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基礎科學看科技創新

说起科技创新,不得不提那句“摸着美帝过河”的玩笑话,虽是玩笑,却也一定程度概括了咱们这几十年科技发展的大体思路。不过摸了几十年,美帝会被摸秃噜头吗?万一秃了,往后的路可咋整?这是一个大话题,咱从头说起。

科技断层

捋一捋盘根错节的现代科技,个人认为,有这么几个断层。
以尚待验证的大一统弦理论为起点,由弦形成基本粒子和基本作用力,粒子通过作用力构成原子,再由原子构成物质,物质形成材料,撑起了诸如材料、化工、机械、电气等制造业。这一大块算是被揉到了一起,本僧称之为现代科技的第一大板块。
第一大板块虽然仍有大量空白,但总体上没有明显断层,所以《芯片》一文可以从电子属性开始,一直讲到计算机原理。但是,人类无法从化学反应开始,一步一步严格推导出细胞活动。
于是,从物质到生命,出现了现代科技的第一个断层。
绕过断层,由细胞出发,到组织器官,再到个体生命,就连贯多了,撑起了生物学、医学、营养学、农学等产业(本文笼统称为生物学和医学),构成了现代科技的第二大板块。
第二大板块自成体系,多是宏观经验总结,很少有严密的微观过程。比如,病毒侵入体内,人体就会启动免疫系统,生物学家可以自信满满的把免疫应答过程描述一遍。不过,这些细胞活动一环扣一环的反应方程式,没人能写下来,以至于很多吃瓜群众一直怀疑生物体到底是不是由化学反应驱动的。
下一个断层就更离谱了:从生命到思维。
从一颗受精卵开始,细胞长着长着就出现了思维,大脑有了思维,人就有了人性,事儿就复杂了。一大堆各怀鬼胎的人混在一起形成群落,产生了心理学、社会学、政治学、经济学、教育学、宗教文化……
第三大板块统称社会科学,其规律更加依赖宏观实践总结。没有人会从大脑的物理化学反应出发,推导出个人行为,进而再预测出群体行为,最后制定相关政策。也没有人能精确说明,哪些化学反应控制着人的性格和智商。再或者,把三岁小孩打一顿,对他未来成长会产生哪些影响。
这是各国历年的科研投入。
紫线美帝,稳稳地头把交椅,时间×金钱约等于14600。
红线中国,单年烧钱规模已超过欧萌28国排第二,但历史债多了点,时间×金钱约等于4500。考虑到人民币购买力、廉价科研狗和山寨因素,建议上调至8000。
蓝线欧萌,10200。
然后如下图,还抬着头的有日本、德国、韩国、法国,依次是5000,3200,1200,1900。其他基本都躺平了,包括上图中的大阴帝国和毛子两大流氓。
虽然方法有点搞笑,但引出了两个结论:
第一,中国总体科技实力已经不输日本。这话一出肯定炸锅,不对吧,日本有很多技术,中国都望尘莫及,咋还有脸说不输日本?没错,但中国也有很多技术让日本望尘莫及的。日本还有诺贝尔奖呢?这衡量的是几十年前的“科学”成就,并非当下的“技术”水平。其实,无论从哪项科研指标看,确实已经很难找到数据证明“日本科研水平领先中国”了。
第二,中美差距仍然巨大,外加美帝是西方领袖,美欧合一块是中国的三倍。咱们这几年技术确实长进不少,把吃瓜群众口味惯坏了,产生了天下无敌的错觉。事实上,中国仍处在追赶阶段,咱也不用不好意思,“中国发展迅速,但仍与发达国家有较大差距”,这个句式至少还能再用十年。
大账算好了,接下来盘盘细账。

第一板块:知道是什么,但不知道怎么造

这块技术分两种,一种容易山寨,另一种不容易山寨。(这不是废话么……)

先说第一种。

前几次革命后,很多理论趋于成熟,使得第一板块沉淀了大量成熟技术。比如熟透的普通力学,所以,自行车100年了还是这结构,桌椅板凳1000年了也没啥变化。

但是这些旧技术通过巧妙组合可以形成新技术,这类技术因为有成熟理论兜底,试错时间往往是可预期的,实在不行就多烧点钱,短时间内基本都能拿下。

当然了,山寨起来也相对容易些。比如,独步武林的架桥机,把这台设备的每一个零件都拆了,每一个细节都抄下来,山寨一台架桥机对几个工业大国来说并不难,反正总不能比航母还难吧?

