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州校外培訓轉入地下 “一對一”家教暗流湧動

11月15日,鄭州市教育局發佈消息,截至11月11日,鄭州校外機構治理“四大專項行動”已排查校外培訓機構6128家次,下達整改通知書630份,取締無證機構641家,清理培訓機構戶外廣告412處,已完成退費約1.69億元。

11月24日,鄭州市教育局再發布消息稱,截至11月22日,鄭州市校外培訓機構經過規範化治理,有61家校外培訓機構自動終止辦學。

鄭州市校外培訓機構治理專項行動取得顯著成效的同時,也發現了“一對一”“眾籌私教”“整拆零”“換馬甲”“明轉暗”等不易被發現的“隱形變異”行為。為打擊此類行為,鄭州市“雙向發力”“雙重治理”“雙線作戰”“快速出擊”,依法依規堅決整治“地下”違規培訓。

近日,記者走訪鄭州多個校外培訓機構,發現其中不乏一些違規培訓行為。

“一對一”家教信息藏身線上

11月3日,鄭州出現新冠肺炎確診病例,2人為小學學生,1人為學生家長,這位家長同時也是一名英語家教老師,自稱確診前曾在線下為10多名初中生補習英語。

隨著疫情的持續,11月8日,鄭州市教育局發佈“暫停校外培訓機構線下教學的緊急通知”,自11月7日起,鄭州全市校外培訓機構停止線下教學,不得組織任何形式的線下聚集性活動,恢復線下教學時間根據疫情發展形勢及防控要求,另行通知。

校外培訓機構落實情況如何?11月17日到11月21日期間,記者走訪了鄭州多家校外培訓機構。

11月18日,記者來到位於文化路上的精銳高端輔導文化路中心店,雖然店外廣告牌還在,但店內早已無人辦公,相關負責人告訴記者,他們已經不做校外培訓了。文化路上的優學途教育機構同樣大門緊閉。一家名為“優格託教”的校外培訓機構的負責人告訴記者,他們目前也已經不做校外培訓了。

通過近一週的走訪調查,記者發現線下校外培訓機構都已暫停。但在線上,記者通過手機在58同城App輸入“私人家教”“一對一”等關鍵詞,在眾多發佈信息中,發現一些校外培訓機構“一對一上門服務”信息。這些信息具有隱蔽性,摻雜在其他招聘信息中。
58同城App上的“一對一”家教服務信息  App截圖
在58同城App “一對一”上門輔導的信息中,有人稱自己是“鄭大研究生”,有人宣稱“小學初中高中”全科均可提供“一對一”輔導,還有機構強調“老師可以先試課,不滿意可以免費調換老師,直到滿意為止”。

看似趨於平靜的教培市場“一對一”家教實則暗流湧動。

11月19日,記者從鄭州市教育局相關人員處獲悉,“隱形變異”培訓行為共有7項:

1.違反培訓主體有關規定,證照不全的機構或個人,以諮詢、文化傳播、“家政服務”“住家教師”“眾籌私教”等名義違規開展學科類培訓;

2.違反培訓人員有關規定,不具備教師資格的人員違規開展學科類培訓,在職中小學教師違規開展有償補課;

3.違反培訓時間有關規定,通過“直播變錄播”等方式違規開展學科類培訓;

4.違反培訓地點有關規定,組織異地培訓,在居民樓、酒店、咖啡廳等場所,化整為零在登記場所之外開展“一對一”“一對多”等學科類培訓;

5.違反培訓內容有關規定,以遊學、研學、夏令營、思維素養、國學素養等名義,或者在科技、體育、文化藝術等非學科類培訓中,違規開展學科類培訓;

6.違反培訓方式有關規定,線下機構通過即時通信、網絡會議、直播平臺等方式違規開展線上學科類培訓;

7.其他違反相關規定的“隱形變異”學科類培訓。

11月17日到11月21日,記者多次以家長為孩子找輔導老師為由,進入部分家教中介QQ群,並添加了部分家教中介的微信。隨著調查的深入,呈現出來的問題越來越多。

招聘信息未要求持有教師資格證

在一個名為“鄭州家教網總群1”的QQ群中,群內有上千人,幾名管理員(家教中介)不間斷地在群內發送家長尋找家教的招聘信息,群內的教培人員如果應徵即可向管理員索要電話。

