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碑(35)|形式新穎的圓盤雕件和牌位式亡堂


點擊藍字 關注我們



編者按:“簡文牘庫”將定期在每週二、五,以連載的形式推送羅曉歡教授的《訪碑:川渝明清墓葬建築田野日誌》以饗讀者。該日誌記述和展示了川渝地區極為豐富的墓葬建築裝飾雕刻、民間民俗圖像、碑刻書法等藝術形式及其背後的文化內涵和審美趣味。

形式新穎的圓盤雕件和牌位式亡堂

2013年7月17日      週六      晴     四川蒼溪



張文炳主墓碑


往前數米,繞過一個樹叢,就看到前面一堵高約2米的石牆。師傅帶路從側面石門進入,眼前是一處佔地20多平方米的長方形墓園,以塋牆合圍,僅側門可入。主墓碑高近4米,整體造型與前面看到的有些類似,為四間三簷結構,但該墓的結構和裝飾卻令我大開眼界,甚至有些目瞪口呆,真是沒有想到民間墓葬建築還可以有如此新穎的變化。


張文炳墓額枋上的圓盤雕件


首先吸引我的是明間額枋上的三個凸出的“花盤”雕件,保存得還非常完好,其上的藍色和紅色塗繪也尚未完全褪去。三個圓盤置於第一層簷下的橫枋之外,分別對應於明間的立柱頂端。從結構上看是卡接在橫枋之內的,與額枋形成一種疊壓關係。三個圓盤直徑約有60釐米,厚約10釐米。圓盤一圈精美的環狀紋飾為雲紋和植物紋的組合,內圈為戲曲人物圖像。左、右兩件以建築為背景,展開室內外呼應的活動場景。畫面上的建築及其局部構件的穿插轉折、飛簷立柱等諸多細節交代得清清楚楚,透過窗戶看到的室內傢俱的每一根線條都毫不含糊,甚至樹幹的節瘤和枝葉等細節都給人以精巧備至之感。穿插其間的人物造型圓潤、比例動態精準,表情生動,衣紋服飾柔順妥帖。左側一幅表現的是三位女性打著燈籠從室外走過,透過窗戶可見室內“公子”在桌前打瞌睡的樣子。可惜三位女子的頭部被毀,看不到表情。


右側一幅保存較為完整,人物情節更為複雜。畫面上部為桌前坐一男子(頭部不存),桌上擺滿了書本,還有一件“蟾蜍”飾品,頂部屋簷下掛以牌子,刻“玉龍□”,不知何意。以立柱為間隔,右側窗戶中透出一女子和一小孩的半身形象。畫面下部為一官員模樣的男子,一手扶住腰間的寶劍,一手捋鬍鬚,表情嚴肅,身邊一位侍從為他高舉燈籠。他身後有一男子一手撫門,耳朵貼著門板似乎在偷聽什麼。不想,門的另外一邊也有一人在附耳偷聽……畫面詼諧生動,讓人不禁猜想下一刻即將發生什麼。


中間一幅人物群像場面更為熱鬧,房屋的背景只佔右上一角,一位天將模樣的人物位於雲端,地上十餘位文武官員或座或站地圍在一起,兩張帳桌一人端坐,雙手伏案,可惜這個人物的頭部也缺損了,另一座位空置,人物姿態表情各異,但能夠明顯地感覺到一種頗為緊張的氛圍。


三組雕刻不知是一種什麼樣的關係。但是不管是從其位置、結構還是雕刻的精巧細節,它們都成為了這座墓碑建築備受矚目的局部。而在三件雕刻之間的額枋上,兩組“清供”雕刻也同樣精彩。在荷花箍頭紋飾之間,左側為佛手、壽桃、香爐、獅子的組合,右側為羽毛、書卷、瓶花、貓、蝴蝶的組合,造型飽滿圓潤,透出滿滿的吉祥如意之味,可謂算得上民間石雕工藝的上品。


