棗子紅了

自打當了媽,我發現我愛上了蒸飯,蒸饅頭,蒸包子,蒸花捲,總之各種蒸,手邊有什麼食材蒸什麼。因為我總覺得,娃吃自己蒸的心裡要更踏實些,也不知道這是不是在自欺欺人,後來想想,自己動手能尋到些許心裡安慰也是不錯的,管它呢!


今早,按照往常的慣例,揉麵,準備蒸饅頭,但在找菜板的時候發現了,在老家打的棗子,可給高興壞了,有棗子,可以蒸棗饃,彷彿看見棗子的那一刻已經吃到了棗饃般,北方的娃就是這,在缺少蔬菜的寒天,能吃上一個裹滿棗子的熱饃是幸福的。


翻開裝棗的袋子,紅彤彤的棗子猶如剛從地上撿起來不久,仍然飽滿。洗棗的時候不免想起打棗的情景,下圖是我在撿棗。




上面這張照片,是老公踩著梯子拍的。


姥姥家的這顆老棗樹估計都能給我當爺爺了,具體年齡我不是很清楚,因為這個院子的年齡已經超過百年,是個很老的四合院,我們家現在健在的,最年長的人是舅舅,年齡73,我在想,他也未必清楚。


樹確實老,但是結的果子好吃啊!所以,管他呢,去核兒!



用舅媽的話說,今年事情多,沒空打棗,所以錯過了棗子的最佳收穫時節,但是這有個好處,過季的熟棗子特別軟,很容易去核,只要輕輕一捏,核自動出來。


小半盆棗,我一個人也只用了五六分鐘。


下面是揉麵,裹棗。





一切就緒,上鍋開蒸。


時間。。。。。。


出鍋。



出鍋後,迫不及待的咬一口,邊吃邊和老公拉家常,就在這個過程中,我突然停下說話,低下頭,看了看手裡的棗饃,這個味道,不是平日裡的味道,但它好熟悉,是的,這是姥姥的味道,瞬間,眼睛泛紅。


小時候,姥姥經常做給我們吃,相同的老棗樹,相同的棗,只是做饃的人早已不在。


憑藉幾顆小棗,猶如見到了思念的人,真的是發自內心的感謝。謝謝那顆老樹,也謝謝我回去了一趟,更謝謝我把它做成了食物。


不然,這一切都將不會發生。



看著啃饃的娃,突然覺得,這也許就是傳承,也是繞不開的輪迴。


這幾顆棗的功力可是不淺哪!是不是老的成精了?


哈哈哈


相關文章

(淚目)散文:姥姥家的老屋

2021-06-04

文/情感學院院長全文共2858字01打我記事兒起,姥姥家的那幾間趴趴屋就已經破敗不堪了。經過幾十年的風吹雨打,不僅泥牆外面的那層石灰早就不見了蹤影,就連牆腳跟兒的那幾道青磚也被歲月侵蝕得宛如威化餅乾一般脆弱。小時候去姥姥家,每次看到屋簷上搖搖欲墜的黑瓦片或者地上新打

民間故事:書生荒宅打棗,老漢:給我幾個吧!書生嚇得趕緊跑了

2021-09-01

民間故事,奇聞趣事,這裡是話神道仙的原創故事領域。接下來請看傳奇的民間故事。故事發生在明朝的時候,書生李旭,在科考之中,可是屢敗屢戰了,如今都三十來歲了,也沒成親,每日就是滿腦子的做官。小時讀書,被人稱作神童,可是就是考不中。此去府城,足足一百多里,作為一個書生來說

涼風至,白露降~嚐嚐金匯的白露棗和甜蘆粟!