記者注意到,群裡的家教招聘信息均未明確要求必須持有教師資格證,而在此前教育部發布的“雙減”政策中,明確“從事學科類培訓的人員必須具備相應的教師資格”。

11月10日10時22分,管理員楊老師在群裡推送消息,鄭州中原區五龍口南路西湖春天,一初二學生需輔導英語,要求週六上午一次,每次兩小時,需要有經驗的女教員,每次140元。下午3時,這條信息已被人接單。

11月18日中午12時28分,管理員楊老師在QQ群裡發佈了一張配文“恭喜這位教員試講成功”的截圖。

家教中介在QQ群中發佈家教招聘信息 QQ群截圖

除了發佈家教信息外,群管理員還招聘家教代理。

管理員楊老師發佈的消息顯示,大學生、在職老師均可應聘家教代理,家教代理第一步要建立一個群(主要指QQ群),然後招聘教員,教員以大學生、研究生、在職老師為主。代理將總群裡的家教信息轉發到自己群裡,有人接了單,代理就有相應提成。

想要掙得多,自己QQ群裡教員就要多,這樣接家教的人就多。“市場很大,周圍同學、朋友想做家教都可以介紹。現在每個城市都有很多大學生和在職老師,教員資源多,市場大,不用擔心招聘不到教員!”楊老師在發佈的信息中強調。

作為家教中介,如何吸引應聘者?

“我們在招聘方法上會一對一教你,我們這兒很多代理每月掙3000元到5000元不等,代理級別不同,提成不同,寒暑假收入更高。只要一部手機,隨時發佈、轉發家教信息就可以。”楊老師說。

線上發佈信息,週六週日線下上門輔導

在58同城App上, 一則“大學研究生上門一對一服務”的信息顯示,這名研究生在鄭州市內均可提供上門家教服務。

記者嘗試撥打電話諮詢,一名自稱姓王的男子介紹,自己沒輔導過小學科目,一般都是輔導高中科目,但可以代找其他人輔導,輔導小學的收費標準是100元兩小時,“到時候我們給你安排好了,你直接把費用給家教老師好了,老師上門的話,學生證和身份證都可以看的”。

“線上效果不好。”王先生強調, 他們自己沒有辦公地方,他們根據客戶要求安排老師,一般會提前將輔導老師的簡歷發給客戶,週六週日可以上門輔導。

記者稱想尋找一名小學四年級的數學輔導老師,半小時後,一名女子打來電話,自稱是王老師推薦的。

這名女子稱,她已經畢業一年了,去年在培訓機構幹過,之前也做過家教,有小學英語的教師資格證,一般是每天下午6點下班後趕到學生家中輔導學生,或者是週六週日其中一天。

“我們有一個QQ群,會把信息發到群裡,如果誰有時間或者離得近,就可以與中介聯繫,我們要給中介交200元服務費,但是你們不用交。”上述女子說。

在58同城App上,還有一家名為“一對一上門家教輔導、作業輔導”的機構。記者從其負責人周姓男子口中獲悉,他們是鄭州在校大學生,如果是輔導小學,週六週日每天兩小時,每小時40元。

周姓男子在微信朋友圈曾發佈多條家教信息,並且宣稱是“最優家教中心”,在其對外介紹上顯示:“上門家教、師生一對一、優秀大學生家教,教學科目有語文數學英語物理化學,教學年級從小學到高三。”

“我們推薦的都是在校大學生,一對一上門輔導的。”周先生說,他們的兼職老師不限年級,“錢直接給老師,誰給你上課你給誰”。通過他,記者也順利找到一名“一對一”上門輔導的家教人員。

5000元50個課時,50個課時起步

11月18日下午,記者見到一家名為河南省飛雨教育信息諮詢有限公司的家教中介負責人葉老師。

“我們原來是在中原福塔附近,現在搬到了紫荊山路航海路附近。”葉老師說,她大一便開始做家教中介,家長需求量大,發展前景好,現在和幾個朋友在創業,原先找了門店,辦了營業執照,鄭州疫情以來,賠了不少錢,因此決定年後再重新開門店。

在葉老師的機構裡,輔導老師包含大學生和專業培訓機構的老師。

“老師是簽約的,算是合作的老師。” 葉老師說,“我們和別的中介不太一樣,我們這種是按課時上課的,老師是經過面試篩選的,按月給老師發工資,課時費是你們結給我們,我們給老師月結的。”

