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北京、上海“雙減”細則都出來了,“靴子”終於落地,沒想到卻引發了許多家長的新一波焦慮:

不讓補課了,可高中、大學錄取率還在那兒,以後還不是隻能家長下場,親自雞娃?

可雞娃這件事,最費媽了有沒有!光陪個作業就能鬧到全家雞飛狗跳,影響親子關係不說,更重要的是沒用!孩子如果那麼容易能聽家長的話,大家都可以開補習班當老師了!

深圳“鳥娃”逆襲記

其實這種時候,聽聽我們的實習生小布同學的故事,保管大家能冷靜下來,重新審視雞娃這件事。

小布目前在多倫多大學讀大三,學業優秀。她開玩笑地說:“我是個‘鳥娃’,越雞越叛逆,最後不雞了,卻長出翅膀自己飛了!”

深圳“鳥娃”逆襲記

小布

99後,目前是多倫多大學大三學生

高中就讀於深圳羅湖某公立學校

高二下學期去加拿大入讀一所天主教女校

小時候,小布媽媽也想過“雞”她,小升初帶她考遍了深圳的學校,硬塞進學某思尖子班後陪著她坐在教室後排聽課,還買鋼琴、聽音樂會薰陶她的藝術氣質……

然而這些努力都無法讓野蠻生長的小布擠進學霸隊列,到了高中,她甚至興致勃勃在麥當勞打起工,一副要“躺平”的姿態。

面對不適應體制內學習的女兒,媽媽著了急,於是決定試試別的道路,把小布丟到了加拿大的一所高中。沒想到,到了“沒人管”的國外,語言不好、上課聽不懂,小布卻“觸底反彈”,走出了自己的人生,並申上了世界排名TOP20的多倫多大學。

這是不是證明,“雞娃”沒有用,只能靠孩子自己撞大運“醒悟”呢?倒也不是。

讀完她的故事,你會感慨於她媽媽的智慧:既然“雞娃”沒有用,那麼想辦法把孩子變成“自雞娃”才是正確的選擇。

所以,小布到底有什麼樣的故事呢?

為方便閱讀,下文以第一人稱自述

#01

一開始,我很排斥出國讀書

一直到我16歲之前,我都沒想過自己會踏上留學的道路。

從小,我也趕著時代的浪潮,活躍在一波又一波補習班之中。物理家教、生物輔導、化學尖子班……然而這些課程並沒有使我成為“優秀的人”,我和補習班的戰爭也在中考成績出來後告一段落。

進入深圳一所普高上學後,我那時每天腦子裡只想著今天吃什麼,晚自習要按部就班完成哪一科作業,除了會寫“人生規劃”這四個大字,我對未來是什麼,絲毫沒有概念。尤其是分文理科時,因為除了語數英其他科目不突出,又沒有一技之長,那時候應該是我成長路上第一次真切地感到迷茫。

深圳“鳥娃”逆襲記

記得剛滿十六歲的時候,隨著同齡人的兼職熱潮,我也興奮地跑去麥當勞遞上了自己的第一份簡歷。被錄用的時候我是蠻開心的,那是第一次擁有“體驗社會”的經歷。週一到週五上學,週末就去麥當勞上班,還能吃到員工價的漢堡。有朋友,有自己賺到的零花錢,那個時候就覺得,哇,人生真美好。然而這種自我感覺良好的充實感,卻被媽媽要送我出國的決定突然打破。

按她的原話來說:“我看到你凌晨兩點在麥當勞打工的樣子,彷彿看到了你的人生盡頭。這樣不行,所以得試試別的道路。”

那個時候不懂,還覺得媽媽是不尊重這份職業和崗位。青春期的我大言不慚地說:“在麥當勞,也可以一路做到高管職位啊!”殊不知她是透過現象看到了本質,看到了不適合體制內教育的我如果再這樣耗費時間,最終就會成為一個 ,連自己生活都無法過好的人。

深圳“鳥娃”逆襲記

△和朋友一起去Sony Center做演出志願者

我當時非常抗拒出國這個決定。好不容易逃離成日的輔導補習,見到了自由的天日,又要被放進新的牢籠裡。出國這件事,對於已經有心智的我來說,就相當於是把我扔進一個完全陌生的地方重新開始。高二下學期的臨時轉軌,語言、朋友、學業、生活、所有的事情都是未知。

