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道門連通所有房間


第一道大門難進,第一道大門是開著的,進去大門就是傳達室,有門衛透過窗口,對進去的人進行盤問或者阻撓,總之,這裡禁止入內,而出來的門通暢。

這並不表明你需要一張門票或通行證,即便是有,她也會出來阻止,以各種理由,總之他不願你進去。

有時門衛並不專業的守護,碰巧了,你會溜進去,但進去以後,他還會看到你,叫住你,不管你走在哪裡。

但你要是進去,基本上他就認可了,他會認為是他自己將你放行的,也就不會上去盤查和追問。

你有可能若無其事的進去,好像沒有門衛,或他在做其他,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總之,他可以嚴格的審查,也可能漫不經心。

你進入第一道門,經過一條長廊,你會發現裡面空無一人,其他的大門你可以自由地進出,這裡有各式各樣的設計及其建築群落。

你進入古典的宮殿,當然在這裡邊,你還是一個人,你可以看到裡邊的東西,你伸手就可以碰到一些東西,就像旅遊。

事實上,你夠不到任何東西,你只能悄然走過,你看到的一切,你無法觸碰,好像一個遺忘的角落。

如果你身上多出任何一點東西,往前再走一步,你的漫遊資格就會被取消,受到嚴厲警告或其他制裁。

所以,你總是空手來去,但你可以參觀各種各樣的建築,你在幽深的宮殿漫步,也可以在私家園林裡面瀏覽,同樣也可以在小情小調的民居街區,愜意玩耍。

還包括一些現代的建築,有一些特殊偏好,比方有的高大,有的狹小曲折,這裡的建築總有一款符合你的想象和要求。

在這裡,與實地勘察以及發生關係不同的是,你只是輕鬆的經過,你看到了,卻沒有瓜葛或互動,或許是你匆匆來去,更與浮光掠影的遊覽有關。

你無法更深入的把這裡邊的每一個角落走遍,因為你怕迷失,你怕在一個無人知曉的角落困住,所以你記著來時的路徑,悄然退回。


天橋

在小區最北邊的地上車庫,住著一個老人,我經過這個長長的過道,看見他坐在自己房間門前,對著北邊的院牆。

他的房間有五六平方米,房間的陳設仍然是他那個年代,沒有添置一件新的,如果有,僅是一輛自行車。

有時打個招呼,有一次我終於停下來,他也放下手邊摸索著的廢紙箱,說了幾句話,抬頭看見他房間的牆上掛著兩張照片。

他指著一張女的,說這是他的愛人,已去世,旁邊一張年齡相仿的人,是他60多歲的照片,他已經把自己和愛人的一項做好,並置一起。

房間有一張摺疊的床,一張桌子,還有生活的必需品,剩餘的空間僅可容身。

看來他把這個房間當做他自己告別人間的最後的居留地,他近八十歲。

後來點頭的次數多了,他陸續說出了自己年輕時的經歷,他如今站在地上才踏實,站在樓梯上就有晃動感。

他年輕時從事高空作業,他在空中的高架橋上做工,一呆就是一天,吃飯也在半空,只有晚上才下來,

有時在高空的橋樑上休息,放下手頭的活計,向四處張望,他想到的不是落腳的地方,而是他將來會到很多的地方玩耍。

他有時會衝著某一個方向,某一個地方發呆,將來如果從空中下來,在那裡邊生活該多好啊!這樣的想法,不時的在他腦中轉動。

而在不同地方的天橋,總給予他一種高瞻遠矚的感覺,既然能夠望得到地下的任何一個地方,那麼走到那裡大抵是容易的。

後來發現這並不容易,懸在半空中,直到某一天,無法工作,回到地面,可再想往遠處跑,到自己喜歡的地方,已經步履艱難。

後來他就住在了這個地方,一個小房間,只有在這裡,他才感到踏實,他將與這裡的一切終老,再也不增添什麼。

每當他想到天空中的日子,他感到頭暈目眩,即便是上樓去,也引起某種程度的反感,所以他寧願呆在這個狹小的歸宿地。


你可能瞪著眼睛做夢

這個院子很大,至少這個院子,滿足了我很多的需求,如果有一點遺憾的話,也就是我想維持現狀,擔憂將來有所改變。

我在高樓的過道,俯瞰院子,一個初春,大家第一次見面,互相熱情寒暄,而我目睹了這一切,我能看到他們,而他們看不到我。

在樓道,我看得更遠,遠處教堂的尖頂,固定時間鐘聲敲響,鴿子盤旋,步入房間,在寬大的房間裡做事。

我的辦公室在一樓,每天早晨坐在辦公室,我信手塗塗畫畫,把廢棄的紙張扔到窗外過道,雜物堆積多了,會定期清理。

還有一個樓梯間,我也到過那裡邊,有一張床,可以休息,還有另外一個朋友,說他的戀愛史,他就在心急火燎的尋找對象的時候,就在他以為找不到的時候,遇到對方。

還有一個地下室,天氣特別熱,我就到地下室,不僅乘涼,還有一個人的寂靜,一點聲音都沒有,如果有點動靜,反而令人吃驚。

只有陰暗處的一隻蟲子,活動,後來連它自己也不知了去向。

有一次下雨,我在辦公室的門口,望著冒雨離去的人,我聽到雨滴的節奏聲,我有避雨的場所。

星期天也會來,在空落的院子裡,有幾隻麻雀嘰嘰喳喳的,即便是看到我,也不害怕,我在院落,一邊走一邊讀著一部小說。

這是一部魔幻的小說,講述了一個夢中故事,他在夢中得到了所有,當他夢醒,發現自己在路邊的一棵槐樹下。

終於有一天,這個院子關上了大門,這個院子不復存在。

今天我向人打聽這個院子的情況,沒人知道,甚至連這個院子是否存在過,也無法肯定。

那麼,院子裡的所有的景象煙消雲散,包括我曾經真切感受到的一切的活動和內容。

我想,如果當初從這個院子裡出來,到外面看一看,或許會有另外一番景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