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週末的跑馬人金鐘湖耐力訓練,我沒有報名:當918那天的金心環個人賽出狀況下撤時,就決定了不報名925的金鐘湖耐力訓練——在哪裡跌倒就要在哪裡再爬起來,要把失去的找回來。

但是,星期四一大早,楊神就問我週六要不要跟她一起上山,一開始我就是推辭的,因為現在工作內容的調整,星期五晚上是不能離開澳門的,必須星期六才能回家,從時間上來說,根本就趕不及,而且我還想星期天再走一次金心環加強版,所以我沒有答應。

可是楊神不答應,要我星期六早點出關,然後連續背靠揹走兩天,她給我設計兩條路線,讓我國慶節放假的時候自己上山去練。最後,還是答應了楊神,放棄了金心環加強版(其實看到明哥最新的訓練計劃,十月份還有一次金心環個人賽),星期六亂串,星期天改走楊神金心環變態版(超強版)。

星期五晚上先出去拱北把車子挪到關口附近停放,原本還想回去先拿裝備和補給放在車上,後來還是算了,穿了一雙不適合在五桂山野的越野鞋以及簡單的補給。星期六凌晨四點鐘起床、衝關、六點零四分趕到姥姥店附近。

星期六的訓練路線就是在山上亂竄,並不是一個完整的平時的環線,當然包括了金尖環,也有心環的部分路線。這是和英子姐第二次上山,她節奏上的穩在跑馬人是妥妥的,包括她的心態也是非常平穩的。而楊神作為崇禮192大神,實力當然也不是蓋的。跟著她們兩位大神訓練,對我的耐心和節奏訓練都是非常有益處的,而且一路上兩位都不停的給我傳授經驗,也是受益匪淺。

有一段路,英子姐和楊神讓我帶路加快節奏,我還是忍住了,只說了一句:既然背靠背,那今天就是前半程,明天是後半程,按跑馬人規矩留前鬥後,明天再發力。接近40公里的距離、2300+的爬升,用時947完成,整個路線的可跑性是比較強的。

晚上回到家,沖完涼吃了晚飯,躺在床上不一會就睡著了,以至於星期天早上醒來時,發現手機沒有充電,還有很多信息也沒有回復。

星期天的路線是比較明確的,楊神版金心環變態版:具體的改變在哪裡,在跑完之前我是不清楚的,只有跑完之後才知道,而且是結束後看情況再加一圈金鐘湖。所以,補給肯定是要準備充分的,只是我心中有邪念,但不能先說出來,怕被揍。

約定六點在兒童公園停車場出發,但是到了六點十五才出發。先是七公里的路跑到上樹木園臺階處,這前面的路線基本上都是按照金心環加強版來走,基本上也是按照平時訓練的節奏來跑。從數據分析來看,至少到信地村小橋這一段,整個節奏都是保持得比較好。到這裡就開始切換路線了,楊神給我說著這路線,就說到某個跑馬人大神,話音未落就聽到“嘿嘿”的聲音,這某大神就從坡上沖下來了,接著又是另一個大神也沖了下來,還撂下一句:等一下再偶遇。

因為這句話,楊神和我在琢磨著這倆大神今天的訓練路線。五十分鐘後確實又再次偶遇了兩位大神,楊神也大致明白了兩位的訓練路線,就跟我說國慶節我也可以跑這條路線進行訓練。看著兩位大神的訓練狀態,再看著這條路,心裡開始發憷了。

在繞了一圈後,又切回了金心環路線,在上馬填嶺時,我的狀態已經開始出來了,其實在前面某處時,小腿就抽了一次,不過是因為避開樹杈時導致,說明肌肉已經開始緊張了。從上馬填嶺開始,一直到下天葬墳,這一路上就是一路走一路抽、一路抽一路調整、一路調整一路堅持,最厲害的一次是在天葬墳頂,最後一次是在快下完天葬墳時。雖然我後面還是比較擔心在下獅頭山時是否會繼續抽筋,但是已經完全沒有任何不適的狀態出現,所以在下完獅頭山用山水最後一次降溫後,我跟楊神說跑起來了,能怎麼跑就怎麼跑。

最後兩公里左右的路跑,我是按照常規越野賽事的最後一段來進行:衝刺跑。所以,這一段路跑,除了在等長命水紅綠燈和秀麗湖小坡稍微慢點外,基本上都是衝到440左右的配速,最後兩百米更是以430以內的配速在衝刺。反正到終點了,爆了就爆了吧!還好,這最後一段什麼事也沒有發生。

終於跑完了,我才告訴楊神,我今天的訓練目的就是自爆,然後學會自我調整。楊神只能傻眼罵我太壞了。補給我是準備好了,但是我除了補充水分和可樂之外,其他的補給我比較少用,基本上是不用。當然,楊神看到我的狀態後,是不停的把她的補給分給我一些,非常感謝楊神、也覺得非常抱歉。最終42公里的距離3000+的爬升用時1004完成,雖然比預期的時間長了些,距離比預期的短了些(少了最後一圈金鐘湖的十公里路跑),但是,對於我來說,訓練的目的達到了,在訓練中想要找到的東西找到了,這就是最好的效果。

我不知道我在真正的比賽中會遇到什麼情況,也許比這次的訓練情況還要更差,我需要設想更糟糕的狀況會出現在我的比賽之中,我需要學會面對所有可能會出現的糟糕狀況,並用最好的心態去完成比賽。

非常感謝楊神和英子姐,帶我上山,讓我又一次的訓練了自己,也非常感謝跑馬人兄弟姐妹們的關心。更感謝某人善意的提醒,不要讓自己受傷。

愛山野,更愛這份自由!無傷越野,長跑常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