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老井——懋益裡系列(作者:無為之人)

上海老底子每天呈送精彩文章一組

打開塵封的記憶,尋覓往昔的歲月

敘上海老底子事  憶上海老底子人

訴上海老底子情


懋益裡系列

消失的老井


無為之人


▲老井(大井)原來就在左邊兩扇窗戶之間的外牆下


滬上石庫門雖屬西式行列式民居,卻依然保留著許多鄉土傳統。其格局幾乎是四合院的迷你化,有客廳,也有廂房,天井就相當於院落了,只是兩到三層的樓房,讓其望天成“井”了。當然,還有真正的井。像我住過的懋益裡,儘管已有近代的消防栓和自來水,但依然修好幾口水井。


印象中,懋益裡的水井有三口。一口在13、15號之間的窗臺外,口徑較大,稱為“大井”。另一口在新昌路403號後門的對面、17號的東牆下,口徑小得多,稱為“小井”。還有一口“深在閨中”,藏身於44號天井裡,只有打掃公共衛生時才偶露“崢嶸”。


不過,對我來說,最熟悉的還數離我家不遠的那口大井。我說的老井基本上就是這口大井的化身。


大井很深,且井壁塗抹水泥,很是光滑,幾無可攀援之處。一旦落井,難有生還。據說,50年代初,曾有一老頭在此井溺水而亡,究竟是自尋短見還是有其他原因,不得而知,但也讓這口井蒙上了神秘的恐怖色彩。一些老人和婦女夜裡是不大敢從這裡路過的。

當然,我們是在這以後出生的,再說後來這裡弄里人氣日旺,這種恐懼感日漸消弭,人們依然踴躍地汲取井水派各種各樣的用場。


由於自來水費是各個門號按每戶人口均攤的,使用“免費”的井水成了節約自來水的捷徑,附近幾個門號的居民幾乎家家備有打水的吊桶。有些門號用水籌計費或者各戶自裝小水錶,用井水以“節支增收”更成了立竿見影的事情了,那時用井水洗衣服甚至洗的確良襯衫的也不在少數。當然,每週四的里弄衛生大掃除,井水也是唯一的水源,而這口大井水量充盈,更受青睞。


水井的恆溫性,在炎炎夏日也為煎熬的人們提供了些許涼意。用井水拖地板、衝地面,帶走了大量暑氣。而將西瓜等瓜果扔進井裡,一兩個時辰後再用吊桶撈起,就成“冰鎮”的了。


不知什麼原因,從60年代末起大井會時常發臭。某年夏日,附近幾個青壯年借來水泵和竹梯對大井進行“疏浚”,其中竹梯就需要兩三把接起來才能下到井底。29號亭子間的老邱“自告奮勇”,幾乎是赤身裸體下井“作業”。冒著逼人的“寒氣”,他把井底臭氣熏天的淤泥、雜物一桶桶運上來。當然,事前也有人找他竊竊細語。原來有些人家在特殊年月,曾把金銀細軟扔進的井裡,現在則求他幫忙找找。但最後是否有所“收穫”,不得而知。


這次“疏浚”後,井水重新變清。但到用水淡季,井水又會發臭。後來摸索出經驗,無需興師動眾下井清理,只要用水泵抽乾井水,水質就會恢復。


此時,又發生了落井事故。這次是住15號客堂汪家女孩坐在井沿玩,不慎翻身掉入井裡。這時正好我鄰居老顧在井邊用水。好在老顧取水用的是竹竿加鐵鉤而不是繩子。當發現女孩落水正在掙扎,遂將竹竿伸下去救人。女孩居然抓住竹竿爬了上來,真是幸運至極!

雖然平時大井也加蓋鎖住,但做起來不太嚴格。這次事件後,井蓋交由專人管理,定時開放。後來安裝了手壓取水機,一般情況下井蓋就不用打開了。


再後來,我去農場、讀大學,與這口大井的交集日少,連它是何時被夷平的也不曾注意到。也許是1985年末那次地下管道改造吧!


大井沒了,而且消失得那樣悄無聲息,但它卻是真真切切地存在過,多多少少演繹了自己的故事。


不過,關於懋益里老井的傳說並未終結。有人說到,60年代末戰備時期,曾在距大井20-30米處試圖挖井已經挖了一個輪廓並且深入了半米左右,結果不知什麼原因又填上了。對此,我有一些模糊的印象。而且有人告訴我,歷史上這裡就是一口井。另一口井是在此次動遷中浮出水面的,地點在50號後門處。由於處在弄堂篤底,平時不會行至那裡。而動遷卻使我從容地到達它的邊上仔細徜詳,這是一口不小的水井。因此,“消失的老井”只能定位於我家那條弄堂的大井了。據說,栢福裡也有過水井,也不知道何時消失的。


▲懋益裡50號後門處的老井。看上去久已閒置了


對於這些在懋益裡、栢福裡存在過的老井,有些人還會記得,但大多數人早已忘了。等到我這樣的“有些人”離去,興許老井就真的從這個世界上消失了。其實,人生不也是這樣的嗎?



