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分點式寫法是曖昧的,始自讀完魏寧格《最後的事情》。曖昧,因為在寫作中,演繹過程被遮蔽,只留下結論。然結論亦不準確,只是存在瞬間的情緒暴動,記錄著一個事件,不平凡的遭遇,除我之外無人知曉。它作為真理,僅在寫下的那一刻,之後便喪失效力。Neeva 搜索得知,眾人稱之為格言體,私忖過於狂傲。
  2. 熊儒賢採訪編曲大師陳志遠時問他「你覺得周杰倫厲害嗎?」,陳沉默三分鐘後開口回答「厲害!」,熊又問「哪裡厲害?」,陳迅即答曰「他聽古典」。
  3. AI 繪畫的興起進一步證明瞭現代視覺藝術的侷限,即作品中只有意識而無過程。必要有時間性的介入(電影或現實主義,甚至宗教)。
  4. 古典並非念舊,它要求你重新思考歷史,思考傳統,思考根植於其中的先驗。當眾人在現代性的亂流裡漂泊時,回溯而上,得以眺望遠方後避開那些可怕漩渦。
  5. 現代人拒絕提及死亡,才讓死亡成為一種不幸。
  6. 思考自殺是一種真正的樂觀,其中包含絕對自由,由此得以繼續生活,即「無所難以忍受,因為我隨時可以離開」。多數人懷揣的樂觀都虛假,源於自我經驗和現實。與其相信生活不會糟糕到如此地步,不如確保自己即使到了那種地步依然可以有所應對。
  7. 古文和方言的流失是一種悲哀,現代漢語沒有形狀,難以駕馭。相對應的,農村和小鎮的消失是一種悲哀,城市化中的人沒有形狀,難以駕馭。我們的現狀更加殘酷,城市化進程撞上了互聯網興起。
  8. 對互聯網生活而言,相比於真相,審美更加重要。相比於技術,審美更加重要。要學會觀看,而不是處於無止盡的存在慾望之中。「我學著看。」來自於裡爾克。
  9. 寂靜的消失是人性退化的標誌,遠離那些時刻處於行動中的人,處於交互之中的人。深刻的社恐是一種美德,它標誌著高度的個人意識。
  10. 城市取消寂靜,也就是說,不要成為一個「市民」。
  11. 寫作就是一種寂靜,前提是為自己而寫。音樂算不得寂靜,音樂是幻覺。
  12. 古典主義意味著相信時間,與當代實用主義水火不容,它想征服時間。
  13. 當代漢語是監獄景觀下誕生的畸形兒。語言即思想。
  14. 無政府不是無組織或者無秩序,當我自稱無政府主義者時,很多人會有如此誤解。無政府是對權力的蔑視。
  15. 宗教最重要的是文本,或曰語言。由此才能實現無限的時間,誕生神。
  16. 遺憾是我們繼承儒學,卻沒有繼承孔子。
  17. 同樣要用讀格言體的方式去讀孔子,語句只是表象。「美哉,水洋洋乎,丘不濟於此,命也。」從這個角度講,格言體是對一個人的驚鴻一瞥。
  18. 哲學本就應該支離破碎,如尼采、莊子、魏寧格、帕斯卡爾、赫拉克利特、加繆,要瓦解體系,而非建立體系。學院哲學只應該是歷史學。
  19. 先鋒和古典永遠密不可分。走在時代的前面或後面,但不要被時代裹挾,也就是說,不要成為一個「當代大學生」。
  20. 人各有志,但志有高低。「自己喜歡就好」,但審美有高低。

—— 作於二〇二二年九月三日,一個動盪不安的夜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