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篇小說連載(85)《在游擊隊營地》(作者劉靈)

向欢想起了小的时候,每一天的黄昏时,总有一个卖盐葵花的老头,是个瘸子,从街口声音嘶哑地一路叫喊过来。“盐葵花——”第二个字故意压低些,但第三个字又把声音拖得老长,他拐弯走了。那时甚至还在想,老者会不会是特务呢,在对接头暗号。“磨剪子哩戗菜刀——”哪怕地下工作者也不例外。另外有个补锑锅洋瓷盆的湖南人,也是瘦精精,矮矮小小的,他总是下午来。“补锑锅洋瓷盆!”声音干脆利落,后面不拖尾音。天空中出现了一个粉红色的大月亮,又叫血月亮,持续差不多十把分钟,最后完全变黑,预报有月全蚀,那是在六十年代。乡下人说是天狗吃月亮,群众非常吃惊,有可能是战争来临前的征兆。在古代,人们会马上拿出脸盆、锅或铜锣拼命敲打,赶紧把月亮吐出来还给大家,再敲把天狗吓跑!

与这种妓女关在一起,小伙子感到羞辱。那鸡婆嘲笑他们:“你们肯定也还是童子鸡,绝对没开叫,别说了。”她说可惜大家铐住,不然她甚至可以勉费送他快餐。

所有人都累了,便打起盹儿来。

有几个人始终不吱声。他问到才说,都到了这种地步,还有什么好说的呢?下半夜被送来的那伙人里面,有两个是盗窃犯,有一个怀疑她是拐卖妇女儿童的。这种婆娘最该杀!向欢思忖,他特别痛恨这种家伙。另外有一个私造枪械,造火管枪。大家都迷糊,在打盹。天快亮时又送来个老头,说是长期非法上访的一个疯子。他声音火爆,脾气倔。抓他的时候已经喝醉了,挣扎,大吵大闹。他冲人跺脚,结果又一次挨了打。他还冲公安直接吐口水,把所有人都吵醒了。大家假装勾头,等公安离开,耐着性子,十分安静地看朝用绳子绑着的老头上访人。年轻人扯母猪疯。

夜里的风拍打着窗玻璃,一阵一阵哐当乱响。大家默不作声发呆。只有赵越,每过四五分钟就咳嗽,吐带血丝的口水。他从被抓进来到逃跑的时候,向欢都一直以为是在演苦肉计,仍然不相信他。想学他爸赵六斤?直到所有人在劳教决定书上签了名字,他才确信赵越与自己成了同案犯。

他俩现在是一根线上的蚂蚱。任何劳教处罚,压根儿不需要劳命伤财,弄个什么人进来当卧底,组织黑料,这样干明显费力不讨好。对他这怀疑分明就是天方夜谭。

大家的命运事先都决定了,还多此一举审屁的案。都是老天爷把事情安排好了的,命中已然注定。那个比玻璃猴子还他妈滑了几分的赵越,机关算尽,到头来不一样在劫难逃。和他爸一样聪明反被聪明误!

当年在游击队营地,赵六斤和投降了又反叛的周彪是亲戚。总得想个办法,找到那个叛徒。找机会通知潘梅来见一次面,她是向欢的女朋友,当初在知青点认识的,只等找时间结婚。赵越直接就说成是向欢的婆娘,而且一直这样说。只不过最近的两年,他俩关系好像发生了点微妙变化。


第八章


1


小地名叫花鱼井。附近地下有一条阴河,在地壳下,在岩层深处,奔腾咆哮,有好多个洞口一直朝里走,都能够听到巨大轰鸣的水声,冲撞声音和流淌声音。有的洞子口冒出来一股股浓浓白雾。在夏天,甚至有两个特殊的洞里还挂着冰柱、大片冰瀑,高耸冰笋,当然会变成了奇观。那种地壳稍薄的地方岩层塌陷,形成一个个坑,地质学上叫天窗,深浅大小不同。