張文炳墓明間


僅僅是這個局部就已經令人非常心動了。但是該墓的兩個明間卻還大有文章。四柱兩間的立柱高大寬闊,中柱實際上是一塊寬大的石柱,但其上被雕刻為兩塊柱聯牌匾,看上去如同兩柱,其上刻聯為“可憐綠水青山長作主,忺逢落花啼鳥永為神”,遠端的外門柱分別有“雨露秋霜四季棲愴地,蒼松翠竹千秋報賽堂”,還是以中柱為軸線的對稱格局。值得注意的是柱聯文字結體端嚴、姿態躍動、點劃流暢,加上工師的精雕細刻,讓我深感撰書者有很高的書法藝術造詣。遺憾的是,一時沒有發現落款,不知書者的姓名身份。


張文炳墓明間門罩上的書法


如前面看到的張培元墓,此墓明間門罩的造型和雕刻又透出奇巧的創意和絕美的傳統藝術之氣韻。門罩分為上下兩部分,下層為三段式流暢曲線形成如意雲頭一般的造型,方圓結合,其內的瓶花和折枝花卉疏密有致。上層是橫向展開的弧形書卷,其上刻有數十字的行書文字,俊秀有度,甚為優雅可親。


張文炳墓享堂側壁的雕刻和書法


墓碑的左右次間也十分寬大,廡殿頂簷之上的脊飾為鏤空雕刻,造型複雜,顯得頗有氣勢,簷下闌額部上的戲曲雕刻人物眾多,場面複雜。次間門罩為鏤空柺子紋,中間還有一小塊人物圖像。石雕工藝鑿出如此纖巧的紋飾難度不小。在次間碑板上可見長篇的行書文字,儘管汙損比較嚴重,但仍然可以看出不凡的書寫技藝。比較特別是該次間外側不見抱鼓,而是向外轉折成一個側面,並連接兩邊的塋牆,側面橫枋和石壁上也有文字和浮雕圖像。總之,這些書寫完全刷新了我對民間墓碑上的碑刻書法水平的認知。


張文炳墓享堂內的“福”“壽”文字藻井


還不算完,因為這座墓的兩個明間內有一個進深1.5米,空高2米左右的室內空間,是為享堂,碑板位於享堂裡壁。碑板與明間立柱對應為兩塊,左右分立襯鼓和額枋,其上均雕刻有複雜的紋飾和戲曲人物雕像,底部臺基上也有大畫幅的紋飾。享堂的左右側面石壁上鑲嵌石板,環以回紋,其內刻若干文字,頂部分別還有三折書卷和三個壽桃組合的造型,其上刻行書詩文,甚為精美。享堂頂部為四方藻井樣式,中心用“福”“壽”變形的適合紋樣,邊緣飾以紋飾。如壽字周邊為蝙蝠,組合成“五福捧壽”,其形制和裝飾都頗具匠心。但令人意外的是,這個避免了風吹日曬的享堂內的文字和紋飾卻風化非常嚴重,文字多數都模糊不清了,不過在石壁上還是找到了“清道光二十二年十月”字樣。有些樹根甚至鑽過石縫佈滿石壁,我發現墓室非常潮溼,估計已經滲水多年了,真是非常可惜。


不過,在這少有外人踏足的偏遠鄉間,我們依然能夠看到有如此高超工藝和高水平書法詩文的書寫,真是難得。僅僅這座墓就有十餘幅字數不等的碑刻文字以及近百幅各種紋飾和圖像,倘若完整著錄,當是一套很豐富的文獻資料。我不免猜想,可能在中國傳統社會中,鄉村文化還真不是我們想象的那麼貧瘠吧。


