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氏家族變遷記(二)

明朝大遷徙

高志明 劉立波


劉氏家族變遷記(二)明朝大遷徙


那首: “問我祖先何處來,山西洪洞大槐樹。祖先古居叫什麼,大槐樹上老鴰窩”的歌謠,承載著移民及後裔對故土家園的依戀和顧盼,魂牽夢縈尋根問祖的地方。回望祖輩們遷徙的征程,追蹤祖輩們的人生軌跡。在元朝末年、由於戰爭頻繁,旱澇、蝗蟲、瘟疫等天災人禍造成黃淮、江淮、長江流域大半個中國人口銳減。河北、山東、河南、蘇皖北部,描述當時:“白骨露於野、千里無雞鳴”、“赤地千里少人煙”的荒蕪、淒涼情景。

朱元璋統一天下, 明朝建立為了鞏固政權、平衡人囗恢復農業生產,實行移民大遷徙。那時山西戰亂極少,晉南又是崇山峻嶺易守難攻保持相對穩定。加上風調雨順、五穀豐登,百姓安居樂業、豐衣足食。中原百姓紛紛逃往那裡謀生,人口劇增。當時洪洞縣人口最多,地處交通要道:北通幽燕、東接齊魯、南達秦蜀、西臨河隴。北關的廣濟寺是唐朝以來的驛站,政府設局派員在此辦理移民手續。領取“憑照川資”。

當時移民政策:三口之家留一、六口之家留二、八口之家留三。還說:凡家裡有男丁的只留小兒子,其餘全都遷移。又說:政府預先發出告示,除廣濟寺周邊的不遷,其它地方都遷。限定日期都到廣濟寺大槐樹下報道,不遷者也必須到那裡央求官府。當成上萬的人群聚集在大槐樹下,官府調動大批官兵出其不意將其團團圍住,所到之人不論男女老幼一個不留地全部遷移。

廣濟寺旁,寬闊驛道邊那棵枝繁葉茂大槐樹,老鴰在樹杈間壘起巢窩(移民遷移活動都選擇在晚秋後農閒時進行)。秋後樹葉凋落,剩下光禿的樹枝和那醒目的老鴰窩。移民離開故土面對大槐樹跪拜,潸然淚下、一步一回首,漸遠漸行。遙望大槐樹上的老鴰窩依依惜別,按照官方的指派、在官兵的監護下遷往中原各省。棲息在樹上的老鴰,在蕭瑟的秋風中發出聲聲哀鳴,似乎在為遠去他鄉的移民送行。

移民來到新的遷居地、另立族譜,而把家族的源頭追溯到那山西洪洞大槐樹。在山東青州博興縣東門莊村頭公路旁豎立一石碑,上面銘文記載: 洪武二年東遷移民史記。二零零三年邳城劉氏族人赴故里續修家譜,看到了那個見證歷史的石碑,彷彿浮現祖輩們遷移的情景,深深緬懷先祖。

劉氏譜載:平、坦、泰、夷四兄弟於洪武二年,自山西洪洞廣濟寺遷往直隸省棗強縣,後洪武五年又遷往山東省青州博興縣皂戶陳家莊(今址鮑劉莊),入魯定居後另立族譜。平、坦、泰、夷:定為一世祖,繁衍生息、族人眾多、團結和睦,曾有“五世同居”之美譽。五世後分家,先祖劉泰後人移居東門莊。後十世祖:劉漢桂攜子、孫南徙邳州。


免責聲明:本號所發佈的信息均出於公眾傳播,如其他媒體或個人從本號下載使用須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部分圖文來源於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