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動社交媒體時代,品牌滿足消費者炫耀和表達的需求才是生存之道。


三頓半既不是精品咖啡也不是速溶咖啡,是顏值咖啡。


三頓半和獨立咖啡館的競爭本質,不是咖啡,而是社交貨幣。當然,有好咖啡更好。


咖啡館的社交貨幣花給陌生人或許更符合初衷。


本文共8374字,全部閱讀需要20分鐘,。


Jonah Berger在《瘋傳》中對社交貨幣的闡述:“就像人們使用貨幣能買到商品或服務一樣,使用社交貨幣能夠獲得家人、朋友和同事的更多好評和更積極的印象。


三頓半的崛起與其說是精品咖啡的崛起,還不如說是乘著精品咖啡浪潮崛起的速溶咖啡。三頓半和獨立咖啡館的競爭本質也不是速溶咖啡和精品咖啡,而是顏值咖啡和咖啡,即有社交貨幣的咖啡和沒有社交貨幣的咖啡----- 在移動社交媒體時代,不能讓消費者主動炫耀的品牌是過時了的,也是沒有生存空間的。


Lisa的社交貨幣


“如果我不在家,那麼我就在咖啡館。如果我不在咖啡館,那麼我就在去咖啡館的路上。” 茨威格的這句話放在今天,就是要喝到好喝的咖啡,就要去獨立咖啡館,因為精品咖啡浪潮來了------



2022的中國,Z世代們都在手機上生活了。Lisa 在一家互聯網大廠做HR,她也是一位精品咖啡資深愛好者,前幾天她在小紅書裡被永康路的一家咖啡館種了草,於是就約姐妹週六下午過來小聚,Lisa點了一杯手衝,她一邊看著咖啡師操作一邊等待著咖啡的出品,從豆子變成咖啡,她很享受這個頗有儀式感的過程。咖啡師Keven 去日本留學的時候,正趕上精品咖啡流行,於是就師從一個業界的匠人,回國後在上海開了自己的咖啡館,他的店裡常備有埃塞俄比亞耶加雪啡,肯尼亞AA,也門摩卡等豆子,他為Lisa選了一款也門摩卡,放入 EK43 中磨成粉,然後濾紙放進濾杯,浸溼咖啡粉入濾杯,鋪平用手衝壺少量多次注水---- 靜默等待,當咖啡液一滴滴滴下濾紙,濃郁的帶有獨特油脂氣味的咖啡香頓時香溢滿屋---當一杯口感純淨香醇濃郁的手衝出現在Lisa 面前時,第一件事,自然拍照發朋友圈 ,一邊小口嘬一邊等著朋友們的點贊和留言,小紅點就是最大的獎勵,它讓咖啡更香----



在Lisa的場景裡,咖啡師Keven,EK43磨豆機、咖啡豆、咖啡出品的過程、店內的裝飾風格、那杯冒著香氣的咖啡,Lisa和她的朋友們----其實都是社交貨幣,而且是含金量更高的社交貨幣,因為咖啡店逼格更高,可炫耀的資本就更雄厚,發朋友圈後,給Lisa人設的價值就更大,讓她更加受歡迎也讓她更有社交的資本。這就是發生在移動社交媒體時代最潮流的街景了,這也是精品咖啡浪潮的街景。

當然,精品咖啡浪潮下還有另一個景色,踏浪而來-------


精品還是速溶,三頓半的AB面


2020 年雙十一期間,三頓半交易額破 1 億,成為天貓衝調類目 TOP1 和咖啡類目 TOP1。2021年 618 期間,三頓半再次躍居天貓衝調大類銷量第一。同年雙十一,三頓半第一天就超過 22 萬人下單,光一天的銷售額就突破一億元,而在這之前十年,一直是雀巢獨佔這個位置。作為一個成立僅 7 年多的咖啡品牌,為何能在咖啡賽道獲得這樣的成績?本文僅從傳播角度破譯三頓半的成功密碼


品牌與市場的AB面

A面

三頓半品牌方說辭

品牌定位:精品速溶咖啡

技術支撐:LABS(無損風味萃煉系統)技術,最大程度保留咖啡風味並實現 3 秒超即溶。

用戶利益:想喝精品咖啡又不想麻煩


B面

消費者和咖啡師說辭

消費者

Lisa

試過了市面上大部分的速溶咖啡,味道並不是我的第一選擇。“有些速溶咖啡並不是很好喝,但是包裝非常吸引人,銷售方式也很新穎,喝幾次下來,我還是捨棄了味道,選擇‘顏值’”。

