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氣候變化被視作一種城市問題?城市如何、為什麼易受氣候變化風險的影響?評估城市氣候變化影響會對城市政府構成哪些挑戰?在城市裡,沿海城市的海平面上升(包括風暴潮)、極端天氣事件等被視為至關重要的氣候風險,那麼,我們該如何應對?


從海平面上升到風暴、熱浪、乾旱和洪水發生頻率的增加,氣候變化即將或已經對城市產生一系列影響。在過去二十年中,“氣候變化”一詞對許多人來說都很熟悉。而近年來,隨著極端天氣的增多,讓人們對氣候變化有了更為直觀的感受。

 

儘管如此,環境治理專家,英國杜倫大學地理學系地理、能源與環境學教授哈莉特•巴爾克利認為,對於很多人而言,氣候變化仍然是一個遙遠的問題:這一方面是因為持續的爭議,另一方面則是因為其他更緊迫的事情佔據了人們在日常生活中的關注點,以至於氣候變化只有在特定的情況下才浮現在我們的視線裡。這些特性讓氣候變化問題成為了當今時代最受關注和最具爭議性的事件之一。

 

在《城市與氣候變化》一書中,巴爾克利指出,氣候變化並不僅僅是當今世界面臨的最重要的全球性挑戰之一,也是全球每個城市面臨的關鍵問題。城市安置了現今世界一半以上的人口,是溫室氣體的重要排放來源,極易受到氣候變化的影響,是應對氣候變化的關鍵場所。隨著不斷增長的城市人口和能源需求,城市被認為既是氣候變化的受害者也是罪魁禍首。與這種悲觀觀點相反,不斷湧現出來的觀點認為,城市可以是氣候變化問題解決的一部分。

 

那麼,當氣候風險不斷出現之時,作為受害者的城市,到底應該改變氣候,還是改變城市呢?

 

以下內容節選自《城市與氣候變化》,較原文有刪節修改,小標題為編者所加,非原文所有。已獲得出版社授權刊發。




原作者 | [英] 哈莉特·巴爾克利

摘編 | 安也


《城市與氣候變化》,[英] 哈莉特·巴爾克利 著,陳衛衛 譯,商務印書館 2020年9月版。




1


預測氣候變化影響的時間和範圍

充滿了不準確性

 

城市人口增長和能源和資源消耗增加,城市正成為氣候變化問題的一個重要因素。

 

很明顯,並不是每個城市都會以相同的方式體驗到氣候變化的風險,而且這些經驗在任何一個城市環境中的組織和個人之間都會有很大差異。氣候變化可預測的影響從海平面上升到熱浪,從風暴到乾旱,不同的地方或多或少都會面臨類似的風險。此外,人們認為,氣候變化將產生嚴重的破壞力和矛盾衝突,體現在城市環境和佈局中。與此同時,城市在應對氣候變化的漸變影響和極端突發事件的能力和方法有很大的區別,這或多或少與潛在的衝突和人口流動有關。

 

在城市尺度,有五種氣候風險至關重要:

 

  • 沿海城市的海平面上升(包括風暴潮)

  • 極端天氣事件(例如:暴風、洪水、極端高溫、乾旱)

  • 健康

  • 能源使用

  • 水量和水質

 

氣候風險中的每一種都有可能對城市產生直接或間接的影響,其中一些風險可能是積極的,例如,為旅遊業創造新的經濟機會,或由於氣溫上升,減少冬季對能源的需求,以及降低冬季死亡率,但絕大多數還是消極的影響。

 

在某些城市,氣候變化可能會加劇現有的風險,例如沿海地區的洪水和熱浪。對有些城市來說,氣候變化則可能帶來新的挑戰。對於這類城市,有一個特殊的案例就是它們依賴冰川河流來供應水源和能源。


據預測,到 21 世紀末,包括安第斯山脈和喜馬拉雅山脈在內的許多山脈的冰川將大大退縮,導致河水流量減少,水力發電項目失敗以及清潔可使用水資源短缺。需要記住的很重要的一點是,氣候變化對城市的影響不僅體現在城市邊界內,也會通過水源、食品和資源供應網絡對城市功能產生影響。關注這種資源網絡的聯繫性和潛在的破壞性,贊成“新災變論”的人認為,氣候變化的影響將超出對某些部門和資源的孤立的影響,可能會導致廣泛的破壞和衝突,引起地緣政治動盪。

