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前段時間開始提出“商業自由人”這個詞開始,就經常會被人問到這樣的問題——

商業自由人,到底跟之前我們說的自由職業、數字遊民、超級個體戶等等這樣一些詞有什麼區別?

它們是不是一回事,如果是一回事,為啥還需要提出這樣一個新概念?


這是個好問題,也讓我自己有了更多深入思考。

在此借本文,也分享下我對這個話題的一些理解。


首先,必須承認,數字遊民、自由職業、超級個體戶、“商業自由人”等等這些詞,內核上一定都有相似的地方,它們都更強調工作、獲得收入的靈活性,以及“要以個體為中心”。

但另一方面,這些詞誕生的背景有所不同,也確實會在內涵指向上有所不同。


不妨依次看下這些詞被提出的背景和釋義。


“數字遊民”

“數字遊民”由前日立公司的CEO牧本次雄在其1997年出版的同名著作中提出,大意是指那些完全依靠互聯網創造收入,並藉此打破工作與工作地點間的強關係,達成不受地域限制(location independent),可全球移動生活的人群。


“數字遊民”背後,強調的重點是人們的工作可以不受物理空間和環境的限制,完全通過線上在線方式進行協作完成即可,最早被提出僅僅代表一種關於未來的想象。


2020年全球疫情爆發以來,這個詞開始真正在全球範圍內被很多人實踐,甚至有多個國家,包括百慕大、巴巴多斯、愛沙尼亞等公開通過特殊簽證歡迎全球範圍內高收入、高素質的數字遊民前往生活居住,於是這個詞開始被更廣泛傳播和認知。


但“數字遊民”,並不強調個人在線創造收入的方式和未來發展路徑。


“自由職業”

“自由職業”一詞的誕生則更早一些,在前互聯網時代,“自由職業”或“Freelancer”就已經是一個被廣泛使用的詞。


但嚴謹的看,“自由職業”其實還是站在企業用工角度被提出的一個詞,是社會化用工模式下的產物,即:企業不通過全職僱傭員工的模式,而是通過約定的項目制等方式與個體勞動者進行合作並給予報酬的用工模式。


所以,當我們提到“自由職業”時,腦海中最容易浮現的還是類似設計師、自由撰稿人、財務專家等類似的專業技能擁有者,他們都能通過面向多家企業出售自己的標準化勞動力輸出而獲得報酬,而非只是受僱於一家企業。


“自由職業”對個人來說,最強調的就是“擁有工作時間的相對自由”。但同樣,“自由職業”也不強調個體獲得收入的方式,強調的是個體可以面向多家組織或企業提供勞動力獲得報酬。


“超級個體戶”

“超級個體戶”是近幾年興起的一個詞,大體以個體為中心的經營商戶,但其經營效率遠超過傳統組織,典型如之前的帶貨一哥、一姐,就是超級個體戶的典範。


本質上,“超級個體戶”背後,是互聯網和新媒體的發展極大放大了單一個體可以具備的槓桿效應,讓我們能看到一個人通過互聯網、新媒體,一年就能夠獲取數百萬甚至上千萬收入的可能性,這樣的效率遠超絕大多數組織。


“超級個體戶”是作為一種“行業現象”被提出的,它強調的是個體創造大規模收入的想象力,最典型的方式即是部分頭部自媒體博主、主播。


“商業自由人”

“商業自由人”則是我在今年開始提出的一個詞。

提出這個詞背後,我有2個核心主張和3個強烈的感受。


2個核心主張——

  • 明確反感和反對“內卷式競爭”、“擠兌踩踏式獲利”。

  • 存量時代和秩序重構時代下,個體無需追求非得要做很大。更多人追求靈活、個性化的“小而美”反而會帶來更大可能性和價值,更容易讓自己免除金錢焦慮。

3個強烈的感受——

1)互聯網和數字商業發展到今天,最小的商業經營主體已經從“一家5-10人的小公司”變成了“一個人”,一個人只要能夠藉助構建起自己的“流量-變現”閉環,就能擁有可持續的賺錢自由。並且,如果只是追求獨立做個小生意每年收入20-30W,是絕大多數正常本科甚至大專知識水平的人都能去夠得到的;

2)大量職場打工人一邊反感“內卷”擔心“裁員”,一邊又缺乏對於未來的想象,只能選擇“躺平”。包括大量95後、00後年輕人心中,在今天對於“組織”是充滿不信任的,這和他們的“前浪”們非常不同;

3)互聯網和數字商業發展的終局,必然是大部分人被工具化和生產資料化,少部分人則能把互聯網作為工具,獲得個體自由。


所以,“商業自由人”是我作為一種當前時代下的個體最佳生存策略被提出的,它背後會有更多導向明確的價值主張。


“商業自由人”強調的,是你既要通過掌握流量、運營等能力擁有個體獨立賺錢自由,同時又能不斷深刻理解商業和“賺錢”,這樣即可通過擁有“賺錢自由”來抵禦自己的“金錢焦慮”,還能持續擁有各種機會和選擇。


而為了擁有個體獨立賺錢自由,你必須要在一些較輕的生意下可以獨立構建起一個“流量-變現”閉環,這被我視作“商業自由人”的必備能力。


也基於此,我才說,“商業自由人”的最佳生存策略,是“一邊擁有個體獨立賺錢能力,一邊深扎某個產業,持續積累核心認知和資源”,也據此提出了4種適合大多數職場打工人、獨立個體去投身嘗試,可以年入20W+的“輕資產個體商業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