鳴謝:無為之人先生賜稿分享!




無為之人先生熱文


▶新昌路三德里


記憶中的仁濟裡


懋益裡紀略


我所知道的斯文裡


發生在永康路 “外國弄堂” 裡的故事


從復興路拐向瑞金路


▶堅守


▶我所見識的上海平民小吃街


鮮肉月餅的記憶


淡水路——恬靜而淡泊


深在閨中——與裨文女中舊址的短暫交集


訪南京西路1081弄


▶奶奶借書


迎著夕陽的漫步


長江劇場斷想


▶雷震油畫裡的老城廂


▶重訪長風公園


賣粽的阿婆——懋益裡系列


強郎——懋益裡系列


雞粥攤與“紹興”師傅——懋益裡系列


▶讀報——懋益裡系列


▶鉤沉——懋益裡系列


“蛇皮”——懋益裡系列


▶曾經的上海市體育館


▶久違了,《櫃檯》


大水漫里弄——懋益裡系列




我知道你在看喲~







推薦關注:

阿拉退休人

上海老底子姐妹號






相關文章

「網絡中國節·端午」快來圍觀!土樓這個延續約250年的習俗

2021-06-15

6月14日,端午節。華安仙都鎮,“世遺”大地土樓群二宜樓內,4位清理工藉助抽水機為兩口古井“洗澡”。“每年端午節清洗古井,從祖上傳下來的這個習俗,已延續約250年。”二宜樓居民介紹說。△合力移走圓形井蓋二宜樓內兩口古井,水質甘甜,至今仍為樓內居民供應源源不斷的生活

百人講百年黨史第五十二講|毛澤東與三口紅井的故事

2021-08-02

毛澤東與三口紅井的故事百人講·百年黨史學史明理、學史增信、學史崇德、學史力行宣講人:肖光明“喝水不忘挖井人、時刻想念毛主席”,每當聽到這句耳熟能詳的話,人們會自然而然的想起瑞金那口紅色水井,那甘甜清冽的井水,至今源遠流長,沁人心脾。其實與一代偉人毛澤東息息相關的還

大嶨王宅有一口古井,哺育了一代又一代人,而今人事變遷,早已消失不見

2021-09-13

古井情緣文/鄭楊松王宅古井,是一支千年流淌的歌,井外翻天覆地,井內不驚不亂,一如既往地輕輕歌唱。我是井邊客,古井的變遷牽掛著我。隨著歲月的更迭,大嶨的水井大多湮沒於歷史的長河中,唯王宅古井深深地藏在我心裡,揮之不去。王宅古井位於大嶨林店尾王宅後院。昔日的林店尾

鄉情散文:故鄉的那口老水井

2021-09-17

鄉情散文:故鄉的那口老水井文:張宗龍小時候村裡有一口老水井,在村子的東南方向,緊挨二大爺家的大門口。高大的井臺長滿綠綠的苔蘚,圓圓的井口被井繩勒出明顯的印痕。井沿四周的石頭被磨得溜光水滑,有幾層臺階通到路面上,臺階被鑿得很粗糙,那樣能防止滑倒。旁邊有一棵高大的槐樹陪

偶訪家鄉的水井 | 尹春旭

2021-09-23

冬樹丫郵箱:[email protected]微信:DEC602809655偶訪家鄉的水井文|尹春旭尹春旭,漣源二中教師。點最上方專輯#尹春旭的文字,查看更多歷史文章。本文2000餘字今天上午回老家買土豬肉。這是母親心記墨記早早預訂好了的。母親總說市面上吃加工飼料

散文||張勤:​打井

2021-09-24

點擊上方藍字,發現更多精彩Valentine'sDay《西北●大秦文學》2021年122期▍總1255期打井張勤可能是從小就生長在缺水的黃土高原的緣故,註定了我這輩子和水有著不解之緣。小時候,我家頭門照背後面的北牆根下有一口老井,井樁貼著牆面。絞水的轆轤

順德之最系列——最古老的水井

2021-09-26

順德之最之最古老的水井順德最古老的水井叫“馬姓回甦(sū)井”,又稱“硃砂井”,在樂從鎮水藤村先揚組馬巷三多里。水井歷史水井歷史元朝初年,提督馬良佐率兵駐守此處,後繁衍生息。因此,這一帶舊稱“提督裡”,鄉民多姓馬。相傳其孫馬聰在此處鑿井供大家飲

龍華寺旁的古井怎麼不能用

2021-09-28

文/古橋老翁近段時間因忙於寫作,無暇去廣寧橋龍華寺一帶散步…今天文友(趙之謙後裔,之謙書院創立人)曉東先生專門給我發來視頻號和文字備註,才知道廣寧橋龍華寺,正大門對照的一口雙眼古井,不知被哪個部門粗暴地用柵欄和花箱給封閉了。我不清楚有關部門為何

