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懂事的小孩,稱王稱霸

    看到一段視頻,小女孩養了兩年的狗被她奶奶十塊錢賣給狗販子,在狗被運走之前,她哭得傷心欲絕,甚至連狗販子都說算了。但她的奶奶堅持。狗被摩托車帶走,她坐在地上,哭到脫形。如果不是下方的評論裡說:這個小女孩怎麼這麼不懂事!我大約也不會放下吃了一半的午飯,衝進星巴克,開始對著鍵盤一通狂敲。




     蜀之說,我需要從現在開始,決不放棄任何一次寫作的衝動,這是上天的恩賜,是此生不可辜負的天選,所以,我決定以下面的故事,回應他對我的鼓勵與愛。




    我四歲的時候,對,就是四歲的時候,我真記得四歲時候的很多事情,這是天生的記性好,很多時候顯得很厲害,但請相信,記性太好有時候也是折磨和詛咒。




    我老外婆有個閨蜜,是個退休的中學歷史老師,一頭白髮,三角眼,judge一切,用今天的評論來說,就是行走的人間彈幕。她會依照大概一週一次的頻率,來我老外公老外婆家,吃晚飯。她的兒子女兒大部分在外地,她總是自己一個人悄無聲息也不提前告知,就突然出現在外公外婆家。




    而那個時候,我和我爹媽是幾乎每天都要回外公外婆家吃晚飯的。所以,請想一下我幼兒園放學在家裡,玩得正高興,這位太太突然敲門出現的時候,我驚恐的心情。




    晚餐結束之後,他們會一起看一會兒電視,再接下來,總是我老外婆打著電筒,扶著她閨蜜,把她送回家去。這一刻,記憶中她們在電筒光下弱小的身影,就在我眼前大概十米的地方。




    有一次,這位太太帶著一個大約二十歲的年輕男生到我們家,說那是她的大孫子,從外地來看望她。




    例行晚餐的時候,餐桌中間,放著一大碗清燉雞湯。在那之前,我們家每次吃雞,雞頭上的雞冠和頭裡面的腦水,都歸我,因為:吃雞冠會出人頭地,吃腦水補腦水,越吃越聰明。




    大家剛上桌坐好,老外婆的閨蜜太太就對著她的大孫子發話:你把雞頭剝給我吃,唉,我最喜歡吃這沒人吃的東西了。




    我大約此生都會記得,那一刻,我的老外公、老外婆、還有今天已經被我尊稱為老阿姨的我媽、尊稱為高伯的我爸,四個人,八隻眼睛,突然都轉過來看著我。情緒之豐富,擔憂之明顯。他們當然知道關於雞頭的傳統設置,他們怕我會不答應太太的安排,即使我不哭不鬧,說點什麼不合時宜的話,也會破壞氛圍,特別是在太太帶著她的孫子來展示的時候。




    然而我什麼都沒說,就這樣任由太太的孫子把雞頭剝給他吃掉。




    在任何時候談論起這件事情,我都必須說,當時的那一刻,絕對不是他們四個人中有任何一個的眼神給我的壓力,而我僅僅只是覺得,一個雞頭,即使我很喜歡,這一個沒吃到,我還可以吃下一個,而在四個人八隻眼睛關愛中的我,總是有下一個雞頭和下一碗雞湯的。




    請不要誤解,這不是一個關於”懂事的孩子多麼優秀!“的故事,不是!不是!不是!對,重要的事情說三遍,不是!!!




    這個故事從頭到尾就和“懂事”沒有一毛錢關係,沒有!無論我是一個怎麼懂事的孩子,讓我一年吃一次雞,再有人來搶雞頭,相信我,我能幹出來的事情,會很誇張。




     那一天,太太被她大孫子扶走了之後,老外公老外婆老阿姨高伯四個人圍著我,展開了一場人入人心的表揚,同時,老外公表示:明天,我去買一隻雞,回來重新燉了,給你把雞頭補上。




    看,這才是問題最關鍵的那個點,我是因為知道,他們還會再給我買雞,買回來清燉、紅燒、黃燜、辣子、宮保、叫花、甚至讓雞客串鴨子,成為home made版本的香酥鴨(ji)。




    所以,我懂事,我懂沒有這個雞頭,會有下一個雞頭。我還懂,沒有這個布娃娃,還有下一個布娃娃。但我和我媽同時懂,我們會將那些我最喜愛的布娃娃,在那些不講道理的小朋友們到家裡來之前,統統藏到她的櫃子深處。




    等小朋友們帶著提早買回來準備好的、她們到來之前被放在我床上的、她們以為是我最喜愛的布娃娃,歡天喜地地離開之後,(對,就是有這麼些小朋友和她們心裡扭曲的家長,專程到我家來奪我所愛。)我會和老阿姨一起,去她衣櫃裡,拯救我最愛的布娃娃們回到我的房間。




