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將房產低價賣給長子,長子去世後,能要求長孫支付贍養費嗎?

來源:北京海淀法院

轉自:北京海淀法院

特別提示:凡本號註明“來源”或“轉自”的作品均轉載自媒體,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所分享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僅供讀者學習參考,不代表本號觀點



年近九十的王阿婆患有高血壓、動脈硬化等疾病,需要常年看病吃藥,生活基本無法自理。王阿婆雖育有四名子女,分別是李強(化名)、李建(化名)、李芳(化名)、李榮(化名),但在長子李強去世後,其他子女均不在身邊照顧,也不盡贍養義務,故王阿婆只能訴至法院,要求其子女李建、李芳、李榮、以及其長孫李浩(化名)每人每月向其支付生活費2000元,每人每月到其住處探望其兩次。海淀法院經審理,判決李建、李芳、李榮每人每月支付撫養費1000元,每月探望王阿婆一次,駁回王阿婆要求孫子女支付贍養費的訴訟請求。



案情簡介


原告王阿婆訴稱,早在2014年,為保障自己的晚年生活,她將登記在自己名下的房屋以買賣的方式低價出售給了長子李強並進行了過戶,同時其與李強一家達成了口頭協議,李強一家需保障她在有生之年可以對該房屋享有居住權。王阿婆的其他子女李建、李芳、李榮知道後因未分得財產而心存芥蒂,不再與王阿婆來往。


2015年,李強突然因病去世。此後王阿婆幾次因病住院,其他三位子女及長孫李浩均未對其進行照料,不僅不接電話、不給贍養費,還拒絕前來探望,只能由社區的工作人員陪同看病、住院。2020年初開始,李強之子李浩以結婚為由,在李強遺產尚未分割的情況下,數次要求王阿婆搬離該房屋另尋住處。王阿婆認為對方的行為已經嚴重違反了我國關於贍養老人的相關法律規定,於是提出上述訴請。


被告李建、李芳、李榮辯稱,王阿婆每個月都有固定的退休金以及殘疾保障金,而且早已將自己的房產轉讓給了李強,現李強雖然已經去世,他的兒子李浩作為主要繼承人之一,享受了既得利益,自然需要代替李強履行贍養義務。況且,李強一家還和王阿婆簽訂過相關協議,應當負責王阿婆的日常生活起居。


被告李浩辯稱,自己沒有穩定的收入來源,經濟負擔較重,並且作為王阿婆的孫子,並沒有贍養祖母的法定義務,故不同意支付贍養費。



法院審理


法院經審理後認為,贍養父母是子女應盡的義務。王阿婆作為母親,有權利要求子女在其年老生病時對其進行贍養,子女有贍養老人的義務。本案中,王阿婆已高齡,不僅身體殘疾還患有疾病,生活不能自理,需要有人照顧。現王阿婆要求子女對其盡贍養義務,對此請求予以支持。本案中,王阿婆雖有固定的退休金以及殘疾保障金,但其年老多病,需每月固定支出看病費用,為確保其老年生活質量,子女應支付贍養費來解決老人的生活問題。對於給付贍養費的數額,本院根據雙方實際情況及老人的需求酌情予以判定。


就王阿婆要求長孫李浩支付贍養費一節,本院認為,李浩父親李強雖已去世,但王阿婆還有其他子女,並且有一定的負擔能力,根據法律規定,在該情況下,孫子女沒有贍養祖父母的義務,故本院對該請求不予支持。但需要指出的是,家庭應當樹立優良家風,弘揚家庭美德。關愛老人、家庭和睦是我們倡導的價值觀,子女應當在老人需要時對老人進行探視、照料等義務。最終,法院作出上述判決。


宣判後,雙方均未上訴,該案現已生效。



法官說法


《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第一千零六十七條第二款明確規定,成年子女不履行贍養義務的,缺乏勞動能力或者生活困難的父母,有要求成年子女給付贍養費的權利。第一千零七十四條規定,有負擔能力的孫子女、外孫子女,對於子女已經死亡或者子女無力贍養的祖父母、外祖父母,有贍養的義務。因此就孫子女是否需要承擔贍養義務,不能一概而論,需要根據當事人的家庭情況具體分析。


首先要求孫子女有一定的負擔能力,其次還應當考慮在子女去世後,祖父母、外祖父母是否有其他子女。需要注意的是,在判定贍養費金額時,需要綜合考慮老年人及贍養人的經濟收入、所在地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情況、被贍養人身體健康狀況以及每月固定生活支出等因素。


本案中,王阿婆的長子雖然去世,但是她還有其他子女,且具有一定的經濟能力,因此王阿婆僅因長孫李浩是房產的主要既得利益者之一就要求其承擔贍養義務的訴訟請求,法院未予支持。