这么说起来,没啥值得自豪了?人家美帝只是不想玩而已!要这么说的话,美帝登月也没啥了不起的,中俄欧咬咬牙,再跺跺脚,土星五号难不倒谁!

这种论调其实低估了需求对技术的重要性,就好像一个聪明孩子考了60分,非说自己只是不想学习,不然肯定考第一。这种状态只要持续几年,工人技能和上下游产业链都会慢慢退化,等高考来临就知道光靠聪明是不够的。

需求和技术的完美结合,比暂时的技术领先更加重要。中国正是凭借这颗星球上最旺盛的工业化需求,催生出各种应用技术,甭管山寨还是原创,只要短时间内能拿下的,基本全拿下了,几乎与整个外国平起平坐,甚至还有超越的势头。

虽然美帝要山寨这类技术并不难,但背后的需求不容易山寨,由此建立的工业体系,反而成了技术的最大壁垒。手握全球制造业半壁江山,无论生产什么产品,都是一种举足轻重的存在。

在本僧看来,制造业霸权甚至比金融霸权更有意义,附个论据:16世纪的西班牙。

作为人类史上第一个全球霸主,西班牙凭借无敌舰队掠夺美洲金银购买各国商品,和美帝印钞一个德性。目前美元占全球货币储备大约60%,当年西班牙控制了全球80%的金银。习惯了躺着赚钱,就不愿下地干活了,西班牙很快被伺候的生活不能自理,连武器都大量外购,工业快速没落。反观英国法国,为了赚土豪家的金银,没日没夜干活,看似不公平,却实实在在带动了工商业。最终英国率先开启工业革命,西班牙霸主宝座拱手让人。

注意,这说的是历史,谢绝和当前国际关系做联想。

不过一些特殊领域的材料,情况有了些变化。

稀土永磁体,就是用稀土做的磁铁,用处大大的。中国有很多高品位稀土矿,稀土加工技术绝对前列,甚至还挤垮了美帝的稀土工业。所以和“磁”相关的技术,美帝也得抱咱大腿,比如,磁约束核聚变的配件出口了不少,太空暗物质探测是美帝少有的拉中国一起的太空项目。
非线性光学晶体,一种激光器的核心部件。2009年中国对美帝实施禁运,2016年美帝打破中国技术封锁,不过中国趁机又往前奔了一代。美帝曾经指责中国拿激光致盲他家卫星,官媒偶尔也会泄露几张激光反导的照片,看起来应该还是不错的。
再来个小结:这类商业价值不大,但军事价值、科研价值较高的材料,显然是中国更舍得烧钱,所以有不少已经趟到了前面。

那能否搞一块键能超过100兆ev的材料?

呵呵。

第二板块:知道怎么造,但不知道是什么

把这块技术粗暴的分为生物学和医药学。

得益于最近几年大量烧钱,中国的生物学很快就把历史债还上了,毕竟分子生物学只有半个世纪的债,不算多。

美帝趟过的路,咱们也趟了七八成,稳稳跟上了脚步,偶尔还能冒个尖,再过几年应该能出不少好成绩。不过目前的话,1965年的结晶牛胰岛素,或许是目前为止中国对生物学的最大贡献了,这是人类第一次人工合成有活性的蛋白质。

虽然医药搞的对象也是生物,但和生物学不算一码事。

相比快熬出头的生物学,医药学却是另一幅光景。因为医药有巨大的商业价值,所以西方的烧钱规模咱们连尾灯都看不到,因此,成就也看不到尾灯,差距甚大。

医药界最潇洒的事情,莫过于“搞清发病机理,凭空设计一种药物分子,解决问题”,这就是新药。

这有多难呢?一杯咖啡下肚,到底是致癌还是防癌,全球各大机构折腾数十年,各种结论翻来覆去,美国还差点规定咖啡必须贴致癌标签,到今天也没个定数。

咖啡尚且如此,何况是药?你还别嫌人家没用,医药学理论就是这么生涩,比材料学还坑人,所以新药研发只能靠烧钱往前硬推。这事在《癌症》篇里有很多例子,大伙可以温故一下。

好消息是,一旦找到了有效成分,生产难度并不大,生产成本也不高,即便阿三这么烂的工业底子,都能轻松山寨各种药品。但是药物的分离提纯还是要些功底的,阿三在这块只能算马马虎虎,和西方正版药差距不小。

既然阿三可以大大方方山寨药品,那为啥咱们不干呢?其实咱们也干,不过只能在专利过期后才行,这叫仿制药。中国绝大部分药都是仿制药,咱们进药店看到琳琅满目的药品,几乎没有一种是中国原创的。

