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生活中總算沒有了吵鬧和衝突,整個人都覺得輕鬆很多。


這幾天丫博社的老師們讓我在網上搜集一些有關親子關係的案例,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


網上怎麼那麼多孩子對父母的抱怨控訴呢?這讓我很吃驚。


父母對孩子的不理解和指責,這一代訴說自己的痛,埋怨上一代父母,下一代抱怨這一代,明明最應該是親密無間關係,為何會有這麼多衝突,還是群體性的。



想想我自己前一段時間,也是因為親子關係衝突不斷,焦慮到神經錯亂,生活陷於混沌無助之際,幸虧遇到了丫博社。


幾個月前,我像“祥林嫂”一樣嚮導師們大吐苦水,還特意強調了我是學習型家長,跟別人聊起教育頭頭是道,可到自己這裡,怎麼就應了那句話:道理懂了一堆,依舊過不好生活。


市面上幾乎所有的兒童教育都講親子關係,從大咖大V專家,到街頭普通寶媽,都強調親子關係很重要,可什麼是好的親子關係呢?


青春期小吵隨時有,大吵也不斷,我和孩子的親子關係陷入講道理,頂嘴,討價還價,妥協這樣的魔性循環。


我使了渾身解數,以至於殫精竭慮,卻始終跳不出這個怪圈,我們之間的溝通成本越來越高,直到雙方筋疲力盡,拒絕溝通。


可畢竟生活在一個屋簷下,每天還是有很多不得不說的事兒和話,難免會擦槍走火。這時候,我認為最好的親子關係就是不吵架,互不傷害。


帶著這個令我滿意的“答案”,我信心滿滿地參加了這周丫博社沙龍,正好這期要講親子關係。


在沙龍上,老師分享了一個親子溝通案例:

圖:


涵蓋三代人的對話,每一句都很簡短,沒有責怪,質疑,隔著屏幕都感受得到愛的流淌和互相滋養,如此精準又高效地溝通模式,這個案例中的女性完美地從老媽那裡傳承到並再傳承給自己的兒子。


我特意用手機拍下來這兩段對話,帶回家跟老公琢磨演練很久,我們共同的感受就是:這溝通好高級。“你”“我”“Ta”每一個關鍵都拿捏的精準,多一字少一字都會變味。


共同的感受啟發了共同的問號——什麼是好的親子關係呢?


“叮咚”群裡跳出來一個醒目的信息,一個女性交流群跳出來一則消息,sara在群裡說她被老媽罵了,原本答應老媽回去吃飯,遲到了,就被老媽電話追過來罵。


真是無獨有偶,下午聽了課,晚上就碰到了同樣的事件,我特別想知道sara的老媽怎麼罵她的,趁機複習一下課程,俗話說,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


她說:還有啥新鮮的嘛,不就是,你咋這麼不懂事,這麼不體諒人,我們從早上就開始準備,為了你們過來吃飯,這麼大了都不尊重別人的勞動成果,真不知道,你在外面咋工作的,balabala………


隔著屏幕我都能感受到她的無奈和委屈,我發了個表情抱抱她,她老媽都80多歲了,前些天還在生病,她還忙前忙後地盡孝,怎麼這會兒就被罵了?


而且,而且她說的跟老師課堂上講的幾乎一字不差……,好吧。


對比兩對母女的交流,我又想象了下同樣場景,我跟老媽之間會有什麼樣的情景發生呢?


首先,我可以肯定老媽不會罵我,或者用權威或者道理來綁架我,讓這頓飯帶上情緒。

其次,我認為自己遲到肯定有自己的理由,說給老媽肯定被理解和接受。


不過,即便老媽不罵我,但肯定不會像課上老師的案例,那位媽媽“平靜”接納。她會有別的說辭:哎呀呀,你看,我飯都做好了,你又不吃了,總不能倒了,浪費多可惜諸如此類的牢騷幾句是少不了。


我覺得挺有意思,三對母女的情形都不同。我又追問sara,那你捱罵後還去吃飯了嗎?她說肯定要去,去了現場還繼續被數落,面對老媽,她選擇妥協,只好不停認錯認錯。


我又一次想象,如果老媽罵我了,我還會去吃飯嗎?我明明知道去了還會繼續被數落,那還會去嗎?我有無數個理由不去啊!我再設想我辛苦操持一桌飯菜,孩子說她不回來吃,我會怎麼反應呢?


此時,我頭腦裡似乎那個一直模糊的親子關係評判逐漸清晰了。


sara,一直被老媽管控打壓,她花了幾十年試圖證明老媽對她的管教是錯誤的,一次次證明,一次次失敗。


如今面對老媽的再次挑剔,她選擇妥協,不再對抗,這是她接納了後果,是她成長成熟的表現呢?還是無奈的接受呢?有機會一定要跟她探討一下,這之間區別還是很大的。


課上案例的女性很幸福,一直被老媽關愛,尊重,她與老媽的溝通交流是平等信任的,話不多,但都不越界。她們之間的溝通完美呈現了——溫柔對人,堅定對事的愛的滋養模式。


我,儘管小時候經常捱打,但我認為那些是時代烙印,自打我離家上學後,我在老媽面前似乎就成了強者,不論我怎麼隨機計劃,老媽始終在那裡候著,我就很少會顧及她的感受了。


再反觀我與孩子的交流,好的時候形同姐妹,不好的時候視若仇敵,完全喪失了角色應有的邊界——互懟模式的溝通效率低,傷害性還很大。


孩子每次把我惹生氣了,還強詞奪理,你是我媽,我不在你這裡任性,還能去哪裡?我會嘲諷孩子一句:窩裡橫!我們的溝通以雙方憤怒收場。


我們怎麼走到這一步的,以下這篇文章寫的蠻詳細的。

曉丫的成長篇4 | 不放心和不忍心吞噬了我對孩子的信任


一個人從出生那刻,基因裡就已經刻上原生家庭密碼,伴隨一生,不論你承認與否。自從敏芊老師讓我寫文章開始,我就深刻地體會到這一點。


但是敏芊一直說,原生家庭只是用來分析根源的,並不是給我們甩鍋的,改變還是要從自己開始。


這讓我想起了,敏芊讓我看的那本書<被討厭的勇氣>,記得心理學家阿德勒有一個重要理論——目的論。


“我們不是住在客觀世界裡,而是住在自己營造的主觀世界裡。如果你的世界呈現出複雜怪異的、不讓你舒服的一片混沌中,你可以通過改變自身讓世界恢復其簡單的姿態。


因為問題不在於世界如何,而在於你是怎樣的人”。——阿德勒。


此刻,我猶如被打通了任督二脈,感受到一股由內而外的力量——先做好自己,自己負責。


家庭裡,每個人行有所止,言有所界,就是好的親子關係。


如何做到呢?真心推薦朋友們來參加我們丫博社的公益講座。



—END—


謝謝閱讀,覺得有啟發,點個“在看”


“留言”


感謝幫助我一起成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