 

氣候風險和對城市的影響

 

預測氣候變化影響的時間和範圍至關重要,但充滿了不準確性,這是氣候變化對城市影響的本質決定的。一方面,海平面和全球氣溫預計將在下個世紀逐步升高,另一方面降雨會減少或增加,這取決於各地區的具體情況。

 

氣候模式能夠提供一個相當準確的區域圖展示氣候變化的影響,漸變和長期影響可能相對容易評估。然而,氣候變化會導致更高頻率和強度的極端事件,如風暴和熱浪,這些極端事件具有更高的空間分辨率,即在任何時候都會影響一個小範圍的區域,這種影響用區域氣候模式難以捕獲。因此,在城市尺度上發現這類事件的規律和風險水平是非常困難的。

 

另一個困難在於氣候變化會導致氣候系統產生“臨界點”(tipping points),它會在相對較短的時間內導致現有氣候環境產生根本的變化。比如,科學家對氣候變化的潛在危害會導致北大西洋海洋環流模式破壞表示擔憂,海洋環流模式破壞將導致歐洲迅速地變冷(10年計數),並對全球氣候產生廣泛影響。這是潛在的、快速的、深遠的影響,可能會出現城市中世界末日的景象。然而,當前影響評估的不確定性,意味著人們很難把城市氣候風險評估納入考慮範圍。

 

電影《後天》(2004)劇照。

  

城市面臨的最大挑戰之一是評估風險及其相關成本。由於很難確定城市中氣候影響的範圍和程度,估算由此而升高的城市成本(和效益)一直都是挑戰。考慮當前事件發生的損失,並結合可預測的氣候變化趨勢來估算未來的損失是通常採用的方法。然而,這種方法在城市尺度上進行具有挑戰性。比如,儘管保險公司已經開始量化城市在氣候變化條件下風暴災害的總體增加幅度,但只僅限於有限的城市中。

 

在美國,對紐約和邁阿密的估算表明,一次風暴或颶風事件的最大損失大概是該區域生產總值的10%—25%(該地區的經濟產品)。城市洪水造成的損失方面也有一些估算。研究人員在美國波士頓市的一項研究中發現,如果不採取恰當措施,到2100年,總損失將超過570億美元,而其中由氣候變化影響而導致的損失將達260億美元。2005年,在印度孟買,洪水導致重大的經濟損失,約為17億美元。類似估算當前和未來風險損失,在明確氣候變化而引起的災害的潛在危害以及應對措施方面有積極作用。

 

然而在城市尺度上估算損失充滿了不確定性,如上文所述,不確定性來源於城市地區未來難以預測的氣候變化以及因災難而產生的物資、基礎設施、生活和生計的損失估算。不僅如此,關注氣候變化帶來的經濟影響就意味著關注難以用貨幣衡量的影響,包括生命和健康的影響,以及生活條件的影響。鑑於氣候變化的損失基於資產或人口來評估,城市內部和城市之間可能存在顯著差異,氣候變化的影響如何被評估成為至關重要的問題。

 



2


它們如何與城市現有的壓力

和風險相互作用


為解決這一問題,使用當前事件和全球模型相結合的方法來預測未來氣候的影響,有些城市進行了大膽嘗試,用全球和區域氣候變化模式對當地氣候變化的影響進行合理預測。紐約城市熱島倡議(NYCRHII)就是這樣的一個情況。NYCRHII項目由紐約州能源研究和發展管理局贊助,目的是把科學家和政策制定者聚集在一起共同評估紐約氣候變化在城市熱島效應方面的潛在影響,尋找減少城市脆弱性的最有效和最經濟的方式。

 

科學家們與政策顧問合作,使用區域氣候模型Penn State/NCAR中尺度模型,確定城市中熱浪可能的發生率,評估不同方法對減少發生率的影響,包括植樹造林、創建“綠色”屋頂、地表亮化如人行道。為了達到這一目的,模型必須降尺度模擬,這就是說,必須要比正常使用的區域氣候模型具有更高的分辨率。在這個案例中,對模型中的指定的變量分辨率降尺度為1.3公里,而不是通常“模型”計算採用的4公里或更大的分辨率,並且通過將植被覆蓋等當地土地利用數據考慮進來,這些都是會影響城市熱島效應的因素。

