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吾始祖為出自青州益都棗林村(莊、行)移民集散地的非正常遷民

即墨黃氏西關族闖關東後人

  即墨黃氏各譜書皆言先祖出自青州代以後的其某支譜書記載有:“益都棘林村”。

該譜書所記載的“棘林村”在青州東部分為南北兩個棘林村,經查歷史上未曾有氏遷入。

“棘”林村的“棘”: “棘”和”棗”兩字形體在漢代可以混用,所以古漢語中,既可以釋為“棗”又可以釋為“棘”(另文別述)。

所謂"棘林村"實際是"棗林村(莊、行)“,古曰南棗(行),在青州城南、雲門山西南、駝山南邊,實際為當年山東省移民的集中轉運地。

有識者文稱:”中國移民史專家葛劍雄曹樹基近年來實地調查考證中新發現,山東棗林初移民集散地之一、、、、、、”云云。據此,本人於百度搜尋到了多個由青州南棗【行】”於永樂年間遷出的17個移民實例。

如下:

行:臨時。如:行帳(高級將領在外的駐所);行窩(可以小住的安適之所);行衙(官員外出的臨時住處);行城(臨時建成的城垣)

1、”白埠莊《杜氏族譜》載:“明永樂二年,吾祖由雲南阿密州烏撒衛西北三十里槐樹裡頭,移至青郡南棗行居住,三四年後,復遷至即墨(萊州府)嶗山南頭白廟籍,後遷百步莊落戶”。

2、”我是肥城(濟南府)的,祖籍是青州溢都棗林村的。”

3、”《陳氏族譜》記載:“我陳氏原系青州府棗林村乃故土也。”

4、”我的祖先是明朝永樂年間從青州府益都縣棗林村石磯河遷入聊城(東昌府)的(可能是青州市彌河鎮石溝河村。在青州與臨朐交界處)。”

5、”我的祖先是從青州府益都縣棗林村遷入聊城茌平(東昌府)的,蔡姓。”

6、”我的祖先是青州府益都縣棗林村遷平度(萊州府)。”

7、“我陳氏原系青州府棗林村乃故土也。洪武初年始祖諱 有良奉 母孫氏徙平度州古峴鎮居焉。”

8、”霍邱管氏支譜:“始遷祖宇,明後期自山東青州府棗林岡遷居霍邱南鄉。”

9、”今據膠州冷氏族譜,超巖兄弟始遷居膠州,遷出是青州府益都縣棗行村。”

10、”我祖於永樂二年由山東省青州之益都棗林,遷至直隸省鳳凰府之穎州,西下四十餘里,插標為記,選擇地勢,墾田置莊,重建家園。其宅後高崗突起,宅前孫姓居住,先祖命其名曰‘孫崗’。至今有歌曰:問我家鄉在何方,世居山東棗林莊。”

11、”我現在居住利津縣(濟南府濱州),聽家裡老人說我們這裡的黃姓家族的祖先是姊妹三個,一個姐姐,兩個... 我是山東茌平(東昌府)的,看碑文說是益都的棗林遷過來的。”

12、”有自稱祖先來自青州府棗林岡的。”

13、”我塔房李氏族人自始祖從青州府益都縣棗林莊遷居泰安(濟南府)西南鄉即現在的肥城市汶陽鎮塔坊村以來,至今已逾600年,繁衍生息、、、、、、”

14、”我祖籍是青州府益都縣廣耀舍(社)棗隸(林)莊。”

15、”始祖天順八年自都城(大都北京)遷來先在青州城南棗林莊落腳,雲山之西,駝峰之陽,就是現在青州城南雲門山西南,駝山南邊。後居城東三里莊村。原青州府駐地和益都縣衙都在東陽城內。”

16、”遂遷一支於山東青州府益都縣棗林莊。至弘治初年(1485),水淹江河兩省,周圍數千裡絕無人煙,經年水退,朝議以山東戶稠人密,遂下均民之令,弘治三年(1487)吾祖諱珠,由棗林莊遷於潁西府邑所轄,距城百二十里,依舊戶呂樓以居。”

17、《黃氏族譜》載:“餘族故籍青州,自我始祖諱得於永樂二年詔徙實墨,家於邑之東關、、、、、”第17項其族譜的記述有:“益都縣棘林村”,但正確應為“益都縣棗林村”,但在其【明】朝人述【明】朝之事時,對其行政建制表述則僅限於青州

又有專家言:“外省移民有山西洪洞直隸棗強、雲南烏撒衛等來源地;本省移民又有益都縣棗林莊陽信桑樂樹村(濟南府)等集中的來源地。”

百度上搜索近百篇文章所能談出“棘林村”的只有兩家人

1、“若吾氏之居山東也,則自宋祖定鼎起發小民。吾族於雲南某府某縣,莊名野雀口遷至山東青州府益都縣東鄉棘林莊,越六七世,吾始祖三人,逃奔登萊地。當時,徽欽北往,亂離莫歸,一轉再傳,靡有定處,後集膠州城西黃埠嶺,又後長支赴平度冷戈莊,次支赴高密紫蘭莊,惟三支不遷,仍居其所。”

他們家修譜的人,對每個時期的行政建制清晰,方位清晰,對棘林莊甚至能說出“青州府益都縣東鄉棘林莊”,記入準確無誤。他們家才是真正地遷入到青州以東的,歷史上未曾有氏遷入的,兩個南北棘林村的。

2、我即墨黃氏某支譜中寫有:“益都縣棘林村”。

----------------------------------------------------

吾始祖為:由山東布政使司督辦,青州府籌措打點,發放川資盤纏,登記在冊的,永樂二年從益都棗林村(莊、行)移民集散地,被撥民至萊州即墨縣的非正常遷民。

---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