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羨林遺產之爭:兒子季承喊話北大歸還遺產,秘書李玉潔出面反駁

2009年7月中,華夏知名的文學家季羨林老先生因病於北京與世長辭,享年98歲。消息一經傳出,老先生昔年曾執教的北大相關工作人員即設靈堂,接待世界各地的來客至此弔唁。

8天后,老先生的遺體被運送到八寶山的革命公墓禮堂暫放。

中央領導、各界人士紛紛於陣陣哀樂中與身披黨旗,躺在鮮花松柏簇擁下的老先生作最後的道別,老先生的親屬在旁側默默握手,以示答謝。

季羨林遺產之爭:兒子季承喊話北大歸還遺產,秘書李玉潔出面反駁

觀其一生,季羨林的文學成就可謂是非常巨大,尤其佛典語言方面,乃享譽中外的“東方學”大師。

但誰也沒有想到,老先生的葬禮剛剛落下帷幕,一則有關他和兒子季承的傳聞便再一次重回世人視線,逐漸演變成一條鬧得沸沸揚揚的新聞。

01,父子十三年隔閡:本該最親近的他們卻在咫尺間互不相見

季承出生在1935年的濟南,他的母親是季羨林的原配夫人彭德華。彭德華比季羨林年長4歲,只讀過小學,對季羨林和他的家族付出很多,是以感恩妻子的季羨林願意維持這段包辦婚姻和家庭表面的祥和。

可暗流一直存在,並深深影響了季承。童年時代的季承從未見過父親,對父親天生有一種疏離和陌生。

季羨林遺產之爭:兒子季承喊話北大歸還遺產,秘書李玉潔出面反駁

11歲那年,他偶然得知留學德國十載的父親即將回國,稍感無措。因為他不知道該用怎樣態度對待那個只在照片見過,在母親口中聽說過的男人。

季羨林如期歸來,給兒女帶回相同的禮物:一隻於當時屬稀罕物件的鋼筆。隨後,不等季承熟悉父親,季羨林便告別親屬,趕赴北京教書。

1952年,季承考上北京俄文專修學校,與季羨林見面的機會多了起來。正如季承自己所說,見面多,不等於會變得親近,“和父親熟悉,確實是一個無比漫長的過程”。

10年後,季承的祖母和母親一起搬到北京,全家人有了一段難得愉快的時光。可好景不長,“特殊時期”到來,季羨林被關,季承由此暫斷和父親的聯絡,父子關係重歸疏遠。

季羨林遺產之爭:兒子季承喊話北大歸還遺產,秘書李玉潔出面反駁

1995年於二人來說,是一個關鍵的轉折點。彭德華病重住院,季承和季羨林產生口角矛盾,都說了一些狠話。

此後,彭德華病故,季羨林與季承的父子關係持續惡化,陷入漫長的僵持階段,於咫尺間拒絕相見。

對此,季承表示並無媒體報道那般誇張,阻擾他和父親見面的不是他們彼此,而是“某些人”。他洗清北大嫌疑,又把矛頭指向和北大有關係的“某些人”,並始終不肯吐露真正原委。

也有人說,是季羨林自己拒絕見兒子季承。他在2003年親筆寫給吳新英的信中說:“季承來301醫院別有用心……反正,我堅決不見他,我見不見誰的權利,總還是有的吧。”

季羨林遺產之爭:兒子季承喊話北大歸還遺產,秘書李玉潔出面反駁

父子13年隔閡孰是孰非,除卻當事人,無人可以說清楚。但不可否認的是,在季羨林與兒子“分別”的13年中,北大確實將老先生照顧得很好,讓老先生得以安享平靜晚年。

02,他人眼中的老人:曾照顧過“爺爺”的醫護人員都很想他

1995年到2002年期間,季羨林一直照舊住在北大朗潤園。2002年起,他因病住入301醫院。

季承說:“父親住在朗潤園時,我常常到園中轉轉,與父親的助手打招呼,主動避開父親。每逢節日,我都會給父親的秘書家裡送大量的山東齋菜,秘書李崢的兒子李小軍通常只留一部分,其餘全部送給父親。父親對此心知肚明,卻從不明說。”

