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歲月 華章》---遊山賞水(一)


尋根洪洞大槐樹


作者:王   曉

主播:青   楓


尋根洪洞大槐樹

        “問我祖先來何處,山西洪洞大槐樹。”這句民謠在我市城鄉流傳甚廣,特別是平原一些村鎮,有的達到家喻戶曉的程度。我們祖輩真的來自洪洞縣嗎?那裡的“大槐樹”、“老鴰(刮)窩”還有嗎?前不久我有幸到洪洞遊覽,之後又翻閱了一些史料,使問題得到了肯定回答。

       洪洞位於山西省南部臨汾盆地北端,北距省城太原246公里,是具有悠久歷史的山西第一大縣,其縣名以城南有洪崖、城北有古洞而得名。明代名妓蘇三曾羈押在這裡,至今明代監獄(蘇三監獄)保存完好。“大槐樹”在洪洞城北二華里的賈村西側,現為“大槐樹祭祖園”(古大槐樹公園),作為“明代遺民遺址”,是山西省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遺址”大門是一大兩小三個飛簷斗拱的門樓。綠色的琉璃瓦,紫紅色的大門,樸素大方,莊重典雅。迎門是“山”字型的高大影壁,中間塑有碩大的隸書體根”字,兩旁分別是“飲水”、“思源”四個篆體字。影壁後就是大槐樹。明代的大槐樹以及當時的廣濟寺己被汾河水沖毀,1914年人們在此處建了“古大槐樹處”碑亭。碑亭的東側有同根孳生出的第二代古槐,已乾枯,在古槐枯乾北邊又孳生出第三代古槐,樹齡已有百年,枝繁葉茂,披紅掛彩,這就是洪洞大槐樹的現身。大槐碑亭後面,有元代石經幢(床)一座,是廣濟寺的唯一遺物,西側是寬敞明亮的“祭祖堂”,內設10個供櫥,分列554個姓氏的祖先神位,供神州各地槐鄉遊子祭拜。

       明代大槐樹移民是我國古代規模最大的一次移民。元末明初連年不斷的戰亂,加之水、旱、蝗、疫等災害,使中原大地“積骸成丘,居民鮮(3)少”,田園“久至荒蕪”。明太祖朱元璋、成祖朱棣(地)等為鞏固明王朝的封建統治,決定實行移民屯田墾荒政策。山西位於太行山與黃河中游的峽谷,由於“山川形便”,少有戰亂和水旱災害,人口稠密,經濟繁榮,所以成為向中原移民的重點。洪洞(當時稱平陽府)地處晉南交通要道,城北官道又有賈村驛站,驛站旁有廣濟寺。明政府便把遺民局設在這裡。廣濟寺門前的大槐樹下,便成了各地移民的集結處。被移之民在這裡編組劃隊,領取少量資費,然後被捆綁強行送走,人們哭喊著向大槐樹和樹上多如繁星的老鴰窩依依惜別。從此“大槐樹”、“老鴰窩”便成為移民懷念家鄉的標識。據“遺址”工作人員介紹,洪洞大槐樹移民姓氏共554個,分佈在全國18個省市498個縣,以京津冀最多,共192個縣(市)。“祭祖堂”的分佈圖顯示,涉及保定的有清苑、徐水、安新、涿州、高碑店、唐縣、淶源、阜平等17個縣市。筆者曾看到清苑縣某村王姓家譜中寫道:“我祖王泗在明成祖永樂年間由山西洪洞縣小行州遷移而來。”·《保定地名志》載:明王朝有大量的移民自山西遷來,使保定的聚落地名迅速增加。從14個縣的地名資料分析,地名產生明代的就有1520個,佔總數的百分之二十八點三。諸如孫家莊、張家營、蘇家務、柳家屯等,這些聚落地名不少是洪洞移民以姓氏為村名的。《高碑店市志》記載,由洪洞移民發展起來的村落共有50多個。保定農村國槐甚多,保定“槐茂醬菜”以槐冠名,表現了人們當初的思鄉之情。“解手”(如廁)典故也源於此:被移之民雙手捆綁押解而行,大小便時就請求差役“解開我的手”,後來就簡化為“解手”。久而久之,“解手”就成為上廁所的代名詞。還有這樣的傳說:腳小趾是復形的(有幾道豎紋),都是從洪桐大槐樹遷來的。此說雖顯誇張,但中原洪洞移民眾多,卻是不爭的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