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那個壞女人,你居然說出這種話

(1)

哥:您好,經常看您的文章,尤其喜歡看你解答讀者的傾訴實錄,非常佩服您犀利的語言和給出的建議。只是沒有想到,自己有一天也會有困擾來找您傾訴。希望您能給個建議,怎樣讓我弟弟擺脫他的女朋友。

我弟弟今年也不大,26歲,生活在一個三線小縣城。通過媽媽和姑姑的安排,算是有了一份不錯的工作,開火車,是正駕駛員,月薪6000+,每個月有7天假期,還有各種福利。這樣的工作對我們的小縣城來說,算是不錯的。

我爸爸著急讓弟弟成家。我弟弟在同學的介紹下,處了一個對象,已經相處1年了,姑娘是當地的。

一開始,我們家就不怎麼同意,因為這個女孩條件不怎麼好:

1.沒工作;

2.父母沒工作;

3.她有個姐姐嫁得不好,也窮;

4.父母沒有房子,一直是租房住;

5.胖且不懂禮貌,見人都不吭聲,也不會收拾自己。

總之可以說我目前都沒有發現什麼優點。

家裡人因為這些都不同意,但是我弟弟就說那女孩對他好。問他哪裡好,他也說不出具體的事件。

後來弟弟就說,家裡人都快把他逼死了,要輕生之類的話。

他一說這個,家裡人都嚇壞了,不敢多說了。

後面經過我跟媽媽商量,算是接受了這個現實,打算國慶就把婚事辦了。


(2)

但是昨天晚上,又發生一件特別讓我媽媽傷心的事情。

事情是這樣的,我弟弟現在不是還沒結婚嗎,所以每個月給我爸打2000至3000,最多隻讓他打3000。因為我弟弟存不住錢。之前,他一直把錢打給我媽,後面我媽外出打工,就改成打給我爸爸了。

可是昨晚,我媽媽一查我爸的卡,總共就只有5000多元。原來最近這幾個月,弟弟要麼不打錢,要麼就只打1000。而且還時不時地跟我媽要錢,有時50,有時100,有時2000地要。

有次弟弟在外面吃飯,居然跟我媽說沒錢結賬了,讓她趕緊打50,我媽沒多問,就給他打了100。

然後4月份,家裡出了事,因為弟弟的事,我媽媽回了一趟家,就在準備返回上班的那天,我爸爸突發腦出血,在重症監護室住了10天。眼下,我爸剛出院沒幾天,現在基本可以自理生活,卻失去了勞動力,記憶力非常差。

我想說的是,在我爸生病期間,弟弟居然都沒有給家裡拿一分錢,甚至還要了點錢。我媽媽感覺不對頭,一查卡就懷疑了,再三追問之下,弟弟承認每個月給他女朋友打2000-3000。女朋友在家,就是用這錢,和她的父母吃吃喝喝,一直也沒有收入。

你說這事多氣人。


(3)

而且,那個姑娘脾氣還不好。

她總是莫名其妙地跟我弟發脾氣,我見識過幾次。

期間,我弟弟有提過分手,但是她以死相逼,她媽媽的電話也是沒完沒了,後面我弟弟就不敢提分手了,錢也死死地被女孩控制,每月必須打錢給她。

我弟弟現在給我的感覺,是被女孩控制了。他現在自己都不敢反抗,家裡人一提讓他分手,他不說話,還是繼續交往。

今天弟弟坐火車去上班了,我媽媽送他去車站。因為我們拆穿了他錢的去向,他竟然說了句:“我們母子的情分到頭了!”

媽媽特別傷心,而且昨晚我爸聽說那女孩很愛花錢,就生氣了,直冒虛汗。見此狀況,我趕緊把他扶到另一間屋子躺下,不敢讓他知道弟弟每月按時給女孩打錢的事情。

總之,因為弟弟的事,我們全家人都活得不開心。

就在剛才,我又聽到一件讓人氣憤的事情:這個女孩,竟然拉著我弟弟去無償獻血300毫升。

如果我弟弟身體健康,我們也是支持的,但是我弟弟在18-21歲之間做過3次大手術,其中2次開顱,1次做中耳炎手術。弟弟頭髮上現在還有明顯傷痕,她是知道我弟弟情況的,竟然還拉他去獻血,她自己身體健康都沒有獻血!我真是無比氣憤!

我現在很困惑,我自己是真心希望我弟弟能擺脫那個女孩的。但我還是想問問哥,我弟弟的事,家裡人該不該繼續幹涉?

為了那個壞女人,你居然說出這種話

PS:


你弟弟26了,大男人了,你和爸媽要是允許他成家,就必須要給他自由。當然,家人不允許,條件成熟,他想成家照樣也會成家。成家就意味著和原生家庭在一定程度上的斷裂,然後重新組建屬於他的再生家庭。


何為一定程度?每個家庭的情況不一樣,斷的程度也允許有差別,總體來說可以這麼理解:親情不能斷裂,但是在財務、生活方式、以及對家庭的經營管理方面,是需要斷開的。


開明的家長,會在孩子談戀愛之前,就主動提前把這種思維灌輸給孩子:等你成家了,你想依賴我們,我們都不接受;你想把工資交給我們,我們都不願意,你自己的日子自己打理。


那麼,你弟弟在尚未結婚卻已經準備在國慶結婚的情況下,不再像以前那樣給爸媽定期交錢,或者少交,而用來經營和女朋友之間的感情,是一種很讓家人震怒的事情嗎?我覺得不是,起碼遠遠不至於鬧到讓他覺得“我都快要被你們逼死了”、“我們母子的情分到頭了”的地步。


當然,你的講述如果足夠客觀,我們可以認為,他的女朋友不夠好,條件不好,家人也不好。但是當你弟弟選擇了用自己的標準認為她很好,並不惜以“死”這個字眼來保衛的時候,姐姐和父母的反對就失去了意義。狼從來沒有見過,有誰的婚姻大事,是在第三方的干預下獲得了幸福的。


看問題一定要看到本質。就拿最後一件事來說,用膚淺的眼光看,當然會覺得他的女朋友特別壞,他動過三次大手術,還開過兩次顱,還讓他去獻血。可一旦看到本質,就會發現跟他女朋友沒什麼關係,獻血的時候有相關機構檢查身體,身體達標才可以獻,何況你弟弟又不是小孩子,他的身體有權利自己做主。


如果他連自己身體不允許獻血都不知道,或者明知道不能獻還呈英雄,或者為了討好女朋友而去獻,都只能說明你弟弟心智太不成熟,情商太低,你應該批評和教育的人是他,而不是他女朋友。


如果弟弟真的這麼不成熟,那麼狼想說,在幫助他成長這件事情上,你們做晚了,早十年做,效果會更佳。

為了那個壞女人,你居然說出這種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