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話實說,當今社會,只求溫飽,容易,改變命運,很難。

拋開疫情原因,大部分輕鬆的、躺賺的、暴利卻合法的生意,早已被地方財閥聯盟,瓜分完畢。留下給普通老百姓的,大多是吃力的、難度較大的、競爭激烈的、利潤微薄的賣力生意。

好不容易找到好掙錢的路子,也會很快被盯上,這碗飯你不一定吃得久,吃得穩。部分財閥還會培養優質的年輕人或尋找底層的鳳凰,作為聯盟利益代表,參一腳。

貧富差距可能會越來越大,大多數先富起來的人會優先思考如何鞏固自身的利益,而不是國家或人民。

在中國歷史上,只要和平期超過五十年,這種現象就一定會發生,且越來越嚴重。

但相比美國,我們的國家還很弱小,不論在金融、外交、國民生活幸福指數上,都跟人家有不小的差距。國家的各項制度還不是很完善,以致於相當一部分人心生埋怨。

其實用不著,制度不完善,才證明這其間存在著很多的機會,我們如果能抓住這些細微的機會就能變成真正的財富,等國家制度徹底完善了,貧富階層才是真正的難以跨越。

現在我做事的原則就是,堅決不違法,但一切又以盈利為出發點!我噁心那些天天講大道理的人,因為等到你父母因為沒錢而放棄治療的時候,醫院可不會可憐你。

人在江湖,有時候賺錢無關良心與道義,想想那些做房地產的,想想那些搞私募的幕後金主們,太多我不說了,大家可以自己想想去。


可能有的兄弟不懂大部分輕鬆的、躺賺的、暴利卻合法的生意,早已被地方財閥聯盟瓜分的真實意義和殘酷性,我拿個身邊的真實情況舉列:

以前我以為阿威是個富二代,20來歲啥也不幹,戴金鍊子開霸道,出手也闊綽。

後來才知道他家是做豆腐的,在豫西一個小城市,豆腐做出來送批發市場,還有很多小超市或者賣菜的來拿貨,都是他父母多年積累的結果,銷售渠道很穩定。

以前,一斤黃豆能出三斤豆腐,一盒豆腐賺30塊錢,一天穩定出100盒,利潤也很可觀了,他是獨生子,豆腐房由他爸媽張羅,還僱了幾個工人,他嫌豆腐房裡髒,一般不去,再說他也起不了那麼早,人家豆腐做出來了,他還沒起床。

去年來長沙旅遊,和我說父母想讓他接過來大旗,逼他學做豆腐:等俺都老了,這豆腐房不還是你的?你不學往後誰管,這些年你小的看不上,你倒是幹個大名堂給俺看看?

從這話裡面,能體會到他父母的恨鐵不成鋼,和他人菜癮大的弱點,我作為一個底層出來的孩子,真心羨慕給孩子打下江山的家庭,我覺得爹媽哪怕趕集賣菜也比種地強,好歹是個生意人,孩子的思想也會脫離黃土地。

聽他描述完我都上火,你覺得做豆腐太Low?也別跟錢過不去啊,一天3000吶,我朋友領著10人的小團隊,每天寫字樓裡996,回家跟住賓館一樣,也賺不到你家利潤的一半,你要面子,面子能當錢花?

我這才想起來,他以前請客要項目,要了也不做,就是拿項目糊弄他爹媽,你看,我做的是互聯網項目,比你們高級的多,豆腐坊我才不稀罕幹。

再一個,項目小了他看不上,項目大了又接不住。

這兩年看他朋友圈都是吃喝玩樂,我覺得他也沒心思賺錢,父母婚房早都置辦好了,車都換了兩輛了,想花錢就要,他壓根就沒有掙錢的急迫性,跟著一幫兄弟喝酒K歌倒是很積極,他後來也給我吐槽,我那幫兄弟不是做房地產的就是做出口貿易的,我都不好意思說我家是做豆腐的,我要做就做個大的,你那有沒有機會?

