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丨多加瓢水

這是 笑著歌 1178 篇原創,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多加瓢水


劉玉廣/文



隨著院門“哐當”的聲響,一位五十多歲,穿一身中山裝的男人推著自行車進了院子。

“媽,我爸回來了。”一個女孩子的聲音。

“多加瓢水。”一位中年婦女在屋子裡喊道,都沒經過思索,是脫口而出的。

這時,剛才問話的女孩子在院子裡說:“爸,你回來幹啥?今天的粥又稀了。”

男人瞪了她一眼,口氣粗魯地說:“這是我家,不回家去哪兒?”

這個男人叫趙奎,是鄉中學語文老師,平時大部分時間住在學校,偶爾和週末回家。他一個月有32,5斤國家定量糧食供應標準,其中有一定比例是細糧。細糧就是大米和麵粉。趙奎自私和“食黑”(喜歡吃獨食),學校食堂吃細糧時,也就是吃大米飯或饅頭、烙餅、包子、餃子等時,他一頓訂量8兩甚至一斤。五六十年代,油水少的緣故?男勞力一頓吃八兩、一斤甚至更多的非常正常。山村很少有細糧,國家供應的那點,幾乎都用來招待客人了。小時候,只有過年的時候,鄉親們才能吃上一兩頓大米飯,至於白麵水餃、包子、饅頭、烙餅,都是節日或特別重要的日子才能吃到。平時,小夥伴們到一起議論最多的就是“吃了什麼”。如果有人吃了油餅、包子、餃子什麼的,會招來大家好生羨慕。

那時的鄉村老師,大多數人不捨得自己把那麼點細糧全部“獨吞”或說都自己享受了,家裡有孩子老婆,更有來不完和走不完的親戚,包括拉關係送禮。那時,合同老師最大的盼望就是轉正成為國家正式老師。可是,每年下派的指標“捉襟見肘”,大部分又都被領導和大隊書記走關係了。有位教學年年全公社名列前茅的老師,連續幾年上級明確下達的轉正“指標”都被大隊書記“強行”拿走了。後來,有人告訴他:“光教書好不行,還得去‘看看’負責轉正指標的領導和大隊書記。”

“看看”就是打點。沒想到,每家5斤掛麵,兩瓶老白乾就解決了問題。說明那時的細糧可是了不得的。

趙奎從不給家裡節省,不夠吃了,就回家去吃飯。一個村裡有好幾位鄉村老師呢,人家都知道心疼心疼家人,多多少少給老婆、孩子們帶回一點,他卻從來沒這個意識。老婆、孩子能不生氣嗎?只要趙奎回家,就證明他把“口糧”都吃沒了,回來就是蹭飯來了。

趙奎的老婆也是有名的能幹,地裡種的糧食總比別人家收成好。她還在田間地頭種上一些雜糧、各種豆子、瓜果什麼的,吃不了的就拿去賣給供銷社,換回一些大米、白麵和肉。她還養了豬、雞,家裡基本雞蛋不缺。他不回來的日子,一兒兩女娘4個就自己“改善”生活。算計趙奎回家的時候,就是一碗玉米麵熬糊糊。見趙奎真的回來了,不加面,光加水,糊糊稀如水,然後泡白薯就鹹菜。

“爸,你晌午吃的啥?”小兒子問。

“烙餅,白菜豆腐粉條。”趙奎無意識地回答,讓孩子們氣得都瞪大了眼睛。

女兒是最小的:“破爸爸,怎麼不給我們帶點回來?”

“人家三香爸爸就經常帶好吃的回家。”大兒子氣呼呼地說。

“你還不如不回來呢,你瞧這糊糊都能照出人影子。誰家的男人是這樣子啊?”老婆用瓢使勁攪和裝糊糊的盆。

“我們家的爸爸——”三個孩子一齊使勁喊。

“他怎麼了?”

“饞——”

“他還怎麼樣?”

“懶——從不下地幹活——”

本來就不愛喝糊糊、泡涼白薯的趙奎,重重地放下碗:“你們要幹啥呀?”

見趙奎真的生氣了,老婆連忙招呼孩子們:“不鬧了、不鬧了,你爸爸要是真的不回家了,他可連這樣的糊糊都喝不上了,可怎麼辦啊?”