季羨林遺產之爭:兒子季承喊話北大歸還遺產,秘書李玉潔出面反駁

等到季羨林入住醫院,情況開始發生改變。季承認為,是有些人想“霸佔”、“壟斷”國寶大師,故而刻意阻擾父子相見。

可301醫院一直照顧季羨林的醫生、護士卻說季羨林的晚年生活特別安靜,大家有了煩心事,都想到他的床前坐一坐,與他嘮叨幾句,再聽老人不緩不慢寬慰幾句,不快便會立刻煙消雲散。

季羨林的主治醫生回憶當初,表示季羨林日常表現十分安靜,他不喜歡運動,每天只在主治醫生查房時,跟著主治醫生做一做健康操,左右轉轉,抬抬腿再踢踢腳。

季羨林遺產之爭:兒子季承喊話北大歸還遺產,秘書李玉潔出面反駁

倘若換了別人這般要求,基本不可能叫動他。正因晚年鮮少運動,再加上病症的折磨,致使季羨林最後幾年,不僅身形消瘦,而且四肢肌肉出現一定程度的萎縮、關節僵硬。

醫生為了改善他的身體狀況,才特別自編一套手臂操,督促季羨林動一動。

季羨林喜歡睡覺,醫護人員猜測那可能是季羨林長壽的“秘訣”。晚上吃過晚飯,七點左右吃過鎮靜助眠的藥物,即會上床休息。通常季羨林會睡12個小時左右,睡眠質量十分好。

早餐到午餐之間的3個小時是季羨林每天的工作時間,他會讓秘書或者護工給他讀一讀報紙。

午飯以後,季羨林繼續睡3個小時,到下午3點左右起床,按照習慣見幾位來探望拜訪的來客。

季羨林遺產之爭:兒子季承喊話北大歸還遺產,秘書李玉潔出面反駁

飲食方面,季羨林講究的是“需要論”。他對日常飲食的安排沒有太大要求,只在非常想吃什麼的時候,向護工提出小要求,譬如紅燒肉或者燉羊肉即是季羨林最愛的菜譜之一。

此外,他也很偏愛烤鴨,照顧他的醫護人員說,季羨林每個月都要吃一次烤鴨,每隔幾天便想吃一頓羊肉胡蘿蔔餡的餃子。

如果季羨林覺得飯菜不好吃了,他就會少吃一些;相反,飯菜合了他的口味,他即會多吃上一點。

季羨林常對護工感慨:“人唯有在吃自己愛吃的食物時,才能消化得好、吸收得好,身體才會棒起來。”

季羨林遺產之爭:兒子季承喊話北大歸還遺產,秘書李玉潔出面反駁

對照顧他的工作人員而言,他們在季羨林的身上似乎學會了一種“隨遇而安”、“泰然處之”的人生真諦,即便面對死亡,亦是如此。

醫護人員均喜歡稱呼季羨林為“爺爺”,總覺得叫起來相當親切。平日相處時,季羨林同樣沒有半點兒大師的架子,很平和,偶爾還會與護工醫生聊聊家常,開開玩笑

相較於季承口中筆下的父親,護工眼裡的季羨林更像是一個安度晚年的平凡老者。

2008年11月初,年過古稀的季承終於來到301醫院與父親季羨林見面。剛一走入病房,季承便直接跪到地上向季羨林磕了個頭,泣不成聲地問他:“您有什麼想要斥責兒子的?”

季羨林面上激動,話語卻一如既往平靜道:“過去的事情,都已成過去,我又有什麼批評你的?”

季羨林遺產之爭:兒子季承喊話北大歸還遺產,秘書李玉潔出面反駁

次年7月,季羨林病故。曾和季羨林朝夕相處的護工醫生都很想他,唯有他的兒子季承卻再次把自己的父親推到風口浪尖,讓人十分費解。

03,兒子的一家之言:暮年兒子寫書回憶父親卻讓人非常不解

首先,季承寫了一本回憶父親的書,聲稱要披露季羨林晚年不為人知的內幕。

他表示,在陪伴父親最後那段時日裡,父親待他的態度一掃往日冷淡,重歸父子間最渴望的溫馨和真情,十分融洽,彷彿將昔日“有心人”刻意誣陷中傷他的話語全部拋到腦後,不再在意。

而且晚年的季羨林曾向季承唸叨過幾次奇怪的話語,說他早知道有護工偷竊他的畫到外面販賣,他們當面叫季羨林“爺爺”,背地裡卻做一些“偷雞摸狗”的事情,哪怕不用成立調查組,季羨林也心知肚明。又說他知道某些人想要“毒死”自己。

