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死鬥

咚!

吕如龙率先出手,而他的对手也当仁不让。两人近乎同时朝对方跑去,在互换了一记结结实实的重拳后,二人开始了一波极为激烈的拳腿对攻。

“好!”

“杀了他!吴浩东!杀了他!”

观众席上的赌客们也和拳手同时陷入了疯狂,二人在互中对方几下后分开一段距离开始了再次试探。

“穿了铁头军靴吗,好家伙。” 吕如龙抖了抖自己的左臂。“身体的启动速度真不像是这个体重的人,有点东西。”

“你会死的,中国佬!”吴浩东露出了瘆人的笑。

“打死你个狗日的台蛙!”

吕如龙再次朝吴浩东奔去,吴浩东突然起身踢出一记正蹬。如龙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一脚的高度明显是冲着他裆来的!  

虽然如龙及时停住并向后撤了步,但这一脚还是刮到了他的裆部。他露出了痛苦的表情,趁如龙疼痛难忍的空档,吴浩东一记高扫,铁头军靴的鞋尖立即奔向了他的太阳穴!

吕如龙被踢飞了数米重重倒地。

“真没想到你居然还能防下来。”

“是啊,”吕如龙踉跄着站起身。“我怎么可能输给你这种卑鄙的混蛋。”

在太阳穴即将遭遇重击的一瞬间,吕如龙成功叠臂挡掉了这一脚。然而即便如此,吴浩东强大的力量还是令他飞了出去并在他额头上留下了一条深深的血口。

除了额头上的口子流血不止,吕如龙感到自己的后背也有温热的血液缓缓流下——他倒地的位置不偏不倚正好在那位暴躁观众扔下的碎酒瓶上。

死亡的恐惧感与固醇的药效令他肾上腺素飙升。

“来!继续!”

二人又开始了激烈的对攻。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吕如龙渐渐发现了不对劲:为什么他拳头的力度越来越令人难以招架?

胶着的场面持续了两分钟后二人再次分开,吕如龙的脸已经肿的不成样子;而吴浩东的鼻梁也被吕如龙的内围肘击打弯,此时正在一滴一滴往下淌血。

“继续啊!干嘛停下!”

“杀了他吴浩东!我在你身上下了重注的!”

二楼的观众们并未停止躁动。

“不…不是力量增长了,是他的拳头变硬了…没错…”

“你狗日的在缠手带里面藏了石膏粉对吧!”吕如龙轻蔑地笑了笑。他注意到了吴浩东的军绿色缠手带上开始显现出了很多灰白色的痕迹。

“那又如何?”吴浩东甚至没有任何狡辩。“这是黑拳!不是你的职业赛场!”

“你大爷的!”

愤怒的吕如龙再次发起了攻击。

“唔!”

再次对攻了数招之后,吴浩东又一记正蹬冷腿不偏不倚击中吕如龙肾脏的位置。

大意的吕如龙对这招没有任何防备——因为用足跟正蹬直接攻击肾脏在MMA比赛中是禁止的。

他甚至听到了肋骨碎裂的声音。吴浩东露出了得逞的笑容,而后一把将吕如龙抓起来举过了头顶!

“起飞!”

他直接将吕如龙扔到了墙上,观众席上爆发出阵阵欢呼。

“呼…呼…”

倒地吐血的吕如龙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去死吧!”吴浩东飞奔而来一跃离地准备一脚把吕如龙的头踩碎。千钧一发之际,吕如龙突然原地翻滚躲过了吴浩东的践踏,而后抓住他的一条腿将他绊倒后拿背用手臂三角锁牢牢锁住了他的脖子!

“你…”

“睡吧,贱人!”

吴浩东的脸渐渐变成了青紫色。他缓缓带着后背上的吕如龙站起了身,而后疯狂地把身后的吕如龙往墙面上撞击!

“耶!”