    在愛與豐富的基礎上,才有所謂的“懂事”。那是一種帶有“沒那麼在乎”氣息的大家之間的默契,是用心用愛培養出的不得已的備用方案。




    而“懂事”,絕不是在任何時候欺負小孩子的藉口。




   去要求一個生活貧瘠到目力可見的小女孩,去放棄陪伴了她兩年的寵物狗,這樣殘忍的事情,本就不該發生。她有資格哭,她還有資格鬧。




    這種時候,有人說:她不懂事。呵,這已經和這個小女孩懂事沒有關係了,是說出這句話的人,自己從來沒被愛過,沒有在被愛包圍的環境中知道自己可以怎樣受保護的活得滿足。自己得不到的,自然也覺得別人也不該得到,就應該大家都在“此刻最愛被強力剝奪”的痛苦中學會所謂的長大。




    長什麼大啊?去要求別人懂事的,從來都是自己一輩子拒絕長並時刻需要他人關愛的那一個,因為沒有得到愛,所以拒絕長大,再在此生中,時刻期待著所謂的心裡成熟的大人來愛自己,順便再帶有著一點剝奪式的懲罰,這是多麼熟悉的童年氣息。




    前幾天秋高氣爽的藍天白雲,老阿姨高伯叫著我們一家三口去野餐,我兒子在森林裡厚厚的松針上玩得很開心,老阿姨打開燒雞的包裝盒,我們不僅一起回憶了我四歲的時候關於那位太太吃雞頭的故事,還由我下嘴,把燒雞的頭剝開,雞冠和腦水歸我兒子,因為,吃雞冠會出人頭地,吃腦水補腦水,越吃越聰明。




    封面圖片是師母專門給我做的烤雞,只是很可惜,美國買到的雞,都是沒頭沒尾的。


 



相關文章

故事:老楊太太奪房

2021-06-26

作者:北方7月的北方,陰雨連綿。就在莊戶人家過“雨休”的時候,西下窪子屯的老楊太太,卻在家裡忙活得上氣不接下氣兒,裡屋外屋,炕上地下,到處擺著盆盆罐罐,老人伴著滴滴答答的響聲,拄著木棍,扶著牆,吃力地往返於裡外屋,發現盆子或罐子接滿了雨水,只見她放下手中的木棍,把盆

親戚住家的體驗:水電費當月1500,家裡亂糟糟的,回老家還臭罵我

2021-08-13

小時候喜歡睡在小夥伴家裡,甚至有時候為了留宿故意玩得特別晚。那會兒也在乎大人的感受,人家稍微有些嫌棄,那趕緊往家走。長大後就不願意上別人家睡了,除非必要,否則我寧願在外面酒店開個房。一是確實不習慣,二是不想給主人家添麻煩。我自己屬於半熱情的那種人(也不十分熱情,也不

對老人來說,外孫和孫子誰更親?路上祖孫倆的對話道出了真相

2021-08-15

文|好孕姐閨蜜跟我說,她因為從小在老家長大,一直覺得跟自己爸媽沒那麼親。父母好像是為了彌補她,等她生了孩子之後表現得對孩子特別好,好得讓她嫂子都妒忌了。畢竟,哥嫂家如今有個兒子,她家也是男孩,倆男孩在一塊玩耍時難免有個小打小鬧,一邊是外孫,一邊是孫子,對閨蜜父母來說

卡波特:米里亞姆

2021-08-17

文/卡波特H·T·米勒太太住在東河附近一座翻修過的褐色沙石公寓裡已經有好幾年了。她一個人住一套舒服的房間——兩間屋帶個小廚房。她是個寡婦,H·T·米勒先生留給她一筆數量說得過去的保險金。她這人興趣不廣,沒有什麼朋友,活動範圍很少超過拐角的那家雜貨店。公寓裡的其他

老外婆難捨“昆冠”牌雲腿紅、白月餅

2021-08-26

年年明月映中秋。從我懂事時起,幾乎每年的中秋節前,老母親都會讓父親去“昆明冠生園”訂幾盒雲腿紅餅、白餅,寄去宣威老家。40年前,我與母親回宣威看望老外公、老外婆時,應該是春節前夕,外面的積雪還沒打掃乾淨,空氣中還有著濃濃的寒意,宣威家中的木結構房屋顯得特別的破舊,聽

外婆的月餅情結 難捨雲腿紅白餅

2021-08-27

年年明月映中秋。從我懂事時起,幾乎每年的中秋節前,老母親都會讓父親去“昆明冠生園”訂幾盒雲腿紅餅、白餅,寄去宣威老家。40年前,我與母親回宣威看望老外公、老外婆時,應該是春節前夕,外面的積雪還沒打掃乾淨,空氣中還有著濃濃的寒意,宣威家中的木結構房屋顯得特別的破舊,聽

原來我單身是因為閨蜜不給力

2021-09-12

找不到對象的姐妹們彆著急,聽我一句勸,讓你的好閨蜜先談,然後讓她給你介紹。我一共談過四個男朋友,其中有三個都是我閨蜜給我介紹的(不是同一個閨蜜)現在這個也是,然後已經到談婚論嫁的程度了。我初戀在高中,那會兒太純情了就不說了。第一個閨蜜介紹的男朋友是她對象的朋友。那時

要分手?我成全你!