與她想法相同的消費者並不在少數,超過半數都會優先選擇“顏值”,其次才是速溶咖啡的口感。消費者眼裡,喝三頓半最主要的原因還是顏值。



一杯精品咖啡,是以更高標準的生豆經過精湛的烘焙技術,所有生豆、熟豆都採用高標準的倉儲規格,再交到專業咖啡師手中,咖啡師又尋找最合適的衝煮水溫、研磨、以及衝煮方式進行精細專業的衝煮,以此來呈現一杯原豆風味品質俱佳的咖啡。在精品咖啡浪潮之下,咖啡被看做是一項手藝或工藝產品,正如好的葡萄酒一般,為了做出一杯完美的咖啡,咖啡豆的種植、採摘、烘焙和製作方式都被認作是重要的工序,精品咖啡是“一個豆子到一杯咖啡”的所有過程。


咖啡師:

阿甘

所謂的“超即溶咖啡”就是用冷萃的方法加工出咖啡液,然後再做成速溶咖啡粉,最好的工藝是凍幹加工,所以我假設它就是冷萃之後,用凍幹加工做成的速溶咖啡粉。既然是速溶咖啡粉,它還能留有多少咖啡的香味?那也是少得可憐。這就是為什麼不得不喝速溶咖啡,推薦凍幹加工的速溶咖啡粉。但是隻要可能,就不推薦速溶咖啡。如果你嫌手衝咖啡費事,可以買掛耳咖啡。雖然不是當場研磨的,那也比速溶咖啡強的多。再不行還有法壓壺,結合譚氏法壓法,它不香嗎?

Keven

速溶咖啡提升逼格,生產流程說人話叫粉粹-浸泡-攪拌,包裝一下叫超細研磨-低溫萃取-離心勻質,哇塞,B格直線提升 ,速溶咖啡瞬間升級精品咖啡,反倒精品咖啡要到處和人家說我是精品咖啡-------

咖啡師眼裡,三頓半當然是速溶咖啡。要喝好喝的咖啡,當然是手衝。


三頓半崛起密碼:

高顏值,成為社交貨幣,引發自傳播。


精品就是精品,速溶就是速溶,兩者自古不兩立。三頓半創造了一個精品速溶咖啡的品類,模糊了兩者的界限。但是從消費者以及咖啡師的表述中,可以看出,市場並不完全認可。實際反映是:“ 口味不能和精品咖啡比,但是比一般速溶咖啡好的速溶咖啡“ 這樣的咖啡市場上並沒有明顯競爭優勢,那麼,三頓半成功的密碼就是顏值。

顏值即正義的當下,年輕人的消費觀念發生巨大變化,從注重“功能消費”轉向 “顏值消費”。三頓半極具辨識度的咖啡罐被外界稱為年輕人的“社交貨幣”,它滿足了年輕人炫耀,分享的需求,激發了自傳播行為。從這個意義上,三頓半成功於傳播領域,所以,它既不是精品咖啡,也不是速溶咖啡,而是顏值咖啡。


“成圖率”是三頓半的一個重要指標 ,意思是每一百個購買產品的用戶,百分之多少會自發地拍照分享,這個指標能夠反映Z世代的自傳播興趣。三頓半外包裝設計摒棄了傳統速溶咖啡的塑料袋包裝,選用了強辨識度的“咖啡罐子”,因此獲得了極高的“成圖率”。


三頓半外包裝大膽放棄了傳統速溶咖啡的袋裝,創造性地設計出了小罐包裝,搭配亮黃、淡紅、黑灰等多種顏色,走mini可愛路線。用咖啡杯本身的形狀,成功的讓用戶感受到它是一杯好喝的咖啡。這是三頓半模糊精品與速溶界限在包裝設計上的具體體現,甚至說是至關重要的一步,而且做得很出色,可以說,沒有小罐子設計,就沒有三頓半的崛起。

成圖率是自傳播的關鍵 三頓半可愛、好看的小罐罐裝,用數字和顏色分類產品口味,通過0~7的數字來區分產品烘焙程度的深淺,再搭配清新明亮的配色,隨手一拍就能拍出好看的圖片消費者樂於拍照並自發在社交媒體分享,這讓三頓半成為年輕人的社交貨幣。