每撞击一次,观众席上就会传出一阵欢呼。

每撞击一次,墙壁上都会留下一大片血痕。

在反复承受了十余次撞击后,吕如龙终于支撑不住了。他放开了锁在吴浩东脖子上的胳膊,再次吐血倒地。

而吴浩东此时也跪在了地上咳嗽不止,捂着脖子大口大口贪婪地吸着空气。

“一分半钟的窒息都没有被锁晕过去…可真是个蛤蟆!”

吕如龙挣扎着在地面上坐起来。

“怎么了如龙?这就挺不住了吗?完蛋货!死在这你可别怪我啊!”

一个再也熟悉不过的声音在二楼的观众区传到了他耳朵里。

是他的教练杨浩!

“师父!我能行!”尽管看上去仿佛已经到了濒死状态,吕如龙还是对二楼的杨浩报以大大的笑容。

“能行还不给老子站起来!别忘了你手里还攥着你爸的命!给老子上!揍死他!”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赢定了!”

吕如龙大笑着再次朝吴浩东发起了攻击。

“左右移动!对!别生吃重拳!我平时怎么教你的!很好!”

在两人对攻的同时,场外的杨浩教练一直在根据他的经验作出指导。

“抢占中线!他的流派是军用格斗技!抢占住中线,截击他的来拳!”

“死中国佬!你闭嘴…啊!”

愤怒的吴浩东刚想要喷杨浩几句,就结结实实地挨了吕如龙的一记顶膝。

吕如龙故意把膝盖高度放低,顶到了吴浩东的裆部。

“防好他的腿!在他出腿时踹他的膝关节!对!”

战斗的天平在杨浩的指导下逐渐倾斜。那些花了重注买吴浩东赢的赌客们无比愤怒,甚至有四五个人手中拿着酒瓶与木凳开始组团围攻二楼的杨浩。

啪!

毫无防备的杨浩被身后一个木凳砸到了后背,木凳当即便碎成了数段。

“师父!”

趁吕如龙分心的工夫,吴浩东抓住时机给了他脸上结结实实四记石膏重拳。

“别担心我!继续你的战斗!”

杨浩当即开始了反击。与以往教授如龙的招式不同,这次他的出招比以往凌厉凶狠百倍且招招直奔要害。

“后手重拳击喉!接顶膝击裆!而后转身肘——嘿!!打击太阳穴!”

杨浩一边出招打倒试图攻击他的赌徒一边把自己用的连招高声喊出,那架势摆明了是在教此时正在搏命的弟子吕如龙。吕如龙也丝毫不含糊,立即将这套连打运用了出来,三下要害重击皆精准命中。

“怎么会…唔…”

吴浩东痛苦地倒在了地上。

“台湾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记住了吗?”

吕如龙一记足球踢结结实实的踢中倒地的吴浩东的下巴,吴浩东在地上翻滚了几圈后仰面朝天,口中不断吐着血沫直翻白眼。

“吴浩东失去战斗能力!胜者:‘先锋’——吕如龙!!!”

二层的观众席上发出了一片失望的大嘘,甚至还夹杂着几声绝望的哭喊。人们纷纷将手中的赌拳凭证撕掉扔到了空中。

“嘿嘿…我爸有救了…”

杨浩在二层观众区一跃而下,将吕如龙的右臂搭在自己的肩膀上。

“师父…”

“别说话,我带你去医院。”

当然,二人没有忘记把吕如龙的钱拿回来。一比十二,吕如龙用八万块赢了整整九十六万。

他不顾身上的重伤执意让杨浩先开车带他去一趟银行。此时类固醇的药效已经过去,他在后座上不断地颤抖,骨肉与内脏痛感令他几乎无法呼吸。

“下车,我带你一起。给家里打完钱咱立刻去医院。”杨浩看着眼前仿佛就剩下一口气的徒弟心如刀割。

他知道吕如龙的脾性。不先把钱给家里打回去,他是绝对不会去医院的。

“我爸有救了…我爸有救了…”

杨浩扶着他一步步朝银行门口走去。

“银行的门为什么这么远啊…”

此时如龙的声音已然如蚊子般细弱。

“马上到了…马上到了!”