 

電影《愚昧年代》(2009)劇照。

 

然而,在傑森·科爾本的分析中,他發現這個過程並不簡單。該模型的初步結果表明,減少城市熱島效應的措施對降低地表溫度沒有顯著作用。這個結果與城市林業部門和其他部門的經驗認知相反,這表明模擬工作沒有充分考慮城市小氣候的影響。為了捕獲到更細微的細節,模型分辨率降低到10平方米的網格。模型模擬結果表明,地表亮化是最有效的政策措施。然而,這一建議引起了爭議,具有城市設計和運輸專業知識的政策顧問懷疑這些措施的可行性和費用評估的準確性,導致模型模擬方法的改變。經修訂的結果表明,城市植樹將是解決這一特定氣候影響的最有效策略。然而,這個解決方案再次引起爭議,“公園管理部門關注到這一結論,認為建模者高估了可用的種植街道樹木的面積,從而高估了其降溫效果和潛力”。

 

考慮到模型所涉及的模糊性和不確定性,該項目的最終報道證實,減少城市高溫壓力的三種方法,效果都是相似的,但種植樹木或許是執行起來成本最低的方法。乍看之下,紐約城市熱島效應項目出現的情況似乎是失敗的研 究——連續修改模擬條件以整合適當的數據,以及與政策制定者及其具體利益不斷談判。事實上,可以說,這恰恰證明了進行任何城市氣候 影響評估的複雜性:科學和政策知識相結合才能產生正確認知。這是因為,為了細化對氣候影響的評估,需要將城市尺度氣候變化的預測與全球和區域尺度上的氣候變化相結合,並瞭解當地特定的氣候和城市環境。以這種方式,評估的結果才能夠為當地政府提供解決問題所需的證據和合適方法。

 

這種城市影響評估方法和其廣泛應用有三點缺陷。首先,這一過程依賴於本地化科學知識的有效性、將知識納入政策的機構能力和重要資源的影響。這體現在到目前為止,對氣候變化影響的評估幾乎只集中在對海平面的研究上,而難以模擬、評估、但發生頻率更高的其他事件卻幾乎沒有涉及。其次,對涉及的相關問題進行詳細評估,是採取行動解決問題的必要先決條件。正如上文提到的紐約城市熱島效應項目,報道的最終結論是不同的干預措施對減少未來熱浪的風險都發揮作用。毫無疑問,模擬過程被用於引導政策導向以及被不同機構認可,但是是否眾多的氣候模擬都要求達到這樣的結果是存在爭議的。最後,這些評估主要是由科學家和利益相關者共同完成。在這一過程中,被氣候風險影響最大的人們的觀點卻往往會被忽視。

 

雖然在全球範圍內,我們可以肯定地說,氣候變化將對城市產生重大影響,確定這些影響是什麼和這些影響意味著什麼是一個重大議題。此外,氣候變化對城市影響的重要性取決於它們如何與城市現有的壓力和風險相互作用,這種分析總是必須基於對城市中現有的脆弱性動態的理解之上。




3


滲透性極差的硬化路面

使城市地區更容易發生洪澇災害或乾旱


不關注城市的地理位置,而是瞭解城市的物質和經濟發展如何導致其面臨氣候風險,這一點很重要。從這個角度來看,氣候影響不僅發生在城市,而且從根本上塑造了城市,氣候影響是城市地區形成過程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有些城市景觀特徵加劇了城市對氣候風險的暴露程度,其中最重要的恐怕要數城市熱島效應,城市景觀的特點使城市溫度高於附近農村地區的溫度。

 

滲透性極差的硬化路面,使暴雨產生的積水流迅速地從排水系統排掉,限制了儲水量,增加了用水的需求,這反而使城市地區變得更容易發生洪澇災害或者出現乾旱天氣。除此之外,城市地區還有一些基礎設施系統也會增加城市風險的暴露程度,特別是暴露於某些與氣候相關的風險下的基礎設施系統,例如地下交通系統和排水系統;或者已經承受巨大壓力的設施,例如快速增長的散亂居民點的衛生系統和排水網絡,或者已建成的城市地區的電網系統。

 

動畫電影《天氣之子》(2019)劇照。

 