領航員計劃是自傳播的基礎 三頓半一開始沒有在線上銷售,而是在“下廚房 App”培養第一批種子用戶,目標對象瞄準的是攝影師、甜品師、設計師---針對的是金融、媒體等、餐飲等領域,“領航員”參與產品測試,參與打磨產品過程,網絡上流傳不少精緻產品圖,就是他們貢獻的。三頓半通過增加用戶參與環節,加強了品牌與粉絲間的互動交流,通過培養“KOC”,三頓半成功打破圈層,讓“領航員”成為三頓半產品口碑的真實傳播者。小紅書幾千篇的種草筆記,有90%都是來自種子用戶和種子用戶帶來的新用戶自發性的傳播。

綜上所述,高顏值疊加KOC,引發消費者自傳播,才是三頓半崛起密碼。可以說,三頓半的成功是發生在傳播領域而不是咖啡領域。三頓半的模式具有很高的複製性,值得借鑑,不僅咖啡行業。


成也顏值,或許敗也顏值。

三頓半誕生於瑞幸咖啡之後和精品咖啡浪潮來臨之際,消費者被培養了咖啡需求,對咖啡的口味要求也從速溶咖啡升級到了精品咖啡,只是這個階段消費者心目中的“精品咖啡”非彼“精品咖啡”,尚未具備真正精品咖啡的品鑑能力。所以,就特別容易被打著精品咖啡旗號顏值高的咖啡攻破心智,而三頓半就是在這個窗口期踏浪而來的。三頓半是精品咖啡還是速溶咖啡?其實是乘著精品咖啡浪潮的速溶咖啡。或者說它是顏值咖啡更確切,這也是很多日本韓國深造回國的咖啡師面對三頓半現象感到學無所用的緣故所在。這個時期的精品咖啡消費者,絕大多數是顏值咖啡消費者。所以,三頓半解決的消費者痛點與其說“想喝精品咖啡又怕麻煩”還不如說“想讓別人知道自己喝精品咖啡卻不懂精品咖啡”的痛點。從這個角度上看,三頓半確實抓住了消費者痛點,但是這也為三頓半埋下了隱患。因為隨著精品咖啡對市場教育的不斷深入,消費者對咖啡的品鑑能力就越來越強,此“精品咖啡”彼“精品咖啡”的界限就越來越清晰,對比三頓半目前的售價,消費者到獨立咖啡館喝一杯“精品咖啡”不香嗎?咖啡館的逼格更高,發朋友圈,不香嗎?既然是顏值消費時代,消費者為了獲取社交貨幣,她們會怕麻煩嗎?到這裡,三頓半的消費者痛點還成立嗎?所以,三頓半的市場或許就是目前的窗口期,窗口期一過,三頓半的市場很可能也就隨之萎縮。可以說也顏值敗也顏值。

他山之石

面對速溶咖啡的顏值攻勢,獨立咖啡館們的路在何方?我們看看咖啡圈發生的新形態,拓寬眼界後再回到原點,或許更容易理解本文的觀點。

星巴克日本SMART LOUNGE概念店,為上班族設計的辦公咖啡廳

店內密封式包廂STATION WORK由日本畫家太田翔伍設計


“一杯咖啡蹭一天的時代要結束了。”近日,一個佔地185平米,以商務用途為主並滿足多種工作方式需求的SMART LOUNGE概念店在在日本高輪Gateway站的三樓檢票口外出現了。該店內劃分出不同形式的工作區域:單人座位區、隱私包廂、付費私人包廂以及可供多人商談的共享會議桌。


咪咕咖啡打造數字化社交咖啡館



中國移動旗下咪咕咖啡在北京西單推出O2O體驗平臺線下咖啡店,主打社交平臺的角色。咪咕咖啡相關負責人表示,咖啡館只是一個載體,從智能多元空間、差異化服務、潮流活動與社交三大角度出發,打造一個集創業空間、直播間、書屋、美食於一體,覆蓋音樂、影視、遊戲、VR體驗等內容的線下體驗平臺,滿足年輕人的娛樂與創意需求,打破了傳咖啡店的功能侷限性。


連咖啡的“口袋咖啡館”


