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擊上面“凡而不煩”關注我們!

到了一定年紀,喜歡沒事翻翻相冊,看著一幀楨泛黃的老照片,往昔時光的點點滴滴又會在腦海中回放,彷彿過去並未走遠。尤其喜歡看全家福,因為承載了自己從小到大的滿滿的回憶。





今天聊聊我的胖哥哥,他比我大兩歲,從小就比同齡人胖一些,但絲毫不影響他五官的端正,算得上是一個微胖的小帥哥。聽老媽說小時候的哥哥很貪玩,也沒少捱打。有次調皮不聽話,老媽想要嚇唬一下他,“讓你不聽話,把你捆樹上,”老媽本意是嚇唬他一下,心想哥哥跑了也就算了,誰知他非但不跑,還倒背起手讓媽媽捆,反倒將了媽媽一軍。老媽一看這種情況不捆也不行了,於是只好把哥哥就捆在了樹上,但隨即老媽又得到了來自奶奶的批評,“小孩子還真捆啊”,弄的老媽面子上不來下不去的。後來跟隨當兵的老爸到了西藏生活,哥哥在那裡上了小學,上學經過的路兩旁有一排排的樹木,放了學哥哥不著急回家,爬上一棵樹下來再爬另一棵,不知道要爬多少棵,只記得一個月就穿破一條褲子。還有一次放學了,左等右等也不見哥哥回家,這下把爸媽急壞了,召集當時所住的家屬大院裡的鄰居們幫忙分頭去找,最後在一工地上的窗框堆裡看到哥哥正和一個藏族同學寫作業呢,渾然不覺自己太晚不回家讓大人揪了心。當看到哥哥時,爸媽那顆又氣但也踏實下來的心化成拳頭落在了哥哥身上。





後來跟隨老爸轉業回到家,我也上了小學,那個年代,都是大帶小,每天上下學我就成了哥哥的跟屁蟲,但哥哥走路很快,每次我都要小跑著在後面緊緊跟著。就這樣形影不離,哥哥也沒忘記欺負我,典型的一次,那時晚上洗腳,都是和哥哥用一盆水,每次都是我先洗哥哥後洗,然後他洗完再出去把水倒掉,有一次不知道為什麼哥哥不願意了,洗完倒水時潑出去一半剩回來一半,老媽問,怎麼還剩下一半,哥哥說那是她洗的,憑什麼每次都是我倒水,我倒了我的一半,她那半讓她自己去倒吧,弄的爸媽哭笑不得。以至於後來每次說起這件事都要樂上半天,稍微多用一點點的勁兒整盆水就潑出去了,非要拿捏著勁倒一半剩一半。哥哥參加了工作以後,我們也都長大了,不再有爭吵,有時哥哥發了工資,也會在我們面前顯擺,我和小妹也會坐在哥哥的腿上撒嬌似的跟他索要零花錢,哥哥也是很大方的給我們。





後來哥哥結了婚,我們之間減少了打鬧,更多了生活中潛移默化的關心和愛護。再後來,我和小妹也都相繼參加工作,各自結婚成家。我們都忙碌著各自的事情,在一起嬉笑玩鬧的時間逐漸減少,見面更多的是談論生活工作中的事情。偶爾聚在一起出去的路上倒成了我們歡聲笑語的機會,有一次哥哥開車帶著我和小妹辦事,一路上我們東拉西扯,想哪兒說哪兒,忘了談起什麼話題了,我和小妹正陶醉在老王賣瓜自賣自誇時,哥哥突然把車窗搖上去,我問哥哥這是什麼意思,他幽默的說,家裡說說得了,可別讓別人聽見,會笑話你們的。所有這些,當時會感到可氣或可笑,但現在回憶起來感覺到的只有溫暖。

















哥哥平時忙於工作,有時候家庭聚餐也不能參加,和老爸老媽一起待著的時間也不太多,有時候老媽給他打電話,笑著嗔怪他是不是忘了家裡的父母,每次哥哥都會打趣的把老媽哄高興。難得一起出門的機會,哥哥也會寸步不離的攙扶著老媽,在他粗獷的背後其實也有好多溫柔的一面,去年完成老爸的夢想之旅之後,哥哥為他未能參加也深感內疚,在爸媽的金婚儀式上,他在發言時多次哽咽,聽著哥哥的話,我也紅了眼眶。





哥哥,我理解你工作上重任在身,照顧家裡有時會力不從心,其實全家都理解,你一直是我和小妹的好哥哥,希望你注意好身體,帶領咱們的大家庭一直和睦幸福,開心快樂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