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行業的艱難開場與主動求變 | 著調調查



 疫情給演藝行業帶來的最大問題就是讓從業者從根本性上去思考,在常態化防疫的情況下,應該怎麼做,應該怎麼演,這種根本性思考,當然也會帶來機遇。




“來打羽毛球”,剛剛開業的Livehouse聲音共和,原本有很多重頭演出計劃已經上馬,現在不得不暫停。場地觀眾區可以設4個羽毛球場,主理人拉家渡用輕鬆又無奈的語氣來應對此輪疫情衝擊。


“取消的取消,延期的延期”,資深經紀人、巡演經理胡椒說,這輪疫情對演出行業的影響比上一輪更大,上一輪直接選擇取消就完了,這次是全亂,“更重要的是,在運作上,很多之前用過的手段,已經被證明不是好方法,比如直播”,對於現場演出來說,直播並不是行之有效的替代。


Livehouse不得不暫停,不大空間的阿星有了更多時間在自己的錄音棚,幫秘密後院以及一些本地樂隊錄音和做後期。堅持做小場地,但小場地也不好做,阿星說靠自己的積蓄維持,好在做這一行的人都比較純粹。


“我覺得疫情給演藝行業帶來的最大問題就是讓從業者從根本性上去思考,在常態化防疫的情況下,應該怎麼做,應該怎麼演,這種根本性思考,當然也會帶來機遇”,星海音樂廳副主任楊震一直在探索,除了線上演藝模式,著力把主動策劃的內容做成精品。


作為國內少數主要依靠票房來平衡成本的劇院,廣州大劇院今年票房銷售率下滑比較明顯,甚至比去年還差,總經理何鷹堅持社會責任,積極謀求轉型,加快向生產型劇院建設的腳步,把更多時間投入到原創制作上。


採寫:老丁 實習生 李娜 王建霖

統籌:思敏


#A

音樂廳


星海音樂廳副主任楊震

把主動策劃內容做成精品



從1998年擔任星海音樂廳錄音師開始,楊震參與錄製現場音樂表演超過3000場,現在他不僅是首席錄音師,還是運營管理者 ,他說疫情對演出行業影響確實很大,上座率的限制,增加了防疫方面的投入;在節目內容方面,國外的團體過不來,內容上的內卷在所難免;對觀眾來說,疫情的反覆也會影響到觀演和消費的信心。


對於演出場館來說,首當其衝的還是工作節奏被打亂了,楊震說像星海音樂廳這樣已經運營比較成熟的場館,一般都是提前至少半年,甚至一兩年就把節目檔期排好,疫情帶來的動態化的,充滿不確定性的調整,後續的工作很長,代價也很大。


對於線上演藝,目前看來最大的意義在於傳播,因為還沒有找到一個很好的變現方式,楊震說,所謂的線上演藝在製作環節,跟傳統的影音製作沒有什麼不同,只不過傳播途徑和方式變了,但是從演藝機構的角度,製作音視頻節目畢竟不是本業,能力要麼不具備,要麼暫時相對低下。


星海音樂廳的自媒體運作頗有特色,日前還上線了視頻號。


相對一些傳統的劇院、音樂廳,星海音樂廳的自媒體運作已經很有特色和章法,日前還上線了視頻號,但楊震說,目前基本上也是在擴大影響力,保持存在感,品牌傳播的功能更大,“讓一個演藝機構短時間內具備音視頻製作能力,是勉為其難的, 因為本來擅長的是現場服務,人員和資源配置也是朝著這個方向走的,音視頻錄製,拍攝、剪輯、製作,是另外的業態”。


楊震舉例說英國皇家劇院的NT Live,是電影拍攝團隊在製作,技術門檻高,實際投入巨大,一些相對精品的節目投資動輒上億,4K拍攝、全景聲都需要很高的技術門檻,對線下演出行業來說是目不可及的,“現階段怎麼辦,只能去和平臺融合,去聯合,努力去學習 ”。


高胡演奏家餘樂夫領銜的南亭會,“很有煙火氣”。


除了線上演藝的探索,楊震說努力把主動策劃的內容做成精品,以及尋找有才能的年輕藝術家也是機會,“現在應該趕緊做原創,市場上對於好的原創的渴求依然是很大的,尤其對於青年藝術家來說,這個時候不努力是說不通的。像高胡演奏家餘樂夫領銜的‘南亭會’,用當下人的思維演奏傳統音樂,就很有朝氣,也很有煙火氣,廣東音樂就是要有煙火氣”。


“困難和挑戰肯定是有的,但也不能一味悲觀,大眾對文化藝術的需求是一直存在的”,楊震說接下來會著力研究主動策劃 、檔期的靈活安排,以及專門為線上打造的“無限音樂會”,後者的視頻化嘗試就是要把舞臺搬出場館,“舞臺無處不在” ,在形式上做出創新。



