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魚刺卡到,應該是很多人小時候的經歷吧
至少我的身邊,還蠻常見的,
比如,我的二姐


大學剛開始沒幾天,
在西苑食堂吃晚餐,誤吞魚刺
打電話給輔導員,開始哭
真的是個人才吧…

輔導員回家了,派了個人——我的室友——帶我去挑魚刺
先到仙林醫院,當天晚上五官科不值班
輾轉到鼓樓區,這好像是我第一次夜裡去市區
嗯,掛號,排隊,坐下,張開嘴巴,啊…可以走了


第二天,凌說:“你被魚刺卡了啊”
我:“嗯嗯…(咋知道的!多丟臉)”
凌:“啥魚啊”
我:“酸菜魚”
凌:“酸菜魚的魚刺都能卡?那麼長?”
我:“我的英名算是在開學的時候被魚刺扼殺在喉嚨裡了……”

真的好丟臉

Master的時候,有一次錯過了學費deadline
又是夜晚…
思索再三,給導師發了郵件,“老師,我錯過了學費的deadline……”
大晚上的,換位思考,我都不想理這封郵件
劉秒回:“明天九點,聯繫Maggie”

第二天八點半我便回了學校
並且在九點,恆生剛拉起大門,我直衝櫃檯,“我錯過了學費deadline,點算”
那位姊姊指了指對門的一個小窗,“去嗰度開張單,再過嚟”
那氣定神閒的姿態,我敢斷定,我一定不是第一個錯過deadline的,也不會是最後一個。


網課
戴口罩上課
我忘了某老師的模樣,但我必須承認我喜歡這門課,不單因為我拿了高分
原以為與YAN老師的緣分就止步於
:半年課,兩份paper,referee

蒼天作證,不敢忘YAN老師讓我繼續研究的論文,繼續深挖的論點
真的沒忘記
儘管不見於我的 to do\nlist


七八個月後,某場考試
答完的那一刻,深呼一口氣,心想晚餐吃什麼
結果對面,長頭髮,戴眼鏡,戴口罩的監考人員突然開口,說
:“你是不是XX的學生?”
剛站起身準備離開的我,卡住,沒站直,也不敢坐下
怯怯:“是”
“我是教過你的老師,根據規定,我要上報,但你放心,這不會對你的考試造成任何影響”
:“???”(我的腦袋)
:“你忘記了嗎?CBSXXX”
:“YAN老師嗎?”


爾後,郵件裡,她問:“有好消息記得跟我分享,對了,你的論文有再寫嗎?”
於是,她再次順理成章地了我的consultant..
她說:“保持聯繫”
嗯,總感覺有個定時炸彈,bump bump bump

不能再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