張文炳墓園


張文炳墓亡堂內的牌位


退出享堂,再看墓碑上層,在濃密的藤蔓枝葉之間,還有三間兩簷的結構,高高翹起的頂簷之下有雕刻複雜的匾額,上刻“乙山辛向”,兩邊連接垂花柱。而亡堂之內則是一塊“亞”字形狀的牌位,正中陰刻楷書:“故先考張公諱文炳字鵬程/宋老孺人二位之墓誌”。牌位雕刻“鳳凰牡丹”紋飾,鳳凰羽毛和花卉多層重疊交叉,牌位下端還精心設計了基座,正下方是一座五級臺階。牌位被置於一張捲雲紋的几案之上。亡堂立柱聯曰:“□澤千秋存,蒸嘗百代馨。”這是墓聯、祠堂聯等常用的表達,意思多指祖上的功德澤被後世,後人也應該世代銘記先祖的恩惠而長久祭祀。不過這座亡堂之內以牌位代替了常見的“夫婦並坐宴飲”圖像,也是一種別樣的手法。


與墓碑正對應的塋牆中段嵌建一座二層簷的字庫塔,仿“二升官”陪碑樣式,第一層簷高出塋牆,簷下正對墓碑的一面,開門洞、刻匾聯。在墓園入口對稱的位置建三開間的門樓樣式,並有出簷和脊飾,但沒有開門。大致看了一下,塋牆和一圈石壁均素面無紋飾和文字。因沒有工具,清理起來非常艱難,不知不覺都快到中午了,肚子也開始咕咕叫了,不得不往回走,計劃下一次再做更詳實的考察。


返程途中經過牌樓村時,無意中看到田壩一處院子前有一座規模不小的石牌坊一樣的建築,走到跟前發現是一座墓地。但一條入戶水泥路佔據了墓地前面,三開間的墓坊基址已經被水泥填埋,就連坊前保持穩定的抱鼓石也被拆除,路邊也已經變成了水田。距離墓坊3米左右的裡面是一座五間四簷的墓碑,墓坊和墓碑的造型、雕刻也都比較精彩,還有墓碑上的書法文字也值得關注。


李羅氏合葬墓墓坊


李羅氏墓坊坊心的雕刻


我還特別注意到,墓坊的坊心似乎被做成了亡堂的格局,比較特別,就爬到頂上撥開爬山虎藤,其複雜的造型和精美的裝飾赫然顯現,只見牌位中間有“清故顯考李/妣羅老府/太府君二位正性靈位”字樣,牌位底部和亡堂側壁還有多組人物雕刻。後面的墓碑也被茂密的植被所遮擋。本想好好看看,但因與師傅約定的時間已到,他也接到好幾個業務電話,我只能草草拍幾張照片就走了,後面想起不免遺憾,不過這個地方下次一定得再來的!


李羅氏合葬墓主墓碑


——完——


圖文|羅曉歡       編輯|殷夢弦        審校|門     吉


THE

END

往期文章

訪碑:川渝明清墓葬田野日誌(1)

訪碑:川渝明清墓葬田野日誌(2)

訪碑:川渝明清墓葬田野日誌(3)

訪碑:川渝明清墓葬田野日誌(4)

訪碑(5):與盜墓者擦肩而過

訪碑(6):會“法術”的打碑匠已經遠去

訪碑(7):何氏家譜及家族墓碑

訪碑(8):再訪安家祖墓碑

訪碑(9):訪岳氏家族明清墓

訪碑(10):訪太子洞楊氏家族明清墓

訪碑(11):訪“陰傳”得藝的匠師張李邦

訪碑(12):巴中南江行

訪碑(13):訪張心孝墓(一)

訪碑(14):訪張心孝墓(二)

訪碑(15):小碑也精彩

訪碑(16):“奉旨修造”的謝家炳墓(一)

訪碑(17):“奉旨修造”的謝家炳墓(二)

訪碑(18):三代五人“合建共享”的高規格墓地

訪碑(19):“陰傳”之秘得解

訪碑(20):隱蔽在“墳亭”內的嶽劉氏墓(一)

訪碑(21):隱蔽在“墳亭”內的嶽劉氏墓(二)

訪碑(22):即將消失的彩紋墳亭

訪碑(23):南部之行——初訪宋青山墓

訪碑(24):實屬少見的數百人物雕刻(一)

訪碑(25):實屬少見的數百人物雕刻(二)

訪碑(26):難道是兄弟合葬墓?