圖片來源於網絡如有侵權請私信刪除


今日頭條:笑著歌笑點  新浪微博:@笑著點吧  


❤ 喜歡本文 點贊 在看

相關文章

單位一把手的爸爸離職回家管娃,來聽聽他對全職媽媽的闡述

2021-06-06

朋友說他申請調回我們市裡工作了,說的時候有些落寞,我和老公都很驚訝。他四十多歲,在行業做的響噹噹,人際關係非常好,在這之前已經在我們省多個市局一把手位置上鍛鍊過差不多九年,得到消息,馬上要去省局擔任重要領導崗位了,這臨門一腳的時候,咋回來了?我說,你這次放棄了省局的

妻子是他事業的攔路虎

2021-06-26

高照清明節回老家掃墓,回來後各種找茬跟老婆袁璐吵架。01高照是很重視清明節的,雷打不動每年開車回老家掃墓。今年清明節的時候,女兒悅悅犯了腸胃炎,袁璐留下照顧她,就高照一人回了老家。袁璐帶著悅悅從醫院回來,到單元門口見到了高照的車停在那裡,知道他已經從老家趕回來了。“

我的前半生

2021-06-26

我87年出生于山東省濱州市陽信縣的一個農村,爸爸是當了一輩子的司機,從年輕開拖拉機一直到現在開半掛車,一輩子都在車上。那個時候爸爸的工資還是可以的,我8歲的時候吧,應該是95年左右麼,爸爸一個月能掙到500塊吧,在當時來說算是高工資了。那一年我們家裡買了電視機,黑白

汪曾祺:黃油烙餅

2021-08-12

文/汪曾祺蕭勝跟著爸爸到口外去。蕭勝滿七歲,進八歲了。他這些年一直跟著奶奶過。他爸爸的工作一直不固定。一會兒修水庫啦,一會兒大鍊鋼鐵啦。他媽也是調來調去。奶奶一個人在家鄉,說是冷清得很。他三歲那年,就被送回老家來了。他在家鄉吃了好些蘿蔔白菜,小米麵餅子,玉

7旬農民大叔早飯吃到11點,飯菜極簡滿桌1盤涼韭菜,吃得很暖心

2021-08-20

近日行攝山西省晉南中條山來到一個叫古虞國的古村落,在村前的田間小道上遇到了一位拉著架子車的大叔,慢悠悠地走著,G老師上前搭上了話,向大叔打聽著當地的地坑院子情況,也許是機緣所至,大叔說他家就是地坑院子,現在和老伴還生活在裡邊,並且糾正了我們所說,地坑院子是河南人的叫

說喬祖望是渣爹,並不公平

2021-09-13

撰文:白肉我是看了喬祖望在醫院裡不想交錢跟醫院收費員吵起來的那一幕,決定把電視劇《喬家的兒女》看下去的。一個混世的爹,娶了劉慧芳一樣賢惠能幹的老婆,結果老婆生下老五當天便撒手人寰,這男人不鬧到天崩地裂也很奇怪。喬祖望不想交的醫藥費,最後二姨夫付了男人抱著嬰兒撲到去世

鄉村教師的歷程 作者:雲旭桂|天馬競輝5212期

2021-09-15

點擊藍色字體關注我們吧鄉村教師的歷程在校時光光劉老師是八十年代末市師範學校的中專生。八十年代最後一年,眼看小學要畢業,這年臨近期末學校加了六年級。小學五年制從此變成六年制。六年級一年裡,課本內容幾乎和五年級書本知識雷同,甚至很多課程就是重複的。對於我們本來要升初中的

【坡子街•浪花集】陳漢明賣老婆 | 陳洪文

2021-09-16

坡子街——這是目前泰州地區人氣最高的美文號,已有40000多人關注,所有文章都是各行各業的普通人寫的。您驚訝嗎?身邊竟有這麼多文章高手!▲點擊上方名片加入我們說起陳漢明賣老婆,沒人信。鄰居說,他?敢賣老婆?他老婆賣他還差不多!領導說,呵呵,都快成老太婆了,有人買嗎?

高人說:把那些斷子絕孫的東西取出來吧!金師行道錄

2021-09-17

^點擊藍字關注!不定期秘籍放送★微信改版,點擊左上方輕口味故事→點擊右上角...→點擊設為星標★防止錯過重要推送輕口味故事|真實靈異源頭有些東西,關鍵時刻能救命......轉文請註明:來自公眾號輕口味故事連載由小吳獨家授權發佈(接昨日)聽完冬狗和老潘兩個人的表述,我

【中秋節專刊】一塊月餅寄深情

2021-09-22

花好月圓上蔡文學弘揚上蔡文化,傳播優秀作品一塊月餅寄深情又是一年桂花開,中秋節也來了。孩子想吃月餅,領著他去買新鮮手工做的月餅。孩子問我小時候中秋節吃的什麼月餅?思緒拉伸,畫面一下子回到我的童年,就給他講了我小時候的那塊月餅……三十年前,村子裡的秋天是一幅畫,那畫上

十年我會唱,十年怎麼等?

