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雪
早晨起來,一拉開窗簾,就看到外面一片白亮亮的世界。這雪,下了整整一夜!早飯後,我們約上可可,一起去外面玩雪。
一出門,就有一股冷風吹來。放眼望去,到處都是雪,明晃晃的,簡直要讓人睜不開眼。我家樓下的雪地上還很少有腳印,我一腳踩下去,整個鞋子就全陷在雪裡了。路邊停著一輛汽車,上面蓋著厚厚的雪,連窗玻璃都蓋得嚴嚴實實的了,就像一個傻乎乎的孩子裹著一件笨重的白色大棉襖。咦,這個傻孩子怎麼凍得都流鼻涕了呢?爸爸告訴我們,這是冰溜子,高處的冰雪融化成水向下流,流的過程中又凍上了,就形成了冰溜子。我和可可每人掰下來幾根冰溜子,向結了冰的河面砸去。一連砸了好幾次,都沒能把河面的冰砸破。這冰該有多厚哇!
廣場上,三五成群的孩子們在扔雪球,打雪仗,堆雪人。我和可可建造了一座雪房子,我給它取了個名字,叫“白色皇宮”。有了皇宮,就要有一位漂亮的公主啊,我們又堆起“白雪公主”來。我們幾個把大片的雪擁到一起,拍打了一番,就成了她的連衣裙。接著要做“白雪公主”的頭,這可不那麼容易了,我們試了好幾次都沒成功,總是弄得像個大土豆似的,坑坑窪窪,最後還是我爸爸做好的,看來我爸爸小時候玩雪的經驗很豐富啊。“白雪公主”終於成型了!我撿來兩片紫紅的樹葉給她做眼睛,可可撿來一個小木棒給她做鼻子,我媽媽撿來一根冬青的枝條折成兩段給她做耳朵,又給她畫出了小嘴巴。爸爸看著這位“白雪公主”,說:“這麼冷的天,把公主凍壞了怎麼辦呢?得給她戴一頂帽子。”到哪兒找帽子呢?爸爸突然想起了什麼,走到廣場旁邊的一家果汁店裡,找來一塊柚子皮,蓋在了“白雪公主”的頭上,“白雪公主”就有了一頂黃燦燦的圓帽子!媽媽說:“這雪人怎麼有點像豬八戒啊!”竟然說我的“白雪公主”像豬八戒?太可氣了!一個路過的大姐姐走過來,取下自己紅色的圍巾給“白雪公主”繫上,“白雪公主”一下子漂亮了許多。大家都笑了,一起圍著“白雪公主”合了個影。我們往前走,看到了別人堆的各種各樣的雪人,還有幾個孩子堆起了一隻小白狗。小白狗趴在地上,揚著頭,好像是在提醒人們農曆狗年就要到了。
回家的路上,媽媽蹲下來,讓我和可可一起拉著她滑著走。我倆拉起來就跑,爸爸說:“多像小狗拉雪橇!”我們都哈哈大笑。我一不小心摔了一跤,把臉都埋到雪裡了。爸爸趕緊舉起手機給我抓拍了張照片,我才知道我的眉毛上、下巴上,都是雪,簡直成了白鬍子的聖誕老爺爺。
這雪給我們帶來了多少歡樂!可可的爸爸媽媽錯過了這場雪,肯定會後悔得不得了!
(作者馬磊,寫於2018年1月。)


        馬磊,男,山東滕州人,文學博士,鹽城師範學院教師。曾任中學語文教師。現兼任中國高等教育學會語文教育專業委員會會員,中國邏輯學會邏輯教育專業委員會理事,棗莊學院客座教授。主要從事語文課程教學、語文教師教育、中國教育史等領域的研究,主持江蘇省高校哲學社會科學研究項目一項,在《課程·教材·教法》《中國教育學刊》《教育科學研究》《河北師範大學學報(教育科學版)》《語文建設》《中學語文教學》等刊物發表論文三十餘篇,其中被人大複印資料全文轉載四篇,合著《葉聖陶》,參編江蘇省高等學校精品教材、重點教材《語文教學技能全程訓練新編(修訂版)》。在各地執教中小學公開課多次,為中小學教師作報告多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