隨著老齡化社會程度的加深,如何面臨“銀髮危機”成了許多老人都不得不面對的問題,除了依賴社會養老保障體系、養老保險以及自身的養老積蓄以外,大多數家庭的老人更多是依賴子女養老。“烏鴉尚知反哺”,孝順父母一直是中華民族的傳統美德,在我國重大傳統節日重陽節即將來臨之際,如何保障老年人安享晚年是每名子女都應當思考的問題,除了生活起居還要儘量滿足父母的精神需求。


同時,需要指出的是,父母擁有自由處置財產的權利,體現在被繼承人可以根據其自由意志訂立遺囑,或簽訂遺贈扶養協議,繼承人應對此給予充分尊重,即便未分得遺產或未達心理預期,作為子女也理當對父母盡孝,報答養育之恩,而不是因遺產爭奪而忘卻本心,用道德綁架為年邁的父母增添心理負擔。只有這樣才能讓所有的老年人都能有一個幸福美滿的晚年,真正實現老有所依、老有所養。

相關文章

老無所依,老人與子女對簿公堂

2021-06-18

案情介紹董某1和劉某是一對夫妻,二人共同育有3名子女,分別是長女董某2,長子董某3,次女董某4。老母親劉某因風溼病引起多種併發症,導致臥床不起,需要長期依賴護理、照料,兩個女兒一直盡心盡責的對母親進行照顧。但是唯一的兒子董某3卻一直對自己的父母不管不問,即使母親臥病

老人要去養老院 子女拒付贍養費

2021-06-19

晨報融媒體訊(解瑞羽記者李靜平)老伴去世後,王某便獨自一人在村裡生活。如今已近八旬的他再三斟酌,準備到養老院生活,沒想到卻遭其他三個子女的強烈反對。無奈之下,王某將他們告上陽明區人民法院。經法院審理,依法判決三個子女每人每月給付王某贍養費480元。據瞭解,王

蚌埠:兩位古稀老人起訴贍養費獲支持

2021-06-22

老張與老陳,兩位老人系夫妻關係,今年都已年過古稀,卻於將自己的兒子張甲告上了法庭。近日,懷遠縣人民法院依法判決一起贍養費糾紛案件。兩位老人共生育四個子女,歷經千辛萬苦將他們撫養長大。現兩老人年事已高且無生活來源,維持日常生活所需都需兒女進行幫助,兩位老人的其他三位子

故事:八旬父母狀告七個子女,說到贍養互相推諉,這是所謂的多子多福?

2021-07-20

俗話說,樹欲靜而風不止,子欲養而親不待。子孫滿堂是多少人晚年之時的暢想,又是多少人晚年之時的幸福,對於老一輩的人來說,因為受傳統思想觀念的影響,所以對於他們來說,多子多福才是見證人生幸福的唯一時刻。雖然在撫養孩子的道路上有些坎坷有些艱辛,但是他們始終認為,當孩子長大

七旬老父狀告五子女棄養 法院判決:應予贍養!

2021-08-16

湖南法院網訊近日,湖南省華容縣人民法院審結一起贍養費糾紛案件。原告羅某起訴五個子女,要求每個子女每月向其支付240元的贍養費,該訴訟請求得到法院支持。羅某將五個子女訴至法院,稱其共生育六個子女,現在自己體弱多病,每月醫藥費多達600元以上,早在2019年原告向某鄉

七旬老父狀告五子女棄養 法院:應予贍養!

2021-08-16

中國法院網訊(陳祥玲劉為)近日,湖南省華容縣人民法院審結一起贍養費糾紛案件。原告羅某起訴五個子女,要求每個子女每月向其支付240元的贍養費,該訴訟請求得到法院支持。羅某將五個子女訴至法院,稱其共生育六個子女,現在自己體弱多病,每月醫藥費多達600元以上,早在2

中秋月圓,64歲父親訴請女兒“常回家看看”,法院如何判?

2021-09-21

一邊是租房生活的患病父親一邊是對父親不聞不問的高管女兒他要求她支付贍養費並常回家看看她稱父母離異自己未感受過父親關愛不同意承擔贍養義務……面對親生女兒對自己的不管不顧、不盡贍養義務,老人深感孤獨無助,無奈之下只能一紙起訴書將女兒訴至鼓樓法院。表面是房產糾紛實則是親情

執行攻堅 | 東光法院:深入老年公寓送交九旬老人贍養費

2021-09-26

“家和萬事興,敬老要先行”,孝道,是中華民族的傳統美德,贍養老人是每個公民應盡的法定義務。但是有些子女把贍養老人當成負擔,忘了父母的養育之恩,本是最親近的家人,最後卻走向法庭,成為了仇人。近日,東光法院南霞口法庭深入老年公寓,解決老人贍養費問題。本案的原告邢某景,1