#B

大劇院


廣州大劇院總經理何鷹:

加快向生產型劇院轉型



開幕十年以來,廣州大劇院一直以上演國內外精品劇目為主,特別是歌劇、舞劇、音樂劇,在華南地區乃至全國演出市場都有重要影響。多年來,劇院不僅做觀眾喜聞樂見的節目,也做有一定欣賞難度,成本高的劇目廣州大劇院總經理何鷹說,“如果只為了收益,那放開租場就可以,但廣州大劇院的社會責任就會被削弱。”


“我覺得劇院除了滿足觀眾的需求之外,還要起到引導的作用,迎合觀眾容易,比如親子劇好賣,但我們不能為了票房就一直做這類劇目,《天鵝湖》觀眾喜愛看,做普通團很容易賺錢,但是我們要做馬林斯基劇院的版本,雖然成本高,賠錢,但要讓觀眾看到真正好的東西”。廣州大劇院總經理何鷹在接受著調專訪時說,“如果只為了收益,那放開租場就可以,但廣州大劇院的社會責任就會被削弱。”



疫情以來廣州大劇院上演的幾乎都是國內作品。經典劇目《紅色娘子軍》劇照。


作為國內少數主要依靠票房來平衡成本的劇院,疫情造成演出停頓、減少,以及國外項目進不來,這對廣州大劇院的影響非常大。疫情以來廣州大劇院上演的幾乎全部是國內作品,經典劇目《紅色娘子軍》,新創作的舞劇《孔子》、《永不消逝的電波》等都有很好的票房。作為資深演出行業管理者,何鷹說廣東本地製作劇目的品質也是越來越好,之前有《沙灣往事》《醒獅》,最近在劇院演出的市話劇藝術中心的《大道》,省話劇院的《深海》製作水準都達到了國內最高的水平。


廣東本土製作劇目的品質也越來越好。最近上演的話劇《大道》。


“疫情讓更多的國內演出有了更廣泛的施展機會,催生國內演出創作走上一個臺階”,但是整體上,特別賣座的國內劇目還是比較有限,可選擇的題材和有號召力的團隊有限,整體上導致了票房不如以往。“去年疫情得到控制之後劇院放開,壓抑了一段時間後的觀劇熱情得到釋放,票房有比較強勁的反彈”,疫情反覆之後,觀眾對演出增減反應也趨於平靜,已經沒有去年那麼熱烈了”,何鷹有些憂心,“廣州大劇院畢竟主要還是要依靠票房平衡運營成本,但今年票房銷售率下滑比較明顯,比去年還要差一點”。


防疫常態化對劇院的運營提出了新的挑戰,何鷹說還是要繼續關注國內項目,上半年“國潮大賞”系列演出季得到了熱烈的相應。現在演出少了,劇院也在積極謀求轉型,加快向生產型劇院建設的腳步,把更多時間投入到了原創制作上,相比往年,今年廣州大劇院的主動製作是最多的。


根據王蒙同名小說改編的舞臺劇《活動變人形》,何鷹說“做原創投入大,有風險,但這也是劇院的一個發展方向”。


何鷹介紹說,廣州大劇院2018年製作了歌劇《馬可波羅》,有了一個良好開端,今年正在投入製作根據王蒙長篇同名小說改編的舞臺劇《活動變人形》,還有跟廣州話劇藝術中心合作的以鍾南山院士為原型、反映抗疫題材的話劇《呼吸》,近期也在招募群眾演員,即將開始排練,這兩部劇將分別於8月在北京,9月在廣州首演。何鷹說做原創投入大,有壓力,有風險,但是作為劇院得有自己原創劇目,這是一個發展方向。



#C

Livehouse

不大空間主理人阿星:

樂於看到更多初生代樂隊



相對於星海音樂廳和廣州大劇院這樣的標誌性場地,錄音師阿星主理的不大空間不在相同體量,名為“不大”,卻也是一個複合型空間,兼具Livehouse、錄音棚和咖啡廳的功能,2019年10月開業,沒多久就遭遇了疫情衝擊,因為地處荔灣區,幾輪疫情都波及到了。在阿星看來,“演出市場需要做大事兒的人。但音樂本身是一件蠻虛無的東西,有不大這樣一個空間可以去實現自己想做的事情,我已經很幸運。”


近期廣州湧現出幾家中型Livehouse,本是對本地演出市場的振奮,但因為疫情影響,不得不暫停營業。阿星曾經在廣州標杆性Livehouse之一的Tu凸空間做過駐場調音師,在他看來,如果想要賺錢,做場地必須足夠大,小場地只是租金稍微便宜,但是運營成本、人力成本和硬件設施都不會少,小型Livehouse就算正常運營,也是勉強維持,不可能賺到很多錢。


