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了大學以後,家鄉正如朱自清說的那樣:從此只有冬夏,再無春秋。參加工作後,家鄉更是隻有冬季。仔細想想,已經9年沒有感受過家鄉的春天,感覺是好多年故鄉的春天,曾經的春天,記憶的春天,清晰而又朦朧。

    前些時間,由於家中有事,在家裡從暮春待到了初夏,再次沐浴在家鄉的春風裡,家鄉的春天依舊美麗而又充滿希望。

    從3月底開始,榆錢、苜蓿、紫藤花、洋槐花、蒲公英等逐漸端上了飯桌,或焯水涼拌或拌上面粉蒸熟當做主食,口感綿軟,味道芳香清甜,同時又飽含野生植物獨有的清香。

(盛開的洋槐花)


    走在山裡,到處都是隨處可見五顏六色的花朵,空氣中瀰漫著沁人心脾的香味,春風撫來,花香更是濃郁。

(野生地黃花,因為花瓣底部略微發甜,是小時候的零食之一)


    各種果樹花兒已經謝了,枝頭上掛滿了充滿希望的小果子。鵪鶉蛋般大小的杏,雖未成熟,卻是兒時的零食,隨手摘了一顆,依舊能帶來酸掉牙的感覺。

(結滿了果實的野生杏樹)


一個多月,桑葚也由青綠變為紅黑色,隨手摘上幾顆,手便被染成了紅紫色。

(逐漸成熟了的桑葚)

    經過一片果園,發現蘋果已經長得核桃般大小,果皮被太陽曬地已經發紅。到現在,果子應該已經成熟。

(多年沒看到過的蘋果崽崽)


    小麥已經抽穗,記得小時候放牛時,喜歡將青麥穗烤著吃,已經想不起是什麼樣的味道。帶著5歲的小侄女經過一片麥田,我說:“你看,這就是小麥”。小姑娘說:“嗯,袁爺爺和袁花花就在這裡”。我說:“你還知道袁爺爺和袁花花呀,他們不在這裡,袁爺爺和袁花花在稻田裡。”她說:“嗯,我們老師給我們講過袁爺爺和袁花花,他們就在這裡”。我說:“哦,那就是在這裡”。也許,每個孩子都有一個埋在泥土中的夢想。

(風吹麥成浪)


    故鄉的春天走得有些匆忙,似乎還未好好地品味,還未能夠一一領略春色的美麗,春光已悄然褪去,就只見花瓣已漫天飛舞,天氣逐漸炎熱,瓜果逐漸成熟,充滿激情的夏天已悄然而至。

(臨返藏之際,杏子已經逐漸成熟)


    故鄉的春天是極其美麗的,雖然有些短暫,卻如“冷雨聲”一般,讓人回味無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