濟南4人蔬菜大棚割芹菜發生一氧化碳中毒!法院判決:僱主和大棚所有人各擔責50%!

為抗寒燒煤給大棚增溫。因怕凍傷蔬菜,未採取通風措施即派工人進棚搶收蔬菜,致使四名工人一氧化碳中毒。近日,山東省商河縣人民法院對這起追償權糾紛案作出一審判決,依法判令僱主和大棚所有人各擔責50%。


案情簡介

2021年1月9日,僱主張某僱傭四名割菜工到王某的蔬菜大棚割芹菜。當時正值一年中最寒冷的三九時節,大棚所有人王某在大棚內點煤爐或燃放增溫塊。僱主張某為確保蔬菜及早上市,指示四名割菜工於上午6時許到達王某的蔬菜大棚。

王某怕自家蔬菜被凍傷,未採取通風措施即讓四名割菜工進入大棚開始割菜,王某於7點左右到大棚給僱工送毛巾、於8點左右到大棚給僱工送飯均未採取通風措施。10時許,割菜工感到身體不適,給僱主張某打電話說明情況,僱主張某未及時指示割菜工停止割菜併到大棚外通風透氣。後僱主張某來到大棚現場,其仍未讓割菜工停止割菜,仍未及時組織割菜工到大棚外通風透氣。11時許,四名割菜工頭暈、噁心得厲害,無法繼續堅持割菜,紛紛走出大棚,一出大棚門口就暈倒在地,被僱主張某緊急送往縣醫院搶救,因縣醫院無高壓氧治療設備又緊急轉移到濟南市的醫院搶救治療。經醫療確認,四名割菜工均系一氧化碳中毒。幸虧搶救及時,積極接受治療,四人才脫離危險,逐漸康復。四人的治療共花費62480元,該62480元已由僱主張某向四名割菜工先行支付。

後僱主張某將大棚所有人王某告上法庭,張某稱:根據法律規定,提供勞務者遭受損害,有權請求接受勞務一方給予補償。接受勞務一方補償後,可以向侵權責任者追償。因張某已向割菜工給予了補償,故依法向被告王某追償,讓王某承擔相應責任。

濟南4人蔬菜大棚割芹菜發生一氧化碳中毒!法院判決:僱主和大棚所有人各擔責50%!

主審法官:山東省商河縣人民法院審管辦主任 李鑫


法院認為

商河法院經審理後認為,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第一千一百九十二條第二款規定:“提供勞務期間,因第三人的行為造成提供勞務一方損害的,……接受勞務一方補償後,可以向第三人追償。”本案中,原告張某向本案四名割菜工支付損害賠償後,嚮導致損害發生的被告王某追償,符合法律規定,本院予以支持。張某違反冬季大棚蔬菜採摘規律,過早組織割菜工割菜,割菜工感到身體不適向其說明情況後,其作為僱主未讓割菜工停止割菜,未及時組織割菜工到大棚外通風透氣,客觀上加重了四名割菜工一氧化碳中毒的程度,亦應對其所受損害負有責任。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第一百七十七條規定“二人以上依法承擔按份責任,能夠確定責任大小的,各自承擔相應的責任;難以確定責任大小的,平均承擔責任”,本案中,原告張某與被告王某對本案四名割菜工所受損害均負有責任,但責任比例難以確定,故認定原告張某、被告王某分別對四名割菜工所受損害承擔50%的責任。

據此,法院依法判決王某於判決生效之日起十內向張某支付賠償款31240元,並駁回原告的其他訴訟請求。


來源:商河法院

相關文章

住家保姆意外墜樓家屬索賠百萬,僱主是否要賠償?

2021-06-18

住家保姆凌晨在僱主家墜樓身亡,死者家屬將僱主劉某夫婦告上法院索賠。近日,樂清法院開庭審理了此案,判決劉某、黃某補償死者家屬50000元,並駁回死者家屬的其他訴訟請求。案件詳情2020年11月24日凌晨,樂清市公安局接到市民報警稱,樂清某轉盤附近的路邊躺著一個女子,地

【“典”亮生活】《民法典》與勞動權益保護

2021-07-03

2020年5月28日,十三屆全國人大三次會議表決通過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自2021年1月1日起施行。《民法典》共7編、1260條,各編依次為總則、物權、合同、人格權、婚姻家庭、繼承、侵權責任,以及附則。通篇貫穿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著眼滿足人民對美好生活的

【西固法院案例】用人方相互卸責,農民工索賠無果上法院!法官:我幫你!

2021-08-19

:“法官,我在打工時不小心傷了手指,花了一大筆醫療費,我到底應該找誰賠償?”:“如果您是在工作中受傷,那僱傭您的人應該承擔賠償責任。”:“我找過他們了,可他們之間相互推卸責任,誰都不肯賠我錢,而我又不懂法律,實在不知道該找誰要。”這是數月之前在西固法院立案大廳發生的

每日學“典”:保姆遛狗咬傷他人,狗主人擔責

2021-09-06

【每日學“典”:保姆遛狗咬傷他人,狗主人擔責】《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第一千一百九十二條:個人之間形成勞務關係,提供勞務一方因勞務造成他人損害的,由接受勞務一方承擔侵權責任。接受勞務一方承擔侵權責任後,可以向有故意或者重大過失的提供勞務一方追償。提供勞務一方因勞務受

勞務關係中的事故由誰擔責??