季羨林遺產之爭:兒子季承喊話北大歸還遺產,秘書李玉潔出面反駁

季承表示,他從護工口裡聽說別有用心的人告訴季羨林,季承和他的夫人打算用毒藥謀害他以後,曾針對此事問過父親,季羨林的回答是“姑且聽之,從未當真”。

因為季羨林相信季承,認為他不是那樣的人,不會說那樣的話,更不會做那樣的事。

總之,季承口裡的季羨林晚年與護工醫生們口中的“爺爺”有很大區別,他的“一家之言”著實叫人看不懂,緣何季羨林晚年會有兩副面孔,在兒子面前,在“外人”面前的表現並不一致,有一種“精分”的錯覺。

季羨林遺產之爭:兒子季承喊話北大歸還遺產,秘書李玉潔出面反駁

其二,季羨林病故後,季承加入“季羨林遺產”紛爭,與季羨林的弟子錢文忠、乾女兒王如等人糾纏不休,並在2010年重新把那場未完的風波再次搬回“檯面”,引來一陣陣爭議。

他在回憶父親的那本書中說,他打算利用父親留下的財產創辦一個基金會,不為錢財,只為社會做一點力所能及的貢獻。

又在一封流傳在網上的公開信裡表示,直至季羨林去世一年後,北大仍舊沒有歸還季羨林的文物,由此拉開與季羨林生前秘書李玉潔、北大官方的“季羨林遺產歸處”之爭。

季承義正言辭地說季羨林生前3次提供如何處理遺產的聲明文件,明言表示他保存在北大圖書館的文物和書籍僅僅是交由北大保管而已。

但季羨林生前的秘書李玉潔卻反駁說季羨林早立下遺囑將財產全部交給北大。

季羨林遺產之爭:兒子季承喊話北大歸還遺產,秘書李玉潔出面反駁

此案一查就是幾年時間。2012年,季承和北大的糾紛案正式立案,季承要求北大返還季羨林遺產577件,一審駁回原告全部訴訟請求,季承不滿,當庭表示上訴。

2017年案件二審開庭,季承訴求如故,北大則未對季承的上訴作出回應。此案未當庭宣判,直至今日仍沒有一個明確結果。

此中是非孰對孰錯,外人無權判定。

相關文章

他是中宣部原部長,肅反中差點被殺,兒子退伍後卻成了普通司機

2021-05-31

他的名字叫做張平化,是毛主席時代非常忠誠的革命戰士和優秀領導幹部,建國後的他更是歷任了武漢市委書記、湖南省委第一書記、山西省委書記、中央宣傳部部長、人大委員會委員等。而且他的一家為中國革命也是犧牲了許多的親人呢,全家11個人,其中父親和哥哥、祖父等都遭到國民黨反動派

毛主席的女兒李敏:兒子和女兒都在致力於宣傳紅色文化

2021-06-12

1936年冬天,陝西志丹縣,一個女嬰的出生,讓毛主席感受到了久違的喜悅。這個女嬰,就是毛主席的女兒李敏。由於紅軍的條件非常艱苦,連吃飽肚子都是難事,更不用說營養品之類的東西了,所以,李敏剛出生的時候非常瘦小,以至於鄧穎超都非常心疼,抱起孩子憐愛地說:“真是個可憐的小

她是正廳級幹部,丈夫是開國元帥,女兒是兒科醫生,兒子是中將

2021-06-13

她的名字叫做黃傑,建國後的她曾歷任過紡織工業部人事司副司長、司長等,也是第三屆全國人大代表,第五、六屆、七屆全國政協委員,看到這裡大家自然還是對她不熟悉,但是要是說出她丈夫的名字,那麼相信網友們就會無比的熟悉了,那就是咱們新中國的開國元帥徐向前。沒錯的,黃傑就是徐向

衛立煌突然問:我參加共產黨好嗎?秘書不好作答,他就是共產黨員

2021-06-19

在那個炮火紛飛的時代,趙榮聲來到衛立煌的司令部報道,那會正值抗日戰爭打得最為激烈的時刻。趙榮聲前來,就是來給衛立煌當秘書,對於此人,衛立煌已經等了很久了,他早就看上了這位年輕的小夥子身上的才能,希望能留在身邊重用。在寒暄了幾句之後,衛立煌便馬上交給了趙榮聲一個任務,

