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魔斯媽媽育兒實錄

雞娃一代:當媽佛了12年後,我也上車了,但這份清醒必須保留

我是第一代被雞的娃,我媽堪稱“第一代雞娃媽媽”。

我的讀書時期還是上個世紀的80、90年代。那個時期沒有校外輔導班,也沒有現在這麼便捷的通訊工具,甚至沒有電話。學校想聯繫家長,唯一的工具只能靠孩子把通知單帶回家。

通訊不發達帶來的直接“好處”就是,那個年代的家長不用操太多心。把孩子送進學校,回來只需要管吃管喝就行。

所以,在那樣的時代背景下,我老媽當年的各種“神操作”讓我封她為“第一代雞娃媽媽”,絕對是當之無愧。

1、我的十年被“雞”之路

回想童年時期,我對媽媽的印象,最深刻的一點就是“嚴”。別人家的孩子都在外面玩,我被鎖在家裡做作業;別人家的孩子只要把學校的作業做完就好,我媽會每學期給我買上一本參考書,跟著課程進度刷。刷一遍還不行,我媽會用橡皮擦掉,刷上2-3遍才算過關。

我媽還很會跟老師搞關係,經常幫老師幹活,比如織個毛衣什麼的。那麼換來的就是老師的“特殊關照”。

雞娃一代:當媽佛了12年後,我也上車了,但這份清醒必須保留

到了初中,老媽自己教不了我了,於是便會向她能認識的各種能教我的人求助。比如單位同事的家屬是某某中學的老師,某個親戚家的孩子在外上大學回來了。這種零星的輔導到底有沒有用呢?我現在也記不太清楚了。但至少回想起來,仍能感受到當年老媽為我的學習,真是操碎了心。我記得每次月考之後,老媽必會主動到學校報道一次,跟各科老師溝通我的學習情況。

這麼多年過去了,如果讓我現在去評價老媽的“雞娃教育”,我只能說,受益不少,受傷也不少。

受益,更清晰的目標感,更強的執行力和抗壓能力,一直很努力、追求上進,學業事業上不大不小的成績,這些多少都應歸功於我父母的教育。

至於受傷的,大概從上大學時就開始有顯現。北大“空心病”,我也有。盲目學習,不知道是為什麼,意義何在,為此走過很多彎路,踩過不少坑。從小到大,我幾乎沒有印象得到過父母的肯定,我的年少生活中一直有個“別人家的孩子”,以至於我成年後很長一段時間對父母都會有莫名的叛逆心理,但同時潛意識裡又很在意他們的認可。一直很努力,一直缺乏足夠的安全感……這些多少也和我父母的教育有關。

雞娃一代:當媽佛了12年後,我也上車了,但這份清醒必須保留

2、痛下決心:教育孩子,我一定不重蹈覆轍

當年那個“別人家的孩子”,後來因為種種原因患了抑鬱症,再後來遠嫁異國他鄉。一雙父母多年都見不上女兒一面,唯一的女兒。我老媽終於贏得了“最後的勝利”,便很少再提起她們。反倒是我,這些年時不時會想起當年那些成人制造的“明爭暗鬥”,然後不斷地警醒自己,千萬不要重蹈覆轍。

為了不重蹈覆轍,我在孩子的教育上做過很多嘗試。投資創辦教育機構,從兒子三年級開始一直陪伴他做分享閱讀,休學帶兒子去美國讀書,為了解答自己育兒的困惑,看很多教育書籍,最後生生把自己變成了一個專業的育兒創作者……我做了很多尋常媽媽沒有做過的嘗試,唯獨沒有在應試教育上多下功夫。

