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介紹|PROFILE


趙哲

長江商學院 MBA


不囿於技術的舒適圈,程序員出身的趙哲樂於投入時代的浪潮,在風浪中錨定自己的位置。人生如同茫茫大海,變換方向的同時也意味著視野的拓寬、未知的精彩。每一次跨界,於他而言,既是新的挑戰,更是新的機遇。


01

 技術引航 

時間退回到本世紀初,從北京航空航天大學軟件工程專業畢業的趙哲進入文思創新軟件公司(現已與海輝軟件集團合併)。彼時,憑藉著豐富的產品項目經驗、成熟的開發隊伍,以及為IBM提供高質量服務所積累的信譽,文思的業內影響力不斷攀升,吸引了微軟等著名大型跨國公司,成為其信賴的、長期戰略合作的夥伴。


剛邁出校園的趙哲順利加入了文思這個人丁興旺的大家族。學有所用,一年的國內項目經歷將理論知識與實操技巧銜接融合,趙哲脫穎而出,第二年便受邀前往位於美國華盛頓州雷德蒙德(Redmond)的微軟總部,參與新的項目,開始了大約半年的國外生活。



改革開放後的二三十年,中國社會幾乎以“一天一個樣”的速度發展著,導演賈樟柯在拍攝《三峽好人》的5個月時間裡,拍攝進程甚至跟不上場景的變化。


而在國內慣於站在浪潮前沿的趙哲,來到美國後,被髮達國家在經濟水平、城市面貌、文化氛圍等方面的超前表現深深震撼。


“ 微軟大樓裡的奢侈程度我至今沒有在中國的任何一家企業見過。當時有一整面牆都擺滿了各種各樣的飲料,我每次週末前就揹著包進去,裝滿滿一包飲料回公寓,然後邀請一幫朋友來聚餐、玩遊戲。


當地的美國朋友偶爾帶趙哲去教堂,在寬敞明亮的中廳裡,聆聽教徒的頌歌合唱。作為外國人、非教徒,年輕的趙哲也被周圍肅穆深邃的情緒感染,記住了這一幕。當年齡漸長,人生的閱歷逐漸厚重,趙哲也越加理解了當年常常在那些福音頌歌裡潸然淚下的友人。回國後,雖沒有加入教會,這些文化記憶卻烙在了他的心底深處。


2008年,在風起雲湧的經濟環境中,待遇優厚、體系完備的外資企業是許多年輕人的求職首選,但同時,互聯網經濟全面鋪開的架勢也初露苗頭。在一家外企和阿里巴巴之間做選擇的趙哲,認真檢索雙方信息後,被馬雲構想的企業藍圖打動,沒有過多糾結的他,加入了阿里巴巴這個體系龐大但尚且面目不清的電商帝國。

02

 乘風破浪 

進入阿里,踩中這趟時代的列車,在趙哲看來是非常幸運的一件事。但看似順風順水的六年裡,趙哲有自己的壓力和考慮。2014年,阿里上市前一個月,趙哲選擇了離職。



“ 已經待了六年,我覺得怎麼也該動一下。而且它很快就要搬到望京了,就在我家門口,如果再不走,到那個時候,我覺得我一定走不了了。


他找準資本爆發的趨勢,內心始終無法安分的火苗被點燃。結合阿里的電商經驗和新興熱門浪潮,趙哲瞄準O2O模式,和合夥人一起帶領團隊先後從上門汽車護理、預製食品兩個方向創業,但均以失敗告終。經歷連續的挫敗像是被潑下一盆冷水,有的人會感冒發燒一病不起,有的人則換身裝備,重新出發。


趙哲屬於後者。


他冷靜分析了創業失敗的深層次原因,項目籌備、團隊管理、投融資是綜合性極強的商業過程,僅有技術優勢遠遠不足以支撐創業的所有環節。就這樣,32歲的趙哲報名了長江商學院的金融MBA,他計劃重新回到校園,接受商業金融領域的正規訓練。


在校期間,趙哲保持著一貫的敏銳觀察,時常反省與總結。他意識到“錯位”對於個人職業發展的重要性,當資源能夠互補、錯配,才更能發揮出資源的最大價值。

“ 我當時在互聯網圈子裡可能只是個普通技術人員,但來到長江的圈子後,大家有任何跟互聯網體系相關的問題都願意來問我一句。衛哲(前阿里總裁)也說過,要麼換行不換崗,要麼換崗不換行,其實是同樣的道理。


一是趨勢,二是錯位。從長江商學院畢業後,趙哲再次大膽轉換方向,思考傳統企業的出路——當互聯網滲透各行各業已成必然,中國大量傳統企業接下來面臨的最重要、最緊迫的問題就是數字化轉型。趙哲相信,科學合理的決策必然依賴於數據,這是各行各業中顛撲不破的真理,而讓一個企業的決策變得依賴於數據,正是自己成就感的來源。