小場地只是租金稍微便宜,但是運營成本、人力成本和硬件設施都不會少。


為什麼做不大空間,阿星本身就是資深錄音師,是沼澤樂隊和秘密後院樂隊的御用現場調音師,做錄音棚和Livehouse本就是個人志向,此外他還會去音樂節調音,以及幫一些樂隊錄製專輯,靠這些工作掙到的錢補貼Livehouse運營,阿星說:“因為我本來就和樂隊打交道,也是我最熟悉的,是我樂於沉浸其中的工作,此外相對於已經成熟的樂隊,我更喜歡看一些萌芽期和上升期的新生代樂隊”。


阿星也為大型音樂節調音,跟著沼澤樂隊也去了南美,去了歐洲演出,各種大牌、成熟的樂隊見太多了,他堅持認為還是初生代、新生代樂隊更有衝勁兒,現場也更有活力。阿星說自己作為調音師不挑風格,無論是沼澤還是秘密後院,或者小雨這樣的金屬樂隊,都能合作無間;做Livehouse當然也要各種類型都接觸,對自己來說都沒有問題。


選擇做小場地,阿星覺得“蠻有趣的”。


對於廣州Livehouse場地的不斷增多,阿星從另一個角度分析說,之前很多做演唱會的公司,因為疫情影響都無法開大型體育場館,所以資本開始轉向Livehouse,當然也有為音樂理想而做,從某種程度上說Livehouse的選擇更多對樂迷也是好事,但自己不會盲目求大,“不大空間這個場地是我自己可以主導的,要做大場地,肯定要找合作方、投資方,我的興趣不大”。


大學學社會學的阿星,一頭扎進了音樂行業,半路出家也已經精通各種調音和錄音技術,他說這麼多年來自己就是做了這些事情,自己本來也沒有很明確的規劃,很多時候就是憑著興趣去做,錢能賺到就去賺,賺不到能維持生活也可以。選擇做小場地,阿星說也蠻有趣的,一些新樂隊第一年來演可能還沒有什麼觀眾,第二年可能就爆了,第三年可能就去到更大的場地,這才是樂隊文化的一個正常的軌跡,也是小型Livehouse存在的意義。


不大空間近期部分演出,具體時間都需視防疫需求而定。


疫情的影響是都必須去承受的,阿星說:“肯定是不好做的,能做就繼續做,做不下去就不做了,反正自己擅長的也正是這一塊兒。演出市場需要做大事兒的人,音樂人和藝術家要生存肯定還是要依靠市場,需要專業的人去開拓,把市場做起來肯定是好事。但音樂本身是一件蠻虛無的東西,有不大這樣一個空間可以去實現自己想做的事情,我已經很幸運。”


“不大”是個複合型空間。走,去喝杯咖啡。




編輯:克里安


相關文章

北京順義大劇院正式開幕 中演院線佈局演藝矩陣

2021-05-30

北京商報訊(記者鄭蕊實習生葛婷婷)5月30日,中演院線旗下北京順義大劇院暨2021開幕演出季正式開幕。本次演出季包含大型民族歌劇《沂蒙山》、宮西達也繪本兒童劇《遇到你,真好》、《最美時光·趙聰和她的朋友們音樂會》等多類的演出劇目。據悉,順義大劇院開幕首演劇目《

餘隆演繹馬勒四,張昊辰挑戰“最難鋼琴協奏曲“之一

2021-07-06

音樂廳開放,劇場開放,電影院開放……好消息接踵而來。7月的現場,有一場重頭戲不容錯過——那就是即將在本月16日如期上演的“廣州交響樂團2020/2021音樂季閉幕音樂會:餘隆演繹馬勒第四交響曲”。在星海音樂廳舞臺上,廣州交響樂團多次演繹過馬勒第四交響曲,但值得注意的

來成都城市音樂廳,邂逅一場“蓉城之秋”

2021-09-10

第27屆“蓉城之秋”成都國際音樂季,唱響數十載精美舞臺,在金秋九月,如期而至!創立30餘年的“蓉城之秋”成都國際音樂季,近萬件原創作品從這裡誕生、數千位音樂人才從這裡走向世界。如今“蓉城之秋”成都國際音樂季已成為成都一張極具代表性的音樂名片。本屆“蓉城之秋”成都國際

演出行業的艱難開場與主動求變 | 著調調查

2021-09-17

“疫情給演藝行業帶來的最大問題就是讓從業者從根本性上去思考,在常態化防疫的情況下,應該怎麼做,應該怎麼演,這種根本性思考,當然也會帶來機遇。”“來打羽毛球”,剛剛開業的Livehouse聲音共和,原本有很多重頭演出計劃已經上馬,現在不得不暫停。場地觀眾區可以設4個羽

來康巴什免費看精彩演出,今晚第一場你可別錯過!

