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價上行乏力,今年一季度,17家上市豬企累計虧損達166.8億元,總負債高達4074億元。

近日,行業人士掀起了對歐洲養豬模式的討論,可以肯定的是,我們既要埋頭苦幹,也要抬頭看路。

歐洲模式,我們不能全盤照搬,如何做到因地制宜,改造後的歐洲模式是否適合中國,還需要時間來檢驗。


不管什麼模式,不得不面對當前中國養豬業的四大大現狀。

首先,產能過剩嚴重。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2021年全國生豬出欄67128萬頭,年末存欄量44922萬頭。出欄量和年末存欄量,已回覆至非洲豬瘟前的水平。2017年我國生豬出欄68861萬頭,當年年末存欄43325萬頭。另據海關總署數據,2021年我國豬肉及製品進口量達371萬噸,同比2017年增長41%。


我國過剩的養豬產能,主要是受非洲豬瘟嚴重時高位豬價的驅動,大量資本進入,大量規模化豬場撥地而起。有業內人士預估,當前我國50%以上的豬場是空置狀態,有1000萬頭過剩母豬,從財務角度上看,有3000億資產無法發揮有效價值。

其次,養豬業門檻越來越高。豬糧安天下,養豬業既是食品產業,也是民生產業,即便虧損嚴重,有一點可以肯定,養豬業大盤穩定,不會崩盤。長遠看,養豬是有一定波動週期的朝陽產業。

農業和工業、互聯網經濟最大的不同,是很難依靠單項技術的創新帶來整體市場的破局。養豬業是以豬為主體,土地為載體,為人類提供食品的產業,高度依賴土地和人力。純粹的跨界者,很難後來居上。或許有巨頭倒下,但跨界巨頭的誕生微乎其微。未來養豬業的門檻會越來越高,資本可以是參與者,但不會是主導者。


再次,產業集中度進一步提升。2021年我國排名前10的養豬企業,生豬出欄量達到約1億多頭頭,佔全國生豬出欄總量17%。2019年,前10企業生豬出欄量比重是9%。排名第一的牧原,2021年生豬出欄是4026萬頭,僅佔總出欄量6%。美國最大豬肉生產商史密斯菲爾德,每年生豬出欄量大約1600萬頭,佔市場總量的15%。可以看出,我國養豬業集中度仍有較大的提升空間。當前我國約有2600萬個養豬場戶,其中99%是年出欄500頭以下的中小場戶。

豬價下行和養殖成本上漲的雙重擠壓,中小規模的養豬場生存壓力是空前的。5月份,有媒體報道稱,養豬持續虧損,中小規模的養殖場迫於現金流壓力不得不退出市場,華東部分地區散養戶退出比例達到60%-70%。

最後,豬價拐點趨於平穩。據農業農村部數據顯示,今年4月全國生豬存欄4.24億頭,同比下降0.2%,其中4月份全國能繁母豬存欄量4177.3萬頭,環比下降0.2%,同比下降4.3%,已經連續10個月向正常保有量回調。農業農村部生豬產業監測預警首席專家王祖力表示,4月生豬存欄量是2020年6月份之後的首次同比下降,意味著生豬的去產能已經接近尾聲。5月底,全國外三元生豬價格為7.93元/斤,多省豬價已經突破8元/斤。


事實上,隨著豬價的回暖,養豬巨頭會進一步盤活空置豬場,釋放產能。日前,溫氏股份副總裁兼董秘梅錦方接受記者專訪時提到,溫氏現有豬場竣工產能約4600萬頭,育肥端有效飼養能力約2600萬頭,可以滿足公司今明兩年的生產規劃。而2021年溫氏生豬出欄量僅1321.7萬頭。

因此預測,隨著過剩產能的持續釋放,未來1-2年中國豬價仍趨於平穩,持平或微利的局面將維持較長時間,接下來幾年中國養豬業集中度將進步提升。現金流,是養豬巨頭生存的根本。
 
回到歐洲模式的討論,至少能給我們帶來三點啟示:

一是適度規模化。家庭農場和小散戶,並不意味著落後。在歐洲養豬強國,就是規模化和家庭農場、小散戶並存的養殖模式,飼養100頭母豬的養豬場僅為0.6%,但其出欄量卻佔了一半。50年前,法國養豬業和現在中國養豬業格局差不多,從幾頭母豬到幾萬頭母豬的企業並存。目前已經走上了理性發展的道路,大多數豬場的規模都在150-200頭母豬的合理適度規模上。

適度規模的優勢之一,是高效管理。養豬王國丹麥,養1萬頭豬隻需3人。2020年丹麥豬肉出口額為40億美元,但全國只有5000個養豬從業者(近3000家養豬場)。人均效益是80萬美元,500多萬元人民幣,相當於我國一家中小企業的營收。


二是產業聯合體。歐洲養豬強國與我國當前現狀有相同之處,即規模化集約化養豬場與家庭農場分散養殖場並存,且還會持續較長時間。不同的是,我國養豬業組織化程度低,競爭力較弱。

丹麥皇冠集團是全球最大的豬肉出口商,旗下擁有聯合體養殖場2000多家,每年生豬出欄量超過2000萬頭,丹麥90%以上的生豬屠宰加工都由該公司來完成。

法國豬業聯盟INAPORC是彙集了法國代表動物製造商、豬肉生產商、屠宰者、加工商和熟食店經銷商的專業聯合會,擁有167家屠宰廠、1萬養殖戶,以及310家豬肉製品加工企業,聯盟對養豬企業提供的服務從上游的種豬、飼料、動保疫苗到下游屠宰加工等,聯盟成員生豬出欄量佔全國總量90%以上。

三是精細化分工。歐洲聯合體模式的本質是精細分工,高效協作。在丹麥,皇冠集團就是“養豬、屠宰、銷售”三位一體的合作社聯合體;同時,丹麥自繁自育的養豬場數量在減少,繁育仔豬或僅育肥的養豬場數量在增加,專業化分工。在荷蘭,3000多位養豬者成立了養豬協會,通過企業化運營,控制了託佩克國際種豬公司,目前該公司是歐洲最大的種豬公司,除了為協會會員服務外,種豬還出口全球五大洲35個國家與地區。

總得來說,不管什麼模式,未來我國養豬業會是螞蟻與大象共舞的局面。養豬場的規模不在於大,在於高效。豬週期淘汰不是小豬場,而是低效產能。未來1家養豬巨頭+1個核心配套要素(種豬、飼料、初級屠宰、食品加工等)+N個家庭農場的聯合體模式,或是我國養豬業的主流。

來源:農財寶典梁春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