視聽。糊弄吹噓未來蘭花走俏方向,其本質不外乎都是坑人斂錢罷了。一通下來,假草出了,贗品空了,韭菜該割的都割了,盲信者結果悲催。

       

四、蘭花賞玩,又該何去何從

 

中國蘭花不包括科技蘭花。科技蘭花是世界的,不是中國所獨有的。比如亞洲日本有、韓國有、中國大陸和臺灣有,新加坡有;西方的歐洲各國也都有。

首先,中國蘭花不管怎麼玩,法不可違。202197日法律生效的時間節點紅線不能破,破則有法律加身之患。守法是修為自己的最低道德底線。

其次,玩銘品不知原種真面目,盲信巧令言辭,貪戀低價引種,浮在表面誇誇其談,最後跪下的是自己。玩新種,物以稀為貴,要的是蘭花鑑賞的能力水平和經濟實力,法律上不違法講得清楚。

第三,不論是玩銘品原生種還是玩新品蘭花,要四問自己:是否辨得了原生種和贗品,是否辨得了科技蘭花和天然蘭花,是否辨得了組培藝、誘變藝、藥水藝,是否辨得了原生藝、芽變藝、進化藝。

第四,第四,真愛蘭花、鑑賞蘭花,須勤於真學。一知半解膚淺自大,篤定徒添煩惱,只會淪為茶餘笑料。沒有多年的藝蘭實踐,沒點扎實的知識功底,文化底蘊,賞評蘭花何來自信?滔滔評說,不過妄言罷了。

第五,學習實踐,再學習再實踐,循環往復,是藝蘭者該走的路,靜心堅持方可行穩致遠。2022930日寧遠之南於四川寧南

 

配圖:系春蘭“大富貴”開品

本文系原創版權作品,未經授權,嚴禁盜用,如需轉載,請註明出處。

  

                                                             2022930日寧遠之南於四川寧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