杨浩流泪了。

突然,吕如龙口袋里的手机响了。那寻常的铃声却如同来自地狱的审判一般令虚弱无比的如龙浑身一震。

他颤抖地拿出手机,是他妈妈的来电。

“妈…”

“小龙…小龙!你爸…你爸他没了!”

电话另一端传来了他最不愿听到的噩耗与母亲撕心裂肺的哭声。

“爸…”

吕如龙的沾满了鲜血的双手无力地垂了下去。须臾,他咳出了一大口鲜血,之后便重重倒在了杨浩的怀里。

相關文章

「山河暮朝朝」03:還是葉上仙最懂事

2021-09-24

這個系列是電視劇《山河令》番外向的更文,因為喜歡所以產糧,只求知己共抒衷腸。持續整理中……第二章:「山河暮朝朝」02:阿絮,我好冷第一章:「山河暮朝朝」01:老怪物騙我!01不想改變的日子一連數日,溫客行和周子舒都在這偌大的武庫中待著。沒事就練練武、打打架,間或又把

OP最新話看點:路飛正式封皇!天空又又又裂開了!

2021-09-25

三天的中秋假期稍縱即逝,著實讓人不捨,好在本週漫畫恢復了正常更新,也算是聊以慰藉~本話爆點很多,傳說中的場景再現,也算不枉我們兩週的等待了~下面言歸正傳,先來聊聊上一話的看點:一、屋頂父女因緣之戰繼續,凱多用言語來擾亂大和的心境,暫時處於上風。二、桃之助最終成功飛向

第三次人體實驗(五)

2021-10-06

大志感覺這一幕有點熟悉,同時他又覺得有點奇怪:涅槃紀後怎麼還有墨鏡?不過就在這時,足球場四周的警示燈開始閃爍紅光,伴隨著紅光喇叭中也響起“嗒——嗒——嗒”的警戒聲。這是一種危險的信號,場地中的人們更加的驚恐。“國人們請注意,國人們請注意,300個喪屍將在1分鐘後放出

《白眉後傳》第三十七章:白雲瑞奔赴徐家莊,葉生香敗走信陽府

2021-10-08

書接上文,上回書說到白雲瑞在回家途中經過東陽鎮,收了一個徒弟叫李鵬飛,一切事情安頓好了之後,他這才離開徒弟家,返回白家崗。回到家中,把離家這兩天發生的事跟母親和兩位妻子一說,樊氏夫人和陸小英、蓋飛霞聽了很是高興,尤其是白雲瑞收徒這件事,三人都覺得白雲瑞做的太對了。是

班上最老實的學生囚禁女同學,扒光衣服,體驗同學被凍死的快感

2021-10-30

拾柒前情回顧:只聽門外的郭宜瘋了似的怒吼著:“飛雁姐姐還說你人雖然蠢笨,但是心善,一定會幫她這個忙的,結果你跟柏青漪那個小賤人一樣可惡,逼死了我的飛雁姐姐!”“郭宜,不是這樣的,你快放我出來!”“你就在這裡待著吧,好好想想自己為什麼要那麼惡毒,就只是說句話,對你來說

長篇小說《心魔》 第六十八章 夜逢小光復 日後開新篇

2021-11-11

關鍵時候,俞家旺又想到了張羽,老俞哪裡會想到張羽那邊比他這裡可忙活多了。在牛頭山上與殭屍群一番激戰後,張羽不敢做片刻休息,處理完屍體即刻啟程找尋鄭朗。起初,張羽並沒想到鄭朗已與隊伍匯合,可走了一段,他忽然明白過來,這個時候鄭朗大概已經追上了隊伍,於是,張羽放棄搜尋,

廣州:保安“帶刀”上班,捅死奔馳車主後,叫罵:有車了不起?