公路旁边,在阴河的出口处,坑底部,阴森森、灰绿的一泓死水,安静如同处子。并掩映在岩头边缘的翠绿色、墨绿色、葱郁绿色和小片铁锈红灌木丛中,间或开放着团团簇簇白色、黄色、粉红、蓝色和紫红色野花。从一些石头缝长出的小灌木、藤本植物牵丝挂网,盘根错节。对面半岩上缠绕着霸王刺、忍冬藤和柳叶过山龙。靠近水边生长着鸢六鸡,正开放一片穗状红棕色小花。带刺野玫瑰成一大篷。可能是水气太重,粗大的、长了瘤的什么古藤分成段腐烂了,有些树桩生菌。母螳螂说不定撕碎、嚼烂了一只公螳螂,后者心甘情愿为繁殖后代提供营养。那只山雀叼走了一只大蝗虫。一条蚯蚓带着蚂蚁扭来扭去,而那些蚂蚁死死地咬住不松口,它们在长满苔藓和黄地丁花、草乌和野地瓜的石头缝之间翻滚,搏斗。一只狐狸可能偷走了野鸭的孩子。老鹰抓住条长虫,把它恶狠狠甩在灰白岩石上。这时有一条巨蟒正偷偷摸摸地长时间潜伏,空气变得诡异,来了头不小心的岩羊正在勾头喝水。噢,冒失啦!蟒蛇致命出击,张开牙齿锋利的大嘴,挣扎,缠绕,再挣扎,越缠越紧,挣扎显得于事无补。岩羊目光绝望,一转眼变成了蠎蛇的腹中美食,有一段鼓了起来。那只金色小鸟,猛地吃惊,扑棱扑棱飞过对门。大片灰绿色的母猪海一角,隐隐约约看得见漂浮在湖面的一座森林覆盖、显得密不透风小岛。沼泽地边缘有座高耸石山,怪石嶙峋。正对着深切大峡谷,有成片的原始森林。那究竟是啥古怪动物在深山老林隐藏的地方慌乱尖叫。

在岸边,大片黄绿色的水草地,早都变静悄悄;只剩下了一片狼藉。再后来,那条大蠎悄没声息地游走了,可能是去寻找下一个目标。过了段日子水草地便恢复原貌。不经意间,每天大自然都在上演着这种最残酷悲喜剧情。只有小溪流,照常哗啦啦地喧泄,跳珠溅玉,涓涓歌唱。水太可惜了,位置低得实在没有办法。山高水长,龙口大队的人经常会想,这股清花亮色水的源头到底是在哪儿呢?阴河水从石头缝不停歇地涌出来,铿锵悦耳,形成的一连串大小阴潭太阳光线里波光粼粼。

金鳞闪耀着,一天当中能够照射到水面的时间很短。更多的时候,阴森森,安静灰绿,仿佛有点粘稠,乃至于可能会凝固。在周围生长着各种各样的水生植物,比如水蜡烛和灯芯草。也有不少浮生植物。大小灌木、藤本类和稀有蕨类,比如栎叶槲蕨、鸟巢蕨、水蕨以及各种各样的石松。水底不知道是青苔还是水草,在暗流里轻轻摇动。在头顶有一大堵灰岩挡住了片片阳光。阴潭内,正有数不清五颜六色的小鱼儿游来游去,那种小鱼细条如同柳叶。水边看得清楚小片天空,显得格外幽蓝。

人若呆在阴潭边,总是那样寒浸骨头。

“冰冷的凉意仿佛不容易抵挡。”

这是当年那些老游击队员爱说的一句话。

水确实非常深,呈现出墨绿色,亮点儿的地方灰绿。水面死寂。偶尔,会遇到成串串的水珠帘子从头顶岩缝浸出来,翻滚着灰亮色泡泡(当然距离远看不清楚),随后砸下来,或打在人头顶,或掉在阴潭水面,发出清亮的,也许是脆生生的叮咚、叮咚声音,条件合适带着闷闷回音,隽永绵长。在水上激起的小小圆弧又一圈一圈向远处扩散开。又或者,有头大型野兽来潭边喝水,岸上泥地便会留下一行规整的梅花脚掌印。那些多余溢出的潭水,不顾一切挤过石缝,跳下或钙化或长满苔藓悬崖峭壁,再朝着坡脚一路狂奔而去。在更远的地方,有一条湍急、咆哮着的弯弯曲曲溪流,浪花朵朵。闪耀着光芒的地方是浩渺烟笼,雾丝缭绕那个母猪海。附近有一片大沼泽地。公路旁是刀削斧劈的大堵单面山,灰白色垂直成九十度悬岩。在半岩,大家也不知道是什么矿层。在谷底细沙中有风化了的,含这种金黄色沙砾的石头,材质十分坚硬,不小心甚至会割手。

