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辦公室新來的小美女,想起我剛大學畢業教書那會兒。

那時二十出頭,除了年輕,什麼也沒有。書也教得生澀,自己都覺得不得勁兒。

記得當時只有乾乾一本教材,教參教案書之類的什麼的也沒有,更不用說有今天的多媒體教學設施了。一本書、一個教案本、一支粉筆、一張嘴,就完成了一節課的教學。當時主管教學的校長說,沒有教參也能上課啊!我這裡有《陝西日報》《西安日報》,你可以拿去看看。好在學校訂了一本陝西師範大學主辦的《中學政治教學參考》。每個月這雜誌一來,我就迫不及待地從頭翻到尾,希望從中獲得改變灌輸式課堂教學生硬乏味的竅門。聽收音機瞭解時事政治是另一途徑,那時可憐得連電視也沒有。

那時也沒有師傅帶徒弟這一規定,沒有網絡,沒有小猿搜題。遇到教育教學上的困惑,只能向同一個教研組的前輩們請教。空閒時,就去聽李餘倉老師的課,到現在還能想起他講商品兩個基本屬性關係時的情景。“李老師,對咱政治教材中,一些學生一看就會的內容怎麼處理?”“那就讓學生帶著問題閱讀教材之後回答麼。”今天想來,我們引導學生自主學習,還不是李老師當年的做法麼,只不過加上了小組討論,學生間相互評價的環節而已。

等到姜盛雲校長來新豐高中的時候,他建議我去聽聽代王中學李娟老師的課。“據我所知代王中學李娟老師的政治課很不錯。”挑了周內沒課的時間,坐公交車從新豐到臨潼,又從臨潼倒車去代王。看到李娟老師時,她拿著一顆白蘿蔔正要進廚房。聽說我是聽課學習的,很熱心。那節課複習哲學的價值觀部分,她提問知識點,讓學生挨個回答,一節課下來,大半個教室的學生都參與了回答問題。教育教學面向全體學生,注重教學的整體性與學生的差異性,今天照樣不過時啊。後來區教研室還組織聽過一節李娟老師的課。我把從李娟老師那學到的,如法炮製。為了擴充課堂容量,節約時間,李娟老師用紅色粉筆在一張黃紙上提前寫好了幾個問題,進入到課堂中間的討論環節時,懸掛起來讓學生觀看。我用毛筆在黃紙上寫了學生課堂要回答的問題。毛筆字是三腳貓的功夫。一位老教師看到我寫的毛筆字,指出我運筆與間架結構的不足,呵呵,我又學到了。我們一同分配來的幾位青年,還一起聽不同科目的老師的課。王根生老師的課,他給學生講寫作。他朗讀從路遙的《平凡的世界》中節選出來的文字,孫少平在煤礦挖煤,他的師傅出事故的那一段,讓學生體會如何描寫場景,刻畫人物。不要說底下聽講的學生,我覺得自己也收穫頗多。課堂教學資源的選用,可以如此寬廣靈活,語文課,可以如此有趣生動。

暑期教師集體培訓學習時,聽過張德昌老師的講座。他講詞語的運用。例舉詞語運用不當:殯儀館的門口,就不能寫“經濟要快上,人口要下降”麼。臺下聽眾笑了,笑過之後對此事記憶深刻。他講到描寫一位老實巴交的農民見一位高官的情景,高官如何擺架子,盯著著報紙,對那位農民愛理不理,目中無人;那位農民如何膽怯,手足無措,連話也不會說了。這個,我到現在還記得。什麼課是好課,聽過之後讓人有獲得感,讓人留下深刻印象的課是好課。我當學生時,是這麼評價老師的。我當老師時,是這麼要求自己的。

那時特別渴望學習交流,渴望遇見同行中的高人。

者簡介自在飛花,中學教師。

長按二維碼關注公號飛花絮語,感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