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間故事:竹削豆腐

宋高宗年間,北方金兵時常侵犯大宋邊境,搶糧奪鹽,欺男霸女,無惡不作。南宋膽小怕事,不敢冒犯金兵,只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百姓苦不堪言。福全村裡脾氣倔強的小夥不服金兵欺凌,出頭抗爭,輕則被打得遍體鱗傷,重則斷腿砍頭丟了性命。

這一天,金兵闖進村子,搶走了一位姑娘。姑娘的老爹趙無言已經七旬開外,上前理論,不想被金兵推入河裡差點兒淹死,幾個小夥子上去理論,又被打折了腿。村裡人對金兵無不咬牙切齒,恨不能吃其肉,飲其血。只有一個大鬍子壯漢好像沒事人一樣,金兵來了不躲藏,也不去上前理論。

壯漢是個來逃荒的外地人,已經在村裡生活了幾年,因為喜歡吃陳老頭的豆腐,一天三頓都離不開豆腐,所以大家都叫其“胖豆腐”。胖豆腐長得五大三粗,絡腮鬍子,一把護胸毛,走路大地都晃三晃。別看他長得剽悍,但卻喜歡做女紅活,時不時穿針走線,縫製衣服,手巧得很。

前幾年,村裡闖進一隻飢腸轆轆的老虎,胖豆腐拿了把鐵鍬,和老虎周旋了半天,最後一棍子把老虎脊樑骨打斷,又衝上前,衝著老虎腦袋補了幾拳頭,老虎頭骨竟被打得粉碎!

至此,村裡都知道胖豆腐能文能武,會硬會軟,是條好漢。不過,對於金兵來犯,胖豆腐卻表現得像個縮頭烏龜。

有人氣不過,對胖豆腐說道:“你一個大老爺們,繡什麼花活?金兵來了你也不為咱村子出頭!”

胖豆腐咧著嘴說:“他們拿著刀呢,金兵誰敢招惹?”

“金兵有時也就三五成群,你這塊頭有的是力氣,搶過他們的刀,定能嚇跑他們。”

胖豆腐搖搖頭:“那可不行,把他們得罪了,他們叫來救兵,我不完了?我呀,還是吃我的豆腐。”

從此,村裡人見了胖豆腐就來氣,偌大一個村子,壯勞力要麼被金兵擄去做了苦力,要麼被打得肢體殘疾,只有胖豆腐落個清閒。

有人對賣豆腐的陳老頭說:“以後別賣給他豆腐了,這外地人終歸不和我們一條心,村子被金兵禍害成什麼樣子了,他一直置身事外。”

陳老頭搖了搖頭說:“不賣給他哪行啊,他力氣比我大,跑得比我快,拿了豆腐扔下錢就走,我攆都攆不上。”

這天,趙無言來到胖豆腐的家裡,把幾袋蠶豆推到胖豆腐跟前,說道:“你跟金兵說說,給他們這些東西,看能不能把我閨女換回來?”

胖豆腐瞅了趙無言一眼,說道:“沒用,金兵吃肉不吐骨頭,你往裡面塞什麼都要不回你閨女來,這事我可不敢管。”

說著,胖豆腐把剛買來的一大塊豆腐放在木板上,又拿來一片薄竹片,橫著切豆腐皮。一片片地切,很是嫻熟。趙無言心裡來氣,有心說他幾句,再一想,為了要回閨女,只得忍氣吞聲,便又求道:“你喜歡吃豆腐,你要能把我閨女要回來,我天天給你買豆腐。”

胖豆腐只顧用竹片削豆腐,眼都沒抬:“不用,豆腐我還吃不起?”

說話間,胖豆腐已經把豆腐削成幾十片,每片都薄厚一致,不斷不連,很見功夫。

趙無言不由心裡犯嘀咕,這人真怪,生得五大三粗,卻喜歡做女紅,玩個針線,繡個繡球什麼的,吃豆腐也不和常人一樣。

過了幾天,趙無言殺了一匹馬,叫人把馬肉卸成大大小小的肉塊,用推車運到胖豆腐家,說道:“聽說金人騎馬打仗,喜歡吃肉,我把家裡唯一的老夥計殺了,你看這些東西能換回我閨女嗎?”

胖豆腐沒搭理趙無言,拿了一塊豆腐,在上面和側面各畫了幾條黑線,然後拿起竹片,動竹如飛,只聽“唰唰唰”幾聲,竹片在黑線處飛過,豆腐被切成大小不一的塊狀。黑線畫到哪裡,竹片就飛到哪裡,絲毫不差。

趙無言把一車子馬肉放在院中,說道:“壯士,肉我放在這裡了。”

胖豆腐瞥了趙無言一眼:“肉倒是愛吃,不過,我可沒本事要回你家閨女。”

趙無言看看那一車馬肉,再瞅瞅胖豆腐那不靠譜的樣兒,一咬牙,只好拉著車走了。

幾日後,趙無言又來到胖豆腐家,手裡拿著一張契約,說道:“胖豆腐,你看這是什麼!是豆腐房的地契,陳老頭已經把豆腐房賣給我了,他現在還做豆腐,只不過是我僱來的夥計了,沒我的同意你就吃不到豆腐了。只要你把我閨女要回來,豆腐房直接送給你。”

胖豆腐沒言語,拿了一個銅板放在豆腐上面,然後拿起竹片,只聽“唰唰”幾聲,豆腐塊被削成無數薄片,上面的銅板前後左右卻幾乎不動絲毫,胖豆腐在院中支起一口大鍋,把豆腐片投入鍋中,鍋中開水翻滾不已,但投進去的豆腐片卻怎麼也燉不破,仍然是一片片完好無損。

胖豆腐瞅著鍋中的豆腐片,哈哈大笑,然後突然扭過臉來,對趙無言說:“對不起,以後我不吃豆腐了,你有十處豆腐房我也不眼饞了。”

趙無言不相信,這胖豆腐視豆腐如命,天天吃,頓頓吃,哪能不吃了?

