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之三 吃飯是第一件大事


作者  呂東平


自古流傳, 民以食為天。我記得那些年總背誦一段最高指示,就是“我國有六億人口,吃飯是第一件大事”
1958年,全國農村開展了人民公社化運動,“大躍進”成了那時的主旋律。在公社化運動中,各村生產隊都成立了公共食堂,很多地方開始試點“向共產主義過渡”。
吃食堂那幾年自己家是不允許做飯的,即使想做也沒有什麼可做,糧食全部交公,家中不準留糧,做飯的鍋煉了鋼鐵,其它凡屬鐵器也都收走了,因為一 切都是人民公社的。
有一年,取消了三七開的分糧政策,完全按工分的數量分糧。到食堂買飯更是分等級的,不是階級鬥爭那種成份等級,是“按勞分配”的經濟等級。人口少,勞力多,家庭富裕的,到食堂就可以買摻些糧食的餅子;勞力少,人口多,就只能買糠菜餅子。我們家只爸爸一 個勞動力,當然必須吃糠咽菜。
一次,我發瘧疾,發了五六場了還沒好,這個病是非常折磨人的, 說熱了高燒不退,說冷了直打哆嗦。我已經多少天沒像樣地吃飯。本 來有病就吃不下,那地瓜秧和花生皮做的餅子更咽不下去。
奶奶和媽媽看我這個樣子,特別著急,媽媽連著幾天幾次到食堂, 要求買幾個用糧食做的餅子給我吃,都被拒絕。原因是我家人多,勞動力少。因我家七口人,只爸爸一個勞動力幹 活,也就是說七口人只能分一個勞動力的口糧。
後來有兩個好心人,把自己的那份撥給了我。媽媽買回來,我吃飽了,接著慢慢地病也 好了!那兩個人現在我也沒忘,是我七奶奶和*景芬的媽媽。這個政策 雖然只實行了一年就廢了,但這一年不知得餓死了多少人!
那時期,因捱餓得水腫的人很多,奶奶也是其中之一。經檢查確認水腫後,大隊給這些人每天發一瓢豆漿喝。奶奶領回來不捨得喝,還讓給 我喝,我喝過一口就說不好喝,又給了奶奶,我似乎懂事了,怕奶奶餓壞了。
爸爸的身體狀況更差,面黃飢瘦,渾身無力。民兵連長丁原俄看到,於心不忍。讓爸爸 去崖下修水庫,特意給安排了輕活。吃了半個多月的 花生餅煮地瓜幹以後,身體逐漸恢復了健康。
六一年的上半年,爺爺瘦得只剩皮包骨頭了,既無糧吃,又無錢 治病,於當年七月二十五,連病帶餓也只能眼看著去世了。
我們家鄉還算幸運的,因為那裡主產地瓜和花生,地瓜秧可以吃並且還不傷人,聽說各地餓死的成千上萬!
那幾年野菜都挖不到了,樹葉樹皮也被吃了不少。如果哪裡有棵榆樹,葉子先被掠走,再扒樹皮,最後只剩樹幹樹技了,有時剝完皮,裡邊還得再咔嚓幾遍,取點粘沫回家拌糠菜能做粘合劑。扒樹皮,刨樹根也不是隨便的,要在當官的看不著的時候,才去扒樹皮。
大隊對社員的健康也很負責,如果病豬一類死了 要埋掉,不讓亂吃。但不管埋在哪,到夜間就被人扒出來回家煮吃了。
到了六三年,政策寬鬆了些,允許個人在集體沒耕種的地方開點小片荒,生活稍微好了些。
大饑荒年代,也並非人人捱餓,管理食堂的幹部和在食堂幹活的人,看上去臉色還是不那麼憔悴,有的還紅光滿面,肥頭大耳的,估計他們能吃飽!
那時期,管理食堂的自然是人上之人了,能幹上在食堂做飯,攤煎餅的活就是很幸運的了。攤煎餅的活,大部分是歲數老一些的婦女。我有時候到烙煎餅的跟前轉悠,七奶奶就會在管事的不注意的時候,給我一塊煎餅,我趁軟乎就吃了!
吃食堂是全國性的,關內關外都一樣。我在東北同一生產隊的x×君,比我大十多歲,他說起吃食堂的事,更有些難言之痛。
吃大鍋飯時需排號盛飯,他吃飯速度快,本來就排在前邊,舀一碗吃了。又去舀,後面的人第一碗還沒舀上,所以就被管事的×x德奪了飯碗,扔出老遠,他感到非常傷心還沒面子。儘管因飢餓而不在乎顏面了,但他還是刻骨銘心地恨奪自己飯碗的人。
類似這種現象很多,我知道的就有好幾個,有挨訓的,有捱罵的。無論受多大的委曲,挨多大的無趣,歸根結底都是肚子惹的禍。
後期興開了半夜時分吃躍進飯,我們這個歲數的人都記得,也都吃過,彷彿還能聞到當年那個味道。
大躍進要晝夜奮戰的,一般幹到半夜後,也都餓了,再吃頓飯就回家睡覺了。這頓飯一般是麵疙瘩湯或大米白菜粥。大多時候夠吃的,人人都把肚子撐的飽飽的。有的臨走還悄悄地端一碗回家,給老人或小孩吃。
這頓飯很有引誘力,為了吃上一碗躍進飯,男女老少夜間奮戰也就好集合了。
人是飯,鐵是鋼,一天不吃餓得慌,吃飯是第一件大事。
但據有關方面統計,目前全國有些行業,糧食浪費成風,浪費的數字怵目驚心。前車之覆,當為後車之鑑,增產節約,愛農愛糧應提到日程,理應引起全國的高度重艦!