2021-09-08

白露時節,晝夜溫差逐步加大寒生露凝,早晨的草葉上凝結著晶瑩剔透的水珠故名“白露”此時,“秋老虎”漸漸遠去涼爽的秋日終於要到來啦!白露節氣適宜吃什麼呢?在金匯,就有當地老百姓種的白露棗和甜蘆粟快快跟著小編一起來看看↓白露節氣已至,金匯本地的白露棗也成熟了~小編來到金匯

曾祖母家的老棗樹

2021-09-16

曾祖母家的老棗樹“憶年十五心尚孩,健如黃犢走復來。庭前八月梨棗熟,一日上樹能千回。”不知為何突然想起曾祖母家門口的老棗樹,不曾想一種鄉愁湧上心頭,竟在這棵棗樹上詮釋得如此溫暖生動。在我腦海裡久久縈繞的那棵老棗樹,是否依然規律的四季更替,也是這個吃棗的時節,那

散文專欄‖《老棗樹下的笑聲》 文/宋聚新

2021-09-20

《老棗樹下的笑聲》文/宋聚新作者簡介宋聚新,中共黨員,山東省散文學會會員,菏澤市作家協會會員,《中國鄉村》雜誌中鄉美散文欄目編審,公益志願者。愛好文學,業餘喜歡閱讀、寫作,文字裡遊走,寄情翰墨,詩意人生。散文、詩歌、小說、劇本等文學作品時有發表,散見於中

棗子熟了

2021-09-22

大爺爺家的棗樹,是整個村組唯一一棵棗樹。平日裡,沒有人會惦記那棵棗樹,但是到了九月,凡是從那棵棗樹下路過的人,總要抬頭瞧瞧樹枝上結著的那些棗兒,然後扯著嗓子,對著屋裡的大爺爺喊一句,“興期佬,你這個棗子可以搞得吃了。”“要得,要得,打棗那天,喊你孫子來給我撿嘛。”從

家鄉的紅棗樹

2021-09-24

點擊上方藍字關注我們~家鄉的紅棗樹文/張慶玉閒暇之餘,偶爾聽唱了那首《家鄉那棵紅棗樹》,那深情的歌詞,優美的旋律一下子把我拉回到老家那紅棗樹下。聽父母講,我家老屋西面那些紅棗樹是爺爺年輕時種下的,父親兄弟幾個都成家以後,爺爺就把那些棗樹給兒子們分開了。我家分了兩棵歪

鳴蟲 | 打棗兒

2021-09-28

“七月十五棗紅圈兒,八月十五棗落杆兒”這句俗諺,我在七、八歲的時候就已經熟知了。那時候,我家老宅的前面,有一片樹幹矮壯、虯枝屈曲的棗林。棗林裡的棗樹大概有四、五種之多,有婆棗,有拳棗,有墩子棗,有鈴棗,還有小酸棗。每年穀雨節後,棗樹那光禿禿的枝椏上便開始長出淡綠的嫩

家鄉記2021㉛|我喜歡她平淡而又熱烈的模樣

2021-09-30

吳佳憶河北滄州人畢業於衡水第一中學現為山東大學新聞傳播學院2020級本科生“當火車呼嘯而過駛入一望無際的平原,穿過一片蔥鬱的青綠色麥田,又經過一片綠色更濃郁的玉米地,驚起幾隻在電線杆上小憩的麻雀,我的家鄉——河北省滄州市青縣,就到了。這個城市不大,騎電動車不到一小時

走過一片棗樹林

2021-10-05

一直以來,秋天對於(摘、打)棗情有獨鍾。金秋季節爬山、戶外或者晨跑,每當看到綠葉從中有一兩顆閃閃發亮的紅棗,就會興奮不已,摘下品嚐。山野酸棗個小而酸,冬棗大圓而脆甜,長棗個長而硬甜。。。。。可能源於童年的記憶片段。院子裡南側有一棵高大的靈棗樹(據說可以入藥,很多街坊

【綠海】酒棗甜香

2021-10-11

下班後行走到大莊巷口,路邊擺攤的大爺正在吆喝:“大棗便宜了,自家產的可甜可甜哩——”“大爺,你這棗兒咋賣的?”我問。“兩塊五一斤,你嘗一顆,不甜不脆不要錢!”一口嚼下去,滿嘴甘甜,濃濃的故鄉情油然而生。自我懂事那一天起,三棵高大粗壯的棗樹就已經聳立在我家的前院裡。據