相關文章

甲魚釣不上來?學會這幾招,隔三差五釣一隻

2021-09-16

甲魚在其他地區有的被稱為鱉,或者是王八,因為它是水陸兩棲動物,所以哪裡都有。當然,並不是隨便一條河裡面都會有。接下來,小編給大家介紹這種釣甲魚的方法,就算是天氣再熱,隔幾天去釣,都會有很多的收穫,偶爾還會有點意外驚喜哦!漁具釣甲魚其實和釣其他的魚差不多,可以用魚竿釣

無形者《樹上的柏拉圖》(三十)| 長篇科幻連載

2021-09-16

▲點這裡收穫目錄+訂閱,第一時間收到更新提醒前情提要雷格巴老爹在瀑布下沉思,蓬鬆的頭髮無力地扒拉著頭皮,遠遠望去可作鳥巢,實際上不過是一團荒涼曠野上的風滾草。狗早已結束了它那慵懶而悠閒的午後小憩,無精打采地趴在他的腳邊……無形者|生於1994,作品集中探討真實的界限

這是給你說的媳婦,爸教你怎麼睡女人,你乖乖看著。

2021-09-19

凌霜降原創小說作者|凌霜降校對|堅持圖|貝貝《那些花兒》寶寶們,新小說開始啦,主題女性成長。歡迎一起來到楊桃的人生。第1集1高考之後,楊桃總覺得父母和哥哥在計劃著對自己做些什麼。但她找不到什麼證據。要說家裡人態度的變化,還是挺明顯的。楊桃她媽喬三姐對她的態度比起

《無界限》選詩第264期

2021-09-23

本期作者:老貓/凡殊/李威/李振峰/浪少/何崗/豫東坷垃頭/向墨/彥一狐/胡鯤/憨豆/雨中的吉他/楊樺/顧霞(koka)/言詩凡組稿:袁建民月亮,是一個形容詞。文/老貓我讚美,那些層層疊疊的樓梯。那些折射你的花崗岩,一層一層地,把你抬高起來。我讚美,那些在夜晚的深空

聽秋 美文賞析

2021-09-25

①一朵牽牛花把它看到的秘密告訴了另一朵牽牛花,另一朵再把它傳給另一朵。一個晚上的工夫,滿面籬牆上的牽牛花都綻放了,把那一個個粉嘟嘟的小喇叭掛在了肩膀上。早晨的陽光才剛剛變得薄薄的,涼涼的,它們就感知到了。籬笆花架下的那兩棵細瘦如美人的秋草,已成淡黃,漸落風塵,卻正有

白日夢我

2021-11-10

歸有光:項脊軒志白日夢我睡夢中聽到有人在我耳邊說:“文思,我終於找到你了。”說話的是個男人,聲音很溫柔。我想他會是誰?聽聲音,這人我並不認識。“文思,你看,如今和平了,你的願望實現了。”那男人說的很激動,然後不停地在我耳邊說道。我受不了了,本想有個星期天能好好睡覺,

羊燒著了

2021-11-20

他跟我講述這件事情時我們正在喝酒,他嘴裡像含著兩顆玻璃彈珠似的,言語含混不清,估計腦袋也是含混不清的。他拿打火機點菸的時候停頓了一下,我看見他正努力地讓自己的雙眼對焦,好能把煙點著。“我他媽當時就應該把那輛摩托扶起來,指不定還能騎,可能鑰匙就丟在附近。哪怕推回去賣零

宿舍風雲

2021-11-23

週日的上午休息半天,我和Q玩到八點,去超市買了宿舍大忌之物——泡麵!走到宿舍樓前,我們將泡麵桶藏於懷中,想矇混過關,可惜阿姨火眼金睛,一看就看穿了我們的伎倆。她一聲怒喝:“懷中何物?”我們頓時魂不附體,顫巍巍地掏出泡麵。“此物不得入樓。”聞此言語,我們落荒

黃凱|蔭山即景|NO.4111

2021-12-10

蔭山即景平陽縣水頭鎮水頭一小五年7班黃凱我從路對面走了過來,遠遠地便看見蔭山好似烏龜一樣臥在地上。再近些,蔭山又像一條龐大的蛇,大到你就是有十隻眼睛都看不過來。一路上,樹很茂盛,枝葉又密。陽光透過綠葉之間空隙,蹦下來,斑斑駁駁的。有些大樹長著大樹冠,連成一片。地

