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生家庭的影響,終其一生都在治癒。真的是如此嗎?點擊藍色字體查看上一篇原生家庭背不動你甩過來的鍋


今日正文

清明節回了一趟孃家,傍晚時分我從鄉道散步回來,媽媽突然問我:“剛剛有沒有看到你秋香嬸的老公?”


媽媽問的很平淡,就像在問“晚上吃胡蘿蔔絲炒肉好不好”,一樣稀鬆平常的調調。我愣了一下,隨後感覺到背脊上生出了一層薄汗。我用低得不能再低的聲音問媽媽:“福田叔不是去世了嗎?”


媽媽一拍腦門:“瞧你這孩子,我說的是你秋香嬸的新老公。”


01


從我記事起,福田叔和秋香嬸就非常恩愛。他們家與我家相隔不到百米,處在兩個極端。我爸媽每天都有吵不完的架,他們卻從來不吵架。


小時候為了躲避家裡的戰火,我會在爸爸媽媽吵架時找個地方藏起來。從門後到牆角,後來,後山也成了我常去的地方。後山上有一塊很大的石頭,我一呆就是小半天。


坐在石頭上,剛巧能夠看到福田叔家。有一次我望見他們在院裡劈柴。福田叔舉著斧頭,秋香嬸撿起地上的柴火一根根的往牆上堆。天氣有些炎熱,不一會,福田叔累出了汗,掀起脖子上的圍巾擦汗,擦完還不忘幫秋香嬸。


我爸媽吵夠了,開始長一聲、短一句的呼喚找女兒。我悄悄地從小路溜回家裡,又聽到他們在相互指責埋怨,沒有教育好女兒,一天到晚就知道躲躲藏藏。


我很少聽到福田叔和秋香嬸罵他們的兒子,哪怕滾得一身泥水回來。秋香嬸也是假裝生氣地對福田叔說:“你呦,管管你兒子,像啥樣。”


福田叔則說:“我只管兒子他媽。”


後來,我進入青春期,始終認為福田叔和秋香嬸才是愛情裡該有的樣子。


02

前幾年,福田叔家的兩個兒子都已娶妻生子,一個在廣州,一個在深圳。兩個孩子都想父母出去幫忙帶小孩。在老家,遇到這樣的情況,往往是一邊一個老人。可福田叔和秋香嬸偏不。年輕的時候都沒分開過,如今老了,也休想讓他們分開。


為此,兒子媳婦心裡有了怨懟,認為沒有盡到父母的職責,硬氣不要老人出去帶孩子,回家的次數也越來越少。


福田叔也放出話:“老伴老伴,老了就只能靠自己的伴,兒子媳婦回不回都沒關係。”


農曆二月初八,春分得意,農事繁忙。福田叔挎著籮在田間播種,不小心滑了一跤,就再也沒有醒過來。整個葬禮,秋香嬸哭得肝腸寸斷,有幾次她都想撞死在棺材上。


送走福田叔後,我們親戚幾個商量,讓他大兒子將秋香嬸接走,免得在家睹物思人,做出傻事來。


結果,秋香嬸去了大兒子家一個月不到就回來了,還帶回來一個老公。

03

儘管有心理準備,但見到秋香嬸第二任老公時,我還是被嚇到了。太像了!男人揹著手,踱方步的姿態,簡直跟福田叔生前一模一樣。


聽秋香嬸聊起他們的相識,有些荒誕。


有天清晨,秋香嬸在江邊散步,遠遠看見男人揹著蛇皮袋撿礦泉水瓶子,越看越像福田叔,便一路跟了上去。然後,一見鍾情。


喪夫不過半月的秋香嬸,嫁給拾荒老人的事情,遭到了兒子媳婦的強烈反對。兒子罵她老不正經,媳婦就更過分了,說:“你要是這麼想男人,我可以給你買個ZW器。”


秋香嬸不肯跟男人斷了關係,也受不了兒子媳婦的氣,帶著男人回了老家。


村裡人指指點點,說啥的都有。秋香嬸啥都不在意,她在意的只有那個男人,準確地說,是那個像福田叔的影子。


可再像也不是福田叔。男人沒有福田叔的體貼,也沒有福田叔的勤快,卻想全盤接手福田叔留下的所有資產。


一輩子沒和老公吵過幾次架的秋香嬸,在男人到來的幾個月,幾乎隔幾天就大吵一頓,有一次男人還對秋香嬸動了手。最後在親戚鄰居的幫忙下,把男人給趕走了。

04

昨天,我打電話回家。跟老媽閒聊時,我問起秋香嬸。她對著話筒壓低了聲音:“你別說呀,前幾天又讓人介紹了一個。說63歲,長得像70都不止,走路腳都打顫......”老媽頓了頓又說:“哦,對了。那男人會唱山歌,吼起來嗓音還真像你福田叔。”


不知道秋香嬸是沒想明白,還是假裝糊塗。縱使再像,她心底的那個人,永遠也回不來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