為了打出差異化,連咖啡一直堅定打社交這張牌。從咖啡庫、福袋、拼團小程序,到不久前刷屏的口袋咖啡館,連咖啡圍繞微信生態體系,開發了一系列基於人際關係的玩法和產品。

綜上,不管什麼形態咖啡館,不管來自第幾浪潮或規模大小,這些咖啡館都有有個共同點,就是社交貨幣引發自傳播。東京星巴克的社交貨幣就是太田翔伍設計的STATIONWORK,咪咕的社交貨幣就是年輕人共聚一堂的場景,連咖啡當然就是口袋咖啡館”。這些社交貨幣各自都有引發消費者自傳播的亮點,其中佼佼者,就是三頓半。這些品牌不約而同的行為都反應了一個時代的背景,即我們所身處的移動社交媒體時代。任何品牌面對市場的時候,都要問自己這樣的問題,你的產品是社交貨幣嗎?你要讓消費者如何分享你的產品?它會給消費者帶來社交價值嗎?它值得消費者在朋友圈裡炫耀嗎?這些問題其實都指向一個方向,那就是你的品牌的社交貨幣能不能引發自傳播?


 獨立咖啡館的偶像包袱


用新鮮烘焙出的咖啡豆來製作咖啡並且以咖啡作為唯一飲品品類來定義獨立咖啡館。



第三次咖啡浪潮本來應該是獨立咖啡館的風口,要喝好喝的咖啡當然要去咖啡館了,很多咖啡師日本韓國學成帶著這樣的認識回國創業。但是,國內市場的真實狀況並非如此,風口紅利似乎都被打著精品咖啡旗號的速溶咖啡搶走了,那些被瑞幸培養出來的需求,那些聞著精品香味的還對咖啡一知半解的愛好者----- 這些速溶咖啡憑著高顏值打著精品咖啡的旗號和有趣的銷售方式虜獲了一大票粉絲並引發了她們的自傳播。市場沒有培育出精品咖啡愛好者,卻湧現出一大批“顏值咖啡”的消費者。 結果是,最應該享用時代紅利的卻反而生存艱難,精品咖啡浪潮之下反而做大了速溶咖啡市場。嚴重的說,精品速溶咖啡傷害最大的就是獨立咖啡館,這也包含這些速溶咖啡培養出的不正確的品味對精品咖啡未來的影響。獨立咖啡館沒有雄厚的資金,沒有傳播平臺,也沒有流量支持,顯然無法和大廠大資金規模化作戰的精品速溶咖啡抗衡。 

“想要還原豆子最純粹的味道,最好的方式就是做成黑咖啡,配方上不能‘大做文章’,味道醇厚但沒什麼觀賞性,點的人不多。”經過一段時間的觀察,阿甘注意到,比起品嚐咖啡,很多消費者更像是花錢“租”拍照的場地,咖啡則變成了手中的道具。很多咖啡師和阿甘一樣,希望他的顧客來店裡是為了找好喝的咖啡,而不是打卡。“她們甚至沒喝一口,拍完照片就結賬了。”每當這個時候,阿甘都很沮喪,也有咖啡館會立下店規,不得拍照。因為很影響真正來喝咖啡的客人的心情。但是,對於阿甘來說,這是不容易做到,每天25杯咖啡是一個生死線,有客人總比沒有強,哪怕是很low的網紅,在專業尊嚴和生存之間,阿甘只能選擇了生存。



是什麼導致了獨立咖啡館生存窘境?


有速溶咖啡大廠的擠壓,消費者不成熟的品味,當然還有獨立咖啡館的偶像包袱。

獨立咖啡館要表達專業的堅持,不肯向爛品味低頭,具體體現就是不歡迎網紅客人打卡,認為那是降低專業咖啡格調的慢性自殺。內在邏輯是:要維護專業咖啡愛好者,就不能接待“顏值咖啡”打卡者,背後的動機是宣示“精品咖啡”與“顏值咖啡”不兩立的立場。可以理解為專業尊嚴也可以理解為偶像包袱---只是,這看似正義的做法卻背離了時代。時代的因素具體表現為以下四個方面:

第一 精品咖啡浪潮的中國,精品咖啡時代並未來臨,來的是超前的獨立咖啡館。

第二 真正的精品咖啡愛好者太少,市場規模不足以支持獨立咖啡館生存。

第三 市場主流咖啡消費者大多是被精品速溶咖啡培養出來的“顏值咖啡”消費者

第四  最重要的一點,真正讓獨立咖啡館處境窘迫的卻不是咖啡本身,而是對時代的認知。獨立咖啡館禁止網紅拍照打卡,相當於沒收了消費者的社交貨幣,本質上就阻斷了消費者的自傳播行為。在移動社交媒體時代,沒有自傳播的品牌是不可想象的,獨立咖啡館面臨的是來自另一個維度的並且是跨界的競爭 : 時代與傳播模式。


獨立咖啡館的存在之道,擁抱時代。


獨立咖啡館如果解決了認知問題,或許就不應該僅僅滿足於宣示立場了,而應該化被動為主動,變零和為共贏,乘著精品咖啡的浪潮,和“顏值咖啡”共享消費者。

既然精品速溶咖啡爭取了瑞幸培育的消費者,獨立咖啡館為什麼不能爭取如溶咖啡培育的消費者?為什麼不能把“顏值咖啡”消費者變成“精品咖啡”愛好者?她們不就是未來的精品咖啡的潛在顧客嗎?