2021-09-22

這世上真話本就不多,一位女子的臉紅勝過一大段對白----老舍說是我說的從前沒有胭脂,女子的臉只為情郎才紅;後來有了胭脂,便分不清是虛情還是假意。----老哥說不是我說的親愛的老公:見字如面!我們分開已經有1600多天了,距離回家大概還有1800天吧,你總說很擔心我,

盛夏的風和影23:這事翻篇了

2021-09-22

正趕上國慶假期,侯家明在S市待了半個月。第一次跟肖一琳單獨相處這麼長時間,他才發現,這個渾身上下都長刺的女孩,內心住著個孩子。故作輕鬆的背後,是求而不得的無奈。肖一琳跟侯家明說了很多事,關於小時候的,關於父母的,關於劉沁和老陳的。緩緩而來的過去,平靜而又蒼白。他驚詫

我爸強暴了我媽,下場太慘了!

2021-09-26

插畫師|檸檬夏天錯過前兩天故事的寶寶,點這裡哦:跟女友睡了一次,她立馬提分手,太尷尬了!第一次去福建見公婆,男友就沒了一條腿。01肖彥,是顧紅的初戀。1996年,夏天的傍晚,18歲的顧紅第一次見到肖彥,並不如夢境裡那樣美好。那天,她剛跟奶奶去山裡採紅菇回來,才下過雨

憶海拾貝 | 當爹又當媽的日子

2021-09-28

點擊上方藍字關注我們夫人璘是位醫生,又是兒童醫院的醫生。兒童的病情變化快,一點都疏忽不得,因此,自從1961年我與璘結婚,除了生病,她就沒有完整地休息過一天,即便法定的休息日,或值完夜班,每天一大早都要去查房,大年初一也不例外。等查完病房,回到家裡已是上午十點多鐘。

《守望》下--二十一、昭雪2(14節)

2021-10-06

二十一.昭雪(二)1.這次李由之從家裡回到廠,與往年比,心情陽光多了,他心裡暗自高興。大年三十夜,無論在岳父家,還是在港口他們團聚的宿舍,在敬天敬地敬祖先敬主席的時候,點燃紅燭的火焰,跳得是那麼歡快;在港口醫院居所放的炮仗中,居然還有一隻是三響的。他也曾聽人說過,這

小說丨多加瓢水

2021-10-06

這是笑著歌第1178篇原創,未經授權請勿轉載多加瓢水劉玉廣/文隨著院門“哐當”的聲響,一位五十多歲,穿一身中山裝的男人推著自行車進了院子。“媽,我爸回來了。”一個女孩子的聲音。“多加瓢水。”一位中年婦女在屋子裡喊道,都沒經過思索,是脫口而出的。這時,剛才問話

老師,你還會回來教我們嗎?

2021-10-07

7月6日,西安遊玩結束。返程,QQ上收到一帆發給我的消息。“老師,你還會回來教我們嗎?”沒有立即回覆,我靜靜地望著車窗外快速倒退的山巒,內心波濤洶湧。7月1日,我正式離開楊威中學。7月2日,做出行攻略。7月3日,攜家人前往西安。匆匆出行,不僅因為月中就要到新學校報到

媽媽,你真的死了嗎?我也想要媽媽

2021-10-08

國慶節放假了,到處都是歡天喜地,忙碌的回老家的身影。幼兒園裡,家長們急急匆匆接孩子,抱被褥。孩子們就像出籠的小鳥一樣歡快的跑著笑著。嘴裡喊著“放假了,好開心啊!”幼兒園外的小路上充滿了歡聲笑語。門口的糖葫蘆、棉花糖小販兒忙的不可開交,臉上也都笑開了花。這時一個不和諧

23歲女孩說:爸,你敢反對我的愛情,我就毀掉你的一生

2021-10-17

1999年春天,賈從明看到一篇文章,內容大致是一個男人在妻子的配合下,在家裡毆打併侵犯了自己的親生女兒。一些專家學者也跳出來說,這夫妻的行為違背了倫理道德,心理扭曲,根本不配為人父母。之後連續幾天的報紙都有這樣的報道,賈從明看到這些,他才明白,自己和妻子已經成了“名

人到中年憶童年

2021-11-01

因為是孩子王,每天面對一群天真爛漫的孩子,不經意間都會透過現實回到我幾十年前的童年。一今天下午第一節有課。有經驗的老師都知道下午第一節是最難上的一節課,不下一番功夫很難將學生們從迷迷糊糊、昏昏欲睡中叫醒。課講到ForMidAutumnFestival,wh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