訪碑(27):李萬合墓——理想宅邸的想象和營建

訪碑(28):再訪宋青山墓

訪碑(29):為墓碑而建的三合院(一)

訪碑(30):為墓碑而建的三合院(二)

訪碑(31):僧墓與民間墓葬的融合

訪碑(32):墓祠一體的邵氏家族墓訪碑

訪碑(33):精工巧作——邵萬全墓

訪碑(34):別出心裁的張培元墓



羅曉歡,男,1972年9月 四川南江縣人。博士,教授。重慶師範大學美術學院副院長,碩士生導師。

2012年畢業於東南大學藝術學院,獲博士學位,北京大學訪問學者。本科和研究生階段就讀於四川美術學院,主修美術教育、油畫和漆畫。期間多件作品入選重慶市和全國性的美術作品展。

現在主要從事中國古代藝術史論、中國民間美術、墓葬美術研究和設計藝術理論與實踐研究、教學工作。近年來致力於西南地區明清民間墓群墓葬建築的田野考察和研究。

主持國家社科項目和省部級人文設計項目多項。主持重慶市研究生教改項目1項。在《美術研究》《裝飾》《中國美術研究》《美術與設計》等國內藝術學專業期刊上發表教學、科研論文30餘篇。








長按二維碼 微信關注




版權聲明

1. 本文為原創作品,簡文牘庫已獲得作者授權。如需轉載,請獲取授權。

2. 請尊重知識產權!以其他方式轉載或引用本公眾號內容,請註明:轉載自(引自)微信公眾號“簡文牘庫”。

3. 所有移動客戶端、PC客戶端、網站等平臺,凡刊載本公號文章不註明來源,且公然刪除作者姓名者,本公號會採取一切合法手段追究其侵權行為。


“簡文牘庫”為專業學術性公眾號,歡迎廣大讀者供稿。


相關文章

山西侯馬東周遺址發現大批陶範

2021-06-20

選自《文物》1960年01期。幾年來,在侯馬地區的考古發掘中不斷有重要的發現。最近,山西省文管會侯馬考古工作站又在牛村東周古城遺址南城外,發現了大量鑄銅器用的陶範。陶範作紅色,發現在20×20平方米的範圍內,共出土一千多塊,有母範和子範兩種,上面雕刻著極精細的紋飾,

湖南這處百年古村,僅500年曆史,卻被譽為“天下第一村”

2021-06-21

如今人們的生活水平在不斷提高,越來越多的人開始出門遊玩,在我國有著深厚的歷史文化,還有遼闊的面積,所以在國內有著無數的風景名勝,有秀麗的自然風景,還有古韻十足的人文古蹟。在這眾多的景點中,古村是非常受歡迎的,在古村中有深厚的歷史文化,還有許多值得一看的古蹟。湖南位於

林氏標誌性祠堂建築:廣東普寧洪陽鎮林氏宗祠

2021-08-28

廣東普寧林氏大宗祠,位於普寧洪陽鎮水吼村。中國的姓氏文化源遠流長,而作為紀念共同先祖的場所,祠堂是姓氏文化的一個重要載體和體現。廣東普寧洪陽鎮水吼村林氏宗祠,建於2013年至2015年竣工,共耗資6000多萬元,在普寧林氏宗親會積極帶動下出資出力日夜趕工,短時間內建

訪碑(91)|“廩善生員趙心寅”身邊的“文人朋友圈”