葉老師說,家教都是按小時收費,年級不一樣,價格不一樣,其中小學四年級分為兩個收費標準,一個是70元/小時,一個是100元/小時。

“家長訴求不一樣,孩子的學習情況也不一樣,如果孩子學習成績不錯,老師就是輔導作業、查漏補缺、預習鞏固,那就是70元/小時。如果學生學習差,想讓老師全面做一個課時計劃,就是100元/小時。”葉老師建議,如果孩子學習差,就選擇後者,老師可以去家裡教學。在上課時間上,葉老師建議週一到週五安排一到兩節課,週六週日最好也安排一節課,輔導老師可以提前試課,如果合適,就會簽訂合同。

葉老師介紹完,便催促記者繳納定金200元,如果確定老師,起步一次性需繳費50個課時的費用。隨後,她還向記者展示了一沓簽約過的合同,上面標明5000元50個課時。記者粗略估算,50個課時,相當於6個月的培訓時間。

記者通過天眼查發現,該機構的經營範圍為:教育信息諮詢(不含中介服務、不含培訓及辦班);文化藝術交流策劃;企業管理諮詢;平面設計;設計、製作、代理、發佈國內廣告業務;計算機軟件開發;批發兼零售:國內出版物,電子產品。

早在今年10月份,鄭州市教育局提醒家長們:在選擇義務教育階段非營利性學科類校外培訓機構、非學科類校外培訓機構(含營利性和非營利性)以及非義務教育階段校外培訓機構(含營利性和非營利性)並決定繳費時,一次性繳費的時間跨度不要超過3個月。

河南一地公佈校外培訓機構黑白名單

10月15日,開封市第二批學科類校外培訓機構黑白名單通過開封網等媒體平臺向社會公佈,這是進一步落實“減輕義務教育階段學生作業負擔和校外培訓負擔”的“雙減”政策的又一重要舉措,是對廣大群眾關切的焦點問題的積極回應。

繼首批有辦學資質、辦學規範、師資達標、校舍安全、信譽良好的16家學科類校外培訓機構登上白名單後,第二批雙證齊全(辦學許可證、民辦非企業登記證)的65家學科類校外培訓機構被列入白名單。

隨著專項整治工作的不斷深入,兩個名單會動態更新並向社會及時公佈。

通過黑白名單制度的建立,有助於促進開封市校外培訓市場良性發展,嚴厲打擊非法辦學行為,幫助家長有效甄別和選擇正規合法的培訓機構,促進切實保障家長和學生的合法權益。

鄭州市是否發佈校外培訓機構黑白名單?

記者查閱相關資料發現,2018年8月3日,在鄭州市教育信息網等媒體上公佈了校外培訓機構第一批黑名單856個和白名單783個,公佈了專項治理舉報電話和舉報郵箱,收到各縣(市、區)100餘個舉報線索並及時進行處理。各縣(市、區)按照方案要求,對存在問題的培訓機構分類進行治理。或下發整改意見書,或指導依法依規辦理證照,對存在重大安全隱患的培訓機構停辦。

11月19日,記者諮詢鄭州市教育局相關人員,“雙減”之後是否發佈了黑白名單,對方回覆稱,校外培訓機構黑白名單暫未發佈。

河南兩地組織中小學生家長簽署承諾書

“雙減”後,相關部門逐步從嚴治理校外培訓機構。不再審批新的面向義務教育階段學生的學科類校外培訓機構,不再審批新的面向學齡前兒童的校外培訓機構和麵向普通高中學生的學科類校外培訓機構。

這對於家長來說,也是一種挑戰。李倩是鄭州一名小學生的家長,她為孩子報了校外培訓班,從最初的三個班減少到如今的一個班,一方面是由於校外培訓機構逐漸減少,另一方面是因為孩子時間有限。

李倩說,“雙減”是國家的政策,是考慮了很多方面才做出的規定,應當遵守,但家長都希望孩子學習好,望子成龍。

近日,記者注意到,河南有兩地組織中小學生家長簽署承諾書,其中,商丘市教育體育局下發通知,要求各地組織中小學教職工簽訂嚴禁參與或變相參與校外培訓承諾書,學生家長簽訂嚴禁參與違規學科類校外培訓承諾書,濮陽市教育局公佈的家長簽署的承諾書還提到,決不讓孩子在居民樓、酒店、咖啡廳等場所開展“一對一”“一對多”等學科類校外培訓。

