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光|張廷濤:城南軼事

文/張廷濤

家鄉這條文井江,相傳為秦時李冰所導。從萬家鷂子巖奪路而出,浩浩蕩蕩,流經懷遠、元通,繞崇州城而過,然後朝南奔向新津,最後匯入岷江。

流經崇州城南門這段,習慣上被我們稱做南河。回頭幾十年,南門一帶到處是亂墳崗子,我小時常常去那地方逮蟋蟀玩。從下南街出城,滿眼是殘垣斷壁,一片荒蕪。黑洞洞的茅屋裡時時會鑽出個小孩,赤著腳,穿件大人的衣裳,上面滿是補丁。因為窮,讓這地方背上了不好的名聲。

1960年代,城頭居民吃菜都要憑票供應。在一個初冬的日子,我拿了一張菜票,去南河蔬菜大隊買了幾十斤圓根蘿蔔,用麻布口袋裝了,揹著回家。從下南街走過,時已黃昏,似乎四周都有窺視的眼睛,心裡緊張,感覺那回家的路好長好長。

南門的事,說來話長。“一唱成渝路,有話說從頭。四十年來說修路,逼糧又拉夫……”今天,已很少有人記得這首歌了。1935年,離我們已很遙遠。其時,政府決定修條鐵路,從成都到重慶,也就是成渝鐵路。直到1949年,10多年過去了,這條鐵路僅完成全部工程量的14%。解放後,1950年12月12日,西南鐵路工程局成立,3天后舉行開工典禮。不到3年,四川人民盼望已久的成渝鐵路修通,人們心懷感慨,就寫了這首歌來唱。

1911年,以民間的形式在成都設立川漢鐵路公司,準備修一條鐵路,從成都通往漢口。後來清政府想把路權收回,川人奮起反抗,成立保路同志會。現在成都人民公園的保路紀念碑,就是為紀念那場保路運動而建的。

南門,我們這一代人有著特別的記憶。在好友庭俊的印象中,上南街在縣衙門前,自清代以來,就是崇州通往南門外的主要街道。站在衙門口向南看,左臨大東街,右接西街。街道筆直,街房鱗次櫛比,多為磚木結構連底的二層小青瓦房屋。

間有富庶人家自帶水井的四合院和官宦人家的封火牆的深宅大院,如楊遇春侯爺的24個天井的宮保府、王澤英家的公館等四五座知名度很高的建築群。

100年間,上南街商業薈萃,店鋪林立,生意興隆,財源廣進。白天車水馬龍,人來人往,入夜燈紅酒綠,歌聲不斷,為本城熱鬧繁華的所在。

而對同窗昝華龍而言,卻是一種清晰的流水聲——南門那裡有個王爺廟,從城頭出來,順著一條水渠,走約半個小時就到了。說是隻有三里路,其實不止。

出了南門,很快就到了龔家花園。我常常駐腳朝裡張望,裡面有不少花花草草,有個花工在轉來轉去。我對花草不是十分感興趣,感興趣的是興壇庵旁邊的那臺水車。它吱吱呀呀慢慢轉動,上面的竹筒把渠頭的水舀起,轉到高處又把水倒進旁邊的小溝,讓水流到遠處的田裡。其實,它就是一個抽水機。

再走過一片沙地,就進入南河壩了。我和夥伴們常常拿了箢篼和鉤鋤,去河壩撿灰石。灰石撿起,裝進箢篼,一肩膀挑起來,步履艱難朝窯子上走。賣了灰石,換得點菲薄的報酬。一天下來,那種勞累、飢餓,至今難以忘懷。

後來我下鄉到了金雞公社,除從東門去到下鄉的生產隊,出了南門不遠往左,從一條小路也可過去,走約半個小時就到了。挑大糞、挑糧、推雞公車,這條路我走了三年。

所謂城南門,其實這城市早已沒了門。昔日那磚砌的城牆,那拱圓的城門,還有城門上的城樓,連同那些凋敝和破敗,早已蕩然無存,了無痕跡。

隨著城市的擴大和延伸,南門一天天地熱鬧和繁榮起來。從前雜草叢生的荒灘上,南城錦地、鷺島之星、恆宇尊城、公園壹號等新建的樓盤社區像春天的蘑菇,紛紛從地上冒了起來;實驗中學、崇慶中學、傳媒學院、技工學校、文化館也先後入駐南門。