我沒有把這些看作是為孩子的犧牲與付出,嚴格意義上來講,這更像是我的自我救贖之路。

關於不逼孩子上輔導班這件事,不少人善意地提醒過我。但那時的我就是橫下一顆心,想看看自己的教育方式到底能不能把孩子培養好。

雞娃一代:當媽佛了12年後,我也上車了,但這份清醒必須保留

3、那你現在是雞的,還是佛的?雞的

可是,這樣的日子並沒有一直持續。

兒子進入初中,正如一些媽媽提醒的那樣,“小學只學學校那點是不夠的”、“應試也是一種能力,得專門訓練”,沒接受過這種訓練的孩子便很容易栽跟頭。面對這種情況,父母不可能置之不理,也很難做到淡定地堅持自己。

中產階級,公立,名校光環……這些名詞足以定義我正身處在中國最“雞”的一群父母之中。

我有能力跳出這些圈子嗎?沒有,不要說能力,我甚至連勇氣都沒有。

好,那在這個圈子裡就必須要適應這個圈子的遊戲規則。

雞娃一代:當媽佛了12年後,我也上車了,但這份清醒必須保留

於是我也開始研究起各種卷子,總結出題思路。小學時,我幾乎不太關注孩子學校的作業。可現在不行。7門課都會有作業,孩子每天耗費1個多小時在路上,不得不進一步加強時間管理。如果孩子有時候拖拉,寫作業太慢,我也不得不狠心讓他必須把作業做完才能睡覺。沒辦法,只能這樣倒逼他的學習效率。

不僅是我,多年不操心娃的爹也躬身入局了。每天看兒子的數學作業,糾錯,到了週末還會就一些重點問題專門再講。

現在,我開始對雞娃父母有了更多的理解。形勢比人強,這裡面有太多的迫不得已。而且,很多雞娃媽媽並不盲目,有很多教育方法很值得借鑑,也看得出她們所付出的常人無法比及的努力。

所以,現在如果你問我:“你是雞的,還是佛的?”我會說,雞的。

雞娃一代:當媽佛了12年後,我也上車了,但這份清醒必須保留

4、雞娃之下,我仍然留有的一份清醒認知

很多人說“雞娃”,就認為是那種往死裡逼孩子學習的模式。其實不是。雞娃還可以有更深層次的解讀。

訓練孩子的應試能力、學習效率,其實也可以看作是對孩子自控力、抗挫力和適應力的鍛鍊。只要父母有意識地引導,孩子便不會把這些看作是盲目的刷題訓練,而會把他視為對自己綜合能力的鍛鍊。而且我發現:只要親子關係比較健康,孩子通常都會有較強的抗壓能力,很懂得苦中作樂、自娛自樂。

所以,用高要求培養孩子這件事,本身並不是錯的。一些網友也不必“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自己做得不夠好,反而嫉妒這些比自己更努力的父母。

雞娃需要警惕的錯誤是“單純雞娃”。家長只在乎孩子的學習成績,其他什麼都顯得不重要;老師只傳授針對考試的知識和技巧,忽視了教育的根本(傳道授業解惑,教會孩子更好生活的能力)。

雞娃一代:當媽佛了12年後,我也上車了,但這份清醒必須保留

人們總拿北大“空心病”來詬病應試教育。但我覺得更可悲的是很多三流大學甚至上不了大學的孩子。她們也許在某一個領域很有天賦很有才華,但是在數年的刷題教育中被磨滅了。年復一年,在學習上找不到成就感,反而喪失了求知慾,喪失了終身學習、追求夢想的能力。

所以,迴歸到我的雞娃之路,我必須要讓自己保留一份清醒:不要把應試當做最終的目的,而是當做磨鍊孩子的一種手段。最終要讓孩子學會在歷練中認識自我,發現自己的價值,磨練自己的優勢。這樣,哪怕學業不是很突出,也能在人生的道路上走得更遠、更從容。

我是魔斯媽媽,進過985,當過金領。是老闆,也是育兒界的積極踐行者。我用碼字記錄自己和孩子的成長曆程。原創不易,喜歡我的文章,請點擊關注、轉發!為回饋粉絲,魔斯媽媽免費向大家開放海量英文啟蒙歌曲、遊戲(學齡前)、繪本、國家地理兒童百科全套。如有需要可關注我,私信發送“國家地理”或“歌曲”或“繪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