重要的是,城市地區基礎設施系統相互連接、相互依賴,這就意味著一個系統中的風險會對另一個系統產生負面影響。例如,“廢水處理系統故障會增加對供水處理的需求,水質汙染會增加洪水損失,水質不達標會減少電廠冷卻水的可用性”。1994—2004年進行的氣候對波士頓地鐵的長期影響的研究(CLIMB)發現,氣候變化會導致重要的系統交互影響。

 

例如,在能源領域,到2030年,“人均能源需求可能比1960—2000年的平均水平增加一倍多,氣候變化貢獻了至少20%的增長率”,其餘由人口因素造成。夏季能源需求的增長預計會在城市地區產生其他一些影響,包括夏季空氣汙染加重、患疾病率增加,以及影響水的可利用性和水質。研究表明,氣候變化與其他經濟社會過程一起影響城市基礎設施系統的運作,這就造成了城市的脆弱性。

 

氣候影響和能源與其他城市系統的相互作用。

 

因此,瞭解城市對氣候相關風險產生的脆弱性過程至關重要。雖然大多數關於未來氣候影響的研究集中在人口和經濟增長率預測上,但更重要的是,要認識到脆弱性也是歷史性的,也是通過城市潛在的政治、經濟和社會動態創造的。在中低收入城市,城市面積擴張,這些擴張是通過發展先前被認為對人類居住過於脆弱的地區來實現的。

 

例如,拉丁美洲的城市擴張“發生在河漫灘或山坡上,或其他不適合定居的地區,如易受洪水或受季節性風暴、海浪或其他天氣相關風險影響的地區”。通常這些是非正式的居住區,缺乏土地使用權,經濟困難,市政投資不足,缺乏政治權利,這些問題形成了發生氣候風險的條件。這種定居方式在亞洲和非洲經常出現。例如,在拉各斯,城市發展和洪水頻發地區非正式居住區的擴大意味著,“據估計,該城市70%的人口生活在環境條件極差的貧民窟中,房屋經常會受到洪水持續幾個小時的襲擊,洪水會帶來未經處理的汙水和垃圾”。

 

氣候風險與城市兒童

  



4


應對城市氣候變化的脆弱性,

需要解決持久的城市不平等問題

 

氣候變化將對城市產生一系列影響,從海平面上升到風暴、熱浪、乾旱和洪水發生頻率的增加。然而,預測在特定城市發生的具體影響在科學上被證明是複雜且具有政治挑戰性的,因為不同的科學學科和決策部門難以確定和處理不確定性,難以評估和量化風險。其結果是,儘管我們可以充滿信心地說,在全球層面上,氣候變化將對城市產生影響,但是具體風險是什麼,何時發生,將產生什麼影響還有很大不確定。

 

評估氣候變化的潛在影響和意義還需要了解城市脆弱性的屬性和動態變化。儘管對個人、社區或系統應對風險的能力影響脆弱性存在共識,但理解城市氣候脆弱性的方法各不相同。對於某些人來說,脆弱性主要是風險暴露,需要考慮的關鍵是資產和人口與風險源的距離。有些人則認為,脆弱性是氣候影響通過現有的城市網絡和過程進行的調節,與其他形式的風險相互作用。這個問題的關鍵在於理解城市建設是如何導致氣候變化風險的脆弱性。

 

動畫電影《天氣之子》(2019)劇照。

 

甚至有人認為,本質上城市脆弱性的產生並不是城市建設導致的,而是賦予某些人特權同時邊緣化甚至排除其他人的社會、經濟和政治過程產生的。從這個意義上說,城市脆弱性是伴隨著城市的逐步發展產生的,並且在城市社會里根深蒂固。因此,應對城市氣候變化的脆弱性,還需要解決持久的城市不平等問題。

 

氣候變化不僅僅是發生在城市的現象,而是城市需要承受和克服的一系列環境過程和事件。氣候變化正在根據城市環境不斷出現,各種形式的社會、經濟和環境脆弱性對氣候變化都產生不同程度的影響,逐漸形成氣候變化的方式和適應的可能性。同時,城市經濟、城市消費模式和城市居民生活方式所產生的溫室氣體對全球大氣和氣候變化也產生重大影響。

 

