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宿姑娘就業日記


寫在前面



正式工作已經兩個月了,雖然實習的時候教過初一,帶過高三,碩士期間給本科上過課,開過小講座。但正式登上講臺,內心雖說不緊張,可慌亂總是有的。



01 作息的改變


十年樹木,百年樹人。


讀碩士的時候不要太自由,科研任務對我來說就是年分之一天,剩下的時間也是等著改稿、交錢,日照三杆而起,後半夜才睡,妥妥的廢柴青年。


讀高中時候我也是7:30上學,20:30放學,已是辛苦。而江蘇作為教育大省,教育“內卷”嚴重,孩子更是用“命”在學習,身為班主任7點到崗,5點40我就要爬起來,天都沒亮。那時候襪襪就趴在我身上,嘿嘿枕在我的臂彎裡,我的一天就這麼開始了。







02 教育觀形成

我覺得我對教育的理解,需要老師更多的共情能力。我可能也認為自己也沒長大吧,感覺自己更像一個大“班長”。



現在00後超喜歡的二次元我雖然知道但是不是太懂。昨天大寶在班級吃高樂高,我們班孩子都不知道,可我一眼就看出來了,這就是代溝吧。


心軟也成為我教育過程的絆腳石,兩個男孩子在班級大打出手,我也是被緊急叫回學校,回學校開車的路上,無數次練習如何罵他們,“大小夥子”用拳頭解決問題,熱血上頭。


當我氣沖沖地跑回班級,看到孩子用冰袋給眼睛消腫,講真的,一句話我都說不出來,他的眼淚卻撒的四處都是。


另一個孩子也被我叫出來,眼角那塊也是烏紫烏紫,看的我滿眼的心疼。一個是大寶,一個是大兒,手心手背都是肉。不養兒不知父母恩,我也算是提前“當媽”了。


正常處理過程應該是,把雙方家長請到學校,坐下處理,解決問題。但兩個孩子都掛了點彩,傷勢相似,而且都住校,我就給他們的爸爸媽媽打電話,把孩子接了回去。也是為了讓他們回去休息一下,平復下心情。我們家長都是很給力的,晚上都在詢問對方孩子的傷勢。


第二天早上看到一個媽媽的朋友圈,一個孩子垂頭喪氣地上了爸爸車,前往學校。我就知道,他雖然沒說自己錯了,但他還是恐懼的、害怕的,怕老師,怕我批評他。


師傅作為學年主任,怎麼都要處理他倆,以儆效尤。讓我把兩個孩子叫上來,兩個孩子也都垂頭喪氣,我悄悄對孩子們說“不能犯傻、不能犟嘴”。我現在像一個姐姐,也像一個媽媽。


被批評的孩子心情總是比較差,我給兩個孩子買了喜茶,帶著吃飯,安排了一場特殊的“從頭再來”活動,留了很久的鬢角被“無良”理髮師一剪子結束了“生命”,我笑了好久,不能自拔。


在我們班上課,看到兩個孩子,我還想笑,活脫脫兩個西瓜太郎。


成長過程是需要承擔責任的,兩個孩子都給了年級部通報批評的處分,我讓兩個孩子自己去各班張貼,可他們兩個都好面子誰也不去。


只有我自己貼,我對其他班的孩子說,不要打架,要不然班主任拿著通報挨個班張貼,太丟人了。

 



03 要學著離別


第一次月考結束,一對父母來學校找我,我把父母約在我的下班時間。我覺得以孩子的月考成績不差,還不到約見家長的地步,當然我也沒推脫,畢竟父母是對孩子最關心的人。


可沒想到,父母是要給孩子轉學,而這代表我只能伴隨他人生一程。可當學校通知我孩子可以走了,我通知完孩子媽媽,這“離別”就提上了快車道。


那晚,我因為工作拖住腳步沒有離開單位,一切就是這麼湊巧,如此突然。自習孩子跑過來找我,臉緊緊地貼著門框,又想來看著我,又不敢進來。怯生生地問我“老師,你知道嗎?”