南門,不斷注入文化和文明,這裡道路寬敞、綠樹成蔭。南門,充滿青春和活力,正成為崇州的南部新城。

南門,它承載著昔日的傷痛和今日的喜悅。今天,你會看到人們在生活中快樂奔跑的腳步,他們懷揣著那份屬於自己的希望和憧憬,在這裡出發,往東,往西。在這裡相聚、分離、重逢,演繹著南門的故事。

【作者簡介】

張廷濤,四川省崇州市作家協會名譽會長,四川省作協會員,成都市作協會員。出版有小說集《遙遠的碾》《故里往事》等。

【“時光”文學欄目徵稿啟事】

講真實故事,自己的,他人的,都可。字數控制在1500字內,原創首發。面向四川省內徵稿。勿用附件,標題務必註明“時光”。部分作品會被華西都市報《寬窄巷》副刊選用。作者信息包括銀行卡戶名、開戶行及網點的詳細準確信息、卡號、身份證號碼、電話號碼。投稿信箱:[email protected]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歡迎向我們報料,一經採納有費用酬謝。報料微信關注:ihxdsb,報料QQ:3386405712】

相關文章

《今日中國》走進四川:百年巴蜀滄桑鉅變 共譜四川時代新篇

2021-06-10

6月7日央視新聞頻道、央視新聞客戶端推出特別節目《今日中國》四川篇《百年巴蜀滄桑鉅變共譜四川時代新篇》成渝鐵路中歐班列(成渝)等鐵路元素逐一亮相,精彩紛呈根根鐵軌訴說百年變遷四川地處祖國西南,自古皆知蜀道難。修鐵路通火車是四川人夢寐以求的夙願。1950年6月,成渝

信物百年 | 從新中國第一條鐵路走出的開路先鋒

2021-06-12

在中國共產黨成立一百週年之際,國務院國資委聯合中央廣播電視總檯共同推出百集微紀錄片《信物百年》,以“紅色信物”為切入點,由以中央企業為代表的100家國有企業黨委(黨組)負責人介紹企業的傳家寶,以小見大,以物證史,揭開企業澎湃發展歷程背後鮮為人知的動人故事,見人、見物

《奔騰之歌——重走成渝線》隆重獻映

2021-06-21

第1眼-重慶廣電2021年7月1日是中國共產黨成立100週年紀念日,也是成渝鐵路建成通車69週年紀念日。歷史將7月1日賦予成渝鐵路,就將它與中國共產黨的初心使命,與國家發展和民族復興的偉大進程緊緊聯繫在了一起。6月20日至27日,由重慶廣播電視集團(總檯)與四川廣播

中國修建的第一條鐵路是

2021-07-23

中國修建的第一條鐵路是,成渝鐵路。1950年6月15日,成渝鐵路的開工典禮隆重舉行,為修建新中國第一條鐵路拉開了序幕。經過兩年的艱苦奮鬥,1952年7月1日,新中國成立以來第一條由自己設計、自己建造、材料零部件全部為國產的成渝鐵路勝利通車。

珙縣地方黨史知識

2021-08-25

珙縣黨史保路運動在珙縣1894年(光緒二十年),孫中山建立第一個資產階級革命團體——興中會。1904年,華興會、光復會相繼成立。1905年,聯合組成中國同盟會,並在各省和海外建立革命組織,多次發動武裝起義。辛亥革命前,同盟會員在珙縣進行活動,發展會員。珙縣人陳尊山、

學黨史·我打卡 | 9月1日

2021-09-01

答案:1952年7月1日解析:1952年7月1日,新中國建設的第一條鐵路──成渝鐵路建成通車,實現了四川人民近半個世紀的夙願,拉開了新中國大規模經濟建設的序幕。圖為首次乘坐成渝鐵路列車的學生(圖片來源:四川省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100週年主題展覽)1952年7月1日,

貴州廣西將修一條鐵路,對四川出海極為重要

2021-09-10

(頭條號“一千零一眼”原創作品,歡迎大家關注、評論,謝謝)在貴州和廣西之間,目前真有一條鐵路正在開展前期工作,這條鐵路對於成都乃至四川有著重要的意義。它叫黃桶至百色鐵路。可能很多人尤其是四川人聽了一塌糊塗,這是什麼地方?黃桶在貴州省安順市普定縣境內,是一個村子的名字

瀘縣6.0級地震,成都等地消防馳援

2021-09-16

強降雨基本結束,偏北大風需關注根據最新氣象資料分析本輪強降雨基本結束降水將明顯減弱今天上午成都還會有小雨到中雨量級的降雨受冷空氣影響從今天凌晨開始中東部地區有3~5級偏北風局部地方可達6級或以上具體天氣預報>>今天白天小雨到中雨轉多雲間陰,東部個別地方大雨到暴雨,中