正如我們前文所述,城市本身並未因氣候變化現象而改變。城市的氣候風險從風暴到洪水事件,熱浪到新型疾病,為應對氣候變化產生的不利條件,適應未來的風險出臺了大量的政治決策,包括基礎設施建設、資產保護和城市發展。城市也成為應對氣候變化的行為者尋求緩解氣候變化的場所。為了應對減少溫室氣體排放的挑戰,城市已經建立了新的流動形式、能源供應、建築、城市改造計劃、社區行動和日常行為習慣。通過這種方式,氣候變化正在重塑城市,產生與現有城市結構、政治經濟和文化並駕齊驅的新型城市生活。

 

至關重要的是,這不是一種全面的現象——世界氣候變化的產生和經驗相同,城市的反應都是一致的。事實上,城市條件、生計的多樣性以及氣候變化問題的各方面正在形成一個高度不均衡的格局。對於一些城市居民來說,氣候變化是他們必須在極端惡劣環境下應對的日常現實;對於另一些人來說,氣候變化意味著當地的超市售賣新的光伏電池板。在同一個城市不同的城區,氣候變化的影響可能截然不同,應對這種現象的機遇和挑戰也各不相同。雖然“氣候變化”這個“全球性”的環境問題有希望集體應對——將社會、政治和經濟差異放置一邊,實現共同的事業,然而世界各城市目前的態度是,氣候變化目前正在加劇不平等而不是在減少。




5


改變氣候,還是改變城市?


 城市如何受到氣候變化影響的最大問題集中在它們會經歷什麼——從乾旱到洪水,從海平面上升到溫度變化。為了確定城市可能經歷的各種影響,城市正在花費大量精力和努力,為建立脆弱性和適應策略評估提供證據基礎。這些證據往往是吸引政治關注,將氣候變化納入城市議程,以及吸引資源方面的關鍵要求。然而,在時間和金錢方面可能代價也是巨大的,常常還要受到地方氣候影響的科學模式的限制,以及本地數據可用性的限制。因此,這種形式的氣候影響評估只能發生在大型城市,其他城市則無法實現,也不可能發生在氣候變化威脅已被認為是重大影響的城市中。

 

電影《大雨成災》(1998)劇照。

 

人們還擔心,對氣候變化影響的關注不利於理解脆弱性。也就是說,儘管影響研究可以提供可能的遇到各種氣候變化的重要信息,但它們可能無法充分解析現有城市環境、條件和過程如何形成脆弱性。因此,將脆弱性與氣候影響相結合的研究往往側重於對城市地區大範圍的風險評估,例如遭受沿海和河流泛濫的地區。這種評估可以概述各種風險的經濟資產和人口規模,但是無法展示不同城市社區如何以及為何容易遭受這種風險,因此僅能提供部分基礎,並基於此建立適應性響應。

 

從不同的立場開始評估氣候影響和脆弱性,研究城市地區物質和經濟發展的方式如何應對風險和脆弱性,這些研究指出了城市脆弱性的調節方式,主要是通過為城市提供住所、能源供應、健康、水和衛生等服務所建立的環境和基礎設施網絡來進行調節,對最貧窮地區和非正式居住區尤為重要。根據家庭和個人可能面臨的風險、應對能力和適應能力方面的差異,城市社區內部和城市社區之間的脆弱性也存在差異。城市貧困是導致形成這些城市脆弱性的主要原因,而其他因素,包括性別、年齡、就業和社交網絡等都是城市脆弱性形成的原因。因此,城市的氣候脆弱性可以被認為是通過氣候影響、城市地區的物質和經濟生產以及應對和適應能力方面的社會差異相互作用形成的。

 

這些對氣候脆弱性的不同解釋對於如何設計和開展適應工作至關重要。對於世界上大多數城市居民來說,應對氣候變化一直是一個“應對問題”——利用現有資源以降低所面臨的風險。從應對到適應,“行動者能夠反思和制定基於風險根源和近似風險原因的實踐活動和制度,從而通過規劃來應對和進一步適應氣候變化”,這要求在方法和資源方面做出重大改變。

 

研究表明,這種有目的的適應現在才開始以戰略、計劃和措施的形式在城市中出現。儘管氣候變化因素可能會被納入一系列的決策中,如建築標準和城市發展應該如何定位,但對其正在進行的方式及其所產生的後果的理解有限。大多數情況下,適應仍然集中在佩林所稱的“彈性”——在現有社會、經濟和政治結構中工作,以提高應對風險的能力,而不是通過採取制度和實踐過渡或轉型的方法來改變適應方式。這表明,儘管人們認識到脆弱性是城市內部深層次的結構性問題,但大部分適應氣候變化的努力迄今仍未能應對這一挑戰。

 



6


城市的未來是走向氣候正義嗎?