兒子被同學取外號,父親乾脆把真名改成外號,結果之後名揚四海

2021-06-21

近段時間以來,紅色經典電視劇《覺醒年代》火遍各大網站,受到廣大青年人的追捧。劇中,慷慨激昂、心繫國家,力圖執筆用新文化喚醒民眾、上下而求索的老一輩革命家點燃了我們的愛國之情。劇中,於雪中陶然亭打傘出場的錢玄同一出場,可謂是迷倒了一大片熒幕前的女同志。儒雅禮貌、風度翩

薛居正的兒媳有多漂亮?兒子死後二位宰相爭相追求,宋真宗:奇醜

2021-06-26

宋朝宋真宗初期,朝廷之中發生了一件大事,當朝的兩位宰相一起被降職。一時之間朝野震動,民間也是議論紛紛。說來也是好笑,兩位堂堂的宰相一同被降職,竟然是為了爭相追求一位寡婦。消息一出,作為八卦新聞最為集中的茶館就熱鬧了起來。茶館之內大家你一言我一語地聊著這件事。薛居正的

老蔣炒股鉅虧,兒子買校服的錢都沒有,最後青幫大佬幫他扛下債務

2021-07-09

都說當年陳賡和老蔣分道揚鑣,是因為看到老蔣在指揮作戰的間隙,仍不忘在收音機裡收聽股市行情,因此認為他不是個革命者。其實老蔣從來都不是純粹的革命者,而是個投機者。他炒股一度炒成鉅富,如果不是後來虧得血本無歸又背上一身鉅債,那世上恐怕就會少了一個委員長,而多了一個大炒家

他是正國級幹部,曾任周總理秘書,兒子卻說:同學曾認為我家很窮

2021-07-16

苟利國家生死以,豈因禍福避趨之對於有些人來說,家國和人民就是他們的信仰,他們願為此而奮鬥終身。關於這一點,宋平先生表現得淋漓盡致。宋平一生克奉守己,全心全意在為國家和人民服務。他曾經是周總理的秘書,而且還是正國級幹部,但是他從來沒有因此而自命清高,反而嚴格要求自己和

虎父犬子:父親官居極品三十年,兒子卻只願騎驢逛大街

2021-07-18

熊賜履是清初理學名臣,以科舉起家,因品學兼優被選入弘文苑,成為康熙皇帝的侍讀。那時,康熙剛剛即位四年,只有十二歲。由於年輕的皇帝可塑性強,熊賜履在侍讀時竭力向其鼓吹儒家的核心——內聖外王之道,並鼓勵他講求實際,躬行儒學。通過給皇帝講學,熊賜履的政治地位上躥很快,到康

特工之王李克農死亡謎團,美國成頭號嫌疑,兒子李倫出面澄清

2021-07-23

1962年2月9日,李克農在北京協和醫院去世,享年63歲。他的死因流傳著不同的版本,有人猜是遭美國暗殺,有人猜跟國民黨特務有關,傳言不斷喧囂塵上。李克農是在我黨革命進程中,做出過突出貢獻的功勳。他熬過了白色恐怖時期,熬過了八年抗戰,熬過了解放戰爭,見證了新中國的成立

他是周總理鮮為人知的“兒子”,晚年回憶:我只是一個普通人

2021-08-16

1938年,周恩來堂弟周恩彥將自己的兒子周保章、女兒周保莊過繼給周恩來和鄧穎超,並在八路軍駐武漢辦事處舉行了過繼儀式。大眾對周總理子女的認知僅限於此,不為人知的是,周恩來在回鄉祭祖時,也認了一個“義子”——王戍。這位義子謹聽周恩來教誨,對與周總理的關係一概不談,不求

貞順皇后蕭骨浴:婆婆蕭觀音,兒子天祚帝,她是最不幸的太子妃

2021-08-27

契丹遼國一共出過三位太子妃,身為東宮妃本該榮登後位母儀天下,但她們仨卻一個比一個悲催,一個比一個不幸。第一位皇太子妃是耶律倍的嫡妻端順皇后蕭氏,因為站隊婆母述律平,和丈夫離心,最後被拋棄;第二位就是遼興宗的原配蕭三㜘ju,雖然僥倖登上後位,但不到兩年就被廢,最終淒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