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擊藍字 關注我們

說真的,我小時候對兩種人的生活很是神往:養鴨人和養蜂人。他們帶著心愛的家禽、小蟲們,從一個地方遷移到另一個地方,自由而浪漫,那臨時支起的竹棚茅寮,也成了畈野中一景。不過,如果可能,我更願意當一個鴨倌,因為蜂箱搬起來不太容易,再說小蜜蜂還有點蜇人。鴨就不一樣了,它們生性膽小,很是溫順,完全不具有攻擊性。


鴨是典型的兩棲動物,陸上可走,儘管走得步履蹣跚,像大腹便便的富商巨賈;水中能遊,那是鴨的最愛,沒有這點癖好和技能那就不叫鴨了。


鴨沒有固定的食譜,葷也葷得,昆蟲、蚯蚓、魚蝦、泥鰍,甚至螺螄,來者不拒;素也素得,水草、稗子、稻子,也照單全收,它們喜歡雜食。


鴨的早期食物是一種像梅花瓣般的細碎浮萍,小池塘邊或水凼子裡多的是,只要肯勤快撈,一撈就是一滿箢箕。鴨兒漸漸長大後,可以拿根竹篙,帶它們到秧田裡去放養。鴨們鑽進秧田,就像人鑽進了青紗帳,只聽得見它們捕食蝌蚪、蟲兒時嘩啦啦的水響,和迷路失伴的鴨兒一兩聲怯生生的叫喚。吃足了,鬧夠了,鴨們會很聽話地跟人回來。



作者簡介:東方樵,本名張鵬振,湖北大冶人。武鋼退休職工,湖北省作家協會會員。著有《無心的雲》《流年飄雪》《榴園秋雨》等散文自選集,多篇作品入選《讀者人文讀本》等各類選本,《遍地黃金》被編入湘版五年級語文教材。


發現“分享”“贊”了嗎,戳我看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