不过,咱们从中药里倒是找到过几种药物成分,就是数量有点少。顺便给喜欢回归自然的朋友提个醒,实际上,只要搞清楚了门道,没有一种纯天然的东西能好过人工合成的。比如天然青蒿素治疗疟疾复发率很高,后来屠呦呦等人合成了双氢青蒿素及各种衍生物,才把疟疾彻底搞定。

中药之所以争论不休,根本原因就是找不到哪种成分在起作用以及具体作用过程,从现代医学角度讲,无法严格证明有用。但是现代医学连咖啡都没整明白,水平实在也不敢恭维。

虽然中国的医药发展很快,但前面的理论空间仍然很大,所以美帝还在一骑绝尘中,看起来短期内咱们是撵不上了。

在挥霍和荒诞中前进
在科研领域充斥着很多奇怪言论,诸如,只有基督教社会才能搞科研,只有西方体制才能搞科研,中文不利于搞科研,等等。这些无稽之谈中,只有一点是有道理的,中国学术行政化严重,阻碍创新。
不过,尽管中国科研环境存在诸多问题,却不妨碍科技水平飞速发展,你说奇怪不?原因很简单,其实咱们搞科研,和打仗攻山头差不多,定下目标,拿下目标,拿不下就得吃苦头。
这做法靠谱吗?有美帝当灯塔的时候,是靠谱的,因为美帝已经站在山头了,那说明一定有路可以上去,所以立军令状也不是完全没道理。别急着嘲笑山寨,哥们儿的学名叫“逆向工程”,这是落后学习先进的必经之路,德国美国日本,有一个算一个,都获得过山寨大国的称号。可以向毛主席保证,一旦中国冒尖了,美帝山寨起来也绝不手软。
但在后美帝时代,情况就不一样了,谁也不知道有没有上山的路。实际上,现在已经有很多学者指出了类似问题,而且也看到了一些政策调整,相信过几年?十几年?二十几年?应该会进入到一个新阶段。
其实这些细枝末节不算啥,调整几轮总能摸到路子。科研最重要且短时间内无法调整的因素只有一个:人口规模,准确点说,是受教育的人口规模。还是那句话,大家都是智人,谁也别瞧不起谁。
以美国为首、以基督教为文化背景的西方,科研体系本质上是一体的,可以互通有无。比如荷兰的光刻机,美帝付钱就可以买,和自家一样,难道荷兰不会反水吗?不会,因为光刻机用了很多美帝技术。
按这个逻辑算,欧美、日韩、澳加新以,合计人口大约14亿,巧不巧?还有阿三,人家也13亿出头了。除此之外,地球上就没有十亿级人口的群体了。
二十年前,80后被称为垮掉的一代、应试教育的牺牲品,被美国的快乐教育各种嘲讽。今天,中国经济科技的快速发展,80后是主力军,这至少说明咱们当年的土教育不算失败。
因此,中国和西方的受教育人口是差不多的,这是我们追赶西方的最大信心基础。至于阿三,还是先扫盲吧。
作为普通老百姓,除了多生娃之外,还有一个力所能及的事,就是舆论上的包容。有时候,科技创新的荒诞程度会超过老百姓的想象!
二战时期,英国打算用冰块造航母,人家可不是讲讲而已,哥们真动手了,做了详细方案,取名“哈巴库克号”。结果嘛,发动机太烫把冰融化了……
90年代美帝要建超级对撞机,花了20亿美元才发现是个无底洞,然后就把项目砍了,20亿美元直接打水漂。
美国心理学会曾经有个下属科研机构叫“美国心灵学会”,养了一群有特异功能的大仙和神童,后来发现都是造假被关闭了。
澳大利亚科学家曾经连续观察到神秘宇宙电波,引发轰动,最后发现是隔壁微波炉的干扰。
还有更离谱的,因为实验细胞被污染,导致大伙都在错误的基础上做实验,3万多篇论文面临被废危险,意味着成千上万科学家做了几十年无用功,白烧了数十亿美元经费。
咱们这边比较热门的也有俩,一是大型对撞机要不要烧钱,二是量子通信是不是骗钱。
其实吧,原创科研本来就是豪赌,要么别赌,愿赌就得服输。在科研上浪费点钱,总好过浪费在其他地方,只要不涉及犯罪和败坏道德,咱们应该给那些在人类空白地带趟路的人更加宽松的舆论氛围。