03

 開放才能聚攏 

來到傳統企業後,趙哲沒有想到,自己遇到的最大挑戰是“文化”。


無論是在微軟還是在阿里,多年浸潤在互聯網行業中的趙哲,已經將相對開放、包容的文化環境視為常態並漸漸形成了與之相似的個人價值觀底色。而同時擁有互聯網企業與傳統企業的工作經歷,恰好讓他對兩者的差異有著切身的體會,並摸索出自己獨特的應對方案。


在趙哲看來,互聯網企業的運作邏輯是與系統綁定,而傳統企業是與人綁定。前者通過IT系統、品牌價值等無形的東西把客戶攥在手裡,可以替換每一個零件,後者則靠一個個角色去維繫業務和客戶資源,對方往往認準某個人而非某個品牌,因此當這個人要離開,可能會輕易帶走公司的整個業務環節。


而不同於技術的是,文化環境是無形且無處不在的空氣,一旦形成匹配的土壤,短時間內難以發生質的改變。在對更細微處的人情來往有所體察後,趙哲曾對自己直來直去的性格有過擔憂,但過往豐富的閱歷早已鍛煉出他極強的適應能力和靈活的處事方法,他迅速找到了自洽的出口。


“ 我作為不喜歡偽裝的實誠性格,會不會在傳統企業的複雜環境中吃虧?思考很久後,我想明白了,當我在所有人面前都表現出一致性的性格:不偽裝、不藏著掖著,別人就對我的行為產生穩定的預判。就像博弈論中的懦夫遊戲一樣,別人會因你的穩定行為而調整自己的行為。這樣,‘做自己’這個最樸素的策略反而成了最佳策略。


以身作則還是不夠,趙哲始終追求更好。他特意將自己嵌入與一把手直接溝通的位置,便於雙方合作探討,加快推進各方面的成長轉型。而對於新組建的團隊,趙哲會在初建時聚齊成員,讓每個人用關鍵詞描述對團隊的構想,最後串起來成為團隊的共識。這讓原本相對鬆散的團隊更有凝聚力,而基礎較好的團隊則能發揮出更強的戰鬥力。


04

 經歷即為財富 

何為求穩?進入大廠、離職創業、重回校園、轉向實業...不斷跨界和“錯位”的趙哲算不上真正求穩的那類人。正是對變幻莫測的形勢具備充分認知,趙哲才甘願放棄絕對的穩定,轉而追求相對的穩定。在他看來,前者是佔著一塊陸地,幻想永遠據為己有,後者則是抱著自己的木板隨波浪漂浮而不被淹沒。在變動越迅速、越劇烈的社會環境裡,越是應當放棄陸地上的邏輯,擁抱大海——把這塊浮木穩穩地抱在自己身邊,不管那浪是否還在原位。


所以,即便回顧離開阿里這一選擇,看似錯失移動互聯網的發展機遇,趙哲也並未感到多麼遺憾。波瀾曲折的經歷對趙哲而言是一筆無法用金錢衡量的財富。正如那句話所言,“人生是原野,不是軌道”,趙哲也不會再從單一的維度去比較,當經歷的起伏足夠複雜和遼闊,生命的維度不斷被縱深開拓,人們就會懂得,“很多事兒在經濟上是算不來的”


“ 創業的時候,我可以在一週之內大起大落兩三次,比如週一見投資人,覺得我自己啥也不是,週二回來和團隊一起拼時間點,信心大增,覺得這樣的團隊一定行,週三再去見投資人被打擊到底,說你這項目根本不太靠譜,週四回來和客戶交流,看到客戶對我們做事情的認可,就又覺得信心滿滿。這種經歷把你的上限和下限整個都拉起來,是很特別的。


趙哲依然在不斷探索中。如今的他回到科技企業,再次“錯位”,擔任市場負責人,關注數字地球服務的市場動態走向。這不是容易的事情,也不是能被隨意替代的角色。在他看來,正是自己在技術崗位、創業、和傳統企業打交道、讀長江商學院等經歷中積累的豐富而綜合的經驗,才讓自己得到機會的青睞,並有底氣、有信心、有能力緊緊握住它。


“ 我現在看到很多已經在互聯網的船上被綁得沒有退路的從業者,只能靠不停內捲來生存,我內心很慶幸自己提前邁出了這一步,找到了趨勢和錯位這兩個更加本質的生存策略,所以我不再擔心在一家固定的公司是否可以生存下來,我要考慮的是自己是否可以在更大的海浪襲來的時候,可以隨著海浪上上下下動態調整,獲得自己的競爭優勢。而我確信,自己現在比以往的任何時刻都更接近這個狀態。


end


總   策   劃 | 王文泊

責 任 編 輯 | 李   昱

撰   稿   人 | 孫銘怡



 點擊下方圖片  查看更多信息 




  更多商學院人物  





  歡迎關注商學院人物


講述人物故事 傳遞商業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