2021-09-20

2021年內蒙古自治區優秀劇目展演月今晚(9月20日)在鄂爾多斯啟幕展演活動持續到9月30日,每場開演前兩小時,在鄂爾多斯大劇院入口領票本次展演活動從全區創排的慶祝建黨100週年18部重點舞臺劇以及新創、復排劇目中遴選出10部主題鮮明,弘揚主旋律,有示範引領作用的優

杭州為什麼還需要造劇院和美術館?

2021-09-24

|城市軟實力文丨德盧卡-「這個盒子以後是什麼?寫字樓還是商場?」-「都不是,這裡是劇場。」前陣子,去良渚的未來之光跑盤,才發現項目裡竟藏著一個劇場。沒有記錯的話,樓盤裡造美術館的有過,但自帶劇院的,杭州真不多。想得到的另一個案例,就是天目裡,又有美術館又有小劇場。有

是什麼,點亮城市文化之光?丨劇場好友圈SP

2021-09-24

2011年9月23日,改建開業的文化廣場敞開大門,開始迎接來自全世界的優秀劇團與觀眾。舞臺上的詩與遠方,與外界的喧囂日常,被劇場築起的高牆間隔。劇場成為都市心靈的庇護所。這個9月,597辦事處推出“劇場好友圈”系列策劃,帶大家回顧劇場這10年的發展,也重新想象觀眾與

讓年輕人上頭的Livehouse,現在怎樣了?

2021-10-02

越來越多年輕人開始“躲”進Livehouse裡。隨著國慶假期的臨近,線下演出作為一項重要的娛樂項目,正在成為越來越多年輕消費者的重要選擇。其中,區別大型演唱會,像Livehouse這樣的無門檻中小型演出,也由小眾逐漸走向大眾,從早期的幾乎無人問津,演變為現如今的一票

北京:千場演出祝福祖國

2021-10-02

光明日報北京10月1日電(記者張景華、董城)10月1日上午,隨著《百年恰是風華正茂》大型紅色戲曲經典交響音樂演唱會在園博園奏響,第五屆中國戲曲文化周開幕,為國慶假期北京文化市場打開一幅戲曲長卷。北京市各文藝院團在85個劇場精心準備了213臺、955場文藝演出。同時,

成都演出推薦 | 2021年全國優秀舞劇邀請展演大幕開啟

2021-10-03

由中宣部文藝局、中國舞蹈家協會、中共四川省委宣傳部聯合主辦的“2021年全國優秀舞劇邀請展演”拉開序幕。來自全國10個省、市、自治區近十年來獲得全國“五個一工程”獎、文華大獎及中國舞蹈“荷花獎”舞劇獎的12部優秀舞劇作品,將在接下來的2個多月時間裡,為四川觀眾們接連

近期西安劇場取消演出一覽 觀眾可在11月15日前退票

2021-10-28

由於受到最新疫情影響,為配合防疫工作順利進行,保證每位觀眾的出行安全,陝西大劇院、西安音樂廳、果核劇場上演的六場演出,將決定延期或取消演出,請各位已購票觀眾熟悉詳情變更事務,保證退換票操作順利進行。延期的劇目為2021年10月31日在西安音樂廳交響大廳上演的《愛樂之

最新公告:2021年二沙島戶外音樂季延期舉辦

2021-10-28

尊敬的各位觀眾:根據當前疫情防控要求,“2021年二沙島戶外音樂季”延期舉辦,演出時間待定。請大家相互告知,給大家帶來的不便,我們深表歉意!請關注“星海演藝集團”“廣州越秀髮布”“越秀文體旅遊”官方微信號,及時瞭解活動最新信息。“2021年二沙島戶外音樂季”活動領導

這類小編制的作品演出值得大力推介|FantasticNoClassics

2021-11-05

下週六(11月3日)晚,即將在上海市黃浦區南蘇州路103號“不止空間”(SPACELESS),上演的這場室內樂版古斯塔夫·馬勒《第四交響曲》,引起了我的注意。屆時,上海交響樂團(SSO)音樂總監餘隆(LongYu),將領銜數十位同樣來自上海交響樂團的演奏家們,將這

“九棵樹”描繪未來劇院新圖景

2021-11-18

經過兩年的成長和探索,位於奉賢的九棵樹未來藝術中心,不僅建設成為了上海唯一的全生態劇院藝術中心,還以其在行業裡卓越的影響力和引導力,成為南上海的一張文化名片。雖受疫情影響,過去的兩年間,國內演藝行業被迫按下暫停鍵,但九棵樹卻逆風而行,兩年600餘場演出,吸引超70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