基础科学:是时候了

对发展中国家来说,基础研究并不是紧迫的事情,工业化才是王道。所以在前几十年,中国应用技术的发展速度远远甩开了基础科学,科学大旗主要是美帝在扛,科学人才也往美帝跑,有数据为证。
美国基础研究经费占研发总投入的15%,每年还有两三个点的增长,投入最多,产出也最多,小日子稳稳的。
咱们在干嘛呢?《2019年全国科技经费投入统计公报》显示,中国82.7%的研发经费用在了“试验发展”上,这个词的官方定义是:利用从基础研究、应用研究和实际经验所获得的现有知识,为产生新的产品、材料和装置,建立新的工艺、系统和服务,以及对已产生和建立的上述各项作实质性的改进而进行的系统性工作。
也就是说,中国绝大部分研发经费用在了“利用现有知识产生新产品”,这么个玩法,很快就把“现有知识”榨干了。没办法,只能一起烧钱拱理论了。
中国基础研究经费占研发总投入常年维持在5%左右,2019年猛增22.5%,首次突破6%,2020年预计8%,2025年目标15%。届时,中国研发总投入也会超过美国,显然,这是打算要扛旗了。

最后,咱们把眼光放回到全人类。从牛顿算起,西方扛着科学大旗,唱着新自由主义的赞歌,带领人类从马车时代一路奔到信息时代,成就斐然。眼下这歌明显有点唱歪了,导致扛旗有些乏力。

中国从洋务运动开始,紧赶慢赶一个半世纪,步伐确实越发稳健了,是时候让东方智慧和科学思想磨合一下了,看看几千年的处世哲学能否接过科学大旗,继续带领人类进入下一个文明阶段。

相關文章

中國是日本真正的祖宗

2021-08-15

日本戰敗之後被美帝駐軍深受美帝影響日本喊一句美帝乾爹也不為過然而又有多少人可以認識到其實中國才是日本的祖宗!大家看世界地圖就可以看到日本是一塊孤島所以這塊孤島是不可能自發產生人類活動的,唯一的可能就是人類遷徙到這片孤島那麼哪裡的人最有可能去日本呢?有人說朝鮮,的確朝

60年“老羊毛”沒得割了!中國又打破一項美日技術封鎖

2021-08-18

中國在工業發展和科技發展中,一直被西方國家長期制裁,嘴上喊著科技無國界,實際上卻打著國家安全的名義來對中國實施科技霸凌。高端領域的設備不賣就算了,還通過一些卑劣的手段強行“留住”一些想歸國的科學家和一些技術性人才。好在我國經過幾十年的長期努力,打破了一項項西方壟斷的

深圳光明:高質量發展高地背後的全過程創新

2021-08-18

曾經,4個“90%”是對深圳創新規律和特點最經典的總結;而今,深圳以創新思路謀劃先行示範,構建起“基礎研究+技術攻關+成果產業化+科技金融+人才支撐”的全過程創新鏈,實現創新體系的歷史性變革、系統性重構。幾天前,創立僅兩個多月的中科碳元(深圳)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完成數

日本大學改革,對我們來說有什麼啟示和可借鑑之處?

2021-09-05

日本大學改革背後的原因先簡單說說日本為啥要進行大學改革。直接原因是日本論文產出質量及全球影響力持續下降,並被印度趕超。8月30日,日媒報道,在體現科學論文影響力和評價的指標上,日本已經被印度超越,跌落至全球第十。截止到2020年底,中國論文被引用及應用數量以24.8

日本頂級科學家來投,中國的科技水平已經趕超日本了?

2021-09-16

前一陣,日本著名科學家藤島昭攜研究團隊加盟中國上海理工大學的消息,在日本引起軒然大波。這件事,在中國引起的反應,其實並沒有日本那麼大,或許中國民眾還沒意識到這件事的重要性,但日本網友卻炸了鍋。這個藤島昭何許人也?他可是日本頂級的科學家,“光觸媒”的發現者,“光催化”

大批日本專家“投奔”中國?專家們說出實話:不是為了金錢

2021-09-21

日本雖然是一個經濟發達的國家,每年都會在軍事上投入大量的資金,但在科研方面日本卻沒有那麼的大手筆,對於高校和一些科研機構的扶持很少,不會給予太多的資金補助,這就導致了日本許多的高校和科研機構的研究經費不足,在項目的開展上處處受到限制,許多的科研人員才能無法全部釋放。

中美“科技樹”有何本質不同?