(待續)


相關文章

媽媽去世後,我猛然獲悉父親隱藏多年的秘密

2021-06-26

我媽媽得知腹中有我時,我已是3個月胎兒。她和我爸都沒有為人父母的喜悅。媽媽想評選當年先進,憑藉此調入工會,如果生我,可能她期盼已久的事會泡湯。我爸則認為,錢不好賺,孩子好生,看看周圍45了還能再生個老二呢,著什麼急。其實是他並不想當父親,覺得麻煩,儘管他都已經30歲

汪曾祺:黃油烙餅

2021-08-12

文/汪曾祺蕭勝跟著爸爸到口外去。蕭勝滿七歲,進八歲了。他這些年一直跟著奶奶過。他爸爸的工作一直不固定。一會兒修水庫啦,一會兒大鍊鋼鐵啦。他媽也是調來調去。奶奶一個人在家鄉,說是冷清得很。他三歲那年,就被送回老家來了。他在家鄉吃了好些蘿蔔白菜,小米麵餅子,玉

只聞過沒吃過的黃油烙餅

2021-08-16

大隊食堂外面忽然熱鬧起來。起先是拉了一牛車的羊磚來。他問爸爸這是什麼,爸爸說:“羊磚。”——“羊磚是啥?”——“羊糞壓緊了,切成一塊一塊。”——“幹啥用?”——“燒。”——“這能燒嗎?”——“好燒著呢!火頂旺。”後來盤了個大灶。後來殺了十來只羊。蕭勝站在旁邊看殺

玉米的命運

2021-08-24

玉米種子從進入土壤的那一刻就已經註定了被收割的命運,而玉米本身並不知道是否能夠成熟,是被人吃還是被牲畜吃。玉米種子出芽了,從土壤裡鑽出來,長成半尺高的棵子。農民們要提苗,把並排長著的玉米棵子拔下一兩棵,只留下一棵,還要留出一定的間距。如此一來,玉米棵子才能夠通風,享

散文:粥,我記憶中的暖

2021-08-29

街上,集日,小攤上,新鮮的春玉米,已是隨處可見了,吃鮮可以,熟透,還需些時日。看見春玉米,自然,就想起小時候喝過的春玉米粥,也想起了餅子上抹的老醬,喝粥時吃的鹹菜疙瘩。那味道,依然讓我回味無窮,記憶猶新,甚至是饞饞的感覺。於是,我開啟了一場心的旅行,去尋覓一個食材,

老味道

2021-09-18

久聞,某巷子口的土豬肉十分暢銷,每天清晨,得早早地去排隊,才能買到。我平時基本吃素,並非為了減肥,而是身體的原因,對任何肉類都沒有胃口。那日,外出辦事,剛好路過,機會難得。排骨已賣完,肉也所剩不多,只有白生生的肥油被冷落在寂寞的角落,似乎無人問津。於是,想起小時候,

我的嘴巴會懷孕

2021-09-19

9.18昨天。可能中午吃的少了,下午回家時候就特別的餓。走到粉館門前,都走過去了,想不如先吃一碗粉,往回拐了半截,又想,算了,外面的飯油太大了,不利於減肥,回家做飯吧。理智戰勝感情,回家做飯。到家從冰箱裡往外拿東西,看有什麼現成吃的,可以馬上就往嘴裡塞。月餅,火龍果

煎餅餃子山東銀

2021-09-19

煎餅餃子山東銀大民人都說吃什麼像什麼,水鄉的稻米魚蝦,養育吳儂軟語白面書生,北方的高粱穀子大豆吃出來的是慷慨豪俠除暴安良之士。江南水鄉只能流行依依呀呀的越劇滬劇,西北曠野飛揚的當然是高亢悲涼的信天游。在山東,流行的是粗獷豪邁與陰柔纏綿並重的萊蕪梆子和山東呂劇,唱這些