我媽就不一樣了,不顧全家人反對,做了出國決定後她先是諮詢了一圈中介,就像小升初一樣,跑遍了深圳只為找一個適合我的學校。然而大部分中介給到的信息,都很浮於表面,關於學校的師生質量、校園環境等也只是紙上談兵,於是我媽又做了一個決定:“自己去加拿大幫我找高中。”

深圳“鳥娃”逆襲記

△在加拿大,上學路上三顆顏色不一樣的樹

從決定出國到真正落地加拿大,總共耗時不超過3個月。她憑一己之力把那時候對於留學很抗拒的我扔了出去。依稀記得2015年10月國慶節我去加拿大呆了七天後,2016年的1月,我就進入了加拿大的一所天主教女校高中。還來不及和舊朋友道別,就開始了意料之外的旅程。

#02

從聽不懂英文、被歧視,到自己DIY申請大學

出國前,家裡人和朋友都會常常說,我是一個獨立的孩子。那個時候其實對獨立這個詞並沒有太深刻的瞭解,只覺得能解決自己一日三餐,不用家裡人照顧便是獨立。到了加拿大後,我才真的知道獨立是什麼:從生活、學業到情緒,一切都得靠自己。我也是從那個時候才認識到,留學並不是一帆風順,也並不如看起來般瀟灑。

剛出國的時候我也面臨著各種意料之外的狀況,比如在G11數學課上,因為英文太差,第一學期的內容是半點沒聽懂。考試都是僅憑著自己在國內的數學底子做題。文科類型課就更不用說了,比如當時上的一門宗教課,吭哧吭哧一學期也不知道自己學了些什麼。

深圳“鳥娃”逆襲記

△在朋友家樓下自習室學習的時候開小差

校園歧視居然也被我遇上了。在音樂課上,因為口語、可能還有膚色原因,被同班同學“歧視”。他們也不直接攻擊你,就是交頭接耳地指著你笑。後來和從初中就在加拿大上學的朋友聊起這件事,她也感同身受 ,說以前在他們學校,有的中國小孩為了融入白人圈子,造謠說她不洗澡,通過嘲笑同胞來換取友情。現在回想起那些,真的感覺又無奈,又有點好笑。

其實,在哪裡都會遇到這類的問題,但是身處異國他鄉,問題就會被放大,然後產生焦慮。自喻堅強的我,在逃離體制內的第一個月後,就滿腦子想著回國。然而當時媽媽的一句話,讓我知道自己沒有選擇的餘地:“國內沒有你的學籍了,你只能堅持讀下去。”

真好,“狠心”地把我送出去,又讓我“野蠻”地自生自滅。

但就是這種野蠻生長,產生了反作用力,讓我從一個被體制內“被雞”的小孩,變成了一個“自雞”娃。

深圳“鳥娃”逆襲記

△市中心圖書館

無退路可選擇,那就只有卯著勁努力了。雖然我身上沒有特別多的勤奮因子,但關鍵時刻,卻有著小小爆發力和一點點的幸運加持。記得到了申請季時,GPA、雅思標化、學校面試和文書撲面而來,身邊很多朋友都找到了中介,報了語言班,我也希望能夠把專業的事交給專業的人做。

深圳“鳥娃”逆襲記

△和高中同學一起排練英語課莎士比亞劇本片段

然而,收到的卻是媽媽“無情”的拒絕:“自己上大學還不自己申請嗎?”

溝通無果,又沒有經濟獨立,於是我便開始了長達三個月的漫漫申請路。與在國內不同的是,加拿大的高中需要自己選課,自己規劃,不是憑藉一次成績定生死,浸泡在“一切為自己而學”的環境下,我也開始給自己“心理暗示”,扭轉了在國內應付功課的心態,從被動學習變成主動探索的小孩。

為了雅思口語能夠快速提分,兩個月內我幾乎是天天拉著朋友窩在校門口的奶茶店練習。從2分鐘的part two只能憋出五句話,到後面流利地闡述並總結出了自己的提分方法;磨文書的經歷也歷歷在目,我基本上每週放學都會找ESL老師過語法、過思路。

深圳“鳥娃”逆襲記

記得收到目標專業錄取的時候,我激動地一夜沒睡著。

就是那種,點點滴滴的努力被看到了,沒有辜負自己的感覺。

那段時間也真的很充實、後來陸續收到了UT、UBC和Waterloo的offer,我從忐忑地期待著被錄取,到擁有了自己決定first choice的權利。每次回顧自己申請季的經歷都會由衷地感嘆到:努力還是能改變一些事情的!