打棗

2021-10-19

系列作品打棗文/任成印我上小學時,學校的後面有一個果園,裡面種著杏樹、桃樹和梨樹,園子的一週是棗樹,那些棗樹一顆一顆捱得很近,實際上起著圍牆的作用。那個果園土改前是我家的,土改時充了公,不過我家的祖墳仍在那裡,至今未動。我上小學時那個果園被劃為學校的學農林場,果子成

鎮平人的棗樹

2021-10-19

村裡樹多但果樹少,並且只有兩種:杏樹和棗樹,並且村人並不把棗樹當成果樹,在人們的感覺裡沒有把棗劃入水果的行列。村裡窮,孩子們很少能吃上水果,就連勉強能算上水果的杏也少得可憐,杏是麥黃杏,麥黃的時候杏也開始成熟,往往是還不到季節樹上已經沒有杏了,它早早的被孩子們惦記了

棗子紅了

2021-10-20

自打當了媽,我發現我愛上了蒸飯,蒸饅頭,蒸包子,蒸花捲,總之各種蒸,手邊有什麼食材蒸什麼。因為我總覺得,娃吃自己蒸的心裡要更踏實些,也不知道這是不是在自欺欺人,後來想想,自己動手能尋到些許心裡安慰也是不錯的,管它呢!今早,按照往常的慣例,揉麵,準備蒸饅頭,但在找菜板

說說俺家棗樹的故事

2021-10-20

文:沙漠之舟圖:來自網絡往年中秋節前後,俺家院子裡的棗樹上的棗兒就漲紅了臉,那一樹樹紅紅的棗兒讓你垂涎欲滴。當然偶爾也有少許青澀點的棗兒點綴其間,同樣讓人慾罷不能。可今年是個例外,由於今年的雨水過多,棗樹大概是淹死了吧?滿樹的棗兒還在青澀的時候就萎縮蔫巴了,後來棗兒

《棗樹》—過稿微型小小說

2021-10-20

《棗樹》二毛很小的時候隔壁的王奶奶家就種了一顆大棗樹,棗樹很大,枝葉都伸到了二毛家的院子裡來了。二毛爸拿著一把大砍刀要砍了伸到自家院子裡的枝葉。“別砍了,也不礙事”二毛媽說。這棵棗樹就這麼一直長著,每當棗子成熟的季節,王奶奶都會送一大籃子的大紅棗過來,可甜了!夏天

《家鄉》雜誌來稿選登·散文:又到“撲撲”打棗季丨朱國前

2021-10-28

點擊上方文字關注我們~又到“撲撲”打棗季文丨朱國前(湖北天門)棗樹花開了,一樹黃色的小花兒,密密匝匝,星星點點,嬌小俏麗,開得熱烈又羞澀,低調又隆重,花香絲絲縷縷,淺淺淡淡,沁人心脾,濃郁宜人。棗花雖小,但在詩人眼裡不失俏美。南朝梁簡文帝有“鐵鑊種樑子,銅樞生棗花”

那年秋天棗正紅

2021-10-31

砸棗那時候,村裡的棗樹並不多,到了棗子可以吃的季節,從棗子還青的時候就開始被孩子們惦記上了。記得有幾家的棗樹管理的好,棗子結得多、長的大。我們幾個相好的小夥伴兒湊在一起時,就開始策劃偷摘人家的棗子。圖片源自百度有一個單身爺爺,房前就有一棵棗樹,天氣好的時候,他會坐在

蔣文韜:記憶中,那難忘的棗樹

2021-11-26

記憶中,那難忘的棗樹金湖縣外國語初一(10)班·蔣文韜在我的記憶中,生長著一顆棗樹:翠綠的葉子縱橫交錯,悠然成織,飽滿的棗子挨挨擠擠,高高懸掛。時光回溯,我彷彿又回到了那個夏天。“哥,我準備好了,你快敲吧!”我抱著一個大籮筐,迫不及待地催著。“好好好,那你可要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