2021-09-26

立即訂閱▲收聽音頻深圳過去40年的成功是中國式的成功,而深圳當今的尷尬則是面向未來的中國式的尷尬。口述/吳曉波(微信公眾號:吳曉波頻道)近幾個月來,中國中小企業的日子很難過。原材料漲了,國際運費也漲了,利潤都被吞了,甚至虧本出售,白給歐美客戶打工。有人問,既然疫情

中國不只有5G,量子科技再有新突破,美院士:太不可思議了

2021-09-30

隨著我國不斷投入大量的科研經費,以及教育梯度人才的建設,中國的高科技走在了正軌上。而且越發地與國際接軌,以最近我們耳熟能詳的技術舉例,北斗導航、嫦娥登月、以及眾所周知聞名全球的5G通信技術,它們都是舉全國之力,獲得的科研碩果。然而我們同樣遭遇到,比如華為5G通信的歧

國外頂級人才加速湧入,將助我國彎道超車?專家:不是為了錢

2021-10-02

相信大家對於中國人才流失這個詞並不陌生,中國技術發展一直都是曲折中前進,追溯上個世紀的民族發展原因,導致中國科學技術的起點並不是很高,遠路超車的中國對於科學技術的投入非常的大,然而,上世紀中國人才的流失問題卻也非常的嚴重,大量學者為了能夠學習到其他發達國家的科技學術

專家接連投奔中國,日本人怒罵叛徒,得知真相後一切都解釋得通了

2021-10-03

就在前段時間,日本的一位國寶級的化學家藤島昭,已經帶領著自己的研究團隊離開了日本來到了中國,繼續進行科學研究。該事件在日本境內掀起了很大的波瀾,日本媒體一致認為藤島昭的做法可以被定義為叛國。但得知真相後,一切都可以解釋得通了!在我國,媒體經常會討論一個詞,叫做人才流

股市收評丨偉大祖國—滄桑與鉅變、復興與強盛!

2021-10-06

偉大祖國—滄桑與鉅變、復興與強盛今天我們就不對指數進行分析了,具體怎麼投資,大家就認真吸收《四季度投資策略》,在中國成立72週年之際,我們的耳邊不斷縈繞著《我和我的祖國》,當前之中國面臨百年大變局,偉大復興之中。從時光的裂隙中醒來,驀然回首,新中國72年了!此時我們

國家牽頭科研攻關後,西方的天價盾構機降價了

2021-10-21

點擊上方“遠方青木”,關注後瞭解更多精彩內容!!盾構機是個好東西,這東西簡直就是隧道之神,能讓隧道地鐵的建造效率得以十倍百倍的提升。世界上第一臺盾構機是法國工程師布魯諾爾發明的,然後這一技術在日本和德國手中發揚光大,日本德國的盾構機幾乎壟斷了全球市場,美國再摻和一點

中國的崛起靠西方?德日美開始“碰瓷”,法媒:中國人太可怕

2021-11-14

焦慮、缺乏最基礎的常識、炮製謊言已經成為西方政治毒化的常態,尤其在面臨崛起的中國時,他們更是魔怔了。即使知道難以阻止中國的崛起,他們還是放不下傲慢、偏見以及酸葡萄心理。在眼看中國科技崛起的時候,他們又開始來“碰瓷”,向外界宣稱“看,中國的崛起,這是我們的功勞”。

被外國“拋棄”的科學家,攜尖端技術投奔我國,成功拿到我國綠卡

2021-12-12

大家都知道過去的很長一段時間內,中國一直都處在一種人才流失的狀態中,許多國內優秀的學者都以赴美留學,並且在老美長期發展為最終目標。這正是因為這個原因,任正非說出了那句非常經典的“中國的雞去國外下蛋”。但你聽說過老美的科學家來到中國,並最終憑藉強大的技術,最終幫助中國

西方國家是文明的還是野蠻的?

2021-12-14

今天我想跟你來探討一個話題:西方國家是文明的還是野蠻的?這裡的西方國家指的是發達的資本主義國家,以美國為首的,加上英國和日本,以及西歐大部分國家,如德國、法國、意大利等,也就是通常所說的發達的西方國家。這些國家到底是文明的還是野蠻的呢?從生產力的角度來看,它們毫無疑

日媒:20年,中日研究人員流向逆轉

2022-07-04

來源:環球時報日本《朝日新聞》7月2日文章,原題:前往中國的日本研究人員,交流知識,成為領跑者“希望將京滬高鐵作為21世紀兩國友好的象徵”“在全面轉移最新技術的同時,我們會考慮在資金方面進行合作”……以上這些是日本外務省整理的1999年7月中日兩國政府的有關交流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