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小荷




蕙蘭荷形水仙瓣
牟安祥老師細說丁小荷:
我們再看看有關這兩個品種的蘭品介紹吧。先說"丁小荷"。

前面已經說過,記載"丁小荷"最早的蘭著是1876年袁世俊的《蘭言述略》∶

"綠金荷花,丁小荷∶小荷花式,剪刀捧心如金,平肩拖舌。咸豐時出丁姓,同治丁卯春無。"

在這裡,袁世俊將"丁小荷"歸進"綠金荷花"中去了。袁世俊將蕙花按殼分類為∶金水仙、綠金荷花、綠梅瓣、綠水仙、綠素心、綠荷花、赤梅瓣素、赤梅瓣、赤水仙、赤素心、赤荷花等。

素材提供:劉哥5678

這裡的綠與赤不難解釋,指的是綠殼和赤殼,金和綠金大抵是指赤轉綠殼一類,應該有別於綠殼和赤殼的。

綠金荷花類中除了"丁小荷"外還記有另外兩品,其中有"馬氏金蕙"∶"綠幹朱漆小柄。"其殼色顯然是赤轉綠殼一類。

古蘭人將殼色分得很細,現在的赤轉綠殼依然在用,但大多歸進赤殼中去了。赤轉綠殼與赤殼在芽色和苞殼以及放花時的色彩是不同的。

袁世俊那時將其單列出來,以別於綠殼和赤殼。不過有一點可以肯定,"丁小荷"不是綠殼。

沈氏父子《蘭花》將"丁小荷"歸進"綠殼類荷瓣"中去了∶"綠殼類荷瓣,清咸豐時丁姓選出。三瓣戟形(瓣頭尖,緊邊,細收根);


小荷花式剪刀捧,色綠中泛黃,肩平,拖舌,花形挺拔,為飄門水仙中傑出名種。"按此所記,有三點值得探討∶

其一,殼色。按照沈氏父子《蘭花》所記"丁小荷"是"綠殼",這種記載是有別於前期或後期所有蘭著的記載;

也有別於"丁小荷"所能見到的所有彩照,各彩照中所顯示出來的小柄均帶有程度不等的紫紅色。

應當說這裡所記的殼色明顯是有誤的。"綠殼"能開出"金捧"來嗎?這顯然是不可能的;

其二,沈氏父子《蘭花》所記"丁小荷"的捧是"小荷花式剪刀捧"。

蕙中老種荷瓣花很多都是剪刀捧,例如,"綠冠荷"、"綠魁"、"綠蕙荷鼎"、"秦淮綠荷""糰子荷"等。

此文在"丁小荷"捧形"剪刀捧"前面冠以"小荷花式",強調了"丁小荷"名稱中"荷"與捧瓣上認定為"荷"是相符的;

一方面可以證明"丁小荷"的捧有雄性化的特點是後來蘭著所載;另方面也是對於本身記載"飄門水仙"的否定。

除了捧瓣的"小荷花式剪刀捧"以外,沈氏父子《蘭花》將"丁小荷"歸進"綠殼類荷瓣",這種歸類與"水仙瓣"無關。

沈氏父子《蘭花》稱"大一品"為"綠殼類大荷花形水仙"、"蕩字"為"綠殼類小荷花竹瓣水仙型"、"文華仙"為"赤殼類荷形水仙"等等,所以說"綠殼類荷瓣"是與"水仙瓣"是搭不上邊的。


趙愛軍老師寄來的《夏蘭》一書,關文昌老先生將"丁小荷"歸為"綠殼綠梗荷瓣";

文中卻說"沈淵如稱其為飄門水仙中之名種",看來關老先生也發現了這個瓣型歸類的矛盾之處,只不過老先生說得含蓄罷了。

但是從文中所提供的兩幀"丁小荷"的彩照來看,"綠殼綠梗"的提法也顯然是對不上號的。可見沈氏父子《蘭花》中"丁小荷"的論述對後世蘭人的影響;

其三,沈氏父子《蘭花》稱"丁小荷"的舌為"拖舌",這與所提供的黑白照上的舌型也是不相符的。

照片上"丁小荷"的舌型應當稱為圓缺舌(或是圓形劉海舌),除了頂花剛開以外,其他三朵的舌型一目瞭然。

素材提供:劉哥5678
 
我們知道,沈氏父子《蘭花》一書是在沈淵如先生謝世十幾年後,由其子出版的,是在"加以家父原有資料大部分已散失"的情況下進行整理編著的。

雖然此書將沈淵如先生30 餘年的技藝知識大部分照錄保存下來,但終究不是沈蘭王親手所撰,在某些地方難免有令人生疑之處。

這些也很正常。沈淵如先生對蘭花事業的貢獻是巨大的。
推薦閱讀
點擊諮詢購買:50本1元1本【古蘭譜】【蘭花書籍】書單推薦,助你玩好蘭花。

參考文獻


《蘭蕙縱橫》,牟安祥
《蘭蕙小史名品賞析》,牟安祥
《蘭蕙同心錄》,許霽樓
《蘭蕙小史》,吳恩元
圖片來源網絡,在此僅作記錄、欣賞之用,若有不妥,請及時聯繫編者刪除。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