【星火執行】暖心!執行法官為七旬老人送去贍養費

2021-10-09

近日,蛟河市人民法院執行局順利執結了一起贍養費糾紛案件,執行法官上門將贍養費送到七旬老人手中,取得了良好的法律效果和社會效果。嚴某甲與鄒某於1987年12月份辦理登記結婚,鄒某系再婚,雙方婚後無子女,嚴某乙系鄒某與前夫所生,當時嚴某乙7歲,隨同其母親與嚴某甲共同生活

暖心!執行法官上門為七旬老人送贍養費

2021-10-09

近日,蛟河市人民法院執行局順利執結了一起贍養費糾紛案件,執行法官上門將贍養費送到七旬老人手中,取得了良好的法律效果和社會效果。嚴某甲與鄒某於1987年12月份辦理登記結婚,鄒某系再婚,雙方婚後無子女,嚴某乙系鄒某與前夫所生,當時嚴某乙7歲,隨同其母親與嚴某甲共同生活

法院:支持女兒不用贍養90多歲老父親!

2021-10-11

俗話說養兒防老、積穀防饑為人子女贍養父母自古以來被認為是理所應當的事但上海有一位市民王小姐面對自己年逾90的老父卻拒絕承擔贍養義務......未成年被父親性侵多年後被起訴要求付贍養費王先生與妻子共育有兩子一女,妻子去世後,王先生便與大兒子共同生活。一年前,大兒子也因

丹稜看“典”丨老人將房產低價賣給長子,長子去世後,能要求長孫支付贍養費嗎?

2021-10-13

年近九十的王阿婆患有高血壓、動脈硬化等疾病,需要常年看病吃藥,生活基本無法自理。王阿婆雖育有四名子女,分別是李強(化名)、李建(化名)、李芳(化名)、李榮(化名),但在長子李強去世後,其他子女均不在身邊照顧,也不盡贍養義務,故王阿婆只能訴至法院,要求其子女李建、李芳

子女不贍養父母 法院這樣判

2021-10-16

羊有跪乳之恩,鴉有反哺之義,贍養老人是中華民族的傳統道德,也是法律明確規定的義務。然而在現實生活中,因不贍養老人引發的家庭矛盾比比皆是,父母和子女對簿公堂的情形也屢見不鮮。近日,霍林郭勒市人民法院審理了一起贍養費糾紛案,依法維護了老年人的合法權益。張某與王某系夫妻關

房子到手卻不管老人,老人只得起訴子女和長孫要求贍養,法院:這是義務

2021-10-16

老人低價把房產賣給長子以求能得到妥善贍養,然而此舉令其他子女心生芥蒂,長子去世後,老人無人贍養。年近九十的王奶奶為此把3名子女和長孫訴至法院,要求他們履行贍養義務。近日,海淀法院判決:子女須每月向老人支付撫養費1000元並探望一次,駁回王某要求孫子支付贍養費的訴訟請

將房產低價賣給長子,長子去世後,能要求長孫支付贍養費嗎

2021-10-17

中國法院網訊(林婷)年近九十的王阿婆患有高血壓、動脈硬化等疾病,需要常年看病吃藥,生活基本無法自理。王阿婆雖育有四名子女,分別是李強(化名)、李建(化名)、李芳(化名)、李榮(化名),但在長子李強去世後,其他子女均不在身邊照顧,也不盡贍養義務,故王阿婆只能訴至法院,

老人將房產低價賣給長子,長子去世後,能要求長孫支付贍養費嗎?

2021-10-17

來源:北京海淀法院轉自:北京海淀法院特別提示:凡本號註明“來源”或“轉自”的作品均轉載自媒體,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所分享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僅供讀者學習參考,不代表本號觀點年近九十的王阿婆患有高血壓、動脈硬化等疾病,需要常年看病吃藥,生活基本無法自理。王阿婆雖

九旬老人狀告兒子不贍養 中牟法官:希望老人老有所依

2021-10-19

大河網訊近日,中牟縣人民法院受理一位九旬老人訴四個兒子贍養糾紛案,老人訴請判令四個兒子履行贍養義務,自2021年6月1日起按照每人每月1000元的標準支付贍養費,且今後醫療費由四個兒子平均分擔。自2021年2月份開始,作為被告之一的長子因得不到老人的房屋財產就開始

父母有退休金,還能向子女追要贍養費嗎?

2021-10-28

點擊藍字╱關注我們●基本案情原告(上訴人):孫某83歲被告(被上訴人):孫某1孫某2孫某3孫某系孫某1、孫某2、孫某3的父親,孫某起訴要求孫某1、孫某2、孫某3每人每月支付贍養費2000元。孫某退休金每月7000元。三被告均表示願意照顧孫某,只是沒有能力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