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在深圳,被問到如果現在有五千萬人民幣你要做什麼?我不假思索地說我要開一家幼兒園每天帶著孩子們在花園裡工作、玩耍。
然後為了實現這個幼兒的花園我需要先去賺錢。
後來我發現我這種曲線救國的方式是浪費生命的,就像很多人說我要賺到足夠的錢實現了財富自由才能去過田園生活一樣。
2013年我開始去廣州自然童年參加華南地區的幼教培訓、中小學教師培訓以及治療教育培訓,我曾經如願成為一名華德福老師,並且幹的很棒!世事難料,我所在的學校準備轉型做股份制,大批創校老師陸續離職。
如今我帶著我的孩子們實現了關於一個花園的夢想,那接下來還有什麼更好的可能性,還有什麼比這更好的呢?

那些舊有的關係,長期消耗和透支你的人,就讓他結束吧!


五歲的孩子生長痛,媽媽揉揉搓搓就好了。幫他揉搓的時候我想起我媽媽的手,那麼有力那麼粗糙那麼溫暖,我不舒服的時候她幫我揉肚子,媽媽的手是萬能療效⋯⋯我不禁對著窗外輕輕叫了一聲:「媽媽!」

什麼是媽媽?媽媽是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