 

未來的城市可能會是什麼樣?會是什麼感覺?城市的未來自從城市最初形成至今一直是學者關注的問題。正如前言所述,氣候變化有助於重新開放和重新認識這一問題。在普遍的印象中,或在許多設立城市研究的學科中,自然是位於城市之外的。然而,在過去的二十年中,人們越來越認識到城市造就了可持續發展的機會與限制,通過城市和鄉村景觀城市創造出“自然”。這種自然與城市相融合的概念使我們可以審視氣候變化,不是將它作為城市中或城市周邊發生的事情,而是將它與當代城市化相結合思考。

 

因此,城市未來不能脫離氣候未來。未來是通過不同的烏托邦式的觀點規劃出來的,包括設計的生態城市或自發組織的氣候適應性社區,處於氣候變化危險中的異烏托邦構想,或會成為未來生態災難的導火索。每一種烏托邦和反烏托邦式的城市對氣候變化反應的觀念都可以在高度分化的景觀中找到。

 

電影《大雨成災》(1998)劇照。

  

在這不平等且零碎的圖景中,應對氣候變化的現實有非常現實的要求:城市實現了什麼?它們必須做什麼?它們如何做?受數據收集、監測和測量方面的限制,證據十分匱乏;擔心破壞在城市層面應對氣候變化這一脆弱的政治意願,限制了人們獲取具體的知識。儘管如此,氣候聯盟、ICLEI和C40等城市政府網絡與個別城市協作,可以在證據收集、目標設定、減少排放和提高適應能力方面取得重要的進展。

 

這足夠了嗎?首先,也是最直接的,答案顯然不是。氣候變化尚未成為大多數城市關注的問題,與大多數城市居民的日常生活相距甚遠。城市脆弱性持續存在,溫室氣體排放持續增加,這確實是一個“緊迫的議程”。其次,與國際社會在解決氣候變化所取得的緩慢進展相比,城市所採取的行動可謂是奇蹟。相比考慮對城市應對氣候變化的有效性進行評估的方法,在提升減緩和適應可以造成的影響力方面,氣候問題在根本上是城市經濟和社會發展問題方面,以及將城市置入國際議程中宣傳方面,我們可以考慮更廣泛的影響。

 

電影《大雨成災》(1998)劇照。

 

第三,也許是最重要的。無論是城市內部還是城市之間,氣候變化的挑戰和應對措施都是極不平衡的。城市景觀不是與一個或多個烏托邦或反烏托邦理想相對應,城市景觀構成了這些討論的各種要素、相互關係以及相互影響。因此,不存在所謂的城市氣候變化問題,而是氣候變化在特定地區和特定社區發生的一系列城市進程和實踐活動。

 

然而,儘管承認這種差異,大多數情況下,城市氣候變化治理——世界各城市的政治精英和經濟精英進行的有目的的和戰略性的干預——都傾向於承擔一個亟需解決的一般性問題。雖然特殊的弱勢群體可能會被區別對待,但氣候影響被認為是整個城市要應對的挑戰。城市氣候變化戰略確定了在城市層面上的減排目標,但沒有承認不同類型的居民、企業、遊客等可能汙染排放造成的影響。

 

儘管城市的概念需要公民和集體共同推動,將氣候變化作為非政治問題,但這種普遍性在城市應對時能否充分解決氣候正義方面提出了非常嚴峻的挑戰。正義原則不是指基於城市的責任或權利的平等,而是需要認識到如何承擔成本、提供機會和參與決策的能力。在制定和實施氣候政策時,應採取措施確保這一點被考慮。因此,對城市氣候變化做出適當應對不僅關乎城市脆弱性是否減輕,溫室氣體排放量是否減少或城市得到了更廣泛地宣傳,還應該從根本上認識到差異,並將其整合到應對氣候變化挑戰的集體行動中。


本文經授權摘編自《城市與氣候變化》。原作者:[英]哈莉特·巴爾克利;摘編:安也;編輯:走走 申嬋;導語校對:危卓。歡迎轉發至朋友圈。


點擊閱讀原文,進我們的小鋪逛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