過了好幾天,趙無言去豆腐房,陳老頭告訴他,胖豆腐確實一次也沒來過。

趙無言真是有苦難言啊,為了救閨女,殺了一匹馬,自己家值錢的東西都賣了,買下豆腐房,最後也沒“拴”住胖豆腐。他越想越難受,竟然臥床不起了。

這一天,趙無言躺在床上,想著被擄去的閨女,心似刀絞,好不難過。忽然,門外傳來“咚咚”的敲門聲。

來者不是別人,正是胖豆腐。

胖豆腐咧嘴一笑:“趙老爹,最近又饞豆腐了。”

“你救不出我閨女,我一塊豆腐也不賣給你。”趙無言咬著牙說。

胖豆腐打了個哈哈,說道:“想救你閨女也行,不過,你要給我一隻猴子。”

趙無言愣了:“你要猴子幹什麼?”

胖豆腐手一揮,說:“這你就不要管了,能不能弄來?”

趙無言覺得胖豆腐雖然行事讓人琢磨不透,但不是個愛打誑語之人,想到自己的閨女可能有救了,心裡的病便好了一大半。他猛地坐起身來,眼裡放著光:“不就是一隻猴子嗎,能弄來!”

很快,趙無言弄來一隻猴子。胖豆腐把猴子牽在手裡,有事沒事就摟住它,用左手摸它的脖頸。那猴子在胖豆腐懷裡張牙舞爪使勁掙脫,嘴裡“吱吱”亂叫,好不滑稽。胖豆腐強行摁住猴子的腦袋,仍舊摸向其脖頸。endprint

趙無言見胖豆腐有了猴子,再不提營救閨女的事,心裡暗暗著急,沒事就往胖豆腐家跑,有時晚上睡不著,也在人家屋外轉悠。

一天晚上,趙無言又來到胖豆腐屋前,見屋裡漆黑一片,早熄了燈,正要走,突然聽到猴子“吱吱”亂叫聲,他急得直咧嘴:這個胖豆腐做事到底靠不靠譜,怎麼成了一個耍猴的了?

過了幾天,胖豆腐對趙無言說:“給我準備一把好刀,越快越好。”

趙無言一聽,心裡歡喜,胖豆腐這次終於來真格的了,不過,想到他拿刀去搶閨女,又十分擔心,胖豆腐能救回閨女來嗎,金兵人多勢眾,又殘忍暴戾,搞不好金兵還會來村子報復啊。

第二天清晨,趙無言聽得有敲門聲,開門一看,竟是胖豆腐和被擄去的閨女,不禁喜極而泣。胖豆腐說:“你把閨女藏好,金兵可能來村子裡找。”

趙無言很是恐慌:“他們不會血洗村子吧?”

胖豆腐說:“他們未必會想到是我乾的,但你一定要藏好閨女。”

晌午時分,幾十個金兵果然來到村子,挨家搜查趙無言的閨女,結果自然是悻悻而歸。

後來,村裡人聽說,金兵的一個頭領在一天夜裡被砍了頭,搶來的夫人也失蹤了,軍營竟無一覺察,開始以為是宋人乾的,但想到宋人懼怕金兵,而在萬軍之中取敵方首領的能人大宋朝絕不能有,便斷定是蒙古人乾的。

趙無言忍不住問胖豆腐:“金兵的首領是你殺的?”

胖豆腐微微一笑,並沒回答。

儘管頭領死了,但金兵沒了糧食還是會來福全村騷擾,但是每一次搶糧之後,金兵兵營就會被斬殺一員大將。金兵便在夜裡設上埋伏,幾天後,金兵抓到了胖豆腐。

金兵把胖豆腐拉到村西頭,要砍頭示眾,胖豆腐無半點懼色,他對金兵說道:“殺我可以,不過我想死在自己人的刀下,因為你們的砍刀不夠快。”

金兵想,宋人殺宋人,倒是省了力氣,便同意了。

不多時,人群中走出一個人來,不是別人,正是年過七旬的陳老頭。陳老頭走路顫顫巍巍,風燭殘年的老人哪裡有提刀的力氣?

只見陳老頭來到胖豆腐面前,細聲問道:“準備好了嗎?”胖豆腐點頭答應:“好了,您的刀法我放心。”

陳老頭伸出左手在胖豆腐脖頸上摸了摸,然後手一揚,手起刀斷,只聽“咔嚓”一聲,胖豆腐人頭滾落於地,臉上竟然還帶著微笑。

金兵也看傻了,沒想到眼前的老人竟然有這麼好的刀法。

金兵走後,再也沒來村子,不知是被陳老頭的刀法嚇著了,還是被胖豆腐那抹微笑給唬住了。

人們這才知道,原來胖豆腐以前做過幾年劊子手,買豆腐是想練刀法,買猴摸頸是想找到下刀的地方。那一陣子,胖豆腐不分白天黑夜,有空就摸猴子的脖頸,練到最後,他在夜裡就能摸出下刀之處。

正是靠著這利落刀法,胖豆腐偷襲了幾次金兵兵營。

人們不明白為何陳老漢刀法也是如此精妙,一問才知道,胖豆腐那點刀法正是從他那裡學來的。

■李金鵬

選自《山海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