2021-09-23

●●●《機長先生》|第197集▼往期鏈接▼向上滑動閱覽(後臺回覆“機長”可提取全文)01:機長先生|只是長期曖昧對象而已02:機長先生|正牌前女友,是個厲害角色03:機長先生|她總是有辦法讓他心疼04:機長先生|你還真有渣的潛質05:機長先生|

母親的故事(五)—— 過年(上)

2021-09-28

母親的故事(五)——過年(上)“紅蘿蔔,咪咪甜,看到看到要過年,...”母親唱著歌謠,走著走著就走進臘月了。臘月是一年的最後一個月,在臘月一開始,家家戶戶就忙碌著為過年做準備。臘月二十三是小年祭灶日,蔡家要做八菜一湯慶祝一下。二十四是掃塵日,這天一大早,大人

母親的故事(八)—— 十五歲那年(下)

2021-10-04

母親的故事(八)——十五歲那年(下)秋涼了,老外公的病情也加重了,胃痛得越來越厲害。外婆不得不通知大舅公和么舅公,一起商量怎麼辦才好。大舅公一看老外公病得很重,就決定帶他去成都大醫院瞧病。么舅公也跟學堂請了一週的假,兄弟倆帶著老外公先在成都大舅公家安頓下來,然後帶

遲到六年的作文

2021-10-07

昨天下午去接小沐沐放學,混在人群中趕路時,忽然想到從前趕集的情景,又由趕集想到六年前的一件舊事。那時我還在蘇州,有一次,我獨自去菜場買了很多菜,坐在路邊等車的間隙,想起小時候和外公趕集的經歷,遂發了條朋友圈。灰弟在下面評論道:這些事可以寫成文章的,看學姐寫的都是片段

優秀作文選‖我的長輩(三)

2021-10-07

1-我的外公施奕菲我的外公今年61歲,頭上的黑髮漸漸變成白色的了。外公說他有白髮了就顯老,所以經常染髮,平時看上去頭髮全是黑的,顯得特別精神。外公臉上雖然佈滿了皺紋,但是看起來和藹可親。外公對舅舅和媽媽很兇,對我卻特別好。小時候,媽媽不讓我吃糖,外公總是給我買。媽媽

老舍·牛天賜傳31

2021-10-13

牛老太太對這個相貌的變化並不悲觀,孩子都得變。她記得她的弟弟,在八九歲的時候整象個瘦兔,可是到了十六歲就出息得黃天霸似的。這不算什麼。她沒想到的是這個:以她這點管教排練,而福官不但身體上不體面,動作上也象個活猴。她很傷心。一天到晚不准他出去學壞,可是他自己會

不懂事的小孩,稱王稱霸

2021-10-20

看到一段視頻,小女孩養了兩年的狗被她奶奶十塊錢賣給狗販子,在狗被運走之前,她哭得傷心欲絕,甚至連狗販子都說算了。但她的奶奶堅持。狗被摩托車帶走,她坐在地上,哭到脫形。如果不是下方的評論裡說:這個小女孩怎麼這麼不懂事!我大約也不會放下吃了一半的午飯,衝進星巴克,開始對

寫一封永遠寫不完的信,給媽媽您!

2021-10-30

還記得您唱的花兒納吉:“大河淌水嘛小河嘛流,花兒納吉”。這是您民族的歌謠,這是您民族的服飾,這是您民族的古羌城。您的生日,正是中秋月圓前後,到底是哪一天?無從考證,大舅說是他生日的前一天,您說不是。於是,今年定在中秋前一天,這樣,汶川的親人們,就會能來你

“我房貸6000,要養2娃,你卻逼我媳婦辭職伺候你,怎麼想的?”

2021-11-06

首先,問大家一個問題,你見過啃小的父母嗎?對父母來說,最可怕的事情莫過於養出一個無法獨立、一門心思啃老的子女。父母不但得一大把年齡了還得辛苦幹活供子女花銷,而且得一直為子女未來的生活操心,生怕自己哪天養不動了子女會活不下去。如心理學家希爾維亞·克萊爾所說:“世上的所

夢裡不見夢外見

2021-11-20

柿從石家莊回來了。她的同桌阿里聞風而動,馬上召集我們四閨蜜會合。嗯,我們四個是前後同桌,互為閨蜜。男閨蜜和女閨蜜。從小一起長大的孩子之間是沒有性別的,或者也可以說,我們是四兄弟。每次都是四個人湊齊了碰一下頭。柿在異鄉,她歸來,且時間充裕的歸來時,我們才得以小聚。有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