2021-09-13

日常生活中,一項工程中標後,後續常常存在發包、轉包、分包、僱傭勞務等,那麼工程層層轉包後,個人之間形成的勞務關係中,如若因勞務造成他人損害的,誰來承擔侵權責任呢?2019年10月30日下午,原告陳某兵受被告朱某傳僱傭在某工地施工,當時,陳某兵正在該工地一間門面房屋頂

民法典時代,單位勞務用工的責任邊界

2021-09-13

一、個人向單位提供勞務過程中,勞務提供方因第三方行為受傷,由侵權人承擔賠償責任;接受單位可基於公平原則合理補償勞務提供方。案例:(2021)內0602民初403號劉某1與劉某2、劉某3等用人單位責任糾紛一審民事判決書案情摘要:①2020年11月3日02時55分,劉拴

承攬合同與僱傭合同如何區分、認定及歸責

2021-09-23

隨著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發展,承攬合同與僱傭合同關係廣泛存在於我們的生產生活領域。在涉及此兩種法律關係的產品加工、裝飾裝修施工、設備安裝等勞務合同的履行過程中,經常會發生提供勞務一方的工人在工作中意外受傷的情況,而這類勞務關係大多沒有簽訂書面合同,提供勞務方往往會以雙

從本案談僱傭關係與運輸合同關係的異同

2021-09-27

【案情】原告廖某、被告周某系同村好友。2012年9月,被告周某拆舊房建新房,建房過程中需要木料。同年9月24日,原告廖某與被告周某口頭約定,由原告到鄰村將木料運回來。由於原、被告系同村好友,口頭約定時未當場談到報酬如何支付之事。原告廖某駕駛其自有的無牌農用貨車運

論僱傭關係與承攬關係的區別及提供勞務者受害賠償數額的認定方法

2021-10-08

導語:司法實踐中,在某些領域如裝修、裝卸、維修、搬運等,屬於僱傭關係還是承攬關係往往成為侵權案件中的一個爭議焦點。在現代民事法律關係日趨複雜的背景下,這兩種關係存在一定的相似之處,界定二者的關係確實存在一定的難度。下面案例的判決在區分僱傭關係還是承攬關係的基礎上,通

靠譜法|保姆打掃房間時摔傷,僱主要承擔責任嗎?

2021-10-10

小普家的保姆在打掃衛生時,因為把水灑到了地上導致滑倒受傷,保姆要求小普支付醫藥費。小普心裡有些疑惑:她自己摔傷了為什麼要我賠償?我應該給她支付醫藥費嗎?保姆在僱主家受傷的情況還是比較常見的,那麼到底該如何處理呢?小法下面就來講一講!依據《民法典》第1192條的規定,

個人之間因提供勞務發生侵權責任的認定

2021-10-16

來源:山東高法轉自:山東高法特別提示:凡本號註明“來源”或“轉自”的作品均轉載自媒體,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所分享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僅供讀者學習參考,不代表本號觀點山東法院民法典適用典型案例41個人之間因提供勞務發生侵權責任的認定——陳某某與張某某提供勞務者受

濟南4人蔬菜大棚割芹菜發生一氧化碳中毒!法院判決:僱主和大棚所有人各擔責50%!

2021-10-19

為抗寒燒煤給大棚增溫。因怕凍傷蔬菜,未採取通風措施即派工人進棚搶收蔬菜,致使四名工人一氧化碳中毒。近日,山東省商河縣人民法院對這起追償權糾紛案作出一審判決,依法判令僱主和大棚所有人各擔責50%。案情簡介2021年1月9日,僱主張某僱傭四名割菜工到王某的蔬菜大棚割芹菜

4人蔬菜大棚割芹菜中毒 僱主和大棚所有人誰擔責?

2021-10-19

魯法案例【2021】367案情簡介2021年1月9日,僱主張某僱傭4名割菜工到王某的蔬菜大棚割芹菜。當時正值一年中最寒冷的三九時節,大棚所有人王某便在大棚內點煤爐或燃放增溫塊保溫。僱主張某為確保蔬菜及早上市,讓4名割菜工於上午6時許到達王某的蔬菜大棚。王某怕自家蔬菜

裝修工人因工受傷 發包人需承擔連帶賠償責任

2021-10-27

“又不是我請的工人,而且合同都寫了施工人員的安全和我無關,我為什麼還要跟著一起賠錢?”近期,上海市寶山區人民法院依法審結了一起提供勞務者受害責任糾紛案,依法判決作為一項裝修工程的發包方,因發包時未注意合理審慎義務,需對接受發包方的工作人員損害承擔連帶賠償責任。2

保姆起夜摔倒受傷,僱主有賠償責任嗎?—— 對一則法院判決的評析

2021-10-29

僱請保姆照顧老人,是如今生活中司空見慣的行為。保姆在照顧老人過程中受到一定程度的損害也是經常發生的情形。那麼,當保姆在照顧老人過程中受到損害該由誰來買單,即由保姆一方還是僱請保姆的一方承擔該損失,亦或是雙方分擔損失呢?這是一個必須面對和解決的問題。下面。我們看浙江省

賠160萬!僱人建房被砸傷致癱瘓

2021-11-06

近日,山東省濟南市商河縣人民法院龍桑寺人民法庭審理了一起提供勞務者受害責任糾紛案,判決僱主賠償僱傭工人160餘萬元。案情簡介去年,賈剛(化名)在天津市某區承攬了平房民宅工程,鄭峰(化名)是賈剛僱來的工人,雙方形成勞務關係。一天早上,鄭峰與賈剛等人在施工現場開始吊裝房

典型案例|婚姻關係存續期間能否要求一方支付撫養費

2021-11-26

基本案情原告王小某母親張某與被告王某於2014年9月登記結婚,於2014年10月生育一子王小某。原告王小某母親與被告王某在共同生活期間因生活瑣事時有爭執。被告王某於2019年3月向法院提起離婚訴訟,要求與張某離婚,張某不同意離婚,後被判決不準王某與張某離婚。該判決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