2021-11-21

現在人的生活壓力都很大,尤其是40歲左右的男人,因為要養家,上有老下有小,日子過得很辛苦。而生活中人與人又必不可少會產生一些小摩擦,只是沒想到的是,最近竟然因為一件小事,鬧出了人命。保安捅死奔馳車主,並稱:有車了不起?據報道,廣州天河路的一處停車場,發生了一起保安“

蒙元古墓(4)

2021-11-27

蒙元古墓(四)黑白羅剎劉松曾見過那個白袍人,知道那白袍人有些手段。現在來的黑袍人肯定也不簡單。此時劉松也只是感覺自己的五官火辣辣的疼。如果有鏡子的話,他會發現他的口鼻周圍現在已經密密麻麻的起了一圈小水泡,皮膚髮黑,樣貌恐怖至極。狹路相逢勇者勝,到這個時候他哪還顧得上

民間故事:少婦收留乞丐,一個月狂瘦100斤,道士:他在救你

2021-12-14

明朝崇禎年間,登州府有一戶姓尹的人家。尹家老爺尹智平是個年輕有為的富商,他十六歲外出經商,獨自在外拼搏多年,不僅積累下萬貫家財,還娶了個美嬌妻,羨煞旁人。尹智平的妻子名喚張淑影,是十里八鄉出了名的美人,可二人婚後沒多久,張淑影就變成了一個二百斤的大胖子,這究竟是怎麼

故事大王|| 2022年1、2期合刊上武俠故事《德服高手》

2022-01-09

德服高手——原載《故事大王》2022年1、2期合刊謝飛鵬贛北九嶺山中有個村莊叫北嶺,住的多是鄭姓人。村裡世代習武,名師輩出,其中鄭德龍最為有名。鄭德龍,字海舟,生活在解放前後,世人尊稱他為海舟師父。海舟師父不僅武藝高強,武德尤為高尚。他為人隨和謙讓,別人問他:“海舟

女子與老公兄長髮生性關係,目睹這一幕的兒子用東洋刀將二人砍傷

2022-02-09

女子凌晨在行房,二樓兒子聞異響。下樓查看氣炸胸,裸體男人在母床。一溜小跑拿洋刀,數刀亂砍火三丈。燈光之下定睛觀,自家三伯亂綱常。怒火攻心再攻腦,小夥母親被刺傷。故意傷害身犯法,檢方送其上法堂。這是一首打油詩,也是一起故意傷害案。不難看出,兩位受害人與兇手存在著很不一

故事:鞋匠半夜破廟救人,卻惹了大禍,千金小姐:我賠你

2022-04-04

早年的時候,瀘州有一個鞋匠,名為吳九指,只因為小時候在河邊貪玩摸魚,被水下的一隻鱉給咬去了一個腳趾,長大後還因為少了一隻腳趾,走路有點跛,所以都二十多歲了,還沒有娶媳婦兒,不過縱然如此,吳九指還是辛苦勞作,用自己還算不錯的修鞋手藝,攢了點銀子,打算娶一個和自己能過在

「已完結」一開始是你,餘生都是你

2022-04-08

第一章我回來了帝都江灣別墅。牆上的掛鐘慢慢滑過十二點。突然,靜默的客廳裡響起道急促的鈴聲。沙發上,趙一笙抱著薄毯拿過茶几上的手機,銀行卡信息映入眼簾:“您尾號為0888的銀行卡轉入匯款5200000元。”與此同時,屏幕上彈出條陸時亦的微信消息:“結婚紀念日快樂,在

重生唐三:第907章 勢均力敵?(14冊續寫)

2022-06-02

第907章:勢均力敵?!這一刻,雙方皆是互相爆發出了屬於自己的“全部”。可以明顯的預見,那即將到來的“碰撞”,定將會是“史詩級別”的碰撞。或許用“妖精大陸”有史以來最強,可能都不為過。“嗚——嗚——嗚。”一陣又一陣猶如“天地悲鳴”的聲音,同時也是莫名的響起。就像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