#03

留學,教會了我不斷地觸底,再反彈

進了QS排名靠前的大學,在別人眼裡,我好像成功“逆襲”了。然而,上了大學才明白,成長,就是不斷觸底,再掙扎地反彈。

在有限的人生閱歷中,我經歷了兩次印象深刻的“成績打擊”事件。第一次,是高二上學期出國前的期中數學考試,因為貪玩,硬生生考出了50/150的成績。那一次被打擊到了,然後就默默努力了半學期,從50考到102分。

本以為努力進入大學後,未來一片燦爛。不曾料到,在大學的第一個report作業上,就再一次經歷了“人生低谷”。

深圳“鳥娃”逆襲記

大學的一節商業課,教授安排我們做案例分析。我按著rubric老老實實地寫,查資料,然而55/100的成績真的打了我個措手不及。我記得拿到成績後的那節calculus課上,我整節課都在走神,然後和我的同學說:“姐妹,我怎麼會寫的這麼差啊,這成績搞得我我渾身發冷還感覺心臟輕飄飄的。”

這是大學的第一次觸底,失落的情緒當然不少,但該死的勝負欲也讓我暗暗下定決心,下一次寫,一定得比這次好吧。於是我變成了學校English center的常客,時常帶著我的report去串門。幸運加持,我再一次觸底反彈,在第二個report上拿到了86/100的成績。

深圳“鳥娃”逆襲記

Peer pressure是我在大學遇到的第二個低谷期。優秀的人遍地開花,大家早早在大一就參加商賽,參加投資社、做社團領袖、做一切看起來高大上的事情。當同學們都收到面試通知時,看著自己投出的五六十份簡歷都石沉大海,那種同輩壓力真的時刻抨擊著我的心理防線。

有的時候,你以為已經觸底了,但其實還遠遠不夠。為了找到更好的實習,我在實習的時候,週末還在加拿大的銀行兼職,連著四個月無休地轉,是為了更多經驗,也是為了有拿得出手的簡歷。我以為自己很努力就會有好結果了,但在第二輪投簡歷時,又看著朋友們早早地手握offer,進入名企,八點下班後坐在TTC上,看著朋友圈曬出的工作offer,會突然感覺自己的彈簧斷了,很無力很無力。

深圳“鳥娃”逆襲記

深圳“鳥娃”逆襲記

△在TD Bank 兼職,爬的最高的那個是我

總之,我以為大學是自由的天堂,沒想到這裡才是真正的競技場。而且,那時候就有點“卷”的狀態了。所以,在這樣的環境下,我從加入競技到選擇了“側躺”,哈哈。

深圳“鳥娃”逆襲記

△和朋友們滑雪

如果把這些低谷經歷比作過山車的轉折,那麼我在一趟趟的過山車上,最大的收穫便是:從握緊座椅把手,到學會鬆手去享受一次次心跳的過程。

和母上大人談起自己無數個從黑暗到黎明的時刻,她也會耐心地疏導我,把我從低谷中拉出來。如果心態緊張,那從出國到現在經歷的大大小小的事情,都可能成為壓死我這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但是放鬆應對時,其實就會發現,經歷過低谷,也一定有機會見到彩虹。

深圳“鳥娃”逆襲記

△大學同學們的party時刻

當然,留學不只有觸底反彈,還有無數個凌晨和朋友們一起肝複習的回憶、有大考後一覺睡到下午六點的舒服、有和在異國他鄉認識的他們一起滑雪做飯的經歷,這些生活的片刻,築起了我的留學生活。

深圳“鳥娃”逆襲記

深圳“鳥娃”逆襲記

以上,是一個平凡普娃真實的留學故事,而這些故事的背後,是媽媽早就設下的“教育圈套”。從體制內的卡點規劃,到體制外的悄然放手與陪伴,她找到了適合我的教育軌道,而我,也從最初一個懵懂迷茫的小孩,長成了一個知道自己要什麼的大人。

這樣的野蠻生長,好像也不賴。

文章轉自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