1130-1203

2021-12-11

(1)想了解我,只有兩處入口,一是文字,二是眼睛。此二者最安靜,最真實,所以只祂們,有安置的資格。就像莽莽雪原,大雪初停,雪花不再飄飛,積下一種鬆軟的厚度,冷冽和溫和都蘊在裡面。而我說的話,雖然也負責,但一開口,世界就嘈雜。真正的嘈雜從不來自外界,對我來說

螳螂捕蟋蟀,俞越在後

2022-06-05

《螳螂捕蟋蟀,俞越在後》今天我給大家講一個故事。故事的名字叫《螳螂捕蟋蟀,俞越在後》。現在我來分享我是怎麼抓螳螂的吧:今天中午,陽光明媚。我在小區樓下玩,突然,我在蹦蹦床那裡發現了一隻碧綠的螳螂。它的眼睛是白色的,非常明亮。那裡還有一隻蚱蜢。螳螂看著蚱蜢,眼睛散發出

天依玲瓏(曾經)

2022-07-13

總有一個記憶不忘不為人,只為事十八九歲那時我們為救小金魚取下名字天依玲瓏沒有忘記 你為小金魚劃傷了手我關懷著讚許著我們把他們養在新的金魚缸裡放入了水草希望他們呼吸通暢可有那麼一天他們還是走了我們懷著傷感把他們送去一個漂亮的地方尋找土壤埋葬那時的月色很美帶著幽幽傷感

中國“唯一永久宜居城市”,一年勸退200萬人,竟藏著中國“最涼爽”的夏天!此生一定要去一次......

2022-07-24

“最低調的避暑勝地”90%的人都不知道進入6月以來全國都開始陸續進入高溫模式很多地方的氣溫頻頻突破40°C只要出去轉一圈必定大汗淋漓的回來室外彷彿一個巨型蒸籠讓人喘不過氣如此一來避暑就成了今年夏天的主題說起避暑大家首先想到的可能是承德、大連、哈爾濱... ...&n

這黃昏的靜謐

2022-07-25

  蛐蛐在太陽落山之前已經開始吱啦吱啦地拉弦,正午的時候沒有聽見它歌唱,也許它嫌太熱,躲在牆角里乘涼。  雀兒撲稜著翅膀飛出枝葉間,以為它要歸巢,誰知它又帶著愛人一起飛回枝間。洗洗嘴,梳梳頭,互相呢喃了一番,才離去。  手上傳來南瓜的香

堅持“客廳四不裝”,我的生活幸福指數明顯提升了

2022-07-29

客廳,是一家人交流感情的地方,也是一家人除了臥室待得最久的地方,其重要性不言而喻。客廳不一定要裝得多麼豪華,但一定要裝得舒舒服服的。一家人待在舒服愜意的客廳中,聊聊工作中的小插曲,生活中的小煩惱,也在這裡表達愛,想想就覺得幸福。然而,如何打造客廳的舒適度卻是一門學問

西媒:研究發現石縫中的植物可降低城市氣溫

2022-08-04

據西班牙每日新聞網站7月24日報道,西班牙聖地亞哥市財團和聖地亞哥-德孔波斯特拉大學(USC)的研究表明,生長在石頭縫的狹小空間中的植物可以使地面溫度降低20攝氏度以上。在封城期間,聖地亞哥市財團的建築師安赫爾·帕內羅走在聖地亞哥-德孔波斯特拉的一座知名廣場上時,注

職場沉浮又一年132,穆堯動手了

2022-08-05

第132章,穆堯動手了“你流氓呀?亂摸什麼哇?”一個刺耳的女聲尖叫,打破了穆堯的思考。穆堯循聲望過去,發現一個身材呈S形狀的小姑娘,正對著一個高大威猛的男人怒目圓睜。“我不小心碰到的,你亂說什麼哇?”壯男人支支吾吾地說。“不小心?連續碰了好幾次還是不小心?你從那裡跟

長篇小說連載(76)《在游擊隊營地》(作者劉靈)

2022-08-07

向歡混社會向來都是講究底線的,他總喜歡說什麼事情能夠做,什麼事情絕對不能幹,這應該是他再三強調的原則。當然,向歡也有許多身不由己的時候。可是,趙越卻顯得更渾濁,更霸氣,這種人從骨子裡壞,甚至透著一種邪惡,或多或少存在流裡流氣味道。歸根結底比如向歡這人並不壞,要說幹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