2021-09-18

點擊藍字關注我們編者按:“簡文牘庫”從第47期開始,將定期在每週四,以連載的形式推送羅曉歡教授的《訪碑:川渝明清墓葬建築田野日誌》以饗讀者。該日誌記述和展示了川渝地區極為豐富的墓葬建築裝飾雕刻、民間民俗圖像、碑刻書法等藝術形式及其背後的文化內涵和審美趣味。“廩善生

訪碑(86)|難以盡述的孫思穎墓(二)

2021-10-02

點擊藍字關注我們編者按:“簡文牘庫”從第47期開始,將定期在每週四,以連載的形式推送羅曉歡教授的《訪碑:川渝明清墓葬建築田野日誌》以饗讀者。該日誌記述和展示了川渝地區極為豐富的墓葬建築裝飾雕刻、民間民俗圖像、碑刻書法等藝術形式及其背後的文化內涵和審美趣味。難以盡述

訪碑(93)|梁家坡的曾氏、梁氏墓

2021-10-03

點擊藍字關注我們編者按:“簡文牘庫”從第47期開始,將定期在每週四,以連載的形式推送羅曉歡教授的《訪碑:川渝明清墓葬建築田野日誌》以饗讀者。該日誌記述和展示了川渝地區極為豐富的墓葬建築裝飾雕刻、民間民俗圖像、碑刻書法等藝術形式及其背後的文化內涵和審美趣味。梁家坡的

圖說潮州傳統建築(三十三、旗杆、旗杆夾與旗杆架)

2021-10-04

2018年中,朋友在做揭陽玉滘山美村鄭大進府的文物修繕工程設計,邀我過去看看。現場一位年長的鄭氏族親堅稱年少時見過府第中座左右次間的載牽上各有一根盤著龍的梁,印象深刻,後來不見蹤影。載牽上有盤龍的梁?這真超出我的見識範圍了。載牽不外乎就是載路與山牆之間的二根枋木,起

訪碑(92)|拱山墓和廢棄的祠堂

2021-10-06

點擊藍字關注我們編者按:“簡文牘庫”從第47期開始,將定期在每週四,以連載的形式推送羅曉歡教授的《訪碑:川渝明清墓葬建築田野日誌》以饗讀者。該日誌記述和展示了川渝地區極為豐富的墓葬建築裝飾雕刻、民間民俗圖像、碑刻書法等藝術形式及其背後的文化內涵和審美趣味。拱山墓和

訪碑(87)|風格各異的孫氏家族歷代墓葬

2021-10-06

點擊藍字關注我們編者按:“簡文牘庫”從第47期開始,將定期在每週四,以連載的形式推送羅曉歡教授的《訪碑:川渝明清墓葬建築田野日誌》以饗讀者。該日誌記述和展示了川渝地區極為豐富的墓葬建築裝飾雕刻、民間民俗圖像、碑刻書法等藝術形式及其背後的文化內涵和審美趣味。風格各異

談談中國書法“碑額”的形制

2021-10-07

“碑額”的概念從廣義上講,是指有文字或無文字、有紋飾或無紋飾類的碑首或其他類碑刻形制的碑頭的統稱。而狹義上的碑額指碑首刻有文字的部位,如《碑版文廣例》卷六:“圭首有字謂之額,其額書,篆字謂之篆額,隸字謂之題額。”論文《中國古代碑之設計》中也有定義,將“碑首中間題署之

訪碑(94)|墓坊、享堂、壁畫三絕的吳三策墓

2021-10-12

點擊藍字關注我們編者按:“簡文牘庫”從第47期開始,將定期在每週四,以連載的形式推送羅曉歡教授的《訪碑:川渝明清墓葬建築田野日誌》以饗讀者。該日誌記述和展示了川渝地區極為豐富的墓葬建築裝飾雕刻、民間民俗圖像、碑刻書法等藝術形式及其背後的文化內涵和審美趣味。墓坊、享