我沒好意思說量力而行這類話,我說你看看老乾媽的大兒子,他做房地產之前,也想超越他母親,結果呢?處處碰鼻子,搞的老乾媽大業跟著一損俱損,你目前能守住自家產業,有能力再做做產業優化升級,總比你另擇一坑 從頭來過強,別動不動就看不上。

我想敲打敲打他,跟他分析分析行業前景,為什麼現在豆腐房能賺錢?

這是互聯網核爆之後的漏網之魚,豆腐不能發物流啊,所以只能依託線下渠道來銷售,給這個行業留下喘息的機會,避開互聯網碾壓是幸運,但不要高興得太早,最終還要被工業規模化所吞噬,他有點疑惑的看著我,啥意思?這行業做不長了?

我給他舉例子,你看看大街上,現在還有個人藥店嗎?還有個人超市嗎?全是連鎖模式,資本一旦盯上哪塊蛋糕,先賠錢清洗市場,個人根本沒有招架之力,把散戶清洗出局,然後再統一提價割消費者,統一壓價擼供應商,實現暴利目的,你目前還想著不切實際的大項目,不如先穩固一下後方吧,幫你父母升級一下產業,擴大一下規模,否則你父母的小作坊只是風雨飄搖的小舟,不堪一擊。

說完這些我也覺得自己反人類,人家大老遠提著禮物來找咱,想另創一番事業,我非得把人家聊的不開心,講真話就那麼上癮嗎?

回去好像把我拉黑了,那好吧,我是一心向明月,無奈明月照溝渠。


為什麼我好心和他說這些呢?因為幾個月前我和做加盟項目孵化的老李吃飯,他們已經在孵化豆腐工業化項目了,他說他們1斤豆子可以出近10斤豆腐,沒錯,近10斤。

單單這一條,就把傳統豆腐房虐成豆腐渣了,先別說他們加了什麼,肯定符合食品安全標準,你強調口感,強調傳統豆腐好吃,但是消費者聽不到我們的聲音,因為進貨商不買賬,其它商家都賣4塊3塊甚至更低,你的豆腐6塊,等著它變臭豆腐吧。

賣3塊的便宜又掙錢,不香嗎?

傳統豆腐房即使能做1斤豆10斤豆腐,價格也絕對沒有工業化的成本低,按李總說的檢驗標準,我在長沙買了塊豆腐測試,果然我們已經吃上工業豆腐了,只是自己還不知道。在我們眼裡,豆腐還是那塊豆腐,白白淨淨,還印著凸起的Logo,安安靜靜的躺在超市冷藏櫃裡。

只是這安靜的背後,經歷了盤腸血戰,有資本的貪婪與血腥,也有小戶失敗的無奈與必然。


為什麼人民日報批評中國的企業家,應該把精力放在星辰大海上面,別盯著老百姓的菜籃子?

看看互聯網寡頭做的幾個事情。

一是網絡放貸。現在誰會去網上借錢?絕大多數是老屌絲家的孩子。這些孩子涉世未深的時候,就被那很高利息的貸款勒住了脖子,根本無力掙扎,實在是太可憐了。

二是網絡賣菜。現在誰在賣菜?基本就是一些進城農民,中年人居多。他們背後是一個一個的農村家庭,兒子正在讀書的那種。我家附近的菜場,裡面的人,基本都是四十幾歲的中年人,兒女估計都在讀大學,技校之類的。砸了他們的飯碗,確實是有點心酸。

三是網絡遊戲和短視頻,現在網絡遊戲的第一受眾應該就是青少年了,特別是那些留守兒童。給他一個手機,立馬就安靜了,否則極為暴躁。這些孩子將來怎麼辦?

最後形成了一個套路的閉環,小時候讓窮二代免費打遊戲,長大了去賣力送快遞,當你辛辛苦苦工作了幾年,有了一點點積蓄,又設計出房貸車貸,把你未來的幾十年都掏空,想花錢我就借錢給你,該給的利息一分不能少,就這樣你TMD還能逆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