老漳州記憶15:舊漳州吃水靠井——飲用水變遷

2021-10-03

《難忘往事》36舊漳州城區不小,有近十萬人口,過去一直沒有自來水,不如廈門,也比石碼還要遲。但古城地處古河道,地下水豐富,到處都有水井,人們並沒有覺得有什麼不方便,井就在家裡頭,井水任你用,還不用花錢,就是大旱之年也少聽說哪口井涸乾。街面上還可見到不少公用水井,聯仔

7.老城的井-北緯三十度經過的地方

2021-10-14

老城的井那年第一次來舟山的時候,還不認識翁洲漁姑和翁洲漁夫兩口子,一個人住在舟山本島最西面的岑港鎮。這裡離著定海老城說遠不遠三十里,那時候我到定海老城一般都是騎著一輛半新不舊的小明星摩托。趕好了來回順利,趕不好半道壞那麼一兩次。好在那時候修摩托車的小修理鋪很多,就算

李坤鴻||水 井(散文)

2021-10-20

點擊“藍字”關注我們吧作者簡介:李坤鴻:曾種過田,教過書,在部隊服役二十多年,在茂名市人大常委會機關任職二十多年。系廣東省作家協會會員、廣東省音樂家協會會員、茂名市人大制度研究會副會長。先後出版了文學作品集《難忘你的微笑》、《難忘她的深情》、《難忘天的高遠》

村裡那口老井(散文)

2021-10-28

文/吳榮德村裡有口水井,井壁用光滑的溪灘石磊成。靠路邊一側用青石板鋪就一個小埠頭,人們挑水時站在石板上彎腰撈一桶提上來放在石板一頭,再彎腰裝滿另一桶提溜上來隨即挺直身子挑起來就走。這水井是村裡唯一的飲用水源,白天井邊靜悄悄的,只有早晨和傍晚那挑水的人接踵而至很是熱

老昆明的“鄉井”和“清泉業”

2021-10-29

早年金馬坊下的賣水人。重修的吳井。龍井街。中國古代選址建城,水是首選之項,有水才能生活,才能生產,才有家、有城,還能保家、保城。但水太多對生產生活也不利,洪水一發,更會毀家、毀城。因此,建城選址“高”“下”必須得當,原則是“高毋近旱而水用足,下毋近水而溝防省”(《管

讀報——懋益裡系列(作者:無為之人)

2021-11-01

上海老底子每天呈送精彩文章一組打開塵封的記憶,尋覓往昔的歲月敘上海老底子事憶上海老底子人訴上海老底子情懋益裡系列讀報無為之人▲懋益裡19號後門。後門左側大窗戶曾是“讀報”老伯的家很小的時候,祖母去里弄參加“讀報”,我也經常跟著去。“讀報”的地方在懋益裡19號後客堂

水 井 的 情 懷

2021-11-03

地面上挖之深洞,汲水而用之,謂之水井。在過去,生活裡必須的重要設施,因重要,故受愛護,無它不可,故顯神聖。這是我們老輩人的認識,當下年輕人,既無此認識,更無此感情,因城鄉皆有了自來水,水井也隨著城鎮拆遷建設,幾乎無了蹤影,能遺留下來的都成珍品,或成文物古跡了。雖成為

“救火龍頭”——懋益裡系列(作者:​無為之人)

2021-11-06

上海老底子每天呈送精彩文章一組打開塵封的記憶,尋覓往昔的歲月敘上海老底子事憶上海老底子人訴上海老底子情懋益裡系列“救火龍頭”無為之人新昌路的懋益裡有我的老屋,老屋後門口有個消防栓,俗稱“救火龍頭”。當年有這種消防栓的里弄,雖不能說是新式里弄,但也是比較先進和超前的。

消失的老井——懋益裡系列(作者:無為之人)

2021-11-10

上海老底子每天呈送精彩文章一組打開塵封的記憶,尋覓往昔的歲月敘上海老底子事憶上海老底子人訴上海老底子情懋益裡系列消失的老井無為之人▲老井(大井)原來就在左邊兩扇窗戶之間的外牆下滬上石庫門雖屬西式行列式民居,卻依然保留著許多鄉土傳統。其格局幾乎是四合院的迷你化,有客廳

《一口老飲水井》

2021-11-27

《流年碎影》之《一口老飲水井》修訂稿作者:胡順安微信ID:shunanhu  兒時,祖宅北邊的東西走向巷子深處(現在村醫武保國故居家門口,明清時期胡家大院建築群的過道之一)有一口老井,供附近幾戶居民飲水用。井口到井底大約八至十米深,井壁全部用碩大藍磚錯縫壘砌。井口直

老家水井的功勞

2021-11-27

文/彭旵生老家的水井就坐落在一個清水塘和老屋一塊菜地旁邊,井深數米,井水清澈見底,冬暖夏涼,喝起來甜滋滋的,附近有一條河流靜靜地流淌,源源不斷地滋養著兩岸勤勞質樸的人民。不要小看這座水井的作用,因為老家的水井緊貼著美麗富饒的大沙河畔,水質好,味道甜美,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