訪碑(95)|雕刻精美的9人合葬墓

2021-10-20

點擊藍字關注我們編者按:“簡文牘庫”從第47期開始,將定期在每週四,以連載的形式推送羅曉歡教授的《訪碑:川渝明清墓葬建築田野日誌》以饗讀者。該日誌記述和展示了川渝地區極為豐富的墓葬建築裝飾雕刻、民間民俗圖像、碑刻書法等藝術形式及其背後的文化內涵和審美趣味。雕刻精美

朱豔華綺|精美皇家漆器賞析(六)

2021-10-20

漆器|戧金彩漆金漆雖富麗堂皇,但金色也會讓人覺得有些單調,而戧金彩漆則會以靚麗的色彩滿足人們對顏色的需求。戧金彩漆❖上圖乾隆款戧金彩漆「如意宮盒」下圖清中期戧金彩漆九貢圖圓盒何為戧金彩漆呢?其實這是漆器工藝的其中兩種——戧金和彩漆相結合的一種複合工藝。所謂

訪碑(35)|形式新穎的圓盤雕件和牌位式亡堂

2021-10-20

點擊藍字關注我們編者按:“簡文牘庫”將定期在每週二、五,以連載的形式推送羅曉歡教授的《訪碑:川渝明清墓葬建築田野日誌》以饗讀者。該日誌記述和展示了川渝地區極為豐富的墓葬建築裝飾雕刻、民間民俗圖像、碑刻書法等藝術形式及其背後的文化內涵和審美趣味。形式新穎的圓盤雕件和

訪碑(96)|墓祠中的家國情懷

2021-10-22

點擊藍字關注我們編者按:“簡文牘庫”從第47期開始,將定期在每週四,以連載的形式推送羅曉歡教授的《訪碑:川渝明清墓葬建築田野日誌》以饗讀者。該日誌記述和展示了川渝地區極為豐富的墓葬建築裝飾雕刻、民間民俗圖像、碑刻書法等藝術形式及其背後的文化內涵和審美趣味。墓祠中的

訪碑(97)|祠墓的家族構建和精神意象表達

2021-10-28

點擊藍字關注我們編者按:“簡文牘庫”從第47期開始,將定期在每週四,以連載的形式推送羅曉歡教授的《訪碑:川渝明清墓葬建築田野日誌》以饗讀者。該日誌記述和展示了川渝地區極為豐富的墓葬建築裝飾雕刻、民間民俗圖像、碑刻書法等藝術形式及其背後的文化內涵和審美趣味。祠墓的家

徽派建築雕刻看古代徽州人

2021-10-29

點擊藍字關注我們博古致知:透史明理,透物見人徽州建築又叫徽派建築,是中國傳統建築最重要的流派之一,徽派建築作為徽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歷來為中外建築大師所推崇。徽派建築與其地區傳統民居的都有共同的特點,聚族而居,坐北朝南,注重內採光;以木樑承重,以磚、石、土砌護牆;

訪碑(98)|墳亭:古墓葬和古建築的有機結合

2021-11-05

點擊藍字關注我們編者按:“簡文牘庫”從第47期開始,將定期在每週四,以連載的形式推送羅曉歡教授的《訪碑:川渝明清墓葬建築田野日誌》以饗讀者。該日誌記述和展示了川渝地區極為豐富的墓葬建築裝飾雕刻、民間民俗圖像、碑刻書法等藝術形式及其背後的文化內涵和審美趣味。墳亭:古

訪碑(99)|從遂寧“三普”資料中管窺川中清墓

2021-11-14

點擊藍字關注我們編者按:“簡牘文庫”從第47期開始,將定期在每週四,以連載的形式推送羅曉歡教授的《訪碑:川渝明清墓葬建築田野日誌》以饗讀者。該日誌記述和展示了川渝地區極為豐富的墓葬建築裝飾雕刻、民間民俗圖像、碑刻書法等藝術形式及其背後的文化內涵和審美趣味。從遂寧“