所以,獨立咖啡館要做的就是擁抱時代。



獨立咖啡館如何擁抱時代?


把咖啡館打造成社交貨幣,鼓勵消費者自傳播,讓更多的顏值咖啡消費者變成精品咖啡的愛好者,才是獨立咖啡館的生存之道。因為,能找得到有好喝咖啡地方,才是更值得炫耀。


什麼才是咖啡館的社交貨幣?


前文有咖啡師說,最好喝的咖啡就是黑咖啡,顏值不高,點的人不多。我們回到文章開頭,看一下Lisa的場景:咖啡師KevenEK43磨豆機、咖啡豆、咖啡出品的過程、店內的裝飾風格、那杯冒著香氣的咖啡,Lisa和她的朋友們---- 其實都是社交貨幣。因為它們都具備炫耀的資本,邏輯是,我是會喝咖啡的人,特別是對比喝精品速溶的“顏值咖啡”,咖啡館的社交貨幣含金量更高,逼格更高,發朋友圈人設的價值就更大。如果她和某個咖啡師認識,朋友圈裡能曬出和帥哥的合影,那將讓她備受歡迎。顧客發生了自傳播行為,咖啡館才算進入到了移動社交媒體時代了,這算是邁出了一小步。只是,咖啡館的社交貨幣就只能花在微信朋友圈嗎?還有更好的去處嗎?步子或許可以邁得再大一些------


在有逼格的地方認識有逼格的人


“精心打扮的客人來到店裡,總會下意識地關注著其他客人的著裝,甚至會以此為話題展開對話。說不定連我自己,也成為了別人眼中的一道時尚風景。”


在咖啡館這麼有逼格的地方,特別是那種獨立咖啡館,如果你只發微信朋友圈給熟人看,那你的社交貨幣可就貶值了。身邊都是高逼格的人,你的自拍應該曬給他們才應景啊,回報遠遠大於微信朋友圈的近親繁殖吧-----

咖啡館對於“陌生人”社交有著得天獨厚的條件,誰不想在一個有咖啡有逼格的地方,認識一個有逼格的人呢?這是咖啡館的天然社交屬性也是獨有的場景優勢,這也是任何“顏值咖啡”所不具備的優勢。在同一間咖啡館,同一時間喝咖啡的人因為愛好咖啡而形成一個社交場,這個社交場內,咖啡師影響顧客、老顧客影響新顧客、精品咖啡顧客影響顏值咖啡顧客,顧客再不斷迴流到咖啡館又形成一個私域流量閉環 ----- 這才是咖啡館的社交貨幣正確的流通的方式。


在咖啡館,如何把你的社交貨幣花給在場的人?


Branding base on social life 

名勵場,中國唯一基於品牌的現場社交平臺 




名勵場APP,通過品牌社交傳播機制,讓社交貨幣在社交需求驅動下,轉化為自傳播



在朋友圈曬自拍,把社交貨幣花給熟人,

在名勵場Faceshow曬自拍,把社交貨幣花給在場的咖啡同好。

哪個更香?


名勵場的《 face show 》



在Faceshow裡素不相識的人可以曬自拍,

TA可能就在旁邊




給TA點贊、給TA留言,

也看看別人給你的點贊和留言



加TA為好友,有逼格的人認識有逼格的人


不僅faceshow,名勵場的品牌社交傳播機制可以為品牌建立一個完整的自傳播體系,讓社交貨幣在體系內流通,從而保證自傳播行為連續性。具體執行就是為品牌附加一個社交屬性,即搭建社交場,每一個社交場都包括《 faceshow 》現場自拍秀、《 socialtime 》話題討論、《 mevote 》話題辯論、《 互紅互賞 》、《 座位號 》、《臺碼》和《 興趣標籤 》等多項工具,用於推動用戶之間的自傳播行為。


