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有蔓草,零露純兮

是日,秋雨零落,萬木凝露。

透明的雨絲,織成一層薄薄的水霧。雨水淅簌,滴落傘面,萬千水珠,顆顆迸落。

纖纖碧草,凝滿雨露,柔細茸茸。從昔日的森然綠意,到如今的淺淡色調,不知是秋風在揮毫染色,抑或是秋雨洗盡了鉛華?

野有蔓草,零露純兮

此時的河面,黃沙滾滾,席捲而來。河水之勢,浩浩湯湯。際涯無盡,向遠處緩緩蔓延。

園內的湖水,呈現出另一種姿態。濛濛細雨,在湖面漾起漣漪,一圈一圈,不一而足。

細看近景,湖水襯托的水面,秀美小巧的荷葉,託舉出三兩朵白蓮,在雨水中愈發純潔。

遠觀湖面,朵朵水花,次第綻放。天上的雨水,水下的游魚,紛紛掀起微波。一排柳樹垂下斑駁的穗葉,籠罩在茫茫霧氣中。

野有蔓草,零露純兮

萬道靈光閃,千顆珠玉落。有一棵茂盛的喬木,倒影在湖水中。樹葉上零落的雨珠,在湖面激起靈動的光亮。微光細閃,猶如星河。

秋風吹皺湖面,彷彿撥動數根絲絃,凌波乍起,傳至遠方。幾枚染金柳葉,在水中漂流。

野有蔓草,零露純兮

雨水淌過的地磚,明晃晃似一面鏡子。黢黑的樹影,在石板路上形成一幅流動的水墨畫。

撐著傘踩在地面,履襪沾滿水露。地勢較低的路面,集聚一汪積水。車輛駛過,揚起無數雪白的碎珠。懸鈴木下,一捧水珠倏然墜落。

野有蔓草,零露純兮

沾衣欲溼秋風雨,一叢蔓草凝星霜。秋寒涼沁反倒令人清醒。在我心中,真正的明星,純粹的唯有日月星辰,純正的則是傳統士大夫。

傳統文化的士大夫精神,既有家國情懷,也不忽視一草一木。他們不僅推動社會文明向縱深發展,也在典籍史冊中留下不朽的佳作。

斯人遠矣,空餘秋思。繼往開來,唯求諸己。


圖片來源於網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