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每到節假日,我總有一個雷打不動的安排一“看母親”。而今,卻再也不能也不用安排了。唯一能做的,就是面對父母墳塋所在的地方默望沉思,遙寄念想。

 

不覺間母親已過世將一年了。雖說對於病臥在床行動不便吞嚥困難的母親來說,合上眼也許是一種解脫或福氣,但對於她的兒女們來說,至親的永久離別仍然是那麼的哀傷和沉痛。母親在,就有念想,隔三差五去團聚一番,叫聲“媽”,喊聲“娘”,不管你牙牙學語還是年過半百,在母親面前我們就永遠是一個長不大的孩子,那種感覺踏實幸福溫暖。而今,這種感覺卻再也沒有了。

 

多少次在夢裡夢見母親。夢中的母親仍舊是那樣的慈愛、善良、勤勞。有時候夢中的母親依然是健康的,生活自理,行動自如,親切地與我交談,我多麼欣慰而開心,高興而幸福啊!心想:操勞一生的母親終於可以弄孫含飴、頤養天年了。醒來卻是一場空,只落得淚眼婆娑雙眼迷離暗自悲傷。

 


夢裡見母親,不知道是母親泉下有知,不放心我應急我夢到了我,還是我困頓迷茫時刻思念亡親夢到了她。對母親的哀思揮之不去又無比落寞。一如這五一假期,缺了跟母親團聚的歡悅,心裡空落落的。雖說少了些許壓力,但如今想來,能伺候母親何止不是一種幸福?有親盡孝,侍奉床前是一種何等的慰藉。那也是兄弟姐妺之間的凝聚力、向心力以及滿滿的親情。

 

母親艱難的一生活得堅難不屈,一輩子都是。

 

小時候家裡窮,我們兄妹又多,母親生活的重心就是為家人的生計操勞又操勞,白天干活晚上做針錢,時而兼顧點小生意,就沒有她休息的時候。吃的穿的都先盡著兒女,甚至沒有過像樣的衣服,直到我參加工作掙到工資才為母親做了幾套體面的衣服。

 

生活雖然艱難,勉強溫飽,但日子卻總是樂呵呵的。因為母親身上有一種強大的力量,樸實良善、堅強樂觀、勤勞奮爭、爭氣好強,那是一種無畏的不屈的精氣神兒,象一束光照耀著溫暖著我們,讓我們心懷希望,健康成長。記憶中就沒有難住母親的事,所有的艱難困苦都有她解決的辦法。在艱難中砥礪前行是母親留給我最大的精神財富。

 


長大了,哥哥、大妹和我先後成家,生活有了起色,本想著母親不用再活得那麼艱難了。但誰曾想母親的艱難才真正開始。先是父親得病,一直是我家主心骨的母親勞心勞力,不僅得做治病花錢的難,還得隨時侍奉,醫院年年幾進幾齣,還得考慮未成家的小妹和小弟的事,那艱難可想而知。

 

再後來,母親病了,爭氣好強的母親活得更艱難了,在與病魔和生活的鬥爭中,母親的力量一點點被削弱,直到被囚困在床。

 

七十四歲是一道坎。癱臥病床三年的母親沒有邁過去,腦出血後遺症嚴重的母親也無力邁過。儘管我們兄妹五人幾次從病魔手中把母親的命奪了回來,但母親依然活得很艱難,她吞嚥功能有問題,吃喝困難,瘦弱的身體讓人心疼又無奈。母親是堅強的,被病魔囚困在床的她從沒有叫喊過,也沒有提過些許有理或無理的要求。儘管她的生活沒有一點兒質量,但她總是默默地承受著,像活佛一樣護佑著家庭的安詳與平和。她的良善與隱忍把母愛的偉大詮釋得淋漓盡致。

 

二零二一年五月二十二日,陰曆四月十一,母親離我們永遠地去了。在我們兄妹為她慶生後不到一月的一天。母親生前在平頂山,弟弟弟媳都很孝順,接到弟弟語調異常帶有哭腔的電話,知道母親的大限到了,我失聲痛哭,來不及到平頂山,弟弟載母親回老家的路上,母親已依依不捨地疲倦地閉上了她那消瘦的雙眼。她沒有等到見哥哥、我和兩個妹妹最後一面,我知道母親的力量被病痛的磨難耗盡了。

 

趕到老家看到母親平靜而安詳的遺容,我嚎啕大哭。母親太可憐了,她把一生奉獻給了我們家,卻沒有享過一天的福。她一輩子活得太艱難了,雖然不屈卻多麼讓人心疼憐愛!我哭母親的可憐,哭母親的艱難,哭從此之後自己變成了沒孃的孩子,再也沒有可親可敬可愛的媽媽了。

 


母親走了,雖然不捨,但想到她生前飽受病痛折磨的毫無生活質量的苦難樣兒,母親的離去也是一種解脫。母親應該是換一種方式享福去了。願天堂裡再也沒有病痛災難,願母親在那邊一切安好順遂!

 

雙親不在了,姊妹之間儘管還有相見,但頻率明顯降低了,不單單是疫情的原因。娘在,人生尚有出處;娘不在,人生只剩歸途。娘在,家在,兄弟姊妹是一家;娘不在,兄弟姊妹變成了親戚。

 

母親雖不在了,她一定還在天堂護佑著我們。她的愛一直都在。我們一定會活得好好的。

 

母親不在了,年近五十的我第一次感覺自己真正長大了。長大了,再也不能在母親面前撒嬌了;長大了,應該有獨立應對生活中萬千變化的能力了;長大了,應該韻中有慧柔中帶剛可以讓泉下有知的雙親安心了;長大了,一切都不再是難事了,生命中的人和事,來去隨意,收放自如。

 


中年逢盛世,自己也似乎活明白了,在寧靜中修心,在自處中成長,務實工作,讀書學習,除開心快樂外,一切都不是追求。母親去了,是因為多災多難的身體。從此後,保持好心態,鍛鍊好身體是我唯一的目標。

 

我想,這樣,遠在天堂的母親也可以心安了。





                   作者風采



吳桂霞  汝州市逸夫小學教師,汝州市作協會員,2021年度汝州市“十佳作家”。喜歡把心安放在清淺的文字裡幸福時光,溫暖日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