來源 河南青年時報·東風新聞
記者 彎文奎
編輯 楊陽
校對 王冰
審核 田震

相關文章

暑假校外培訓遇冷,但各種“一對一”輔導變著花樣來了

2021-07-09

暑假將至,往常熱鬧非凡的校外培訓機構今年大多異常冷清,曾經“一位難求”的暑期線下課程紛紛黯然退場。不過,更為隱秘的家教市場卻日漸活躍起來。儘管“減負”政策頻出,但一些家長仍然很難放下內心的焦慮。他們四處打探,甚至不惜付出高價,只為給孩子找到“一對一”的專屬“小灶”。

暑假家教升溫!別讓隱秘“一對一”成為培訓班新出口

2021-07-12

暑期剛至,“北京孩子暑假被一對一家教填滿”的話題,在社交平臺引發討論。今年,不少學科類校外培訓機構尚未獲批恢復線下培訓,但更為隱秘的家教市場卻日漸活躍起來。據報道,在某家教公司的派單群裡,20分鐘左右就有8個小學或初中家教訂單被相繼認領;以初三為例,所謂級別為3A、

一線調查:暑期“拼班”補習,需求大隱患多

2021-07-23

一線調查:暑期“拼班”補習,需求大隱患多一線調查:暑期“拼班”補習,需求大隱患多一線調查:暑期“拼班”補習,需求大隱患多遼寧省瀋陽皇姑商務大廈是一座商住兩用的公寓。一家名為瀋陽培英家教中心的機構位於該大廈10層,同層的還有一個劇本殺遊戲室、一家企業辦公室和一家庭住戶

教育雙減下的家長們:分數為重,仍存焦慮

2021-07-27

撰文|翟子瑤編輯|楊博丞題圖|ICPhoto雙減政策還是於7月份落地了。7月24日,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印發《關於進一步減輕義務教育階段學生作業負擔和校外培訓負擔的意見》(以下簡稱《意見》)《意見》強調,嚴禁超標超前培訓,嚴禁非學科類培訓機構從

南寧培訓機構收費套路多,家長期待實施政府指導價

2021-07-31

近日,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印發《關於進一步減輕義務教育階段學生作業負擔和校外培訓負擔的意見》(以下簡稱“雙減”政策),對校外培訓廣告管理、培訓費用等作出明確規定。政策已出臺幾天,往常火熱的暑期培訓、補習班有沒有降溫?校外培訓機構的廣告是否還在滿天飛?南國早報

雙減之下,教培機構兩個轉向家長要多關注

2021-08-03

雙減之下,教培機構的生存就成了難題。不少教培機構選擇了離開,也有一些頭部教培機構則選擇了轉移戰場,或職業教育,或私立學校。但是也有許多教培機構則選擇了堅守。在雙減政策之下,資金被關進了籠子,還不能辦成營利性機構,節假日、休息日和寒暑假都不得進行學科培訓……這哪一個都

“雙減”之後要不要提高教師補貼?這是我看到的最讚賞的官方說法

2021-08-14

隨著“雙減”的落地,校外教培機構的學科類培訓被叫停。沒有了校外教培機構,學生的學習就完全回到了學校的課堂上。這是毫無疑義的。但是,儘管校外教培機構的學科類培訓被禁止了,但是家長們還是不放心——孩子沒有了家教,能學得好嗎?我家的孩子不能上家教,別人家的孩子上了,不又會

週一到週五的補課窗口會不會常開?這個地方已經完全禁止了

2021-08-28

給學生減負肯定是今後的重點工作,即雙減政策發佈後,各地都公佈了地方的雙減政策,基本都嚴格執行國家的政策,力爭徹底給學生減負,給家長減負。但是雙減政策也給輔導班留下了一線生機,因為雙減政策僅僅規定義務教育階段的學科類培訓在週末、節假日、寒暑假不允許補課,但沒有禁止週一

無證一對一家教算違規,網友:家長教自己孩子算嗎?

2021-09-09

近日,教育部發布了《關於堅決查處變相違規開展學科類校外培訓問題的通知》,進一步堵住了學科類校外培訓的最後一個漏洞。因為“雙減"政策下來後,一些培訓機構為了規避相關政策,以大學生一對一家教、夏令營等名義違規開展學科類校外培訓。《通知》中有兩條就堵住了這個漏洞,1.違反

1對1家教也被禁了,無課可補的時代,普娃該何去何從?

