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島日報/觀海新聞記者 李德銀

一環扣一環,全球央行為了刺激經濟不斷印鈔,芯片、鋼鐵、原煤炭、鐵礦石等國際大宗商品價格不斷瘋漲,部分產品漲幅達100%,並在下游產業鏈不斷傳導,大宗商品交易成為近期備受關注的熱點。作為全國重要的大宗商品交易集散地,青島口岸已是全球第二大橡膠交易口岸和全國最大的紙漿、棉花進口口岸,地位舉足輕重。然而,成交量繁榮的背後卻是錯綜複雜的定價權之爭。只有掌握了定價權,說話才有分量。借力在青島自貿片區運營的山東國際大宗商品交易市場,青島正在積極謀求更大話語權,大宗商品交易定價也逐漸步入“青島節奏”。

國際大宗商品交易:“青島價格”舉牌

預計今年實現交易額超400億元

走進位於青島自貿片區的山東國際大宗商品交易市場,並沒有傳統交易市場中的熙熙攘攘,整個市場就是一座現代化辦公樓,整潔乾淨、安靜異常,只有數字化交易平臺在顯示不斷更新的交易數據。6月9日10點24分,中國(山東)國際大宗商品交流合作大會上,山東國際大宗商品交易市場正式啟動,短短3分鐘,交易量就超過了1.8萬噸,交易額突破1.8億元,顯示出巨大的活力與潛力。

如今一個多月過去了,市場交易情況如何?山東國際大宗商品交易市場有限公司副總經理時鴻巖介紹,市場目前尚處於起步培育階段,大宗商品交易額已突破4億元。“對未來我們還是比較樂觀的,預計今年將吸引會員企業200家以上,實現交易額超過400億元,到2025年,平臺線上交易額預計將突破1萬億元。”時鴻巖說。

青島謀求提升大宗商品交易定價權

在時鴻巖看來,該平臺的價值遠不止於此。通過該平臺提升青島在國際大宗商品交易中的定價權,是讓人期待的圖景。作為全國重要的大宗商品交易集散地,青島自貿片區進口原油佔全國進口原油18.2%、進口紙漿佔全國進口紙漿18%、進口天然及合成橡膠(包括膠乳)佔全國同類進口產品55%、進口棉花佔全國進口棉花2/3以上,青島口岸成為全球第二大橡膠交易口岸和全國最大的紙漿、棉花進口口岸。然而,尷尬的是,青島口岸多年來僅為簡單的裝卸口岸,遠未達到貿易港、金融港的地位,在國際大宗商品市場定價上缺乏話語權。

青島中青國發控股有限公司是青島自貿片區內較大的橡膠等大宗商品進口企業,公司負責人許輝告訴記者,雖然中國進口棉花、橡膠、紙漿等大宗商品數量很大,但無論是價格確定、貿易規則及違約仲裁都是由歐美行業巨頭掌控,這不僅凸顯了中國在大宗商品交易市場地位的尷尬,深層次上更危及中國相關產業的穩定及安全。

如何才能抓住定價權?時鴻巖舉例說,如果一個市場上的蘋果交易量佔到青島整個市場的50%以上,那麼它的交易價格就可以作為其他地方的定價參考。“通過交易平臺聚集國內外客戶,做大交易量,形成一個區域性乃至全國重要的大宗商品交易中心,我們就可以作為權威的價格發佈方,給大宗商品進行定價。”因此,依託山東國際大宗商品交易市場平臺優勢、青島在大宗商品集聚的港口優勢和山東在產業方面的優勢,發揮平臺在大宗商品交易、結算、交割物流等方面的引領作用,提升青島乃至山東在大宗商品方面定價的能力,提升山東在資源配置方面的能力,意義深遠。

建設具有國際影響力的定價中心

實際上,在爭奪國際大宗商品交易話語權之路上,青島的步伐從未止步。我國天然橡膠對外依存度達75%,卻長期沒有話語權。為破解這一窘境,青島保稅港區依託便捷的港口條件和山東天然橡膠使用量佔全國50%等優勢,發起建設國內第一家實行保證金封閉運行的大宗商品交易市場——青島國際橡膠交易市場,採用首創的“美元掛牌、保稅交易”運作模式,開展進口天然橡膠即期現貨和遠期現貨交易。經過多年運作,該市場一度成為與日本東京工業品交易所、新加坡商品交易所齊名的世界第三大天然橡膠交易機構。橡膠交易價格被國家確定為進口膠的一級參考價,使“青島價格”變成了“中國價格”。此後,青島保稅港區還建立了貴金屬、紅酒等交易市場。但由於種種原因,上述市場後期發展並不順利,有的已經消失,有的則舉步維艱,被國內其他地區的市場超越。

青島自貿片區管委經濟發展部相關負責人彭曉磊告訴記者,正是清醒地認識到了這一點,青島自貿片區清理整頓了小而散的各類大宗商品交易市場,選擇與山東能源集團、山東港口集團等實力強勁的夥伴合作,集中全力打造大而強的平臺:山東國際大宗商品交易市場。

“未來,山東國際大宗商品交易市場將充分發揮青島自貿片區‘國家級新區、自貿試驗區、海關特殊監管區、進口貿易促進創新示範區’的疊加優勢,依託山東港口青島港區位優勢,面向東北亞,建設具有國際影響力的貿易中心和定價中心,提升中國在貿易領域的定價話語權。”彭曉磊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