我說“我知道”,180多大個的男孩子一下子眼淚飈了出來。我們成人融入一個新的環境都是需要時間,何況是內心不夠強大的孩子。


我抱著他,拍拍他的背,安慰著、寬慰著、勸慰著,在這次“大型遷移”的過程中,我們誰都不是決策者。


孩子晚自習結束跟我說“老師,我能不能跟大家告別。


當他說完最後一句話,我的眼淚也不爭氣地流下來,當老師怎麼會不知道放手呢?他不離開你,他的視野就不會開闊。可離別就是一瞬的事情,天高海闊,任君翱翔。‍


04 要懂得取捨


我把班級的每一個孩子看的都很重要,我們班有一個特殊的孩子,他的行為雖然刻板但鑽研較真,他雖然不善言辭但對我也是無比依賴。


孩子身體較為虛弱,這也是我前兩個月工作的重中之重。我雖然是孩子們的班主任,但我不能保證自己時時刻刻在班級(因為我們單位的班主任有自己的辦公位,我還有另外兩個班的教學)。


我也很糾結,一方面是一個孩子的特殊照顧,另一方面是四十多個孩子的驚恐。原來我的父母告訴我人生唯有一條讀書路可以走,我即認為人生沒有其他出路。能夠對抗這種壓力,是因為我本有健康的身體、抗壓的基礎。可就這樣的我也會在高三放聲大哭崩潰過、質疑過自己。每個人的情緒都會有晴有雨,就像人會感冒一樣。


短短一個月孩子就因為壓力不斷的生病、請假,我就在質疑我曾經的假設,難道我們人生只有一條路要走嗎?


師傅對我說,生命比學習和工作更重要。


我就在反思,我的教育是對的嗎?我沒有辦法保證自己時時刻刻在班級,跟著孩子形影不離,我也根本做不到。不值班時候我也可以正常上下班,我也是要經營自己的生活。我不是孩子的父母,我無法承擔生命的負擔,這份責任對我來說太大了,大到無法承擔。


現在孩子發病了,能自己到校醫室。如果有一天孩子發病非常嚴重了,我又沒在,那麼剩下的孩子怎麼辦?他們不會有完整的急救措施,他們會手足無措,找我也找不到,孩子得不到及時救助……這些假設結果都不敢想象。我夢到孩子的媽媽對著我哭,我無力,也無話。


我的善良可能成為了悲劇,影響的則是所有孩子。


我在反思,也在思考。



05 生活被壓縮


晚上十點半到家成了常態,遛狗時間也被壓縮。

十一點洗漱睡覺,嘿嘿和襪襪就乖乖在臥室等我,我的嘿嘿本就是來陪伴我的,可現在每天在門口的地墊一躺,即是從日出到日落。襪襪每天都會質問我,喵喵聲的嗚咽,他們也不懂我的焦慮,卻滿心滿眼都是我,就是傻傻地等。


奶奶前幾天在家突發腦梗,影響了身體健康,腳背摔到骨裂。原來我還認為他們健康,甚至還認為需要他們照顧我,我也著急,可千里之外我無能為力。離開家鄉最要抵抗的就是孤獨,這個還好,40多個孩子忙的我團團轉。


生活的繁瑣最為複雜,十點鐘下班最難過,我是何苦呢?用心設計的小家就像是宿舍。睡眠時間被不斷壓縮,再壓縮。曾經的焦慮成了現實就無暇顧及了。






06 新手教師的反思

目前還是將原因歸結於不適應,所有遇見的問題是新的,所有接受的挑戰也是新的。就像我們孩子剛剛進到高中生活也需要不斷適應。


科任老師和班主任工作還是不太相似,一個是教好課,後者還要做好人。都說誰的班,孩子就像班主任。我們班的孩子很像我,心大、陽光、有點感性。


我很愛他們,他們也很愛我,所以我很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