2021-09-10

“雙減”落地後,不能補課了怎麼辦?很多家長都在打聽1對1輔導和2-3人的小班。然而,1對1也“違規”啦!8月8日,北京市教委於近日印發《北京市教育委員會關於近期檢查校外培訓機構發現問題的通報》。▼值得注意的是,通報中特意提到檢查對象“含一對一培訓”,且首次曬出對無證

“雙減”政策落地實施後,是否允許家教?教育局回應了

2021-09-11

眾所周知,“雙減”政策的推行與實施目的是為了減輕學生們的課業壓力以及學科輔導壓力,讓孩子們能夠更加快樂健康地學習。然而實際生活中確實也存在部分學生基礎較為薄弱,家長們希望能夠利用假期、週末等時間給孩子報名參加學科類培訓鞏固基礎,提高學習成績。那麼按照如今“雙減”政策

新學期,該如何給孩子選擇培訓機構?

2021-09-14

距學生們開學已經有兩週時間了,暑期和開學季作為傳統的培訓機構報名旺季,今年受客觀因素影響,也有了“降溫”的趨勢。作為有培訓需求的學生和家長,究竟該如何該選擇培訓機構?又有什麼注意事項?就此,記者進行了走訪,並採訪到業內人士為各位家長支招。培訓機構出問題後家長、學生該

“雙減”之下,鄭州1對1家教何去何從?

2021-09-18

“現在報班真不好找,大多都關門了。”鄭州市民李女士的孩子剛上初中,她原本想給孩子在學校周圍找個輔導班,但那些輔導班一直沒開門,無奈之下,她只能多掏一半的錢,選擇為孩子報名1對1家教。隨著“雙減”政策的出臺,很多家長都轉向找1對1家教,在他們看來,1對1家教相對更加隱

補習班涼涼後,“地下輔導”可行嗎?“一對一”的好日子也要到頭

2021-09-21

“雙減政策的下發讓很多補習班走向了寒冬,學生們也減輕的課外學習的壓力,但是卻沒有減輕家長們望子成龍的心。秋季開學之後,廣大家長們看到了很多的校外補習班真的是”涼涼了“,而校內補習成為了主流,學生可以在學校完成作業,不用家長輔導和批改作業,週末也不用上輔導班,很大程度

課外補習叫停後,“三有家庭”又出補課新招,教育部正式回應了

2021-09-25

在全國“雙減政策”的實行下,孩子們不用再每天都泡在補習班裡。然而補習話題的熱度卻一直居高不下,在網上時常能看到“老師在家補課被查”“家長舉報老師補課”等相似的消息。俗話說得好“有因必有果”,這些報道的出現說明了部分家長還沒“死心”,一心只想補習。那麼他們為什麼要這麼

對暗號,打游擊,補課成“潛伏”?南京呢?

2021-09-25

01雙減之後,不少家長髮現孩子好多學科類培訓班沒地兒上啦。原先負責團課的老師把群都解散啦,因為之前授課的很多是在職老師,現在搞不好得丟飯碗,誰敢頂風作案?還有些機構沒有辦學許可證,之前暑期因為疫情影響,線上上課還“隱蔽”點,線下復課後,必然迎來主管部門的輪番檢查,輕

“雙減”之後,誰還上學科補習班?

2021-09-27

一紙“雙減”文件的下發,讓K12家長們逐漸走向兩大陣營。出品|創業最前線作者|黃燕華編輯|蛋總不知不覺,堪稱教培史上最嚴的“雙減”新政已落地兩個月之久。據「創業最前線」瞭解,這一期間,有家長徹底放棄學科輔導的“幻想”,選擇在家“自雞”,也有家長選擇繼續上週

雙減政策後,父母給孩子請“一對一私教”行嗎?教育部給出答案

2021-10-03

隨著雙減政策的落地,校外培訓機構的變化可謂是翻天覆地,在這種大背景下,不僅一些從業人員感到非常迷茫,和他們一起陷入“窘境”的還有學生的家長。由於長久以來補課帶來的“慣性”,一些“卷習慣”了的家長會覺得很困惑,不知道未來對孩子的教育該何去何從。雙減政策逐漸落地以後,不

58同城將家教包裝成保姆,記者調查:英語週末也可教,“有檢查就說在講故事”

2021-10-20

眾所周知,“雙減”政策的推行和實施目的,是為了減輕學生們的課業壓力以及學科輔導壓力,讓孩子們可以更快樂,更健康地學習。不過記者發現,現在有不少家長擔心減負之下,自己的小孩會落後於其他孩子,反而提前加碼學前教育,這就讓不少地方的住家家教市場變得十分火熱。幼升小現高薪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