辛紅玉《妮楠——1》

2021-09-20

妮楠一歲後,就沒見過媽媽,一歲前也沒什麼記憶,所以媽媽在她心裡的模樣始終是模糊的。媽媽也會有美麗的笑臉兒?也會漂漂亮亮地走在路上?會不會喜歡妮楠?會不會抱著妮楠親親?給妮楠講故事、講道理、做好吃的?聽奶奶和村裡的大爺大媽說過多少次:媽媽精神不太好,還有點智力障礙!還

我與媽媽一起過中秋節

2021-09-21

今天傍下班時,我想去媽媽那裡的老年公寓陪她一起過中秋節。我在院子中見到她,想在院子中與她聊一聊,她堅持要到房間說話。往房間有的過程中,她告訴我:同屋的老太太去威海市裡居住了。我給她帶來了一盒無花果。我看她非常喜歡吃。這是今年我第一次給她帶無花果。因為前段時間她去

第二百零一章 和他回家

2021-09-23

怎麼說呢,蘇洛梔還是和他一起接上了蘇宸,一家三口兒回到了陌礬家。路上,蘇洛梔和蘇宸坐在後面,是她主動到後面去的。她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鬧小孩子脾氣?!蘇宸這個小糰子,乖乖坐在蘇洛梔旁邊,拿著陌礬給他買的變形金剛的玩具。他感應到了蘇洛梔和陌礬之間微妙的小氣氛,“媽媽,

我的奶奶

2021-09-28

十多年前,我已經寫就了《懷念我的祖父》的文章,恰在春節前被本地一家報紙刊登,年三十那天,接到許多朋友打來的同感的電話。那一年的春節,特別溫馨。其實,我也很想寫寫奶奶,但是,奶奶留給我的記憶都是平平常常,柴米油鹽的,以至於無從下筆。爺爺和奶奶,就住在我們家的後院。奶奶

短篇小說《像魚》

2021-10-05

1周渝放學回到家就看到奶奶正在給家門口的魚攤進行清掃。微胖略顯笨重的身子打掃起來看著感覺有些吃力。“奶奶,我來吧!”周渝連書包都沒有放下就想接過對方手上的掃帚和衝先水管。陳三妹並沒有把手上的東西交給周渝,她朝屋裡撇了撇嘴。“你先進去吧,這裡腥的很,別再弄髒衣服了!

【寫實抒懷】憑票吃飯年代

2021-10-10

原創隨筆公眾號,點擊上方俗夫進入關注一段時間了,應朋友之約赴會。在一寫字樓過道,走過去無意間發現,地上掉著一張什麼小票。好奇心驅使彎腰,伸手下去揀起來一看,標一市斤吉林省糧票。票相清清爽爽,票面非常整潔。應該是哪位不小心,夾在書本里掉下來,於是碰巧路

【臨朐印記】國承善:​柴禾

2021-10-12

☞【點擊查看】《臨朐》微刊徵稿啟事及稿酬方案☞【點擊查看】山東省第五屆全民閱讀推廣人☞【點擊查看】《臨朐》微刊原創文學作品集柴禾(火)作者|國承善柴者,此木也,俱言巧婦難為無米之炊,是說無米做不成飯,那麼無柴呢?同樣如此。人類從原始社會進化到現在不知經過了多少歲月,

闖關東的女人:毛主席知道大家的困難(101)

2021-10-16

衣服一件件賣出去,剩的越來越少。旗袍賣完,開始賣連衣裙。當她拿出那件白色泡泡紗連衣裙,疊起來放到包袱裡,青青走過來,雙手按住包袱,不讓尚蕙包。“你幹什麼?”“媽媽,這件不要賣,這件衣服你穿著很好看,不要賣!”其實,那是一件普通的大翻領、大斜擺、緊腰連衣裙。每當夏天尚

第三章之二 那半筐糞土也是人民公社的

2021-10-20

作者呂東平人民公社,是我國社會主義社會結構的、工農商學兵相結合的基層單位,同時又是社會主義組織的基層單位。是從互助組,初級社,高級社過渡到人民公社的,人民公社化的基本特點概括為“一大二公”。一大是,追求大規模化。二公是公有化程度高,實現更進一步的公

第三章之三 吃飯是第一件大事

2021-10-20

作者呂東平自古流傳,民以食為天。我記得那些年總背誦一段最高指示,就是“我國有六億人口,吃飯是第一件大事”1958年,全國農村開展了人民公社化運動,“大躍進”成了那時的主旋律。在公社化運動中,各村生產隊都成立了公共食堂,很多地方

老家的傳家寶

2021-10-23

作者:石紹輝來源:團結報最近,女兒叛逆得厲害,話不聽事不做。我無計可施,思來想去,決定帶她回到半坡寨,回到祖輩留下的老木屋小住幾天,散散心,緩解父女之間的小矛盾。閒談時,女兒一本正經地問:“很多人家都有傳家寶,我們家有沒有呢?”問題來得突然,我不知如何回答,就轉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