名勵場C-c社交傳播模式


為加強自傳播效果,我們把消費者分為資深消費者大 C 和資淺消費者小 c,在場內用資深消費者去影響資淺消費者,從而把消費者的影響力轉化為品牌影響力,這樣的模式讓品牌獲得了來自消費者C端的支持,從而也是管控品牌私域流量和內生的KOL的有效機制。



《 social time 》


話題《一天不喝一杯手衝是不完整的》

顧客基於社交慾望(炫耀心理)進行自我表達,

同時到自己的微信,QQ那裡拉粉絲進場加入討論

這個過程就是社交貨幣裂變以及轉化為自傳播的過程



現場結合線上

通過名勵場app的《social time 》話題討論

 《mevote》話題辯論

以及《興趣標籤》、《互紅互賞》等工具

讓咖啡館成為咖啡愛好者交流咖啡的地方

讓消費者成為咖啡館的KOL

為咖啡館的自傳播打造基礎


顧客不是孤島,他們有故事,我們想聽嗎?


獨立咖啡館的社交貨幣不應僅僅是逼格,更重要的是人。經常說喝咖啡的人都是有故事的人。每一個來咖啡館的人,單純把他們看作消費者,咖啡館和他們的關係就是賣咖啡買咖啡的關係。如果把他們當做有故事的人,他們就立即鮮活起來了。他們其實善於交流也很樂於交流,因為喝咖啡的人,不僅表面逼格高,其實往往內心豐富,某種程度上,咖啡館能不能聽到他們的聲音,能不能激活他們交流的願望,決定了咖啡館有沒有影響力,能不能吸引咖啡愛好者。


經常看到顏值很高的咖啡館:

獨特風格的裝修,昂貴的磨豆機,

漂亮的豆子,精緻的咖啡杯和精緻的點心----

唯獨人的故事藏在心裡。

所以

咖啡館激活顧客彼此交流的興趣意味著和顧客建立品牌聯結,這是當下咖啡館和消費者之間的一種全新的關聯。

基於此

咖啡館需要思考的是

如何把咖啡館從喝好咖啡的場所

變成交流的地方

不僅僅是社交貨幣流通

而是建立一個有血有肉的品牌連接


咖啡館迴歸初衷或許更有魅力


17世紀歐洲,報紙等印刷品開始出現,在巴黎咖啡館裡通常放著最新出版的報紙,人們一邊讀報,一邊喝咖啡,一邊互相討論----在倫敦,由於已經出現了最初的證券交易,人們便在咖啡館裡交流見解 ---- 巴黎和倫敦兩地的咖啡館都有一個相同之處:來咖啡館的,都是互不相識的陌生人,他們互相交談,部分是閒聊,部分是交換信息-------甚至巴黎的啟蒙思想家,也在利用這個舞臺傳播著自己的思想。可以說,咖啡館的初衷,就是為人們交流提供場所,

時代在變,咖啡在變

人們交流的興趣不會變


獨立咖啡館和三頓半的競爭本質


獨立咖啡館把注意力放在三頓半的口味和工藝上,

也應該看到社交傳播才是三頓半崛起的本質。



一個擁有社交貨幣的品牌會引發消費者的自傳播行為,即炫耀和討論。移動社交媒體時代,自傳播是人們最愛玩的事情,有什麼好的產品好玩的事情,就會有自傳播發生, 就像去了星巴克,一定要發一條朋友圈一樣,微信朋友圈、大眾點評、抖音、小紅書、今日頭條、知乎、快手、B站、綜藝等,人們一方面發送信息,一方面接受他人信息,這就是Z世代的生活方式,萬事離不開自傳播。

移動社交媒體時代,一切品牌競爭都要在自傳播背景下考量,離開了這個背景,品牌就找錯了競爭對手,就像三頓半和獨立咖啡館的競爭本質,不是咖啡之間的競爭,而是咖啡和自傳播之間的競爭,嚴格的說,是咖啡和移動社交媒體在競爭。

獨立咖啡館置身於精品咖啡浪潮之下,處身於移動社交媒體時代之中,居於大眾口味之巔,如果可以擁抱時代,接受現實,放下偶像包袱,張開雙臂接受“顏值咖啡”的消費者並培養她們的“精品咖啡”品味,那將是獨立咖啡館的美好風景-----

每一間獨立咖啡館都有自己的特點,每個咖啡師都一絲不苟的追求咖啡的品質,

這樣的咖啡館

就是能喝到好咖啡的地方 ----- 




本文作者 名勵場CEO Lesl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