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荊論壇》專稿/轉載請標明出處

 

羅文華 I 香港學術及職業資歷評審局專家

 

科研成果商業化,是指採用一個商品化模式將創新發明的價值擷取出來,將之變成經濟價值。利用科技成果帶動經濟發展,近年來成為先進國家的重要經濟發展策略之一。按照經合組織(OECD)的定義,創新包括產品創新及業務程序創新。國家主席習近平於2021年9月21日在聯合國大會發言,提出四項全球發展倡議,其中一項是抓住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的歷史性機遇,加速科技成果向現實生產力轉化。香港特區政府由2001年至2006年,先後成立了汽車科技研發中心、香港應用科技研究院、香港紡織及成衣研發中心、物流及供應鏈多元技術研發中心和納米及先進材料研發院,以支援及與業界合作進行應用研究及技術轉移,達致技術成果商業化。但多年以來,效果並不理想。香港審計署在 2013年考核創新及科技基金其下的支援計劃,在已有的評估結果下,近100%圓滿完成,卻少於20%的項目達致不同程度的商品化。行政長官李家超在其政綱中提到「鼓勵科研成果的轉化和商業化」是有的放矢。本文探討香港在此方面滯後的原因,並提出改善建議。

 

兩組數字說出問題

 

在商品貿易方面,港產高科技產品本地出口總值在2002年的210億港元,下跌64.3%至2012年的75億港元,估計近年也沒有重大的起色(特區政府近年已沒有公報有關數字)。然而,大部分出口總值跌幅發生在2007 年後,反映特區政府在2006年成立的5所研發中心,以推動研發成果商品化及技術轉移為目標,並未為港產高科技產品帶來顯著的增加。

 

根據特區政府統計處公佈的《2020年香港創新活動統計》,只有約2%的工商機構曾進行創新活動,而以資訊及通訊行業比例最高。值得注意的是,大型機構單位較中小型單位有所不同,大型機構單位一般較中小型機構單位傾向於進行創新活動。在 2020年,大型機構單位當中有11%曾進行創新活動,而中型和小型機構單位的相應數字分別為6%和2%。大型機構單位有3.87萬工商機構回覆技術創新活動受阻;當中,獲大部份機構評估其影響程度為高的阻礙創新活動的因素是「創新成本太高(39%),其次是「缺乏內部資金」(33%)及「預期的經濟風險太高」(32%)。這些數據表示從事創新活動的工商企業比例過低,且集中於資訊及通訊行業,而阻礙企業進行創新活動的主要因素是財力不足,需要支援。

 

上中下游,孰輕孰重?

 

上游是指研究,主要由大學及研究機構進行;中游是指將創科成果轉化成應用技術及技術轉移,即將應用技術移交到企業,在香港主要由上面提到的五大研發中心進行;下游,則是生產或服務活動(包括營銷)。香港科學院創院院長徐立之就多番強調,香港具備雄厚的基礎的科研實力,創新知識與想法豐富,名聞遐邇。可是為什麼這些高層次活動不能為香港帶來一個如深圳般活躍的高新技術區呢?徐立之把失敗歸結於產業化的困難。他指出,來自上游的成果都沒應用到下游生產,而在產業化過程裡,又未必能以合理的成本轉化為符合市場的產品。

 

另一種說法則認為,科研要考慮市場的需求,不然很難將科研成果商業化。無論創新技術如何先進,都必須轉化為產品,經得起市場競爭的考驗,才能產生財務回報。市場獎勵的哪些能夠迎合商業潛力的判斷。如果香港的創新不注意市場需求,又不著重產品設計、製造、營銷和售後服務,則進入市場會遇到相當大的阻力。科技園公司大灣區發展總監莫偉軒亦表示:香港的核心科技力量較強,但商品化過程始終需要大市場支持。

 

筆者認為,上中下游同樣重要,香港科研成果的整合有賴於創新科技的研發與應用的整合,即「學產研」要加強彼此之間的溝通及合作,方能使香港的經濟層次升級。

科研成果商業化的例子

 

(1)華為全面進軍商用領域:曹操出行用戶數破億

 

今年4 月20日,華為舉辦終端商用辦公室介紹會,闡述了終端的發展新思路,並宣佈成立商用產品線,正式全面進軍商用領域。目前,商用產品綫涵蓋了七個領域,分別是商用筆記本、商用平板、商用臺式機、商用顯示器等。華為將針對政府及教育、金融、能源、製造、交通、醫療六大行業帶來定製化、場景化的解決方案。

 

(2)城大教授團隊研發的「自發螢光的水分散性納米粒子」

 

香港理工大學李蓓教授及其團隊開發出一種具生物相容性、無毒且環保的抗菌、抗病毒塗料,並以「聚護芯」為名的品牌進行商品化。此塗料能快速而有效地消滅99%的常見細菌病毒,可作消毒、控制汙染等應用,並有長達六個月的保護效果。「聚護芯」可用於室溫和一般環境,只需噴塗於物件表面即可。

 

(3)初創企業研發毒胎毒理測試

 

在 2015年第43屆日內瓦國際發明展中,這項「全場最高榮譽冠軍大獎」的殊榮,由香港的初創企業水中銀(國際)科技有限公司摘得。該公司沿用香港城市大學生物醫學系鄭淑嫻教授及陳雪平博士所發明的專利技術,利用「轉基因鯖鱂魚」及「斑馬魚」胚胎毒胎毒理測試,發展成為檢測食物及化妝品安全的商業服務。2019年5月26日該公司宣佈,成為專利技術贏得融資的成功案例。

 

困難及挑戰

 

(1)人才

 

香港不缺優秀的創業人和投資者,但近年新興市場在創科上投放較多資源,在全球範圍搶走不少人才,加上有不少業內人士離開香港往內地、東南亞、歐美等地定居或發展,人才流失問題轉趨嚴重。在此情況下,即使有更好的創意,也缺少人才去將之轉化成應用技術及商業化。再者,香港並沒有系統的、長遠的人才發展策略、而是零散的、各自為政的不同政策。

香港在創科的兩端(即中小學教育與科研商業化方面)嚴重不足,集中於大學的科研力量往往「為他人作嫁衣裳」,較少科技成果能轉化為本地產品或服務。香港進入大學最優秀的一群,較熱衷於選擇醫學、環球商業、法律等科目,較少選擇理工科。事實上,不少理工科畢業生往往找不到對口的工作,而被逼轉向其他領域發展。

 

(2)大學

 

大學是上游(創科研究)的主要參與者。在現行制度下,其成果的知識產權由大學擁有。可是大學既沒有人才推動商業化,需要應用科技中心或私人企業協助。要將科研成果商業化,大學與企業須處理知識產權轉移事宜,但往往受制於大學繁複程序而未能成事,結果是科研成果轉化難,90%的科研成果沒有走向市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