這條鐵路,把2300年拉近到40分鐘

2021-09-18

城市堪稱人類最偉大的發明現代社會的精神和物質成就,主要由城市負載越來越多的人在城市裡生長、成就和奮鬥城市的地面留下足跡,天空充滿希望今天起,我們將把目光投向城市聚焦它的沉澱、空間、特徵和風格記錄它的光輝、榮耀、精彩和傳奇與它一起點燃未來一條已被批覆即將動工的新高鐵,

簡陽市“地鐵軌道”規劃彙總

2021-09-22

D1簡陽線:從該圖中可知,簡陽線起於簡陽南站,大致沿著迎賓大道、南環線過河,向北經鰲山公園以東(背後),在柳林大橋附近跨沱江河,在海井大學城轉向連接至東部樞紐站。目前還不確定該線採用什麼制式,但沿途的站點還是相對比較密集。那麼問題來了地鐵有規劃簡陽城區的嗎、簡陽人民

劉德元‖成渝鐵路築路民工紀念碑的記憶

2021-09-24

成渝鐵路築路民工紀念碑的記憶——紀念成渝鐵路建成通車70週年劉德元今年是中國共產黨成立100週年。我作為一個土生土長的內江人,又在內江市史志研究室工作多年,我想,是不是應該為內江人民寫點什麼?於是,我想到了位於內江市梅家山上的成渝鐵路築路民工紀念碑。5月的一天,風和

成渝鐵路內江記憶(二):一次會議

2021-09-26

為在茫茫人海中找到我,請把我設為“星標★”哦。點擊上方藍字“內江頭條”→進入新頁面,點擊右上角“...”→點擊第一欄“設為星標”。成渝鐵路內江記憶(二)一次會議羅泉古鎮,是內江市有名的文化旅遊小鎮,同時也是全國一百個千年古鎮之一。在這裡,還有一個和成渝鐵路息息相關

尋鎮重慶石柱 | 西沱古鎮,雲梯長街雄偉,巴鹽古道久遠

2021-10-07

重慶,西沱古鎮。位於石柱土家族自治縣,原名西界沱,古為“巴州之西界”,因地臨長江南岸回水沱而得名,與長江明珠——石寶寨隔江相望。西沱屬石柱縣管轄,有“一腳踏三縣”的稱譽。古鎮西沱,是一個大隱隱於市的歷史重鎮。它曾與周莊、烏鎮一道,是最早一批入選我國曆史文化名鎮的十個

兩條會“說話”的小巷,打開新津城市記憶通道

2021-10-11

近年來新津積極為民辦實事出現了一條條有顏值、有文化更有溫度的背街小巷在條條小巷裡藏著市民的幸福美好生活曾經的小巷煥然一新漫步在小巷追尋一段又一段歷史記憶不僅讓城市有了光鮮亮麗的“面子”也給了市民群眾舒適的“裡子”南望南港記憶牆再現津城原風貌西順河街新落成的微公園以津

時光|張廷濤:城南軼事

2021-10-14

文/張廷濤家鄉這條文井江,相傳為秦時李冰所導。從萬家鷂子巖奪路而出,浩浩蕩蕩,流經懷遠、元通,繞崇州城而過,然後朝南奔向新津,最後匯入岷江。流經崇州城南門這段,習慣上被我們稱做南河。回頭幾十年,南門一帶到處是亂墳崗子,我小時常常去那地方逮蟋蟀玩。從下南街出城,滿眼是

【燦爛文化篇】資中的五條鐵路

2021-10-17

資中地處四川盆地中部、成渝要衝、沱江中游,自古為沱江流域的中心城市,水陸交通便利。目前,境內有新中國第一條鐵路成渝鐵路、資威鐵路、歸連鐵路、成渝城際高速鐵路四條鐵路與外界相連。目前,在建中的蓉昆高鐵成自鐵路又在縣境內設資中西站(球溪站)。另外,資中有始建於民國的成渝

魯旭 | 圓夢劍門關

2021-10-21

『時光撿漏』您生活的筆記本第一次知道有“劍門關”這個地方,是在古詩中。李白說:“劍閣崢嶸而崔嵬,一夫當關,萬夫莫開”。陸游說:“劍門天設險,北鄉控函秦”。我最喜歡的還是陸游那首“衣上征塵雜酒痕,遠遊無處不銷魂。此身合是詩人未,細雨騎驢入劍門”。那時的我正值志學之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